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二十九节 体系 3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二十九节 体系 3


  第二十卷风展红旗如画第二十九节体系

  白一鸣将要来安原担任省委副书记在一干人里也引起了不少好奇,很多人对白一鸣并不熟悉,甚至不少人也还不知道这个人,但是对于张宏伟来说,白一鸣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熟人,甚至比赵国栋都还要熟悉许多,一起共事多年,所以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张宏伟,想要从他那里获知一下这个即将出任安原三把手的角色是个什么样的人。

  见大家对白一鸣都十分感兴趣,张宏伟也有些为难,他不喜欢在人前人后评价一个人,而用一些含混其词的语言来评价在他看来既没有意义,也有些敷衍了事的感觉,对在座的人也是一种不尊重,所以他一时间想不好该怎么来评价。

  “这个,唉,白书记这个人很有个性,至于其他,见仁见智,大家以后和他打交道的时间肯定不会少,多接触几次就应该清楚他的性格了,一句话,不好简而言之来概括,只能自己去体会。”张宏伟思考良久才有这两句有些简单但是富有深意的话来作了总结。

  赵国栋表情淡然,张宏伟很聪明,不管在什么环境下,都不会头脑发热轻易去越线,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怎么来应对这些场面,把握得很精准,到安原这么久,已经是越来越融入这个圈子里了。

  这家伙真是一个人才,而且知道该主动去干些什么,也能敏锐而冷静的分析判断问题,赵国栋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该认真考虑一下他日后的工作分工,把一些硬骨头交给这个家伙,会不会对他的帮助更大呢?

  见其他人都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模样,赵国栋摆摆手,“大家伙儿也别指望宏伟,白一鸣从发改委出来也就有几年了,人在不同位置变化也很大,这需要你们在今后的工作中去慢慢领会,但是有一点我可以断言,白一鸣也是一个做实事的人,而且一旦认定的事情很执着,很认真,这一点大家要尤其注意。”

  赵国栋的这番话让很多人都在深思琢磨着其中含义,尤其是从赵国栋嘴里说出来的这番话,似乎更隐藏着其他不为人知的味道,需要细细揣摩。

  晚饭后的消遣方式很多样,许乔和潘巧拉上了钟跃军和焦凤鸣去唱歌,而竺文魁、周益明以及霍云达则玩起了扑克牌。

  很难得有这样随意放松的机会,大家也不太在意,周益明突然想到这个时候来为大家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不能不说这个家伙现在对于一些微妙的关系进而营造氛围的尺度更到位了。

  “省长,我记得你说过你和白书记私交很不错,但是??????”张宏伟端起咖啡,用勺子搅了搅,若有所思的道。

  “但是什么?”赵国栋没有想到张宏伟的观察力如此细致入微,居然能看出自己的情绪的细微变化。

  “照理说如果你们私交很好,工作上也能合得来的话,那白书记来应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我觉得你好像情绪不太高似的。”张宏伟对自己的观察判断还是有相当自信。

  “嗯,宏伟,你的直觉很灵敏啊。”赵国栋笑笑,想了一想才道:“老白和我私交的确不错,我们俩在中央党校学习时也很经常在一起,但是我要说的是,你说我们工作合得来这一点上是个错误判断,我和他私交不错并不代表我们观点一致,准确的说即便是在党校学习时,我们在一起也更多的是观点上的探讨,那个时候我们就有一些分歧,而且我感觉现在恐怕我们分析会更大,而你也应该知道老白那个人的性格,不是省油的灯,不会因为我和他私交不错,就会放弃他自己的原则,同样,我也不会,所以??????”

