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三十二节 光环之下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三十二节 光环之下


  第二十卷风展红旗如画第三十二节光环之下

  钟跃军是不怎么喝酒的,但是今天这种场面下他是推不掉的,几个关系一直比较密切的下属要单独为自己恭贺一下,这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如果过分矫情,反而不好,他也不是那种拘泥不化的人。

  还有几天就是春节了,凌正跃带着新任省委副书记白一鸣和省委秘书长袁志坚一行专门来宁陵一趟,查看宁陵灾情,看完之后在宁陵召开了一个座谈会,白一鸣在会上言,勉励宁陵市干部群众要抓住时机,进一步改革开放,全力招商引资,加快发展步伐,确保宁陵在内陆地区的地级市头羊的地位进一步巩固,为其他地市带好一个头。

  一阵冷风吹来,让钟跃军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钟书记,回去吧,今天温度都快零下了,小心感冒。”

  “没事儿,多喝了两杯,这身上正燥热着呢。”钟跃军摆摆手,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来一阵白雾,昏黄的太阳能节能灯似乎光线不是很强,但是在这黑夜里缺陷的十分温暖,这个时候钟跃军心情相当不错,他甚至有点想要拉开夹克的拉链。

  旁边的高大男子似乎也觉察到了钟跃军此时的兴致不错,没有再吱声,只是给钟跃军的秘书打了一个电话,让秘书把钟跃军的风衣送过来。

  “平原,你把我当成啥了,这点风我也禁不起?”钟跃军笑了起来,不过对对方的关心还是有些感动。

  “嘿嘿,没事儿,今天风大,你又多喝了两杯,敞了风不好。”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是副市长贾平原,微微笑道:“今天大家都很高兴,他们几个这会儿都差不多了,估计到练歌房里去吼几嗓子,要不您也去?”

  “嗨,你知道我对那个不感兴趣,这公鸭嗓子不是去糟蹋麦克风么?”钟跃军和贾平原之间的关系不能简单用一般的市委书记和副市长来形容,在贾平原担任副市长的问题上钟跃军是否决了焦凤鸣和其他几个常委的意见,力排众议让贾平原上,这一点贾平原也心知肚明,他也知道自己虽然自认为能力不差,但是要说资历,比起唐耀文、魏晓岚还是差一些,但是有些时候却不能单单以这个来衡量。

  竺文魁走之后,文彦华出任宁陵市委常委、副市长,接管了竺文魁分管那一摊工作,市政府工作也做了重新安排,贾平原分管工业和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一块,足见钟跃军对贾平原的看重。

  “书记,有时候通过这个唱歌发泄放松一下也挺好,我也不喜欢唱歌,但是这种方式排解压力不错,我试过。”贾平原笑着道。

  “怎么,感觉工作上压力很大?”钟跃军瞟了一眼贾平原,淡淡的道。

  “嘿嘿,书记,前几天凌书记他们一行来咱们宁陵,凌书记虽然没说啥,但是白书记可是说得头头是道,一点一滴都是在针对咱们宁陵呢,您难道还能听不出?”贾平原脸上露出一抹苦笑,“白书记是原来咱们的老邻居,一样是搞经济的老手,不想别的人说不到点子上,他可是在不轻不重的敲打咱们,对我们这两年的发展速度很不满意呢。”

  “哼,坐着说话不嫌腰疼。”也许是多喝了两口,再加上只有贾平原一个人在身旁,素来冷静温和的钟跃军也泛起一丝怒意,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但是立即就觉得自己有些失言了,不动声色的收回来道:“白书记才来,对咱们安原的情况还不了解,他虽然是咱们的邻居,但是咱们宁陵和他们湘省那边情况可不一样,尤其是现在宁陵走到一定高度,那就更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了。”

  “可是书记,我觉得咱们市里在有些工作上的偏重的确还是有些问题,我分管这一摊比较清楚,在有些问题上我们市里边太过于苛刻了,尤其是??????”

  贾平原还欲再说,却被钟跃军打断话头,“好了,平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要以为是凤鸣的意思,我虽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在这个问题上我和凤鸣意见是一致的,比如你想说的那几个项目。”

  贾平原一愣怔,半晌没说出来,良久才讷讷道:“您也是这个意见?”

