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四十一节 风格与个性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四十一节 风格与个性


  "怀庆怎么样?。赵国栋不在提及这个有些敏感的话,转而把话题拉到了怀庆上。

  赵国栋其实是知道凌正跃的一些心思的,对方需要给卢卫红一个安慰,而目前绵州的局面也不错,让卢卫红调任绵州市委书垩记,让周竟生出任通城市委书垩记应该是他的一个换手,但是这样的平衡妥协是否合适还不好说,而且对方也还没有明确提出来,所以他也就乐得坐观。

  “嗯,怀庆也是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不得不说你的眼界值得称赞,首先声明,这不是奉承你,怀庆城市规划走到了前面,产业基础也还是你和陈英禄搭档时候留下来的吧?光是说GOP总量还行,但是我要说现任班子还在吃老本,可老本能吃多久?”白一鸣的话语很尖刻犀利,“付天和吕秋臣萧规曹随的方式维系了怀庆这几年的发展,但是随着时代变化。如果还拿不出一点属于怀庆自己的东西来,我看渐渐落下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家伙,还是这样狂言无忌,赵国栋笑了笑,说实话,他还是挺喜欢白一鸣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能说这种话的人肚里都是有点儿货的牛人。不过这个家伙在一些具体发展思路上却未必和自己一致,这也是赵国栋相当纠结的原因。

  “一鸣,你现在可是副书垩记了,管干部。说话可得要注意一点。你这样很容易打击下边干部的工作积极性而自尊心的。”赵国栋半开玩笑的提醒道:“就像你在担任这个位置时。上边领导如此打击你。你怎么想?”

  “得,我知道,就咱们俩这样说说而已,但是我还是要说,怀庆给我的感觉很不好,怎么说呢,外强中干吧。看起来怀庆还是咱们全省排名第三的经济强市”但是我感觉继续这样下去,只怕他的位置一个接一个被诸如绵州、唐江这样的城市超过。

  ”白!鸣颇为肯安的道。

  “这么肯定?绵州我信,可是唐江现在距离怀庆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按照目前发展水准,我感觉没有三五年怕是难得赶上怀庆吧。。。赵国栋略略有些诧异,对白一鸣如此看好唐江有些不解。

  “嘿嘿,国栋。是不是觉得尤莲香和你关系密切你就不好意思太过夸奖?好就是好,没啥见不得人的。举贤不避亲”金大江尸位素餐,我看需要调整。尤莲香能力突出,个性强了一点,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女干部这反而是一种优势。我看了看唐江的产业发展规划,很有启发,唐江市政府在这方面做了相当细致周密的工作,纺织产业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很容易受到国际市场影响,但是唐江却能引导其迅速形成一个产业并成功抵御住来自外部市场的影响。我觉得这里边很有一些值得研究的东西。。。

  白一鸣的爽朗大方让赵国栋自己都觉得有些惭愧,自己还在一门心思琢磨对方的到来可能对安原政局带来的冲击和影响,还在考虑自己和他在一些发展观点上的差异会不会影响到今后的合作,对方确实如此坦率大方的和自己交换意见,虽然还没有涉及一些有分歧的观点,但是对方的态度还是让赵国栋有些感动。

  “一鸣,尤莲香的确算得上是咱们省里女性干部中很有魅力和个性的领导。嗯。许乔和尤莲香,我觉得咱们省里女干部中这两位都很有个性。尤莲香显得更强势一些,当然这可能与她是纪委干部出身有关。”赵国栋想了一想。“她在唐江的表现很出众。也能驾驭住唐江的局面,在这一点上我赞同你的观点。”

  白一鸣哈哈大笑起来,“国栋,你小子还是这么稳啊。真是当省长的人了。这么谨小慎微,非要我来表个态你才肯点头?老凌和交换过意见。也谈到了年后人事调整,提出要着重考察党政主要领导干部。主要要看是否能够驾驭政治局面和擅长经斧工作相结合的综合性人才,要立足于我们安原今后几年社会经济事业有一个大发展这个观点,我很赞同这个观点。。”

  “干部问题,尤其是党政主要领导干部的人选问题是关系一个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的关键,这一点大家都清楚。我个人看法是党政主要领导干部不宜轻动,要保持相对稳定性,要给予他们一定的时间空间来实现他们确定的规划了,我们有些地方党政主要领导干部调整过于频繁。加上面子观念作祟,一换人,立马规划也要跟着发生变化,原来做的很多工作做到一半有被搁下,这不但极大的浪费了人力物力,也是一种很不正常的政绩观。。”

