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五十四节 忽悠或者打动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五十四节 忽悠或者打动


  第二十卷风展红旗如画第五十四节忽悠或者打动

  汤少城未必清楚这其中的因由,但是陈英禄却已经料到了这一局,他倒是颇为佩服凌正跃的拿得起放得下,有舍才有得,和赵国栋相比,凌正跃有主动权优势,但是却又少了时间优势,如何取舍,不问可知,关键在于赵国栋能否成功的说服凌正跃接受这一微妙变化。

  在此之前陈英禄当然已经和赵国栋进行了接触,赵国栋的观点对陈英禄是一个冲击,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八年前,那个在自己面前信心十足的市长形象变得更深刻更沉稳更自信,虽然承认赵国栋的一些看法很有见地,但是陈英禄不认为自己把赵国栋这番观点捡起来就可以说服凌正跃,要化解两人的隔阂,达成暂时的携手,最好的办法还是让他们俩单独的直面。

  凌正跃即便不算是刚愎,但是要想说服他,那也得有点级数的口才,而且越是距离他越近的人你反而越难以说服他,尤其是在他认定的问题上,相反,一个本来就处于冷战敌意的角色来一番肆无忌惮振聋发聩的彪悍狂言,没准儿还能起到些许触动作用。

  企图彻底让凌正跃改变观点无异于痴人说梦,走到这个境界的政治人物,哪一个没有完整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用得着你来灌输这些基本的东西?你需要提出的是妥协合作的好处益处,而不需要你去在其他问题卖弄嘴皮子,要打动凌正跃的心思,陈英禄相信赵国栋有他自己的那一套本事,这一点上陈英禄自愧弗如。

  大局为重,陈英禄相信凌赵两位巨头,自有分寸底线,当然更有回旋圆转。

  “凌书记,我不想夸口宁陵怎么怎么样,也不是赵国栋或者钟跃军有多么大的本事,但是宁陵这几年的变化显而易见,没错,宁陵抓住了一些机遇,电力设备和材料生产基地的确立,多晶硅及其相关附属产业的先发落地以及带来吸聚效应,后续也还连带引进了一些新能源相关产业,很多人都对宁陵的招商引资力度和配套产业体系建设跟进赞不绝口,认为这是宁陵奇迹发展起来的关键因素,但是我要说,他们说准了一半。”

  赵国栋在酝酿言辞时也考虑了很久,和凌正跃这种官场政坛沉浮了几十年的老油子说些云山雾罩的高层政策产业走向金融形势意义不大,本来在那些问题上很多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东西,你可以从这个角度来分析,他就可以从那个层次来阐述,你不可能找到一个真正的切合点,即便是找到了,也不足以折服凌正跃,像凌正跃这种人,你想要说服他,那就得拿出真正的实在的东西来,玩不了虚的。

  凌正跃被赵国栋的这番话勾起了兴趣,从还在中组部时候,他就一直在研究分析和持续关注宁陵的发展,如果说在中组部的时候还只是一种略带惊讶的理性分析,那么到了安原之后,尤其是赵国栋同样也来到安原之后,他就意识到如果不找出宁陵发展的本质精髓,只怕自己和赵国栋之间的较量,就始终难以占到上风,经济这张牌你打不好,你就无法真正的贯彻自己的意图。

  赵国栋感觉到了对方的目光,平静的道:“准确的说,前期宁陵的启动的确是抓住了一些机遇,或者说招商引资寻找到了一些契机,比如电力设备和材料生产基地是当时我还在西江当区委书记时跑国家经贸委那边争取到的,而多晶硅产业则得益于宁陵在这方面一片空白,而多晶硅产业则处于萌芽状态,宁陵当了第一个吃螃蟹者,也算是把赌注压在了这个产业上,随着多晶硅产业的迅猛发展,说实话其发展速度甚至超过了我们当时的想象,但是我要说的是仅仅是学会抓住机会不是宁陵能够保持目前这种态势的原因。”

  从去年底到今年初,随着美国金融市场出现剧烈动荡,国内出口也出现了一些困难,尤其是沿海地区的出口产业受到很大影响,并迅速传导到了内陆地区,受此影响,二月全国经济增速出现明显下滑,而安原也表现得较为明显,像一度已经颇有起色的建阳、绵州、通城、荣山和唐江都出现了同比环比同时滑落的迹象,唯有宁陵出现逆势上扬的现象,这是全国出现逆势上扬为数不多的城市之一,也引起了包括一些研究机构和省里的注意。

