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二十七节 体系 1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二十七节 体系 1

  第二十卷风展红旗如画第二十七节体系

  “宁缺毋滥,苛刻一些的条件和公开透明的程序我想有助于一个良好的开头,我想有的人会认为太过苛刻会让很多企业打退堂鼓,也不符合我们目前一力想要吧这个产权交易所搞起来的初衷,但是我要说,我们宁肯一步一步很艰难的往上走,也不要纵马飞奔,结果却在半途栽筋斗。”赵国栋很平静,态度也相当坚决,“哪怕只有三家五家企业能入门,我们就推出这三家五家,不必贪多,我希望产权交易所里的企业产权交易都是让投资者能够放心大胆的进入交易的企业,而不是随时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最后可能大呼上当受骗的货色。”

  “呵呵,这倒不可能,投资者情绪也很高,毕竟我们推出的这个产权交易市场,已经有点创业板的味道了,只不过不是公开股票交易罢了,说实话,省长,这事儿我心里还是有些打鼓,主要是担心证监会那边会突然杀出来干预。”

  张宏伟说出自己内心的担忧,汽车车速渐渐放慢,前方就是一个小型停车场,已经有两部奥迪和一辆别克君越以及一辆丰田凯美瑞。

  “嗯,这个担心很正常,实际上我也觉得我们无法回避证监会的存在,他们的介入是迟早的,我希望的结果是他们能介入监管,而不是最后给我们的产权交易所关上大门。”赵国栋对张宏伟的担心也一样深知,“在这个问题上,我和凌书记明确交换了意见,工作要做到前面,要造成既成事实,让证监会不敢轻易下狠手,同时又要给证监会足够的面子和台阶,这样避免他们态度太过于激烈,让双方都有台阶下。”

  “那就好,省长,我不希望这一个对于既能提升安都金融市场地位又能让安原的中小企业获得一个绝佳融资平台、打造安原最优创业环境的机遇失去,无论如何都不能,就像您说的,完善创新机制体系,营造优化发展氛围,这才是我们政府现阶段最需要做的,这比引进几个项目要有价值有意义得多。”张宏伟由衷的道。

  “但愿我们的这个观点能被很多人都接受,但我觉得这似乎很难。”赵国栋自我解嘲般的笑道,“在很多人看来,项目,尤其是大项目的大投入,才能带来大产出,他们渴望一切投资,却不愿意去花力气做优化投资环境的事情,这真让人难以容忍。”

  张宏伟也耸耸肩,这很正常,优化投资环境这句话说起来很容易,但是做起来那就太难了,也许一届政府都未必能做到,而对于渴望政绩的政府官员来说,谁又愿意自己辛辛苦苦栽树,却让后来人乘凉,所以有些是人的眼光问题看不到,而更多的是则从现实来考虑不愿意去做,他们宁肯做一些立竿见影的事情。

  “走吧,他们都到了。”赵国栋下车,看到迎出来的人。

  “哦?省长,好像人不少呢?”张宏伟是被赵国栋临时拉来的,但清楚在距离人代会只有一个星期,距离过年也只有半个月时间的时候,赵国栋拉着自己出席这样一个看上去似乎私人气氛很浓的晚宴意味着什么,这很正常,他也很乐意如此。

  “许局长,暂时还是叫许局长吧,恭喜”周益明微笑着举起酒杯:“等到一个星期之后,我们再举杯。”

  许乔把外套脱了,一件很大方的奶黄色羊绒衫,略显裸露的胸颈一条爱马仕的丝巾让她魅力十足,“谢谢,还要全靠周部长的鼎力支持了。”

  许乔要出任副省长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作为民主党派的干部,如果能抓住机遇,的确要比党内干部上得要快一些,当然,卓越的能力也是不必可少的。

  钟跃军和焦凤鸣也是嘴角含笑,心情都不错,中组部的考察已经结束,考察组已经与省委交换了意见并返回了京城,钟跃军在考察中的顺序排在了袁志坚之前,这个微妙的信号也基本上确认了钟跃军进入安原省委常委已经是确定无疑了。

