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二十三节 来意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二十三节 来意


  陈若琳并不大喜欢哈根达斯的味道,在她看来这玩意儿和自己有代沟,也许比自己小上十岁的人会喜欢这种东西,坐在这里,她还是更喜欢来杯纯正的蓝山,细细品味。

  “琳姐,我每一次碰见你都想找出与上一次的不一样,但是我发现你真的没有啥变化呢,嗯,如果说一定要有变化,那就是你变得越来越有味道了。”比程若琳小好几岁的女子显然是是个性格相当活泼外向的角色,语言也很丰富,目光一边透过落地橱窗向外眺望,一边赞叹不已:“虽然我更喜欢安都,但是我还是得承认,安都和首都有很大的差距。”

  “让你来帮我,你又不肯,说什么荒废了你的专卝业,琳姐的专卝业不也一样荒废了,不也一样过得安好?”程若琳很随意的拂弄了一下洒落在肩头的蓬松秀发,御本木的定制珍珠手链皓腕上流淌着迷人的色泽,一枚很朴素但却相当秀雅的戒指戴在左手尾指上,轻轻摇动着咖啡勺,很专注而又恬静:“安都并不比首都差多少,大都市也有大都市的烦恼,让你每天在车流中消耗两三个小时,我想没有人喜欢这样。”

  “琳姐,安都现在一样很堵车的,我现在上班时间平均每隔一年就要往前提前五分钟,再这样下去,我估计我就不得不换个地方买房子了。,魏菡很喜欢香草味的冰激凌,哈根达斯一直是她的最爱,当安都第一家哈根达斯店开业时她就迫不及待的拉着自己的原来的男朋友,现在的老公去尝试,这让她老公很是不解,觉得两人似乎有些装嫩的感觉,但她固执己见。

  程若琳很喜欢魏菡不仅仅是当初魏菡给了她走出花林跳槽到安都卫视的勇气,而是魏菡这种直爽明快落落大方的性格。

  在安原的朋友同事中,除了罗冰之外就是魏菡和她联卝系最多每一次回安原,不管再忙,她也要挤出时间来和魏菡聚一聚,而魏菡的朋友圈子也挺宽,现在涅架传媒的两个业卝务骨干还是当初魏菡介绍给程若琳的,虽然魏菡没有答应跟程若琳出来,但是两人并没有因为这个原因而影响到双方的感情拿魏菡的话来说,保持彼此相对独卝立,有助于友谊的维系。

  “哦,那敢情好,你们孩子几岁了?两岁了吧,很快就要上幼儿园,快上幼儿园了吧,就要回到你们身旁你们现在的房子寿多大,就是平方米吧?要换趁早,如果你和你老公都不打算更换职业的话,那么选择一个距离工作地点近一些的住所不失为明智之举。

  程若琳点点叉,魏菡的老公原来是安都卫视的,和程若琳一个单位工作,现在调到省电视台从事行政工作也是一个作风严谨办事认真的角色,不过略显保守了一些,但是和魏菡的性格正好互补,两口子关系不错。

  “琳姐,说换房子,哪有那么容易?现在安都房卝价飞涨,二环线以内我们想都不敢想都是一万以上一羊米,二号环线和三号环线之间好一点的也要八千以上现在单位上不少人买房都往东边四环线上买,虽说远了一点但是四环线上现在车少不堵车,绕上正在建设中的长风大道延伸段,挺快的,这年头从二环挪到四环上,节省出来的钱两口子一人买辆挺不错的车都绰绰有余了。”魏菡连连摇头。

  “我也在琢磨是不是该考虑买到四环线边上,现在房卝价才五千左右,一套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就能节省四十万,我们家那位一直希望能买辆越野车,说可以带着一家人趁着休假出去自驾游,去西卝藏,去新卝疆,去滇南,这房子只要能省下来,普拉多和吉普指挥官这些不敢想,但是弄辆森林人或者指南看来,也算是满足他心仪已久的愿望吧。”

  程若琳点点头,她也知道魏菡的老公是个越野车迷,但是经济条件有限,想买辆好点的车,钱不凑手,买差一点的,自己心里有过不去,一直处于纠结状态中。

  “让你到我这里来帮我,你又不愿意,怎么舍不得你老公还是孩子?还是怕两地分居影响夫卝妻感情?现在交通这么方便,这会儿在京里,晚上你就可以到安都了,有啥舍不得?实在不行让你那位到我公卝司里来搞搞行政管理,干上两年,在京里买套房子,或者现在就去按揭一套,钱不够,我借给你,省得那么多麻烦。”程若琳打趣道:“你那位不是怕你到我这里心野了,他就留不住你了吧?”

