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四十九节 明暗战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四十九节 明暗战

  涅盘影视传媒?!凌霄脸上浮起一抹说不出的古怪神sè。,拿着对方递过来的名片,似笑非笑的瞥了这个笑吟吟的女人,轻轻哼了一声,“你们涅盘影视传媒这两年搞得不错嘛”几部电视剧都算是打响了,怎么又来搞清宫剧了,我记得广电总局不是下了文,要求严格限制清宫剧日趋泛滥庸俗化的趋势么?怎么你们还敢顶风而上?”

  “凌局长,总局是下了文”要求严格清理清宫剧,但是您也说了主要是针对那种毫无新意一味跟风而且日趋雷同化和庸俗化的剧作”我们这部《雍和春》和那些作品不太一样,相信拍摄出来凌局长看了就知道了。”程若琳也早就学会和各种人打交道了,对于凌霄这种打官腔的口wěn,她也应付裕如。

  “每个影视公司都是这样说自己的作品的。

  ”凌霄轻蔑的瘪了瘪嘴,这个女人虽然年龄不算小了,但是很有些韵味”十多年前恐怕还要jiāo艳妩媚一些,难怪能把赵国栋勾上g”“好了,程小姐,你们剧组的人很缺乏法制意识啊,出来拍片怎么会这样骄横跋扈?你们平时是怎么在管理你们的员工的?这事儿是你们的职员造成的,我觉得还是由他们自己来处理更好,毕竟他们都是成年人了”应当自己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是不是?”

  程若琳脸sè微微一变,这个凌霄摆明是不会卖自己这个面子了”这一点她也有心理准备,“凌局长,您也知道毕竟都是我的职员,我当作负责人也必须要负起责任来,哪些人都是您的朋友,想必都是大有来头的人,您和您朋友说说,就大人不计小人过,这样您看行不行,您和您朋友说一说,明天我还是在这里,我来安排”大家一起坐一坐”让他们在酒桌上给诸位陪个礼,您看行不行?”

  凌霄皮笑肉不笑的道:“程小姐,我都说过了,各人做事各人负责,他们都是成年人,做事儿应该考虑到后果,难道说他们杀了人”你也替他们扛起来?你扛得起么?夜已深了,你还是早回吧。”

  旁边那个姓古的黑sè衬衣男子嘴角更是浮起一抹有些yín邪的笑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程若琳,“霄哥,这女人既然愿意来扛这事儿,要不就让她来顶缸,陪着兄弟们喝一晚上,就是年龄大了一点,这样吧,再搭上两个你们那个什么鸟剧组的女演员过来”这会儿十一点,喝两个小时,一点钟准时结束,怎么样?”,程若琳脸上一抹寒意一掠而过,看得凌霄也有些皱眉。

  他可以拿住把柄就着那几个青nèn的小演员调侃开涮,但是对程若琳这种已经在社会上有相当地位的女人来说,他还是知晓分寸的。

  程若琳能够赤手空拳在京城这块天子脚下的地皮上打拼出一片天下来,那不是谁都能随便调戏的”不管她和赵国栋是不是有那层关系”至少他也知道涅盘影视传媒和部里边原来的常务副部长常庸就有来往”虽然现在常庸已经退下去了”但是并不代表常庸到影响力就消失了。

  这个古老三原来只是安都城郊边上的一个砂老板,前些年主要做些土石方和沙石生意,这几年赚了几个钱”成立了一个土石方公司和一家劳务公司”也算是在安都这边有点势力了”这一次王永华想要进军安都地产市场,主要是瞄准了安都的国际新城建设,把自己邀约过来”显然也就是要打进入安都国际新城的主意,为此还专门联络了两家在安都也有些底子的房地产企业和建筑企业,打算组建一家联合体进军安都国际新城的规划,建设,而他们也需要一个在安都灰sè地带有些势力的角sè帮助解决一些他们不宜出面的问题,所以通过华龙建筑公司的谢老幺联系上了这个古老三。

  古老三虽然不清楚凌霄和凌松的来历”但是从王永华和谢老幺这些都是安原省里赫赫有名的企业家表现出来的尊敬他也能揣摩出这两位姓凌的不简单,多半是有些大来头的贵人”所以也是小心刻意巴结,先前出的yīn毒主意也是他的功劳。

  凌松认出了《雍和春》剧组的两个女演员是国内刚刚lù头角的角sè,很有些想去认识结交一下”没想到人家根本不理他,还损了他几句,加之喝了几杯酒,言语间也就有些放肆”古老三秉承上意就出了这样一个yīn损主意,找人来和《雍和春》剧组人员制造了冲突,然后也假戏真演让这方的人受了伤,所以想要用这一手拿捏住对方,迫使对方来乖乖的赔罪认栽,满足那点小小的虚荣心。

  他们也想这些剧组不过是外地来的,就算是京城来的,但这里是在安都”而且还被刻意下了套拿了把柄,你还能不乖乖就范,对于这些文娱圈情况也有所了解的凌霄当然也在其中起了推bō助澜的作用,知道这些剧组演员也不过是刚刚出道不久的角sè,看见把人伤成很,“恐怖”的模样肯定也是慌了神,加上怕被媒体曝光对他们不利,哪还能不就范,没想到最后却牵扯出了这个涅盘影视传媒的程若琳来。

  “你这人怎么嘴巴这么臭?没刷牙还是怎么的?我和凌局长谈事儿,管你什么事儿,啥时候轮到你来插嘴了?”见多识广的程若琳可以肯定这个人绝不可能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角sè,虽然在凌霄面前故作亲密状,但是她能感觉到凌霄骨子里对这个家伙的冷淡和轻视,而且听。音也就是安都这边的,看样子应该算是这边的地头蛇类型,对于这种人,程若琳可没有那么客气。