  白一鸣颇有感慨,大概是湘省那边同样有此种现象,这也很正常,不仅仅是湘省,在很多省市这种现象都是普遍存在”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风格表现的相当明显,这也是一个顽症。屡发屡纠,但始终纠而不绝,因为根子就在决策者自己身上。

  “一鸣,你说的这些都不是个例,要想从根本上改变这些现象,还是需要从制度上来下手解决,我想你当这个副书垩记,只怕也不甘于按部就班。总得拿出一点让人耳目一新的东西来是不是?”赵国栋嘴角浮起一抹椰偷的微笑:“我倒是很期待看看你在这方面能够拿出多少新东西来。。”

  白一鸣微微一笑:“你会看到的,我是啥样人,你清楚,你是什么风格我也知晓,咱们是一路人,和衷共济吧。我希望我们能够给安原老百姓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我也坚信。。。赵国栋很沉稳的道。

  ……,。”。”。。。,。,。,。。。”。”。。。,。,。,。。。“……。,。”。。。”。。”。”。”。”。”。。。,。,。,。。。”。

  白一鸣有他白一鸣的观点想法,赵国栋感觉白一鸣似乎还带着一腔热血而来,就像对方批评自己所说的那样。自己似乎比起几年前少了几分锐气,赵国栋自我解嘲的想道”是真的被磨平了棱角,还是这才是真正的生存之道,他现在也有些迷惘了。

  都说政治就是妥协,只有学会妥协你才会成熟,赵国栋不知道这句话是否适合自己,但是他也感觉到自己做事似乎这种瞻前顾后的现象比以前多了,这究竟是缺乏了原有的血性勇气还是更加稳健持重,恐怕来自各方的看法都不尽一致。

  但是有一点刘拓也给他交换过意见,那就是当省长本来就是一个相当靠手艺的活儿,或者说就是一个促使人真正成长起来的磨砺,你既要保持自己观点不**扰,坚定不移的推进自己的工作,同时又要考虑到来自另外那位大佬的感受和看法,如果二者集为默契和谐倒也罢了,如果不一致的情况比较多。那就更需要小心应对了。

  这种情况平你怎么可能不瞻前顾后,怎么可能不三思而后行?

  当今副书垩记不一样,站在这个位置上可以显得游刃有余,无论是省委书垩记还是省长都需要对你礼遇三分,尤其是在一二把手之间关系不算太和谐的情况下,他这种超然的地位就更为突出了,所以历来各级都相当重视这个副书垩记人选,比起其他常委来。这个副书垩记实际上就起着某种平衡石的作用”不允许出现独断专行的情况。

  尤其是现在中垩央已经全面推行了减副政策,基本上各级党委都只设两名副书垩记,其中一名为行政首长兼任,另一人则为专职副书垩记,这就更凸显了这个副书垩记位置的不一般。

  在很多情况下,如果党委一把手不在。专职副书垩记实际上也可以履行主持党委的职责,而并不一定要由行政首长来主持党委工作。

  所以白一鸣这个位置就很关键,争取他的支持对于自己日后开展工作有相当大的益处。

  但是白一鸣这个人个性很强”同样在认定的问题上也不会轻易改变,这既是他的优点,同样也是他的缺点。也许在一些观点相似的情况下,他会给予自己坚定不移的支持。即便是和凌正跃对峙他也不会在乎,但是一旦自己和他的观点不一致,那么也许他就会成为自己最大的阻碍,他不会像凌正跃那样可以在某些问题上和自己寻求妥协。

  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现在也说不好,只能说走一步看一步见招拆招了,但是赵国栋还是相当欣赏白一鸣这种性格。从内心深处赵国栋希望自己也可以像白一鸣那样无所顾忌的评价和表明态度,但是不同的位置决定了自己不能。相信如果当某一天白一鸣坐到自己这个位置时,他也会一样有所改变。

  这不能简单的理解为无原则的折腰,而是为了更好的开展工作所不得不采取的一种策略。

  第三十九节出了一点问题,已经改了。老瑞在这里道歉了,兄弟们这会儿可以去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