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三十八节 春节前后的微妙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三十八节 春节前后的微妙

  并不是说杨劲光、张圞宏圞伟和钟跃军他们就看不到民生问题的敏感性和重要性,但是作为一级政圞府官圞员,中圞央对于政圞府官圞员政绩考核更多的是集中在了经济数据上,现在虽然有所变化,但是还不明显,还有一个过程,在很多人看来,民生问题更显得有些虚无化和概念化,难以用圞具体的数据量化来判断,而这也是很多领圞导干圞部在这一点上缺乏兴趣的关键。

  也许放在另外一个角度上来看,就像是这样的领圞导干圞部一定程度丧失了宗旨观,形成了只唯上的意识形态,但在赵国栋看来这不能完全苛责于领圞导干圞部,恰恰是考核机制的问题使得日益犬儒化的领圞导干圞部们不得不追逐现实利益。

  别人都这样认为,那么自己是不是应该随波逐流呢?赵国栋在这个问题上也曾经纠结过,不能说他们的观点就是错误的,像张圞宏圞伟这些人都是搞经济的老手,他们当然清楚其中利弊得失,向自己提出这些看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信任,这也让赵国栋感受到了相当压力。

  怎样来理顺扭和观点上的分歧,这也是摆在赵国栋面前的急迫问题,比起外来压力,赵国栋觉得这个问题更为现实更为深刻。

  如果连自己内部体圞系的观点都不能做到大致统圞一,你就无法做到群策群力,无法做到令行禁止,带着抵触情绪勉强来开展工作,其效果必定会大打折扣。

  当然,赵国栋也不认为这其中并非没有圆转之处,他们提出来的一些看法也并没有道理和依据,赵国栋倒是觉得在解决了观点分歧问题之后,适当的调整策略,也是可行的,这也是翻年之后自己将要面圞临到第一道题。

  ……………………………………………………………………………………

  像春节这种传统大节的基调就是平安祥和,其他一切都可以摆在旁边一切都要围绕着这个主题来运转,所以春节前后的工作就是确保平安顺畅的让忙碌了一年的老百圞姓过好这今年。

  赵国栋的确很忙碌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会忽略很多事情。

  尤莲香这样一个漂亮的发髻梳在脑后让她似乎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四十几岁的人了,能够保养得这样也算是难得了,至少比她小好几岁的尤惠香在她面前显现不出小多少。

  尤莲香没有让唐江其他的干圞部作陪,只让了尤惠香和她一道来赵国栋这里,这让赵国栋有些惊讶,不过转念一想也是,有些话题如果拉上其他人,反而不好打开,多个尤惠香某些时候倒可以圆转也许尤惠香本来就要来这里,这样也就顺便。

  趁着尤惠香上洗手间赵国栋含笑问道:“怎么,惠香姐也想动一动?”

  “这我可不知道,你得问她自己。”尤莲香漫不经心的道:“芋建的情况你也很清楚,省里年后要动一批这个消息不是空穴来风,我问过韦崇泰和周益明,齐华走了陈英禄我没有啥交道,只能通过韦周二人的渠道,他们虽然在具体情况上说得比较模糊,但我还是能听出一些来,这一次调整动作怕不会小,所以我先来拜码头。”

  “呵呵,尤姐,你这大马金刀的来我这里哪里是拜码头,这分明就是下最后通蝶嘛!”,赵国栋朗声笑了起来打趣道:“我不是组圞织部圞长,也没有分管组工圞人事你有想法有意见,去白一鸣或者陈英禄那里才对。”

  “得了,国栋,少在我面前打马虎眼,省里情况我清楚,白一鸣和陈英禄那里我会去,而且是光圞明正大的去,没啥不敢见人的,唐江这两年表现有目共睹,柳子建功不可没,金大江闷着不吭声,他是市委书圞记,我不好说他,但是我想我作为唐江市委副书圞记、市长,还是有权圞利向上级组圞织真垩实反应并推荐优秀的干圞部。”尤莲香气哼哼的道:,“这是每一个共垩产党圞员的权圞利。”

  尤莲香和金大江圞的矛盾也有点越来越激烈的迹象,金大江现在一门心思是想要寻个机会上一格,他的年龄正好处于一个尴尬期,想上一步缺乏足够的东西,就让他在唐江等到进人圞大,他又心有不甘,而且按照惯例,他这今年龄也是有机会到省里去过渡一水的。

  这种情况下,金大江没有其他心思考虎别的事情,更不用说为其他人谋一谋前涂了,自个儿去向未室,哪还有精力顾及其他?

