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二十六节 群体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二十六节 群体

  第二十卷风展红旗如画第二十六节群体

  “嗯,钟书记和焦市长也要过来,对了还有竺市长。”周益明随口道。

  “竺市长?哪个竺市长?”潘巧有些惊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咦?潘巧,你不是连你们宁陵出来的干部都不认识了吧?竺文魁竺市长啊。”周益明瞅了一眼对方。

  潘巧怎么会不知道竺文魁,她甚至还知道竺文魁和昔日都是西江区出来的政府办副主任曲晓燕有些纠缠不清,曲晓燕现在是宁陵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副主任,竺文魁调离宁陵之后,就不清楚两人究竟还有无往来了。

  “竺文魁也要过来?”潘巧微微蹙眉。

  “怎么,你好像对老竺印象不太好?我觉得老竺挺豪爽一个人啊,性格也好,嘴巴也挺会说,自来熟啊。”周益明有些讶异。

  “不,那倒不是,我在宁陵时和竺市长没啥往来,不过只是有些奇怪怎么周部长会把竺市长也邀约上。”潘巧淡淡一笑,周益明和钟跃军、焦凤鸣关系不错,倒不完全是赵国栋的关系。

  钟跃军这个人性格柔韧,待人接物上颇有手腕,或许在人格魅力上没有赵国栋那么突出,但是却很是被人所接受,加之周益明也有意结交,所以两人关系很快就密切起来,而焦凤鸣不但是赵国栋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而且性格上也和赵国栋务实沉稳的一面有些接近,周益明邀约赵国栋同时把钟焦二人叫上也很正常,但是竺文魁虽然和赵国栋关系密切,但是据她所知似乎和周益明关系一般,谈不上特别的交情,所以她才会感到奇怪。

  “呵呵,那是赵省长顺口提到的。”周益明笑了笑,也没有瞒潘巧,“老竺弄不好这一回也要动呢。”

  “哦?竺市长要动?”潘巧也知道这一次从中组部来安原考察开始,从省里到各市市里都有些躁动,齐华已经基本确定要离开,所以这段时间情绪很糟糕,据说可能会是省委秘书长陈英禄来接任,而韦崇泰情绪也不佳,陈英禄不是齐华,他一入主组织部就意味着他对组织部的掌控力会大大加强,在很多问题上作为常务副部长也许就没有那么轻松如意了。

  “很难说,但是竺文魁表现相当不错,在怀庆干得相当出色,省里几位领导都对他很满意,尤其是劲光副省长对他十分看好,所以??????”周益明似乎想到一些什么,摇摇头,“当然这种事情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在其中,所以只是一种可能。”

  潘巧没有吱声,他知道周益明所说的不确定因素是什么,不错,竺文魁也许很合杨劲光和赵国栋的胃口,但是凌正跃呢?省里边包括常委和副省长都面临着巨大的变动调整,厅级干部的调整都要等到省里班子基本上尘埃落定之后才能考虑,竺文魁能否获得一个更好的位置,恐怕需要看那个时候双方力量的博弈和妥协。

  “他们来了。”潘巧站在落地玻璃窗前注视着盘山道上鱼贯而入的三辆车,“但是好像没有看到赵省长的车。”

  “也许他坐的是其他人的车吧,他这个人在这方面似乎不太讲究,听说省府办想要替他换一辆车,但是被他拒绝了,本来是很多人很忌讳的事儿,他似乎却一点不在意。”周益明的消息很灵通,虽然在组织部这边,但是他的八卦之火却经常被潘巧给煽起来,弄得他自己觉得都有点喜欢八卦了。

  他当然知道潘巧和赵国栋关系很密切,否则赵国栋也不至于在他自己离开滇南时大费周章的把潘巧调回安原,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和潘巧之间这种相对轻松随和的关系。

  “在宁陵时他就是如此,当西江区委书记时,那辆就佳美他就没有换过,当宁陵市委书记时一样如此,他好像只在乎那是不是安全的代步工具,其他无所谓。”潘巧双手环抱在胸前把那对饱满的凸起衬托的更高耸,“咦,霍云达?真是霍云达,这个家伙怎么从滇南跑回来了?”

