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四十节 一鸣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四十节 一鸣


  “你不打算去看看刘兆国?,刘若彤的话让赵国栋身体为之一僵。

  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难题,刘兆国已经被中纪委暂时释放,但是撂下了很多问题还需要进一步核查,有一点毫无疑问,他的行为涉及不少违纪,至于需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这需要检察机关进一步侦查,不过目前他处于软禁状态,虽然回家了,但是行动自垩由依然受到限制,但也可以和外界有联系。

  两个多月的调查,黄治中、周宏伟、于哲等人的案件都已经转入了司法阶段,中纪委调查基本告一段落,省里边也很干净利落的对黄治中、周宏伟、于哲等人给出了开除党籍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的决定。

  而刘兆国涉及的问题虽然也很多,但是很多处于较为模糊的边缘状态。

  比如涉及到反映最为强烈的苹果国际问题,因为时隔久远,苹果国际早已转手无数人,当时的涉案人员很多都无法找到,苹果国际的老板卿烈彪虽然被中纪委调查,但是却推得一干二净,至于和刘兆国关系也只能说是刘兆国交友不慎,有一些吃吃喝喝一起玩乐的问题,查不到经济上的具体往来。

  至于说刘兆国后来帮助卿烈彪的九鼎房地产打开市场,谋求贷款融资这些问题,更是难以用涉嫌违法犯罪来套上,作为搞了这多年公安工作的角色,刘兆国当然清楚哪些东西可以打擦边球,哪些红线需要绕过,怎样避开法律陷阱,如何保存自己。

  当然这一次中纪委调查也很细致,包括一些九鼎地产涉嫌暴力拆迁的问题也被翻了出来,检察院也介入了调查,其中也有几个具体当事人落网,但是当事人都是一力扛下责任,卿烈彪更是信誓旦旦的表示这都是当时的具体操作者自作主张,他一无所知,有小弟扛下,卿烈彪自然轻松脱身,至于刘兆国,更是一句他从不过问具体案件具体情况需要问当时的分县局或者分管领导为由推得干干净净。

  让刘兆国目前有些难以脱身的是市公安局训练基地土地问题,九鼎房地产和市公安局进行联合开发,这中间肯定涉及许多问题,但是好在问题发生之时这个联合开发也刚刚开始,尚未真正推开来,否则这个问题就有可能让刘兆国万劫不复。

  当然让刘兆国黯然落马的问题也很多,和许亚菲舟问题就是其中之一。

  中纪委调查中刘兆国利用职务之便为许亚菲打招呼承揽一些小型工程和推销建材这些事情不少,但是许亚菲这个女人还是相当光棍,她承认刘兆国在这些工程和推销建材活动中的穿针引线的介绍作用,也承认自己和刘兆国之间的情人关系,但是坚决否认自己和刘兆国有金钱往来,自己也没有在这些商务活动中有什么其它问题。

  中纪委在这个问题上倒也没有过分追究,毕竟这种事情实在太小儿科了,作为一个正厅级干部别说介绍一些不足挂齿的工程和推销材料,就算是把自己下辖的工程交给情人做也太常见了,而调查中也的确没有发现刘兆国与许亚菲除了一些很难用是金钱往来判断礼物往来之外还有什么大笔金钱往来,或者说在这些方面早就有所准备,隐藏得相当好,所以除了在道德问题上外,其他倒还不好说。

  另外一个牵扯到的问题就是财产来历不明,经过调查刘兆国的财产问题也有一些问题,除了合法收入之外,也还有近百万无法说明来源,对这个问题刘兆国的解释是每年迎来送往的收受的红包礼金积累,对于这个性质的判断中纪委内部也有争议,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更多的需要上层对刘兆国本人的看法来确定。

  一句话,刘兆国的事情很有可能就会保持这种悬而未决的局面,他的问题如果在没有新的东西发现或者政治局面发牛变化的情况下,有可能一年半载才下结论,甚至也可能三年五年都不会有结果,这一切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而定,这既可以说是政治需要,也可以说是法律边缘需要进一步探诗和完善的范例。

  这种情况下,赵国栋去不去看望刘兆国似乎就有些关乎风向,在这个问题上,赵国栋也纠结了一段时间,但是当他最终决定还是找机会和刘兆国见见面谈一谈时,却被刘兆国断然拒绝了。