  赵国栋说到这儿笑着摇摇头。

  “您说您和他的观点差异还越来越大,不知道是指哪些方面?”张宏伟沉吟着道,他知道赵国栋言不轻发,既然那样说,肯定有其一定依据。

  “我们在党校学习时就有过一些交流,恐怕你也知道他对经济发展上的观点,认为加大固定资产投资拉动经济增长对于还处于重化工业阶段的我国相当重要,国家对民营经济发展应当鼓励,但是并不能因此削弱国有经济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对于战略产业保持必要的控制力甚至是垄断很有必要,在这一点上,我们有不同看法,嗯,以他的性格,我不认为时隔两年他在这方面观点就会有所转变。”

  赵国栋最后一句话有点轻松调侃的味道。

  “您的意思是,他的观点,嗯,他的发展观点,和您的观点有偏差?主要是集中在经济发展上?”张宏伟微微蹙起眉头。

  “唔,你也知道,如果是几年前,我还能够部分接受他的观点,但是现在,我要说,恐怕我和他的分歧就比较大了,我希望我们的发展模式能是一个可持续和平稳的,不能因为只关注经济发展而忽略了相应的社会事业和道德建设,请注意,这不是套话空话,我是指落在实处的东西。”

  赵国栋和张宏伟谈话时从来是直来直去,不加掩饰,而张宏伟也最欣赏敬佩对方这一点。

  “您觉得白书记的观点有些急功近利?”张宏伟努力的揣摩着赵国栋的看法。

  “不完全是,但是我觉得他过分看重经济发展而忽略了其他,而且也对国有经济抱有太高的期望,甚至可以无视垄断带来的低效益以及给民众带来的利益损害,在这一点上,我们俩在党校里就争执过无数次,我相信,在安原,这种事情还会不断发生。”赵国栋耸耸肩。

  “但是据我所知,他在担任湘省省会市委书记时,也提出了要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张宏伟有些犹疑。

  “看一个人,不仅仅是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我不认为湘省省会民营经济发展有多么值得骄傲的东西,而且我更不认为和他这个市委书记有多大关系。”赵国栋笑了笑,“好了,宏伟,不必太过于在意这一点,或许我和他会有一些分歧,但是我想在这个问题上还不至于影响到我们的构想。”

  周益明组织的这一次聚会效果很不错,来的客人出乎了他的预想,当然这可能是因为赵国栋的因素,但这同样是可喜的。

  随着陈英禄可能担任组织部长,周益明有一种预感,韦崇泰担任常务副部长的时间不会太长了,一般说来伴随着部长的调整,常务副部长也会有一个调整变化,这是一个大致的规律,约定俗成,也许是为新任部长提供一个更好的融入机会。

  这是自己的机会,而要想向常务副部长这个位置迈进,除了资历和领导的赏识之外,人脉也很重要。

  所以今天这一次的聚会对他很重要,当然这也是赵国栋给了他这个很好的机会。

  他需要更丰厚的人脉来滋润自己,在组织部副部长这个位置上要想坐稳干好,要想赢得更多的东西,那么不仅仅只是像条哈巴狗一样围着领导转就行,你得有自己的东西,无论是当部长还是当副部长。

  而显然齐华在这个位置上就做得很糟糕,如果不是凌正跃对他还有一番维护的话,也许他的结果还要糟糕一些,监察部的人一直很希望找到一个这种问责的典型。

  陈英禄是一个相当精明的人物,而且周益明感觉到即便是赵国栋也对这个现任省委秘书长很尊重,这绝对不是因为陈英禄曾经是他的领导,要知道赵国栋从怀庆落荒而走某种程度上也和陈英禄有关,而赵国栋似乎对陈英禄没有多大怨言。

  能有这样的结果可不简单,这固然说明赵国栋的胸襟宽阔,但是另一方面也足以说明陈英禄的本事和人格魅力。

  在这样一个可能成为自己上司的人物下工作,那就得拿出一些真本事来,周益明深知这个人物对凌正跃的影响力,从他能够取代齐华,甚至没有给龙应华半点机会就能看出其中的不同寻常。

  陈英禄出任组织部长既是机会,也带有风险,关键是看自己怎么来展示自己。

  赵国栋给了自己忠告,建议自己配合好陈英禄的工作,暂时不要考虑其他,而陈英禄也是一个值得搭档的角色。

  这应该是一个很中肯的建议,周益明决定接受这个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