  贾平原还是比较讲究原则,市政府常务会上没有通过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去单独找钟跃军说什么,钟跃军和焦凤鸣关系相处不错,市委书记和市长这样默契的不多见,所以他就更不愿意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去找钟跃军反映什么,这也是钟跃军欣赏他的原因之一。

  今晚他也不过想借着这个机会含蓄委婉的表述一下自己的态度,没想到却被钟跃军一句话点穿,这让他大为惊讶。

  “平原,要学会观察形势,尤其是政治形势,我是指高层的动向。”钟跃军沉吟了一下才慢慢道:“咱们宁陵市赵省长树立起来的招牌,再说难听一点,也就是他的颜面,发展慢了,为什么赵省长不着急,他们会着急?”

  贾平原一怔,摇摇头,表示不解,的确如此,赵国栋在宁陵起家,凭借着宁陵的优异表现上了副省级,甚至据说连到国家发改委任职也是因为中央高层认可他在宁陵担任市委书记的卓越成绩,这两年宁陵发展速度明显放缓,但是却从未听说过赵省长对此有什么看法,原来也就罢了,毕竟不在安原工作,但是现在赵国栋已经是省长,依然如故,而眼前这一位似乎也还是不紧不慢的按照着既定方针推进工作,丝毫没有受外界影响。

  “平原,赵省长在我们宁陵发展上和我交换过多次意见,如果我们宁陵真要想在GDP上做文章,我可以说句大话,只要我们在门槛上放低一些,有些硬性规定尺度松一些,这两三年外来投资增加三五百亿不在话下吧?GDP增速提升两三个百分点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为什么我们宁肯门槛高一些,规定要严格一些?”负手站在河岸上的钟跃军显得很自信,“无他,因为我们是宁陵,我们和其他城市不一样,我们已经有良好的产业基础,没有必要再像其他地方那样不加分辨甚至让环境做出一些牺牲来求得这点GDP增速,宁陵要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形象,宁陵的发展模式也一样要独树一帜,成为全省乃至中西部地区的典范。”

  贾平原神色复杂,良久才缓缓道:“这是赵省长的构想?”

  “嗯,我原来也有些矛盾,也曾经觉得自己担任市委书记这宁陵增速就陡然下降,无论是面子上还是给上级领导的印象上都过意不去,嘿嘿,那时候凌书记也曾经不点名的批评了我们宁陵,认为我们在一些政策和力度上不够,太保守了,我也曾经纠结过,甚至很苦闷过一段时间。”钟跃军在贾平原显得很坦然,

  “但是在和赵省长交换过几次意见之后,我和老焦还是坚定了我们自己的观点意见,哪怕是为此承受一些压力,我们坚信根据我们宁陵实情,按照我们宁陵自己的道路发展,在这个问题上我也相信最终省里会看到宁陵的成就。”

  贾平原注意到钟跃军在说完这番话之后,依然下意识的舒了一口气,很显然在这个问题上,钟跃军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轻松。

  即便是有赵国栋的支持,但是现在很显然白一鸣在这个问题的观点上也和赵国栋不太一样,而凌正跃前期就已经表露出了相当明确的态度,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再起波澜,钟跃军虽然已经成为省委常委,也并不代表他就有了可以抗拒的资本。

  “书记,我知道您的意思,中央现在提倡可持续发展,另外民生问题现在也提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我们宁陵现在作为安原经济排头兵,也应当在社会事业发展上领先于全省。”贾平原斟酌着言辞,“但是社会事业的发展需要雄厚的财政基础作为后盾,现在我们每年在教育、医疗、社会保障以及公用事业上投入很大,而且每年都在递增,而我们宁陵和其他地市不同,土地收益远不及其他地市,而来源于税收,也就说现实要求我们的税收每年都要有较大幅度的增幅,如果我们的工业这一块增速继续这样下滑,我有些担心??????”

  钟跃军默默点头,贾平原也是实话实说,这几年宁陵经济增速发展不算慢,但是比起财政支出的增速就远远不及了,常务副市长顾永彬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多次在常委会上提出了异议,认为继续这样下去,财政状况一直良好的宁陵财政也会陷入绝境,要求市委认真研究开源节流的问题,尤其是考虑预算外收入问题,目标直指土地收入,在这个问题上,市里边也是争议很大。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别以为经济先行了,风光无限了,光环之下就就是无尽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