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四十六节 迎头相撞 1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四十六节 迎头相撞 1

  陈大力并不知道赵国栋就这瞰湖庄园中,但是他知道是由涅巢影视传媒投资拍摄的清宫大剧,而他也知晓涅磐影视传媒的老板就是那个昔日huā林县电视台的女主持程若琳,也就是传闻中赵国栋最早的情人。

  虽然无法搞明白赵国栋如果与程若琳是情人关系,那么罗冰又算是什么?或者说赵国栋一箭双雕,玩起了令人羡慕无比的一龙二凤,如果真是这样,连陈大力在嫉恨无比的同时,也得承认赵国栋在某些方面的确出类拔萃。

  遇上程若琳他们不过一偶然,但是一直没有放下心思的陈大力虽然觉察到这也许是一个刺探赵国栋隐秘私生活的机会,但是他也同样知道这其中蕴藏着巨大风险,不说其他,现在的赵国栋只怕出门都会有人跟着,而且随时可以调动无限资源来除掉一切可能存在的危险,更不用说像自己这样的人就算是拿到证据把柄,只怕也一样对赵国栋这样的角色束手无策。

  不过陈大力从来就不是那种知难而退的人,或许换了其他事情他可以退一步,但是惟独在对付赵国栋的问题上,陈大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执着,也许是压在自己内心深处那团无名孽火一直燃烧着灼烤着自己的神经,要让自己随时记住大好前途怎么会梦断,相较于商场上的得意,陈大力更在乎那官场上那种颐指气使决定其他人命运的滋味。

  但这一切都因为自己对上了赵国栋而折戟沉沙,陈大力不认为自己凯觎罗冰有什么不对,一个未婚女人,又是自己下属,额头上也没有刻上你赵国栋禁脔几个字,凭什么你能骑我就不能碰?你不能吃着碗里霸着锅里。

  其实陈大力也清楚自己和赵国栋日益拉开的距离”如果说宁陵在当宁陵市委〖书〗记时自己耍些小手段,也许还能让赵国栋受到伤害”那么赵国栋到滇南之后,这种可能性就无限缩小了,昆州流huā宾馆那一晚就是明证,他可以随时调动行政资源来扫清一切对他可能有危害的因素,甚至可以把这件事情一直钉在警方的视线中”这也让陈大力不得不隐姓埋名夹着尾巴做人。

  当赵国栋出任安原省长之后,陈大力就知道自己挑衅赵国栋的可能性接近于零了,不说对方私生活中的隐秘能否被自己所掌握,就算是一些生活中的不检点被自己获悉,那又怎么样?自己不可能破门而入,当场抓获赵国栋和某个他老婆以外的女人躺在床上,那只会让自己身陷囹圄,带来牢狱之灾”就算是通过一些手段获得这些东西,又能如何?谁会相信,相信了,谁又能把这些东西递得出去?**会为这些无足挂齿的东西处理像赵国栋这样一个风头正劲蒸蒸日上的高级干部么?陈大力很怀疑。

  但是这一切还是无法熄灭陈大力内心深处的复仇之火。

  陈大力一直认为人活在世界上总得有点追求的目标,其他一切应当服务于追求的目标,而他现在觉得自己似乎从对抗赵国栋这个阴影中走不出来,或者说无法割舍下这个怨念,既然割舍不下”那么就尽力去做,尽最大努力去做。

  当然做这种事情也需要审时度势,不能做无谓的牺牲,所以他陈大力才会如此谨慎面执着。

  来瞰湖庄园也是想要寻找机会,虽然知道这种机会即便是有,自己恐怕也是无能为力,但是陈大力总还是想要寻找察悉一切可能”下边人说自己这是偏执的魔障,陈大力觉得有点像,但是不影响他的决定。

  当他看到钟跃军和焦凤鸣两个人从同一辆车里出来时,他眼皮子禁不住一跳,难道程若琳真的要和赵国栋在这里见面”那赵国栋怎么会把钟跃军和焦凤鸣也叫来,他打听过《雍和春》马上要到宁陵的土城和西江去拍片,莫不是赵国栋要交待钟跃军和焦凤鸣关照一下?但至于把宁陵两个党政主要领导招来么?

  陈大力也是体制内出来的人”觉得这也似乎不大可能,莫不是他们另有隐情?

