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五十六节 千钧重担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五十六节 千钧重担


  在这个问题上杨劲光已经和关京山交换过意见,关京山对于庆城市发展印象也很深,所以也同样对些文魁并不抵触。

  当然关京山也意识到了在郭长庚出任常务副市长、吕耀祖补上组织部长之后,安都市府班子不可避免的要接受省委的安排进行增补了,指望一切有安都市委来推荐人选显然不现实,所以关京山对于杨劲光的举荐乐得顺水推丹,至于说杨劲光他们怎么去说服凌正跃,那就不是他的责任了。

  蓝山市委书垩记董立涛挂职期满,即将返回中直机关工委,市委书记便空缺出来,市长阎鹏举和凌正跃走得很近,估计接任可能性很大,而蓝山市长由谁来估计也脱不了在蓝山市委副书垩记和常务副市长中产生,赵国栋知道在这两个正职人选上自己插手的希望都不大,所以很明智的没有提及这方面的问题。

  还要迎来大动的是卢化市委书垩记和市长两个人选,比起其他地方来说,这两个实打实的正厅级干部人选的产生却显得有些诡异,作为市委书垩记和车长人选,无论卢化情况怎么样,都一样吸引着无数人垂涎三尺,但无论是凌正跃还是赵国栋想要确定这两个人选时,都不得不慎之又慎,甚至要把个人感情摆在一边,而需要认真审视这个人选,谁能真正带卢化走出困境。

  卢化的困境已经到了最低谷,也就是说已经到了只能吃补药不能吃泻药的时候了,凌正跃和赵国栋都是下了大决心要把卢化的问题彻底解决掉,在这个班子人选上凌正跃和赵国栋也都是开诚布公的交换了意见,提出不抱任何私人成见,只要有利于卢化走出困境,任何人选都在考虑范围之内。

  凌正跃在这个问题上也很主动的征求了赵国栋意见,说实话赵国栋原来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一样没有很合适的人选,要想在卢化打开局面,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做到”可以说卢化今日之局面比起昔日自己出掌宁陵时的局面前还要糟糕得多,而按照凌正跃的设想,卢化在今后几年中不仅仅是摆脱困境,而且要重塑辉煌,要做到这一点,市委书垩记和市长人选都很关键,而且还需要这两个人选的配对要合理默契。

  委卢化市委书垩记这个人选想必凌正跃也已经考虑很久了,可以说对安原省委省府来说”这一届卢化市委市府主要领导人选的调整是不容有失的一局,而卢化市委书垩记是关键中的关键”如果在这个人选上所选非人,那么对于安原省委省府的负面影响也将是持久而巨大的。

  纠在这个人选问题上,赵国栋也很纠结。

  ,心他内心倒是有一个比较合适的市委书垩记人选,但是从某种比较自私的角度来说,他却并不希望这个人出任卢化市委书垩记,他甚至可以肯定如果他推荐这个人出任卢化市委书垩记,估计会在常委会上以全票获得通过。

  想但是舟本人会接受么?会不会有其他想法?而自己又怎么来说服自己?赵国栋有些烦躁。

  人“省长,和他本人谈一谈,我建议你和他本人谈一谈。

  栋”张宏伟听了赵国栋的想法,表情也有些复杂”“另外,省长,如果接了这个挑子,那几乎就是立下军令状了,所以如果他真的接受了这个担子,那么市长人选必须要考虑周全,甚至可能也需要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另外日后在班子人选上也需要多征求他的意见才行。”

  赵国栋吁了一口气,之所以单独于张宏伟单独交换意见,是觉得张宏伟在对于卢化的经济结构分析和见解上有着更深刻的认识,他需要张宏伟来帮他评估一下卢化如果要走出困境,究竟该怎么来实现。

  张宏伟说得没错,如果自己主动向凌正跃提出了卢化市委书垩记人选,那么也就意味着自己是主动揽上了卢化这个硬骨头,啃不下这块硬骨头,不仅仅是对自己威信一个重大打击,而且对所选人也同样是一个仕途上的挫折”量材施用,只有金刚钻,你才能去揽瓷器活儿,焦凤鸣也许是金刚钻,但也得看他本人是否有这个意愿,如果他本人不愿意,那么在好的金刚钻都会打折扣。