  古老三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然引来对方连珠炮一般的轰击,根本没有给自己留半点颜面,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勃然大怒的站起身来,就yù动手教训这个不知道自己有几分轻重的女人。

  远远站在一旁不想插足的秦卫东见到这副场面,只能叹息着走上前来”拦住了暴怒的古老三以及他后边几个人。

  古老三人虽然冲动,但是却不是不知轻重的人在道上厮混了这么多年”最擅长的也就是察颜观sè,一看到秦卫东出面制止,而且脸sè很难看,心里顿时清明了几分顺势借坡下驴”坐到了一边去。

  “凌局长,看来你是不打算给我这份薄面了?”程若琳依然是那副笑吟吟的表情,不过言语语气却是冷冽了许多。

  “哎哟,程小姐,不是我不给你这份薄面,而是……”凌霄酒意尚未完全消退,程若琳那面带潮红的jiāo靥似乎也涌动着huò人的气息他打了一个酒嗝,似笑非笑的道:,“不过?????”

  程若琳知道今天这事儿怕是难以善了了”这个凌霄显然是有意。难,而且已经超越了一个度,让几个女孩子喝一杯酒赔罪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前提得是合情合理,让她们陪两个小时酒,而且是这种情况下显然是要故意践踏底线了。

  “那这样,凌局长,我看还是报警,请〖警〗察来解决这个问题好了,既然是他们打上了人,该怎么着就公事公办。”程若琳jiāo靥泛寒,冷冷的道:“大丁打电话报警。”

  凌霄没想到这个女人说变脸就娈脸,几乎没有半点圆转余地,说完话便径直离开,让他一时间也有些发愣。

  ……………………………………………………………………………………

  秦卫东接到曾令淳的电话时就是头皮一阵发麻,曾秘书长直接把电话打到自己这里肯定是通过了瞰湖庄园那边了解到了情况,这事儿弄不好自己就会两头不是人。

  这个程若琳是不是和赵省长有那么一层关系不重要,关键是曾令淳出面了接待办是受省委办和省府办双重领导的,在2003年以前是省委办和省府办都有自己的接待办后来应东流从省长接任省委〖书〗记之后就把两办的接待办合二为一了”统一管理,同时接受省委办和省府办的双重领导。

  曾令淳现在省政府副秘书长兼省府办主任,也算是自己顶头上司姚文胜的顶头上司,曾秘书长xìng格很平和,但是今儿个语气却很重,秦卫东也知道这事儿烫手,不敢多说只是把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请曾秘书长提个解决办法。

  曾令淳听了秦卫东的介绍之后,半晌没有吱声,最后问了一句秦卫东他觉得怎么处理最合适,秦卫东就知道那边也不希望这件事情弄到〖警〗察介入搞成满城皆知,所以很含蓄的说了一句原来陈秘书长对凌霄很熟悉”凌霄对陈秘书长也很尊重。

  曾令淳说了一声知道了便挂了电话,秦卫东背上已经满是汗水。

  …………………………………………”,……………………………………

  凌霄拿起电话时还有些拿不准这个有些看起来有点儿熟悉的电话是谁的,但是听到电话里的声音之后,就立即清醒了工少。

  “陈秘书长,噢,现在该叫你陈部长了吧,这么晚啥事儿啊?”凌霄对于这个陈英禄是说不出的反感,但是也有些佩服,整个安原省里真正敢不甩自己的大概也就只有这个省委秘书长了,自己有事儿找过他几回”都被这个家伙不冷不热的打发了,给凌霄的感觉就是这个家伙是打骨子里有些轻视自己,甚至有那么一点不屑一顾的味道在其中,这让他一度相当愤怒,很想找个机会来收拾这个家伙。

  但是凌霄很快就意识到对方敢于这样对自己那是有底气的,自己几次很小心的在三叔面前说起陈英禄,三叔都是给自己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几次以后,凌霄才明白过来,三叔对自己不过是长辈对子侄的关爱,但是对陈英禄那是绝对的信任,自己在三叔心目中的地位是根本就无法和陈英禄相比的,这更加深了他对陈英禄的痛恨,同时也有些下意识的敬畏。

  “凌霄,你在瞰湖庄园?凌松也在那里?早些收拾了,各人回去休息吧。”,陈英禄的声音历来都是那样沉稳有力。

  “陈部长,啥意思,难道说我们两兄弟在瞰湖庄园消遣一下也招谁惹谁了?”凌霄一惊,随即冷声道。

  “你招谁惹谁是你的事情”但是这是在安原,所以我要提醒你有些事情不要玩过火,也不要给凌〖书〗记添乱。”,陈英禄还是那种不紧不慢的声音”听得凌霄一阵无名火起,“我怎么了,还轮得到你陈部长亲自来过问?”,“我不想给你废话了,如果你不想让你以后在安原成为不受欢迎的人,那么我告诉你现在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了,醒醒酒,我也不希望为这种事情去打扰凌〖书〗记,明白么?”陈英禄语气拔高了一度,言语中也有些怒意了,“人贵有自知之明,不要自寻烦恼,我言尽于此。”

  咔嚓一声,对方就把电话挂了”“啪”的一声”气急败坏的凌霄把电话狠狠的甩在地上,犹豫良久,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一把抓起沙发上的大衣,恶狠狠的盯了远处一眼”“我们走!”

  一行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谁给了凌霄打电话,让凌霄如此暴怒却又找不到地方发泄,王永华等人也隐约感觉到似乎有些问题”但是这个时候也不好多问,都赶紧收拾了东西”紧随着凌霄几人而出”那个古老三更是半晌没有回过神来,怎么会连话都没有丢下一句就这样灰溜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