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四十八节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四十八节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二十卷风展红旗如画第四十八节不是冤家不聚头

  程若琳一到瞰湖庄园就知道这件事情怕是没有那么好处理了。

  对方几个人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角色,簇拥在他们身旁的角色三教九流,显然是得到消息赶来的,剧组的人都缩在包间里,这一来一去都半个小时了,但是对方依然是那种好整以暇的姿态,显然是有点猫戏老鼠的味道在其中,就看那几个人的酒意,就知道他们恐怕根本就没有解决的意思,而是存心把这事儿当着乐子来玩儿。

  这也难怪,剧组里几个男女演员都是才出道不久刚搏出点名气的,恐怕对这个社会的了解还远远不够,只觉得自己也是文娱圈子里小有名气的人了,走到哪儿似乎都该是受人追捧的角色,加上认识几个所谓道上倍儿有面子的人,就觉得有些趾高气扬了,没想到今天却要一脚踢在了铁板上。

  程若琳到的时候看见剧组制片主任正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不停的拨打着电话,同样阴沉着脸打电话的还有导演组的几个人,那几个当事人却不见踪影。

  程若琳的到来让制片主任像抓到一个救命稻草一般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扑了上来,“程总,您总算是来了,我都快要急疯了。”

  “不要急大丁,怎么一回事?”程若琳心里也有些发憷,毕竟没有怎么碰上过这种事情,但是她也算是大风大浪颠簸了这么多年,就算是没遇上过这种事情也知道就目前双方的姿态,似乎也不是什么解不开的结。

  大丁是涅槃影视传媒的老员工了,是最早一批跟着程若琳去京城发展的人,也算是有一个老安都了,照理说如果是安都地面的人,他也多少认识,就算不认识,也应该找得到合适的人来协调处理,怎么对方就会根本不买账?

  起因很简单,对方开始希望调换房间,这边没有同意,结果对方一行人就安排在了旁边包房。

  大概双方都有一些人喝了不少酒,其中对方还有两个人过来剧组这边两三个人出来打电话,结果和对方起了言语冲突,最后发展成为肢体冲突,造成对方有人受伤。

  对方有人受伤之后立即招来了一大批社会上的闲杂人员,大丁见情况不妙,立即出面来圆转,但是对方很嚣张,根本不说处理的事情,只说要个说法。

  “他们要个说法?要什么说法?”程若琳有些不解的问道:“大丁,对方是什么来头?”

  “不太清楚,但是看得出来他们很有来头,因为当时他们想要换房的时候瞰湖庄园一名副总都来了帮忙说和,只是我们剧组人都已经在里边了,不太好换,我们才拒绝了。”大丁也隐隐约约感觉恐怕有些问题,“后来还来了两个年轻人过来找剧组几个女演员搭讪,结果好像被轰了出去,再后来就出了这桩事儿。”

  “他们人受伤厉害么?”程若琳皱起眉头。

  “好像有两个头被打破了,血流了满脸一身都是。”大丁苦着脸道:“我也担心如果报警,对方若真是有些来头,给警方施加压力,咱们这边剧组参予打架那两个弄不好就会被拘留,所以……”

  “那他们究竟想要达到一个什么目的?你不是说他们要说法么?他们也不报警,只要说法,要什么说法?”程若琳努力的琢磨着对方究竟想要干什么。

  “他们说要让剧组里边几个女孩子过去陪酒,一起唱歌跳舞,这事儿就过去了。”大丁呲着牙道。

  “啊?”程若琳心里咯噔一响。

  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程若琳也见过不少,但那是需要建立在你情我愿,哪怕是利益交换,像这种赤luo裸的要挟,哪怕只是纯粹的喝酒唱歌,那也难以让人接受。

  “怎么样?霄哥,松哥,我的办法好吧?她们会乖乖送上门来。”坐在凌霄身旁的一个男子阴笑着道。

  “古老三,这好像不太地道吧?呃,有些龌龊卑鄙了一点儿。”凌霄满不在乎的笑着道。

  “霄哥,不能这么说,咱们也不是欺男霸女,松哥既然那么想认识那几个,我不过就是为松哥创造一下机会而已,咱们也不干啥,就喝喝酒,聊聊天,别把我们想得那么坏好不好?”坐在旁边的男子耸耸肩:“他们文娱圈子里不都是喜欢这种规则么?”