  “你是说交流到红山州当副州长的那个霍云达?真是他啊。”周益明有些诧异,仔细的辨认着正在从车上下来的一行人,和焦凤鸣正谈得很热烈的那个家伙不是霍云达是谁?虽然他和霍云达不是很熟,也相隔这么些年没见面了,但是那家伙形象并没有多少变化,也许肤色变得黑了一点。

  三辆车停在了距离别墅还有三十米之遥的小型停车场里,钟跃军和竺文魁并行,而一个女性角色也出现在周益明和潘巧的眼帘中,“咦,许乔也来了?”

  这也是一个意外出现的人物,周益明若有所思,中组部这一次的考察人选中有许乔,这在安原引起了很大震动。

  安原省在甘萍离开安原到文化部担任副部长之后,就一直缺一个非党人士的副省长,凌正跃来安原之后也一直在考虑这个人选。

  许乔据说也曾经进入过省委眼帘,但是很快就出局了。

  从省发改委副主任转任环保局局长看似升迁,但是在杨少鹏担任副省长之后发改委一直是由许乔在主持工作,很多人以为可能发改委会设一个党组书记,由许乔出任发改委主任,包括周益明本人在内也是这样考虑的,如果许乔能够在发改委主任位置上呆上一两年,这对她的仕途发展会大有裨益。

  但是这个意见后来无疾而终,虽然齐华没有就这个问题明说,但是根据周益明的判断,应该是遭到了凌正跃的否决,据说许乔的性格过于强硬,完全不像一个女性,也不很符合凌正跃的胃口。

  “嗯,是许乔,周部长,也许下一次我们碰见她就要叫许省长了。”潘巧不无艳羡的看着那个气度雍容的女人,一个肩跨式的小包很雅致,也和她一身素淡的打扮相当配,一头经过精心修剪的碎发让这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平添了清爽和优雅,加上保养得很好的身材,知性女人的书卷气息和政界女性的干练相当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中组部的考察组时间很紧,开展工作进度也很快,许乔成为副省长候选人很快就传开了,这让很多人都觉得意外,但是环视四周,似乎的确也找不到一个更合适的民主党派人士来出任这个副省长,而许乔性格上也许更泼辣了一些,但是这往往是上位者的需要。

  “应该是如此,中组部的考察对她印象相当不错,再加上这样的机遇,她不想上都难。”周益明由衷的道,一边看了看表,“赵省长应该是一个很守时的人才对,不至于还要大家来等他很久吧?潘巧,你给餐厅那边打个电话说一声,可能客人会多几位,让他们在安排上注意一下,没准儿和赵省长一块儿上来还有人呢?”

  “嗯,好的。”潘巧点点头。

  汽车在盘山道上缓缓行进,赵国栋舒服的仰靠在车座背上,“宏伟,进入产权交易所的第一批企业一定要选择好,而程序更是一定要精益求精,要让业界人士和媒体乃至民众都找不到任何理由来批评公正性,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企业产权上市交易是否成功,是否能够达到你们预想中的那样的火爆场面,能不能让工信部或者证监会满意,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这个新生事物从一开始就要在严格规范的程序下运行,一切过程必须要透明公开,使之达到公正,这是这个新生事物成长并壮大起来的基础。”

  张宏伟默默点头,这已经不是赵国栋第一次提及产权交易所将会在翻年之后的四月份开业交易的问题了,和其他人所关注产于交易的企业是否众多,开户的投资者情绪是否热烈,工信部和证监会的看法观点这些关注点不一样,赵国栋尤其强调阳光公开和需要保证的公平公正,在这一点上,赵国栋很罕见的变得有些唠叨,这也证明他的关注点和其他人的确不一样。

  “可能会有人觉得我有些过分看重这个问题了,但是我要说产权交易所如果要失败,那么肯定会是因为我们在这方面的不严谨,导致交易不规范,最后丧失了公信力而被有关部门取缔或者关闭。”赵国栋悠悠的道:“尤其是像这种政策边沿上的试点,我们必须要用更严格的程序来保证它的公正公平,在这一点上哪怕牺牲一些现实利益都是值得的。”

  “省长,这一点上我们也尽了最大努力,现在企业报名很踊跃,但是百分之九十都被我们相当苛刻的条件给吓回去了,不少企业负责人都直接质问我们比公开上市发行还要苛刻,这不是产权交易,而是在故意设置障碍。”张宏伟笑笑道:“正因为如此,省里其他地市的企业过关的不多,但是宁陵却有不少企业在经过几番完善之后成功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