  浓烈的好奇心让陈大力压抑不住内心那种黑暗的凯觎**”也才有了他的瞰湖庄园之行。

  当赵国栋和程若琳的身影消失后,陈大力才舒了一口气。

  回廊光线并不亮,他只能隐约看见赵国栋和程若琳在这里会面,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行为,也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是时*持续很短,他甚至连赵国栋那很隐晦的捏了一把程若琳丰臂的动作都没有看清楚。

  他有一种感觉,今晚这瞰湖庄园内会发生一些事情,而且是和目标有关联的事情,但是究竟会发生什么,他也说不清楚,所以他打算好好的观察一下。

  “二毛,你带几个兄弟过来,瞰湖庄园,我在这里了,记住,把那两部红外线望远镜带过来。”陈大力打完电话,望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回廊,脸上浮起一抹不甘的狞笑。

  ……………………………………………………………………………………

  凌霄打了一个酒嗝,松了松胸前的领带,拍了拍旁边和他有些挂像的男子,“松子,晚上怎么安排,三叔那边你就别指望了,他一天事儿都是排满了,你来安都几天,看见过他几眼?走吧,老秦,你给安排一下怎么样?”

  省委接待办综合处副处长秦卫东陪着这一行人,凌霄他很熟悉了,凌〖书〗记过来这两年,凌霄来的次数不算少,挂着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的名头,也不知道这家伙哪来那么多空闲时间,一来安都就要住一个星期,不过这家伙朋友也的确多,总有人替他买单,自己更多的倒是成了带路引道的角色。

  不过这位凌〖书〗记的公子凌松倒是第一次来安都,至少秦卫东在接待办呆了这么久还从未看见过这个家伙,据说是在沿海那边开了一家智能安全设备公司,生意做得不小。

  “二哥,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也喝得不少了,回去晚了,保不准儿我爸那人又得脸拉得比马脸还长。”被凌霄拍着肩膀的男子比起凌霄要小不少,三十岁左右,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嗨,松子,你都多少岁了,三十了吧,怎么,三叔让你回去住你就得回去住?这么大瞰湖庄园,难道还能找不出两间房来?”凌霄酒气熏熏的瞥了一眼秦卫东,“老秦,这瞰湖庄园不会连两间房都找不出来吧?”

  “呵呵,凌局长,那哪能呢?如果凌局长你们要在这里住,我马上替您联系。”秦卫东微微一笑,陈秘书长,不,现在该叫陈部长了,对这位凌局长印象并不好,也不怎么搭理这个凌局长,这个家伙几次去陈秘书长那里,陈秘书长都是不冷不热的,这家伙好像以后也就不去找陈秘书长了,每次来都是揪着姚主任,姚主任也就只能把这个任务娈给自己了。

  “怎么样?松子,莫非你还嫌这里条件差了不成,我告诉你,这瞰湖庄园也算是安原首屈一指的所在了,东云螺,南瞰湖,这是安都两大庄园式酒店,比起什么喜来登、皇冠假日之类的只强不差,临湖的客房那风景比起三亚海景房还要舒爽,今晚就住这里了,我安排了几个朋友过来,待会儿我们一道去唱歌,HPHAPPY一会儿,老秦,你帮我们联系一下,剩下的就不用管了。”凌霄喷茁一口酒气,也许是觉得身上有些燥热发痒,解开衬衣上边的纽扣,拿出电话拨打一个电话:“老王,你们过来没有,到了?那我怎么没看见你们?是在娱乐区那边?好,我马上就过来。”

  ………………………………”………………………………………………,王永华搁下电话,早有人替他拉开车门。

  瞰湖庄园他不算陌生,这里和云螺湖庄园相比,规模略小了一点,但胜在地势平坦,植被也很好,加之几个区域规划很好,不像云螺湖庄园那边因为受地势影响,太过于分散,从一个区域到另一个区域,还需要开车,如果走路至少也得要几分钟。

  “王总,真是凌〖书〗记的公子?”从另一辆宝马760下来的壮年男子矮壮敦实,脸上还是有些不太置信的狐疑表情。

  谢总,你觉得我是在忽悠你不成?”王永华内心有些轻蔑,“这种事情我敢忽悠么?是不是,真假,那还不是几下就能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