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五十八节 抉择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五十八节 抉择

  *凤鸣的确是处于一种矛盾的心态之中。

  坦率地说,卢化市委〖书〗记对于他来说不算一个具有多少吸引力的位置,虽然他现在还只是市长,而且钟跃军看样子一两年之内也不大可能离开宁陵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但是一旦钟跃军离开,焦凤鸣自信将是最有力的继任者,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宁陵打拼,可以说宁陵的成长都有着他的印痕,对于宁陵的深厚感情让他不愿意离开,但是今天赵国栋把他和钟跃军招来谈到这个问题,他就不能认真考虑了。

  如果是换一个地方,比如唐江,抑或是蓝山,让自己去出任市委书记,焦凤鸣也许会意动,毕竟唐江和蓝山的根基要比卢化好得多,工作上手也要容易得多,但是却是卢化。

  卢化什么情况大家都清楚,两届班子都没有能让卢化有所起色,而且还有越陷越深的境况。

  以化工、工程机械产业一度红极一时的境况已经是十多年前的老黄历了,现在的卢化化工和工程机械两夹支柱产业都已经凋落,化工产业受到临近的荣山冲击,几乎是一蹶不振,原本是全市最大的卢化集团奄奄一息,已经成为卢化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加上离退休接近六千人的职工更是像一块巨石压得连续两届市委市府喘不过气来。

  卢化工程机械厂已经正式步入破产程序,严重的资不抵债使得这个企业在被几度推上被兼并的道路,又被踢了下来,而群情激荡的卢工工人也成为另一大不稳定根源,甚至连安原省高院都觉得头疼。

  而卢化的问题还不仅仅止于此,卢化干部历来排外,但是本身发展陷入困境使得省里边对本地干部的表现大失所望,所以一般说来主要领导都是采取外调方式进入,这也使得本地干部和外来干部的矛盾相当突出,加上两任〖书〗记性格上都趋于稳健但是缺乏胆魄”所以在改变局面上欠缺足够的动作,所以正是这样才导致了目前卢化的艰难局面。

  再加上卢化社会治安历来不佳,甚至被网络上评为全国十大老百姓安全感最差城市之一,足见这个地方情况的糟糕。

  可以说种种问题纠集在一起,使得卢化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经济发展不起来,老百姓更不满意,引发的社会矛盾更多,也使得社会治安状况更加恶化,所以在这个市委〖书〗记人选问题上,凌正跃和赵国栋也是思考再三,迟迟无法作出决定。

  “省长,您怎么看?”室内沉默了足足有五分钟”无论是赵国栋,还是钟跃军和焦凤鸣都陷入了长久的沉思,最终还是焦凤鸣打破了沉寂,毕竟在这件事情上,他才是主角。

  “凌正跃和我在考虑这个人选时候也是掂量了很久,几乎每一个人选都能找出一些不合适的地方来,而我们希望这个人选必须要做到绝对有把握成功,条件上也有些苛刻”所以一直没有定下来,但是这事儿不能再拖下去,所以我考虑了一下,想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赵国栋斟酌着言辞,抬起目光,看着焦凤鸣,“从内心来说”我不是很希望你去,但是省里的确找不到合适人选,我觉得这也算是一个挑战和考验,对于凤鸣你来说有点严苛,但我想你可以经受得起这个挑战,当然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本人从内心来说愿意的话,如果你有抵触情绪,那就千万不要勉强自己”一切取决于你自己内心意愿。

  ”

  赵国栋说得相当委婉,但是焦凤鸣却知道赵国栋本人是很希望自己来扛起这副重担的”这不仅仅是对自己的信任,也有一点向凌正跃示威炫耀的感觉,在大家都找不出合适人选的情况下,还是宁陵出来的干部敢于扛起重担,这就是一份值得炫耀的荣誉。

  “省长,如果是这样,我想试试。”焦凤鸣深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

  赵国栋和钟跃军都是一怔,赵国栋考虑过焦凤鸣会接受,但是没想到焦凤鸣答应得这样爽快和直白,而且没有提其他任何条件,这让他既感到惊讶又感到欣慰。

  “凤鸣,怎么说呢?我有些欣慰,但是也有些担心,嗯,担心你是一时冲动,或者说是抱着为省委分忧的心态,所以我先前提醒你,一定要有足够的心里准备和承受力,卢化情况可能很糟糕,不仅仅是经济问题,可能还会涉及到干部问题,社会治安问题,甚至还有一个社会环境问题,你也应该知道卢化那边的那种特殊氛围,准确的说,很糟糕。”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道。