  “嗯,我知道柳子建表现不错,唐江这两年也很有些亮点可看,不说其他,数据最能证明一切,唐江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变化最为明显,我专门看过唐江在解决下圞岗工圞人再就业问题上很花了一番功夫,不但昔日上圞访省政圞府的情况大幅度下降,而且也实实在在那些破产企业下圞岗职工解决了很多问题,这一点省委省府都有目共睹,我相信省委在考虑问题时会结合你们唐江实际情况的。小明知道是打官腔,也明知道肯定会引来尤莲香的白眼和不满,但是赵国栋不能不这样做。

  前两天凌正跃和赵国栋一道慰问老干圞部老党圞员和军烈属代表时,两人在车上曾经无意间谈到了由于黄治中贪腐窝案引发的问题,干圞部调整上也积压了不少需要叠待解决,凌赵二人都一致认为这个问题应该是开年之后首先解决的事务,甚至应该在春节前就解决,只不过时间已经逼近,实在来不及了,但已经安排组圞织部门在做一些前期工作,要力争在春节之后一个月内确定下来,也就是在十届人圞大召开之前敲定,避免影响到今年的工作。

  这一波人事调整主要集中在厅级干圞部中,陈英禄上圞任伊始便要面对这样一道大菜,如何来做好,尤其是还有白一鸣这个新来且相当强圞势的副书圞记关注下,怎么来把这盘菜做得让人人都满意,很考校人的本事。

  当然人人满意往往就是人人不满意,所以就不可能,但是的确已经有很多人都行动起来,开始相互传递信息和交换意见,也开始意向性的走动联络,尤莲香这一次大概也就归手此类吧。

  不过尤莲香不是为她自己而来,而是为自己的副手柳子建。

  虽然赵国栋和凌正跃在这个问题上有过一些沟通,但是都是在非正式场合下以一种顺便提及的方式来探讨,既没有集中到具体意见,也没有提出指导性的看法,两个人的观点也肯定还有一些差异,当然赵国栋也感觉到了似乎凌正跃的明确观点就是调整要有利于经济发展这个观点,这和陈英禄的意见也比较一致,估计两人在这个问题上也有过一些意见交流。

  柳子建能力比较均匀,可能他作为尤莲香的助手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也的确帮尤莲香分担了很多,所以尤莲香才会如此不遗余力的来举荐柳子建,赵国栋倒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关键在于自己现在的位置不太好就某个具体职位发表意见,如果一定要做,那也是选择某个“偶然”机会与白一鸣或者陈英禄交换意见,尤其是陈英禄。

  “国栋,你和我实打实的漏个信儿,这一次像柳子建有没有可能……”尤莲香显然对赵国栋的说法不太满意,径直道。

  赵国栋苦笑着揉圞揉脸,。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如果自己真要专门去为柳子建撂下脸去和白一鸣或者陈英禄说一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或者自己在常圞委会上专门提一提,也不是问题,但是这未免太小题大做显得不合适了。

  “尤姐,我如果说没有可能你肯定觉得我这人变了,太虚伪了,但是尤姐,这一波变化很大,我有我的想法,凌书圞记有凌书圞记的观点,这还牵扯到老白和陈英禄他们的意见,我不想给你许什么承诺,但是一定要我说,我觉得也许你的调整可能性没准儿还大一些。”

  尤莲香和刚刚进来的尤惠香都是吃了一惊,显然被赵国栋这个说法给震住了了。

  不过尤莲香很快就镇静下来,沉声问道:“金大江要走?”

  “各种可能性都存在,陈英禄对你印剩艮好,白一鸣也知晓你的名声,这是你的优势啊,不管金大江走不走,我觉得你该多考虑一下自己。”赵国栋淡淡笑道:“我不是说你要去跑官要官,但是理性的适度的向领圞导展示自己或者说推销自己,现在并不算是什么出格举动,当然我是说在适当机会下,这种机会也可以是自己寻找和创造的,对不对?”

  尤莲香微微蹙起眉头,她觉得今天把惠香叫到一起有些失策,有些事情即便是亲姊妹也不合适,像赵国栋有些话似乎就不好讲得太明,自己似乎在这方面悟性怎么也变得迟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