  赵国栋没有再坚持。

  有些东西一旦失去便不会再回来,就想某人所说,人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也许就是如此。

  当然赵国栋不能去,自然有人能去,蓝黛很好的充当了观察哨的角色,刘兆国出来之后她去过两次,回来给赵国栋反馈的情况都是,刘兆国能吃能喝能睡,似乎和孙姐的关系反而要融洽了许多,但似乎依然和那个叫许亚菲的女人有往来,至于其他,她在那里呆了那么久,还看不出来,但是刘兆国不怎么出门倒是真的,也许只是这一段时间而已。

  赵国栋知道自己迟早还是要和刘兆国见一面,他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让自己留下一些阴影和遗憾,无论刘兆国是什么态度,是什么观感,或是有什么情绪,他无法改变,但是他要做到自己该做的。………………………

  “一鸣,开年之后有什么安排?,坐在晒台上,感受着煦暖的阳光,赵国栋气色很好。

  本想邀约白一鸣活动一番的,打打网球,或者换上一身运垩动装,绕山小跑一圈,出一身汗,洗个澡,绝对神清气爽,但是白一鸣这家伙却不太喜欢运垩动,这也难怪,白一鸣身材偏瘦,不需要像他这今年龄的人还需要通过刻意的锻炼来维持体型。

  “安排?打算花两个星期时间跑一跑,尽快熟悉情况,其实我趁着年前也走了两三个市,了解了一下情况,绵州、怀庆,还有唐江。”白一鸣眼睛微眯,似乎在回味什么。

  “感觉怎么样,和湘省那边相比如何?”赵国栋饶有兴趣的盯住对方问道。

  “怎么,这么快就想听到阿谀奉承的话?,白一鸣拍了拍手,坐正身体,“这三个市虽然是蜻蜓点水,浅尝辄止,但是也还是有些感受,绵州很有点大气象,这个琵琶溪科技长廊如果真的彻底建成而且如愿以偿的发挥作用的话,我觉得前景相当可观,嗯,并不比你创造的宁陵奇迹差多少,绵州欠缺的就是一个契机,一个爆发或者说重启的契机。”

  赵国栋微微点头,白一鸣眼光还是很精准的,发改委出来的角色,嗅觉也不是一般化的灵敏。

  他着眼的并不是琵琶溪科技长廊本身,而是看到了科技长廊建成之后带来的巨大研发能力,以及后续工信部方面还会继续的投入,确保了这个基地会成为内陆地区的一个巨大碰石,会以这个长廊为中心,形成一片巨大的高端航空、电子、精密加工、机械设备制造等产业带,这比引进几个所谓项目的潜力大得多。

  在这一点上,赵国栋还真觉得自己和白一鸣有点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

  “当然,我看问题的角度可能有些偏了,绵州班子的情况略略有些老化,但是贝铁林人老心不老,还很有点拼劲儿,这一点我相当佩服。”白一鸣思索着道:“绵州面临一个很难得机遇,不能失去,也就是说正处于一个节点位置上,很关键,要慎重。

  赵国栋没想到白一鸣上来就如此旗帜鲜明的给自己亮了这一个底,这让他有些拿不准。

  贝铁林年龄的确有些偏大了,而且贝铁林在绵州也有一届了,调整似乎也是正常范畴,看样子凌正跃也是给白一鸣透露了这个意思,或者说白一鸣在和陈英禄交换意见中流露出来了这个意图。

  那一句“要慎重”似乎意味着白一鸣不太赞同对绵州现有班子的调整,这句有些模糊的含义也很是耐人寻味。

  白一鸣这个家伙可真是有点头角峥嵘的味道啊,一来就要表露出的特立独行,是就事论事,还是要争取在日后的人事问题上争取更大的话语权?

  “绵州情况的确有些特殊,沉沦了这么多年,去年才开始有些起色,它的产业基础相当雄厚,一旦找准契机重新启动起来,的确可以成为我们安原的一个新增长点。”赵国栋斟酌着言辞,“贝铁林和周竟生的搭档还是比较合适的,在目前这种情况下,绵州的确也需要一个比较稳定的政治环境。”

  白一鸣目光幽幽流动,“我觉得一切需要服从发展大局,至于其他都是次要因素,习惯和特例并不矛盾,可以处理得好。”

  终于进了前十,但是很不稳,随时可能被爆,所以还需努力,兄弟们支持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