  “省长,这些情况我都清楚,卢化虽然和我们宁陵不相邻,但是那边的情况我也有所了解,我的一位省委党校同学,关系一直不错,现在是那边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我从他那里了解了不少卢化的情况,只不过我从来没有想到我可能会去卢化任职。”焦凤鸣微微苦笑,然后精神一振,“不过省长你当年来宁陵不也如此么?这是一个挑战,我想有您的支持,我还是有些底气的,但是我想知道这一次省委对卢化有些什么样的想法?仅仅是换一个市委〖书〗记么?”

  “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卢化不是换个市委〖书〗记就能面目一新的,超人也不行,很多都是根深蒂固的结换性问题,所以老凌和我的观点一致,卢化要动大手术,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必须要换人,另外可能在班子配备上也要进行不小的调整,但是首先是要把市委〖书〗记人选确定下来,才能谈得上其他,班子强不强,关键在头羊。”赵国栋很肯定的回答道:“凤鸣,如果你真的决定了,那就需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我决定了,省长,你不是常说人生能得几回搏么?我年龄也不算小了,也没有几次搏的机会了,这一次就来搏一把吧。”焦凤鸣似乎也丢开了先前还有的一些沉重,语气也变得爽快起来。

  “那好,省委很快就会就这一轮人事调整召开常委会确定下来,也就是说一旦确定,那么就要在十届人大之前大的人事调整都要到位。”赵国栋吐出一口气来,“跃军,让你过来,也就是考虑到如果凤鸣要走,谁来接替跃军的位置?”

  从焦凤鸣那一句“我想试一试”出口钟跃军就已经在考虑焦凤鸣一旦离开会给相对稳定的宁陵班子带来什么了,稳定的班子是地方经济发展的前提,钟跃军和焦凤鸣配合得很默契,就像当初赵国栋和钟跃军的搭档一样,现在焦凤鸣一走,谁来接手这个市长位置很关键,这也是最初赵国栋有些犹豫的原因,他不希望焦凤鸣的离开影响到宁陵的发展。

  “省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呢?”钟跃军沉吟了一下问道。

  这相当于变相了否决了宁陵现有班子人选。宁陵现在的市委副书记惠万里原本是最有可能接替的人选,但是惠万里似乎并不太合凌正跃的胃口,赵国栋对这个从省委政法委下来担任副〖书〗记的角色也不熟悉,估计要想接替焦凤鸣可能性不大,常务副市长顾永彬倒是熟悉,但是钟跃军并不太看好这位常务副市长,这位常务副市长在一些工作观点上也合钟焦二人不太合拍,这也是钟跃军不希望由此人来接任的原因。

  “现在还说不上这一点,因为之前没有人考虑过凤鸣的问题,我想即便是凌正跃和陈英禄考虑过,但是也没有真正把凤鸣列入人选吧。”赵国栋摇摇头,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凤鸣一旦要动,恐怕又要牵动很多,唉,这也是一件麻烦事儿,我的底线就是不能影响到宁畿既定的发展规划。

  钟跃军心中微微一动,“那省长,让文魁回来怎么样?”

  “文魁?”赵国栋心中也是一动,虽然先前的考虑是让竺文魁到安都市担任副市长,但那也只是一种选择,如果让竺文魁到宁陵担任市长虽然跨度略大一些,但是如果自己力荐,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凌正跃需要考虑自己的感受,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就是要确保宁陵的发展战略不受打断,不过如果是这样,那么顾永彬只怕就不太合适再在宁陵呆下去了。

  “对,省长,如果文魁可以回来,我想宁陵受到的影响可以压缩到最小。”钟跃军语气很郑重其事,“其他人不但需要一个熟悉适应过程,而且也未必能真正融入到我们宁陵发展模式中来。”

  赵国栋皱起眉头,他需要评估如果是竺文魁回宁陵带来的一系列影响,但是正如钟跃军所说,为了宁陵的发展不受大的影响,这些努力都是值得的。

  “跃军,你出了一个难题啊。”赵国栋看了一眼也是表情有些复杂的焦凤鸣,也许从这个时候开始,焦凤鸣就意识到他已经不再是宁陵市长了。

  继续努力求票,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