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二十四节 阳光下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二十四节 阳光下


  赵国栋在京里的一个星期相当之充实,除了和安监总局方面交换意见外,他更多的心思是着眼明年的工作。

  京安高铁是一方面,豫省已经先行动了起来,看得出来豫省对这条高铁很上心,即便是遭遇搁置的可能性很大,但是他们并没有放弃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这让赵国栋也有些感触。

  对于安原来说,京安高铁一样很重要,除了京安高铁本身对安原发展的作用外,高铁产业本身对于安原来说也是举足轻重,像武广高铁的电气系统建造很大一部分是怀庆企业夺标,而安全系统和信号控制系统则是由安都高新技术产业区几家企业组成的联合体夺得,高铁产业对于安原来说也是一个值得夸耀的亮点。

  当然在赵国栋看来,目前更为重要的还是安都产权交易所是否能够按照既定计划开门营业。

  赵国栋一致认为某项产业也好,某个大项目也好,对于一地经济的带动拉动来说都是短时间的,而体制的建设才是根本性但久性的,也许一个产业一个大项目能够迅速拉动一地经济取得立竿见影式的效果,就像自己主政宁陵的初期,但是归根结底要想让宁陵保持持续稳定的发展,仅仅靠招商引资的花式和提供各种优惠政策那是远远不够的。

  尤其是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决定一地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就不仅仅是基础设施条件是否良好,政策优惠程度是否足够,也不是某项产业是否有比较优势那么简单了,公平、健康、良性的发展环境氛围才是促使经济进一步发展的决定性因素,而这种氛围很大程度取决于党委政府是否有能力建立和维系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市场经济体系和法制体系,而这恰恰是很多地方党委政府不以为意的。

  宁陵先期的发展得益于优势主导产业的确立并全力推动,但是后期的发展赵国栋认为则很大程度得益于良好的投资环境和市场经济体系建设,尤其是征信体系建设走到了全国前列使得宁陵企业的融资环境一毒在金融机构体系的评价中独占鳌头,而这对于成长期的企业来说几乎如久早逢甘霜一般重要。

  在这个问题上赵国栋也曾经与关京山和谭立峰交换过意见,而让赵国栋感到安慰的是关京山和谆立峰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安都市的征信体系建设工作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力度铺开来,虽然这个体系建设非一朝一夕之功,但是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对于这项工作的开展无疑是有很大促进作用的。

  而征信体系建设对于安都产权交易所今后的发展来说也是尤为重要,作为一个以非证券名义进行股权交易的产权交易所,本来在很多方面就还只能是通过摸着石头过河的方式来进行尝试,而企业产权要在交易所进行交易,要获得投资者的认可,要衡量企业发展前景和本身价值,企业信用程度也是一个关键性因素,这也就需要一个较为完善的信用评价体系来对企业进行综合评估。

  产权交易和信用体系的完善能够起到相辅相成的推动作用,而这个产权交易所一旦真的在安都落户生根,其对整个安原的经济发展带到的促进作用也是难以想象的。

  但是产权交易所面临的危机也是显而易见的,工信部筹备组已经时这个产权交易所试点充满了浓厚的兴趣,但是证监会却是在磨刀霍霍,向着安都这个试点露出阴冷的微笑。

  产权交易是否属于证券交易形式,这还真的不好判断,尤其是一些游走于政策边缘的东西很多时候就是取决于中央高层的一时判断,或许也就是某个观点能占上风,没准儿一夜之间某一方就能告诉你安原对不起实在无能为力,而另一方则告诉你对不起你越轨了我必须要灭掉你,让你欲哭无泪。

  所以在这个时候安原方面固然是要围着工信部那边转悠,但是也得随时和证监会这边保持着“无比亲密,的联系,人家想要哪方面的资料东西你都得立马屁颠屁颠的送上,尽可能的释去对方认为你可能要撇开他们只捧工信部臭脚的疑心。