  这不仅仅是对钟跃军本人的肯定,同样也是对宁陵市近两年来发展的肯定,这一点对于赵国栋,对于钟跃军、焦凤鸣来说都很重要。

  宁陵这两年的工作是顶着相当大的压力和阻力在推进的,压力自然是来自省里边,而阻力则是来自内部,包括部分常委对于宁陵在招商引资力度上减弱,而进一步加大在诸如保障房建设、教育投入等方面的财政支出是很有看法的,尤其是宁陵这些方面已经和周边城市甚至和安都市都已经拉开一定距离的情况下,仍然坚定不移的加大投入,这让一些常委也不太认同。

  不过部分常委们的不同意见在市委书记和市长意见一致的情况下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效果的,宁陵仍然在按照既定轨道前进,经济结构更加高质,而社会事业投入依然在增加,征信体系建设已经把全省其他地市远远甩在了后边,以至于一些宁陵企业在向外拓展业务时都觉得有些不太适应,甚至开玩笑的说他们现在更喜欢和国外企业打交道,而不愿意和国内企业打交道,因为他们觉得宁陵的市场经济氛围似乎更接近于国外,打开国外市场甚至比打开国内市场更简单容易。

  第一家外资银行东亚银行几乎是同时在安都和宁陵开设了分支机构,而后像新加坡华侨银行、德国商业银行也都开始在今年下半年开始落户宁陵,除了宁陵继续稳步发展的经济之外,一个相当大的原因就是宁陵良好而逐步完善的征信体系建设是吸引他们的最大因素。

  而同样是在征信体系建设的推动下,宁陵民营企业的发展依然迅猛,仅仅今年一年中,就有八家宁陵企业实现了在新加坡、香港以及深交所和沪交所上市,相当于全省其他地市上市企业的两倍,相当于安都市今年上市企业的四倍,而竹友材料更是一举深交所上市融资六个亿,上市一周股价便已经翻了一番多,也创出宁陵上市企业股价新高。

  宁陵目前的发展势头相当稳健,无论是钟跃军还是焦凤鸣都逐渐意识到了从征信体系建设到完善保障房和教育体系建设给宁陵竞争力带来的巨大优势,而这些巨大优势也使得他们在招商引资上可以显得更加游刃有余,可以以一种相当理性的态度来对待前来投资的企业,对于在环保和其他方面存在问题的,他们有底气委婉的拒绝,而这反过来也更增添了宁陵这座城市的魅力,没有那个高科技行业喜欢一个烟尘笼罩、污水环绕的城市。

  “看样子赵省长有意要让许乔来分管商务、信息、人口这一块吧?”焦凤鸣轻声道。

  “嗯,有此可能,不过我倒是觉得也许安全和环保问题也许赵省长也要交给她,她的非党人士特殊身份,可以让她在一些问题上不像党内干部那样过多顾虑。”钟跃军微微侧首,表示认同:“我听赵省长的意思,通城石化的特大事故原本是可以避免的,但是就是一些职能部门碍于情面阳奉阴违,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恶**故发生,看样子古远山也是逃不脱责任。”

  “那龙应华就能跑得掉责任?”焦凤鸣微微一笑,“古远山会这样心甘情愿的来背这个责任?他可是马上就要到点的人。”

  “正因为如此,他就更要勇于承担责任了,事情冷下来,我想龙应华也得要给古远山一个交待吧。”钟跃军也不太肯定的道:“我想古远山会同意这个结果。”

  “那卢卫红他们通城也逃过一劫?”

  “恐怕也不那么简单,这样大的责任压在一个人身上,那会死人的。”钟跃军摇头表示不太可能。

  焦凤鸣点点头,钟跃军终于要入常了,这对自己也是一件好事,钟跃军入常也就意味着宁陵格局得到了稳定,但自己呢?

  焦凤鸣也知道当省里班子格局调整完毕之后,也就意味着地市级班子也会迎来一个调整期,焦凤鸣不是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去处,但是一些具体情况限制了他,也让他相当犹豫。

  他才担任宁陵市长两年多不到三年时间,从资历上略显单薄,但是宁陵的特殊地位决定了他这个宁陵市长是有机会到其他地市去担任一把手的,问题是他也在揣摩自己如果到其他地市任职,是不是可以像现在宁陵这样得心应手的熟悉并把工作开展起来。

  宁陵的确不错,但是钟跃军不比赵国栋,不一定担任市委书记一年半载就会离开,他焦凤鸣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接替,这中间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正因为如此才会让他颇为纠结,他也很想和赵国栋聊一聊,了解他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