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五十七节 挑战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五十七节 挑战

  奥迪在安湘高速公路相当平稳的行驶着,秉承了赵国栋时代的低调传统,只要是一起出行,钟跃军和焦凤鸣都习惯性的乘坐一辆车,这样既可以不那么张扬,也可以为两人提供一个谈话的平台,当然如果需要带秘书那又另当别论。

  “英禄部长对他们三位的看法怎么样?”焦凤鸣知道钟跃军这段时间也主要是为这件事情在奔波,能出干部也是对一个地方的肯定,钟跃军一口气把魏晓岚、唐耀文以及简虹都推了出来,那也是要有些底气,可能也是受到了赵国栋的鼓励,当然也和钟跃军现在省委常委的身份有一定关系。

  “魏晓岚和唐耀文两人的表现都很耀眼,土城现在号称食品之都,除了最早的小食品产业继续细分化高端化发展外,像康师傅、统一这些台婆企业也看好这边,都陆续落户于此,可以说食品产业涵盖如此之广,但是土城却能在多个大类上独步全国,方便食品、米面类、烘焙类、干果类、果脯蜜线类,都早已经成了气候,而像功能食品、婴幼儿专用食品、休闲食品和绿色食品这些新兴食品类现在也是异军突起,前两天我到土城工业园看了看,快速通道形成了车流长龙,一直延展到宁陵港,根本看不到受到国内经济下滑的迹象,反而有持续高热的态势。”钟跃军颇有些感慨,魏晓岚这个人不太喜欢张扬,土城在宣传工作上也不像西江、东江和huā林这些县份做得那样好,但是魏晓岚此人却是踏实做事的典型,尤其是认准了食品产业之后,更是一门心思从食品产业上下功夫。

  目前土城县已然成了内陆地区食品生产和批发中心,也是全省县份中吸引外来务工人员最多的,像临近的南华、永粱、唐江、宾州都有大量劳动力涌入土城数千家食品生产企业吸纳了超过三十万外来务工人员,而食品机械、食品包装等附属产业也是异军突起发展速度甚至超过了食品产业本身。

  现在县里的食品工业园已经经过了四次扩建,依然无法满足需要,而各乡镇上也都纷纷有不同规模的食品产业园,而宁陵市委市府将物流产业列入支柱产业也对土城的食品产业迅速扩张起到了极大推动作用。

  在钟跃军执政的这三年中,宁陵打造了市县通快速通道均按照一级公路标准建设,形成了半小时经济圈,也就是实现了从宁陵到各县都只需要半个小时,最远的huā林也只需要五十五分钟即可到达,这不但使得宁陵铁路、公路、水运以及航空联运优势更加凸显,也更进一步促进了宁陵作为安东湘西商贸中心地位的巩固。

  这一两年土城也开始注重宣传,尤其是网络上的宣传也使得土城印象大为改变,而惊悚电影《古城魅尊》的上演也使得土城保存完好的旧城完美的奉献在观众面前这也使得土城的旅游业又迎来了一个继第一次中西部历史民俗文化节之后的有一个发展**期。

  只是土城处在了宁陵这个特殊的环境中,换了任何一个地市里,土城目前的经济实力也可以排在一二位,但是在宁陵,有同样突飞猛进的huā林,还有意欲后来居上的东江,土城就只能在第三名上做文章,这大概也是土城最大的“悲哀”。

  “食品产业主要国内市场所以在这一点上短时间是看不到什么影响,除非国内总体经济受到重创,否则像食品这些快速消费品行业是受不到多大冲击的。”焦凤鸣摇摇头,“我倒是有些担心新能源产业会不会因为美国经济疲倦受到影响,而欧洲那边情况也不太好,幸好德国市场还算可以。”

  “看样子今年国内局面可能都会出现一些波动,不过我们宁陵似乎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啊。”钟跃军脸上浮出自豪的微笑。

  “美国金融市场动荡加上人民币汇率之后对美元不断突破新价位,客观上可能会加剧境外资本进入国内,也就是说只要我们自己的市场体制是健全良好的,我们不需要担心投资问题,需要考虑的问题仍然是选择而以我们宁陵目前的体系制度,我觉得省里边甚至全国都没有几个城市可以和我们相比。