  宁陵在去年和前年连续出现下滑局面之后开始从一月开始连续两月出现增长势头,这种有些违反常规的现象也是凌正跃相当关注的,宁陵经济总量在去年已经超越了安都开始领跑安原,可以说宁陵经济已经取代安都成为风向标。

  从一二月的宁陵表现来看,今年宁陵经济增速提速,与安都经济总量差距还会进一步拉大,这不但给安都方面带来巨大压力,也让省里边越来越关注宁陵发展模式。

  凌正跃在年前就指示省委政策研究室一个专门课题组研究宁陵发展怎样不受国内外经济发展因素影响实现发展的原因,目前这个儿课题组也一直驻扎在宁陵,也给凌正跃提供了不少第一手的详实资料,而今天赵国栋主动提及这个问题,也更增添了凌正跃的兴趣,他倒是想要听听赵国栋怎么来看待这一切。

  “当宁陵在招商引资和培植优势主导产业取得一定成绩之后,我和钟跃军也就仔细分析过宁陵的经济格局,宁陵农业条件不算好,丘陵占到了百分之七十左右,而且光热资源也一般,宁陵要想发展只能依靠二三产业,但是当宁陵初期成功经验受到外界关注时,我们面临的竞争压力也陡然加大了,尤其是在招商引资上巨大压力。”

  “虽然我们依靠先期产业的吸聚效应可能还会在一段时间保持竞争优势,但是随着周邻的通城和宾州也在花大力气改善基础设施条件,像怀庆、绵州、建阳这些城市更是依托他们良好的工业和城市基础条件推进招商引资战略,可以说往往一个项目会引来省内多座城市的激烈竞争,甚至是恶性竞争,减免税收、压低地价,甚至免除土地出让金和环保条件上放宽,这些策略屡见不鲜,宁陵在竞争中败北的例子也多不胜数。”

  听得赵国栋很有点自我解嘲的味道,凌正跃也禁不住微微一笑,龙应华给他介绍过当时永梁和宁陵竞争的情况,也连带着介绍了周邻宾州以及建阳、怀庆这些城市与宁陵竞争的情况,宁陵在2004年也曾经遭遇过一些挫折,主要就是在各地加大了招商引资力度之后。

  “我和钟跃军当时也在分析研究,我们是不是也该效仿其他地市那样,你降低条件我也降低条件,要说当时宁陵财政已经有了一些基础,也完全可以支撑得起来打这一场恶战,但是最终我们还是放弃了这种做法。”赵国栋似乎也注意到了凌正跃的目光,淡淡一笑,“当然,不是退出了竞争,而是我们换了一种方式竞争,那就是一直到现在宁陵也在推进了,高层面软层次的竞争,呃,具体地说,就是从项目和产业竞争到制度和体制竞争。”

  “制度和体制竞争?”凌正跃隐隐有些反应过来,“是不是也包括宁陵一直在大张旗鼓的征信体系建设这一环?”

  “对,这只是其中一环,当时我们提出了第一是征信体系建设,这是构建良好金融和融资环境的关键,征信体系建设的逐渐建立和完善可以极大的创造上优融资环境,减少金融机构在营运成本上的风险,提高金融机构和企业的融资效率,事实证明了这一点,目前宁陵的融资环境排名全国前三,尤其是有针对性的对中小企业的征信建设更是为这些企业与金融机构对接提供了最佳空间。”

  “那还包括哪些?”凌正跃略略有些动心,他也知道安都也开始在花大力气推进企业征信体系建设,这与安都要打造内陆金融中心这一构想有很大关系,虽然起步晚了,但是现在安都市委市府成立了一个专门部门来推进这项工作,而且把这项工作当作了今后三年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足见其重视,估计也应该是借鉴了宁陵发展战略中的经验。

  “还有一环就是人才战略,具体就是人才储备体系建立和优化,这一项战略比起征信体系建立所需时间更长,但是效果也会更恒久,具体的做法也很多,比如人才分类和津贴制度的建立,专业人才住房配套制度,职业教育基地的确立和发展战略,城市文化艺术氛围的培育战略,另外还有一个算是附属于人才战略的研发能力养成战略,就是出台了一系列鼓励企业、学校以及不同权属的研发机构发展战略,这需要相当厚实的人才作为基础,所以可附属于人才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