  “琳姐,舟你说的,他才不会的,他的一门心思都在工作上,现在他工作可能马上就要调整,厅里要调他到厅办去。”魏菡眼中隐藏不住的骄傲。

  “哦?升卝官了?当主卝任?”程若琳笑了起来。

  “哪里,主卝任哪有那么好当的,现在厅办主卝任很欣赏他,所以专门给厅卝长说好把他要过去,可能要给他任一个厅办副主卝任吧。”魏菡瞪了程若琳一眼。

  “嗯,那也不错了,这么年轻都是副处了,没准儿等两年就能接卝班主卝任,你们家卫嘉林前程远大啊。”程若琳由衷的道。

  “嗨,琳姐,嘉林都三十五了才上这个实职副处,争得打破头,就这样还是有人在背后泼污水。,魏菡摇摇头,“不说这些了,想到都烦。”

  “嗯,那说说别的吧,对了,你这一次来京里羊啥?”程若琳呷了一口咖啡。

  “还能干啥,省里两位大老板都来京里了,要呆一个星期,台里还能不派人来跟着?”魏菡随口道。

  “哦,凌正跃和赵国栋都来了?,程若班讶然道,“两个一起来,这可很少见啊,他们来干啥?”

  “咦,琳姐,你对咱们省里这些事儿还挺关心啊?,魏菡笑了起来,“听说是来汇报工作吧,好像是跑京安高铁和那个产权交易所的事儿,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事情,另外也听说两位大佬是来向中卝央作检讨来了,但这是私下说的。”

  “京安高铁的事儿我也听说过,好像近期炒得很厉害,媒体上也挺关注,把它和京沪高铁并立,不过也有专卝家说不太可能同时开工两条高铁。”程若琳显然也对安原那边的事情很关心,虽然工作范围在文娱界,不过对于这些时政卝要闻也很很清楚:“作检讨?是不是为了你们省里那个副省长栽了的事儿?”

  “不完全是吧,好像还有通城石化那个事卝故的事情,死了十多号人,好像中卝央调卝查组一直在查,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但是省里边估计也要背责任吧,早一点来检讨也许能赢得主动吧?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反正现在我们台里主要也是跟踪两位主要领卝导拜会发改委啊,铁道部啊,工信部筹备组啊,证卝监卝会啊,这些领卝导的情况,及时反馈回去,这省里新闻总不能一个星期都没有两位主要领卝导的行踪吧?”魏菡自我解嘲般的调侃道:“那安原老百卝姓还能安稳得住?”

  程若琳笑了起来,“死丫头,你说这话让别人听见,没准儿你们卫嘉林的副主卝任就没戏了。

  “这不是只有咱们俩么?”魏菡喟然道:“嘉林工作也很辛苦,可干了他们这一行,也就只有拼命往上搏,工作得拿出实绩来,得有亮点,得有创新,挣个这个副主卝任可真辛苦,我说我整天在外边奔波够辛苦了,他比我更累,心累啊,一个位子大家都来削减脑袋钻营,这个有关系,那个有背卝景,你根本不知道,只有到最后一刻揭幕你才知道你又没戏了,这种事情嘉林都遇上几次了,所以这一次不到文件下来,我们都不敢吱声。”

  “你们厅里竞争也这么激到?”程若琳当然知道广播电视厅里人才辈出,那竞争激烈丝毫不比商场打拼弱。

  “琳姐,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里边的水有多深,同学、校友,老乡,亲戚,朋友,啥关系只要能拉上,那都得用上。”魏菡摇头苦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琳姐,那个赵省长一直和你有联卝系吧?,程若琳脸微微一热,故作羊静的道:“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问题了?”

  “不是,我记得你到安都卫视来了之后,我还碰见过你和他在一起过。,魏菡脸上露卝出坏笑。

  “我和他是有联卝系,不过联卝系不多。”程若琳淡淡的一笑,其实她已经隐约猜测到魏菡的来意,虽然对方没有明言,但是闻弦歌而知雅意,她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这也很正常,何况魏菡的老公本来也是一个干实事的人,“若是你想帮你们嘉林一把呢,我可以找个机会问一问,若是你要说你们台里那些事儿呢,那对不起,我可没有那么多精力。”

  “真的?”魏菡眼睛一亮,她本来也就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程若琳和赵国栋还有她都是花林出来的,但是她出来太早,赵国栋只怕早就对她没有印象了,而程若琳不一样,宁陵那边原来就有风言风语说琳姐和赵国栋关系不一般,不过后来程若琳辞职独身一人到安都来,魏菡觉得这种可能姓很小了,如果琳姐真和姓赵的有那种关系,还用得着单身一人出来闯荡?

  只是她后来也曾经在一次偶然机会看见过程若琳丶罗冰与赵国栋在一起喝咖啡,但是三个人在一起也说不上个啥,毕竟都是花林出来的,这一次她也是病笃乱投医,没想到还真有这种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