  ”焦凤鸣更显得自信,“或许沿海一些城市在区位、基础设施和市场开放度以及人力资源上要强于我们宁陵但是我可以说一句,在市场体系的规范程度上我们宁陵做得最好而现代企业对于这一点却是越来越看重,没有哪家正规的企业希望生活在一个充满欺诈和担心信用风险的环境中。

  焦凤鸣的话也说出了钟跃军内心所想,两人会意的一笑,钟跃军却叹了一口气,“凤鸣,晓岚、耀文和简虹他们三个真要进入了名单,那我看留在我们宁陵的机会就不太大了,真还有些舍不得,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优秀干部却要为他人作嫁衣裳啊,这后续干部选用也是一个难题啊。”

  “呵呵,跃军〖书〗记,你现在可是省委常委了,不说咱们宁陵出千部也是一件值得夸赞的好事儿,就是从省里通盘考虑的角度来看,让晓岚、耀文和简虹这些干部到其他地市去发展,也胜过窝在咱们宁陵吧?”焦凤鸣笑了起来,“其实我倒是觉得能够给他们一个更广阔的空间,甚至是一个更严峻的环境,更能激发他们的挑战精神,也许更能发挥出他们的才华。”

  “嗯,我也是只能这样想,才算是安慰自己吧。”钟跃军点点头。

  “跃军〖书〗记,你说省长这样急急忙忙招咱们去只是为他们三人的辜情?”焦凤鸣总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感觉,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真要是为了魏晓岚他们三人的事情,委实用不着让自己和钟跃军都专程跑一趟。

  “莫不是省里有意要对咱们市里班子也要调整?”钟跃军也有这样的疑惑,沉吟着道:“但是我和陈英禄交换意见时,没听说他提及咱们市里班子有变化的事情啊,就算是个别常委或者副市长要变动,用得着省长把咱们俩一块儿叫去?”

  钟跃军这话一出口,焦凤鸣心中就是一紧,脸色也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

  钟跃军和焦凤鸣的座驾奔驰在安湘高速公路上时,赵国栋也在办公室里考虑着怎么来开这个口,但是思前想后,他还是觉得作过多的解释没有多大意义,反而会起到反作用,愿不愿意去更多的还是取决于焦凤鸣自己的看法,所以当欧阳锦华告诉他钟跃军和焦凤鸣已经到了的时候,赵国栋决定开门见山,不再绕什么圈子。

  “什么?!”首先震惊的是钟跃军而不是焦凤鸣,“是凌正跃的意思?”

  毫无意外,无论是钟跃军还是焦凤鸣都觉得这是不是凌正跃的釜底抽薪之策,如果是这样,那么就意味着凌赵两系会在在这一次人事调整上出现尖锐的对立。

  不过反倒是焦凤鸣在一愣怔之后注意到了赵国栋的面部表情,所以随即陷入了沉思。

  “不,跃军,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到目前为止,老凌和我已经在为卢化这个市委〖书〗记人选头疼,想去的人我们信不过,有此能力的人又不太合适,比如张宏伟,说实话我当时都有点想要建议张宏伟以副省长身份兼卢化市委〖书〗记,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赵国栋耸耸肩,“,算来算去凤鸣是唯一一个合适的人选,想必老凌和陈英禄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只是顾及我的态度,所以没有提出来而已。”

  “那您是怎么想的?”钟跃军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失态了,犹豫了一下道。

  “这是一个挑战,一个比起我当年到宁陵更艰巨的挑战,一个只许成功不能失败的挑战,一个关系着本届省委省府形象的挑战,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也很犹豫。”。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犹豫来源于两个原因,一个是凤鸣本人态度,毕竟从某些方面来说在宁陵市长位置上未必逊于卢化市委〖书〗记,即便是凤鸣真要到哪个市去担任〖书〗记也应当去一个条件更好的市,到卢化似乎有点发配的味道;另一点则是省里不仅仅是希望卢化摆脱困境,而且也希望卢化能再现辉煌,这个要求很好,对于凤鸣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我不否认凤鸣的能力,但是说实话要在较短时间内实现这个目标,难度很高。”

  赵国栋这番话相当客观,现在的卢化不是当年的宁陵,宁陵是一穷二白,而卢化是积重难返,这两者完全不同,要想扭转一个沉疴难起的病人可比让一个普通人变得更健康难度大多了。

  求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