  “你认为焦凤鸣是否具备扛下这副担子的实力?”赵国栋换了一个角度问道。

  “嗯,我觉得他应该有这个实力,卢化现在困境不仅仅在于经济结构问题,很多历史欠债和社会问题与经济问题纠结在了一起,这使得你想要解决一个问题就必须要综合考虑其它问题,一个单纯擅长经济工作的角色是很难做好这一点的”但是焦凤鸣恰恰可以做到。”张宏伟对与焦凤鸣并不陌生,他最早认识的赵国栋的“嫡系”中焦凤鸣就是其中之一。

  焦凤鸣工作经验相当丰富”县长、县委书垩记、市委秘书长、组织部长、市委副书垩记、市长,可以说市委市府的主要角色他都担任过,而且坚韧务实却不乏魄力的性格也是让赵国栋对这个最早是黄凌嫡系人马伸出橄榄枝加以招揽的主要原因之一。

  “关键在于他本人的想法,另外也需要考虑后续的问题,除了焦市长本人,恐怕您也需要和跃军书垩记沟通一下。

  ”张宏井提醒道。

  张宏伟虽然说得很委婉,但是言外之意却很清楚,宁陵一直是赵系大本营”一旦决定焦凤鸣到卢化,谁来接任宁陵市长和钟跃军搭档也至关重要,要确保宁陵的发展不受到影响”这也是一个几乎同等重要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同样需要征求赵系中的另一位大佬钟跃军的看法。

  赵国栋点点头,这母庸置疑”确保宁陵这面旗帜要一直高高飘扬下去是关键,这也是困扰赵国栋是否推荐焦凤鸣到卢化担任市委书垩记的一个重要原因,按照目前发展态势,钟跃军即便是在宁陵担任市委书垩记也不会超过三年,到时候焦凤鸣接任钟跃军可能性很大,以宁陵目前经济实力和地位来看,接任市委书垩记之后进省委常委恐怕也会趋于常态化,所以要让焦凤鸣放下这个比较平稳的前程而冒风险去卢化,不能不说是一个让人纠结的选择。

  “卢化的问题很复杂,但也是摆在本届省委省府面前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如果本届省委省府在卢化问题上继续像鸵鸟一样讳疾忌医拖下去,我要说本届省委省府就是不合格的,所以我和凌书垩记都是下了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扭转卢化局面。”赵国栋言语中也有些沉重。

  “所以为了这个可以捐弃前嫌?”张宏伟也很善于调剂气氛,调侃般的笑着道。

  “嘿嘿,捐弃前嫌这个调语用得不准确”但是我们的确在这一点上有着共同意愿。”赵国栋自我解嘲的笑了一笑,“这也算是省委省府在自我加压吧,这是一个挑战,挑战者有风险,就看凤鸣本人有没有这个胆魄了。”

  张宏伟想了一想,若有所思的道:“如果你能亲自和谈一谈,并帮助他消除一些心理包袱,再加以巧妙的调动,我想凤鸣市长还是有这个潜在意愿的,毕竟你当初到宁陵似乎面临着的也是如此不佳的局面,有你这个典型范本在前,我山艮多人都有当救世主的英雄情结。”

  赵国栋哈哈大笑,不能不说张宏伟这个家伙相当会说话,即便是当面参承也能说得你心huā怒放。

  “跃军书垩记,你说省长这样急急忙忙召见咱们俩究竟有什么事情?”焦凤鸣也有一些预感,在去出席全国十届人代会之前,省委的人事调整要基本到位,也就是说重要的岗位要大部分确定下来,距离人代会也只有十来天时间了,这段时间省委组织部也相当忙碌,同样各地也有点人心惶惶的味道在其中。

  “可能还是和人事变动有关吧。”钟跃军想了一想,“我和英禄部长已经交换过意见,晓岚、耀文、简虹他们三位都作为我们市里重点推荐人选报上去了,想必省长也应该和英禄部长进行过沟通了,只是僧多粥少,未必能让人人满意就走了。”

  在贾平原出任副市长问题上”钟跃军和焦凤鸣也曾经有过分歧,不过事情已经过去,贾平原在副市长岗位上也算是尽职尽责,焦凤鸣也没有再提及过这个问题,这一次几位资深区县委书垩记都被钟跃军作为重点推荐对象推荐给了省委组织部,也算是钟跃军的一个补偿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