  “看来他们还在不断找人,希望可以把这事儿给抹过去。”凌霄有些醉意的脸色潮红涌动,“但他们肯定不希望有警方介入或者被媒体知晓。”

  王永华几个人都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很显然他们不喜欢这种事情,对于他们这些商人来说,玩这些所谓噱头寻求刺激毫无意义,他们更喜欢追逐实际的东西,但是凌霄和凌松好像都对这种事情更感兴趣,他们也只有乐意奉陪。

  秦卫东远远的坐在对面的沙发里,眉头紧锁,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一种煎熬,虽然他也知道这是凌松的朋友搞的游戏,对方也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绝对不会超越底线,但是他还是有些不安,毕竟作为一级官员,知晓而不制止这种事情本来就有些不妥了。

  他把情况向自己上司接待办主任姚文胜做了汇报,对方却是含糊半天没有表态,只是告诉他见机行事,既不要扫了凌大少的兴致,但是也不能有超越社会主义道德底线的事情发生。

  但是秦卫东却有一种预感,这事儿怕是要出问题,的确,在安原地界上没有谁能拂逆凌大少的兴头,但是这是指可控范围之内,在一定程度之内的事情,当你越过某个限度的时候,其反弹的力度一样会让双方都受伤,凌松似乎对此并不清楚,而凌霄这个体制内的人却似乎显得太过肆无忌惮了。

  当那个先前一直出面协调的男子陪着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走过来时,秦卫东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女人是谁,心里顿时咯噔一响。

  “秦处长,您也在这里?”程若琳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昔日在省接待办相当活跃的角色,现在已经是综合处副处长,看见他坐在这里,程若琳心里反倒是一定,这也就意味着这拨人多半和官方能够牵扯上一些关系,而且有秦卫东这个熟人在场,很多事情就有了回旋余地。

  “哦,是程总?”秦卫东也站起身来笑道,“我陪几个朋友在这里,怎么程总……?”

  “噢,是秦处长的朋友?真是抱歉,可能有些误会,这个剧组是我们涅槃影视传媒的剧组,他们是来安原拍片的,真是没想到会发生这些事情,不知道秦处长可否方便帮个忙,引荐一下你的朋友们?”程若琳含笑瞅了一眼那边坐着的几个旁若无人高谈阔论的男子,平静的道。

  程若琳的来路秦卫东隐约有些耳闻,相当出色的一个女人,当年在安原卫士一造出了《超级SHOW》这个品牌,在全国红极一时,但是仅仅两届之后,也正是红得发紫的时候她就急流勇退,去了京里,自己搞起了一家影视传媒公司,大概就是这个现在已经在文艺圈很有点名气的涅槃影视传媒公司了,有传言说他和时任省委常委、宁陵市委书记也就是现在的省长赵国栋有密切关系,但都是一些空穴来风之说,流传范围也并不宽。

  但是不管怎样,这样一个女人能够在京城里立住脚,而且涅槃影视传媒似乎打响了名声,足以证明这个女人的不简单,这件事情恐怕还真有些麻烦了。

  秦卫东略加沉吟,程若琳就知道恐怕事情有些棘手,“秦处长,是不是你那些朋友不太好说话?”

  “程总,怎么说呢?这样吧,我先带你过去,也许你认识,有一位是中宣部的领导,……”秦卫东觉得头皮都有些发麻,这事儿还真的有点像不可收拾的境地滑下去,那个凌霄对于赵国栋的敌意甚浓,秦卫东这几次接待就隐约感觉得到,后来也从其他方面了解到一些情况,似乎这个凌局长当年在宁陵挂职时就和赵省长弄得很不愉快,却又有这层渊源,真是有点不是冤家不聚头的感觉。

  “哦?中宣部的领导?那敢情好,我正好可以拜会一下。”程若琳惊讶之色一掠而过,笑了起来,“对我们涅槃影视传媒哪些做得不好的方面也好请他们批评指正,我们一定改正。”

  秦卫东无言的苦笑,却又只能点点头。

  有气无力的求几张票吧,太稀少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