  ……………………………………………………“………………………………

  “嘿嘿,我不得不说,你这有点玩火的嫌疑啊,两边讨好,也许就是两边不种好,到时候任谁推咱们一把,产权交易所就得灰飞烟灭啊。”张宏伟玩弄着新从潘家寺淘来的一个小玉件,也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假,反正喜欢的就是这个味道,真品厦品反倒不重要了。

  “谁说不是,但也只能这样走,说实话,我心里都觉得这产权交易所玩的这股权交易即便是踩着政策边缘走,都还是随时有可能踏过界,如果不取得证监会的谅解,随时都有可能遭遇灭顶之灾。,赵国栋背负双手漫步。

  张宏伟是刚从安都飞过来的,产权交易所要力争在明年四月开门营业,杨劲光事情太多,尤其是要指导产权交易所物设第一批参与产权交易的企业,要想一炮打响不放哑炮,这不是一件简单活儿,涉及方方面面,所以杨劲光建议由张宏伟来协助他推进这项工作,赵国栋也同意了。

  “可你就是再怎么诗好证监会那也不行啊,这事关证监会颜面和原则,他们不可能视若无睹,更不可能放任不管,我估摸着他们迟早会插手。”张宏伟沉吟道,“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别说得那么吓人,我知道证监会迟早要插手,我也判断最终的结局可能是磕磕绊绊一段时间之后,中央可能会有一个意向,没准儿就会让工信部和证监会联合监管,我也早就有这个思想准备,不管他们谁来管还是联合监管,只要在运行机制上不进行大的改变就行了,我们并不想要什么权力,而只是希望这个产权交易能够带动我省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更加顺畅,融资环境更加宽松,当然也能进一步促进安都向内陆金融中心迈进。”赵国栋显得很平静,似乎对各种后果早有思想准备。

  “恐怕您的和苏昏总垩理还有宁常委那边先沟通一下,毕竟像这种事情谁都是一个尝试,难免会有一些出格逾界,希望中央能够抱着包容心态来看待,不要一棒子打死。”张宏伟犹豫了一下才建议道。

  “嗯,这一点,我想凌书记也考虑到了,这不单单是安原的事情,也是我们中部地区要尖现崛起的一个尝试,像上交所深交所都摆在了沿海地区,对于沪江和深圳乃至南粤的经济助推效果有多大,我们中西部地区要实现发展,一样需要在这些要素方面的倾斜,这甚至比你给我们安原三五个大项目更有效。,赵国栋对这个问题也看得很深n

  张宏伟默默点头,“省长,交易所已经收到了将近两百家企业的申请,绝大多数都是中小企业,我们进行了初步甄选,剔除掉了一百多家,剩下大概有八十家左右,准备进行第二轮的淘汰,当然,第一批的淘汰可能严苛了一点,但是我觉得这有好处,而且我们开展了大量工作也对他们存在的问题指了出来,希望他们改进,也欢迎他们改进之后重新参予。”

  “还有八十家?后续还需要几轮的甄选?甄选机制透明公开么?赵国栋微微皱了皱眉头。

  “实事求是的说,第一轮的要求条件都摆在明面上,不符合其中一条的就直接被挑了出来,但是这八十家从基本面上来看都比较符合,所以这第二轮和第三轮的甄选会更严格更激烈,所以我们在这方面的甄选上都要求在阳光下,包括这些企业的所有一切可以公开的资料都需要面向社会公开。”

  “交易所的网站上有专门的公示栏和举报栏,欢迎外界质疑和举报,对于参予企业资信评估的审计事务所和法律事务所,我们也都有比较高的要求,他们在对这些企业的评估也将作为他们的征信记录进入产权交易所的记录,这也意味着他们需要对自己的信用负责,一旦有弄虚作假,那么就有可能永远被禁入,我相信所有人都会珍惜这一次机会,无论是参予企业还是评估单位抑或是交易者。”

  “很好,宏伟,每一件事情从一开始就要做的最好,对别人要求严格,首先需要从我们自己开始做起,阳光下的交易可以最大限度的显现公平,即便是有些不如意的地方,阳光可以最大限度的弥补。,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不希望像笼罩在那些上市公司的各种谴责和猜疑也蔓延到产权交易所这个新生儿身上,这一点是基本原则,也是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