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六十二节 漩涡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六十二节 漩涡

  第二十卷风展红旗如画第六十二节漩涡

  三月的全国人代会一结束就像是吹响了冲锋的号角,从黑河到海南,从西陲到东海,各省都似乎下意识的就进入了战斗状态,按照各省自己确定的规划开始了新的一年发展。

  “我宣布中国安都产权交易所正式挂牌营业”随着赵国栋洪亮的声音在交易中心大厅内回荡,由安原省委书记凌正跃和国家工信部部长薛毅共同剪彩按键,标志着安都产权交易所正式开始进入交易流程。

  应邀而来的还有美国纳斯达克资深副总裁兼国际部主管罗伯特先生以及诸如东京、新加坡、伦敦、香港等交易所的高管人士,从一开始,安原交易所就摆出了一副要承揽企业上市交易之前的中小企业股权交易业务的架势,也展现出了安都要争做中国内陆金融中心的勃勃野心。

  首批上市的企业最后确定二十三家,其中几经增补又几经删减,才最终确定下来,其中来自宁陵的企业就多达九家,而安都企业最终确定下来也不过三家。

  从一开始交易所就坚持了赵国栋的严格程序、公开透明、公正公平几条原则,对于每一个即将上柜进行股权交易的企业以及其保荐机构的所有资料进行全面公示,从工商资料到法人代表情况、现有股权结构以及其他职能部门诸如环保、安监、劳动保障给出的评价都进行全面公示,并且在公示期内欢迎有疑问的投资者举报和电询了解。

  而在此之前,与产权交易所对接开展第三方存管业务的银行从最初的五家增加到八家,农工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之外,交通银行、民生银行以及兴业银行也都被列入其中,而八家银行与交易所也签署了一份金融服务合作备忘录,声称将向交易市场挂牌的企业提供三千亿员的股权质押贷款,并随着入场交易企业数量规模增加而增加,这也极大的刺激了入场交易的企业和投资者。

  “薛部长,请”凌正跃相当大方的一挥手,锦江国际大酒店最大的海兰厅灯火辉煌,十八座的豪华圆桌摆成了梅花形的艺术格调,凌正跃和薛毅当先而入,而赵国栋脸上似乎却挂着一丝说不出忧思,但是很快就消失了,毕竟今天这么多客人到场,尤其是薛毅到安原调研并参加了产权交易所的揭牌仪式,这也算是工信部对安原省最大的支持了。

  要说来的领导规格也相当高,除了工信部部长薛毅之外,还有副部长王建,以及诸如几大银行也有两位行长助理或者高管参加,但是很诡异就是最初说好了证监会一位副主任要到场,但是最终爽约未到,而这边练习对方也是称另有事务耽搁不能前来,这也为赵国栋内心蒙上了一层阴影,只不过在今天这样的场合下,他也不好过多的去思索这个“意外”。

  张宏伟也觉察到了赵国栋似乎有些心事,稍一琢磨他就知道赵国栋在担心什么,证监会的人没有来本身就代表着一种态度,虽然在年前年后省里边也一直在和证监会沟通,甚至在人代会期间,凌正跃和赵国栋也都分别拜会了证监会主席和几位副主席,就安都产权交易所的性质界定进行了探讨,但是对方一直没有明确态度,当凌正跃把邀请函送到他们手中时,证监会也是很为难的收下,还是凌正跃通过一些私人关系做工作,才算是邀请到一位副主席同意参加,但是没想到最终还是没有来。

  这绝不可能是因为什么其他事务缠身来不了,这就代表着一种态度,证监会对安都产权交易所有看法,是不是属于证券交易也存在争论,虽然前期安原省里也做了大量工作,但这涉及到职责权限,更涉及利益纠葛,没有谁会因为私人感情就敢开这个口子,所以赵国栋一直有一个感觉,安都产权交易所这个新生事物最终还是得被推上风口浪尖,弄不好就有可能重重跌下来,永世不得翻身也未可知。

  这是安原绝不能容忍发生的事情,而且一旦出现这种状况,对于安原努力营造最佳融资环境这一举动,对于安都打造内陆金融中心无疑是一个迎头痛击,尤其是在这第一天开业交易势头如此只好的情势下,更是让人无法接受。

  安都产权交易所交易时间和沪交所、深交所一样,早上九点半到十一点半,下午一点到…,盘前集合竞价、盘中连续交易、交易单位为每百股为一手,除挂牌当日外,其他时候每天涨跌幅为上下百分之十,自然人可以凭借身份证开户,一百股也就是一手开买,也欢迎机构投资者入场。

  正是这样宽松的氛围加上相对透明公开的程序原则,再加上前期颇富技巧的宣传引导,也使得交易之火迅速蔓延开来。

  按照安都产权交易所的规则,要求上柜交易公司有形净资产不得低于一千万元,主营业务收入占总收入比例超过六成,最近两个会计年度连续赢利,且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净资产利润率不低于百分之五,净资产负载率不超过百分之六十的企业,均可到安都产权交易所来挂牌交易。

  门槛虽然不算很高,但是对于披露和公示的审核资料却相当严格,尤其是对于公示的企业信息尤其苛刻,这也是赵国栋专门指示张宏伟,这个产权交易所从一开始就要严格要求,只要公开性和公正性保证了,这个交易所就有了长足的生命力,哪怕前期可能会遭遇门庭冷落,也绝不能因此而放低要求丢弃原则。

  也正是因为这个堪称苛刻的条件,使得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企业都是兴冲冲而来,怒火中烧的离开,在不少人看来,至少有不低于二十家以上在省内外都小有名气也颇有投资价值的企业折戟沉沙,未能通过交易所的审核关。

  而交易所在杜绝黑幕这方面下的功夫也不可谓不深。

  独立审核委员会下设的各方面审核组成员数量也不少,对于某家企业的审核采取电脑抽签式选择审核人员,这样在相当程度上也避免了企业企图以其他方式来影响审核小组,与此同时来自内部的监督机制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不公正因素的影响,当然这还只是开始,随着进入交易所企业会越来越多,这一透明性和公正性是否能够得到保证,还有待于观察。

  “省长,你好像有心事?”张宏伟和赵国栋碰了碰杯,压低声音道。

  “宏伟,怕你也注意到了吧?答应得好好的,证监会那边却没有来人,甚至连象征性的来个代表都没有,省证监局也只来了一个分管后勤的副局长,这意味着什么?”赵国栋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苦笑,“这意味着这事儿还没有算真正成功,弄不好就会使渔阳鼙鼓动地来,大家伙儿辛苦这么久干出来的一件大事儿就得砸锅。”

  “省长,我虽然也有这方面的担心,但是我觉得像我们安都产权交易所从今天首个交易日的表现来看,应该是前景广阔,而且我们的交易规则和制度也相当严谨,我可以说也许我们在制度完善上赶不上沪交所和深交所,但是我们的透明度和执行力绝对比他们强,说错了,至少目前比证监会那帮人强。”张宏伟傲然道:“我倒是真欢迎他们来我们这里帮我们调调刺儿,这对我们安都产权交易所日后长远发展有好处。”

  赵国栋摇摇头,看来张宏伟还是有些小觑了证监会这帮人的胃口,也小瞧了证监会这帮人的能量,“宏伟,证监会如果真正要发难,恐怕就不是简单的挑刺儿那么简单了,如果真是挑刺儿我倒求之不得,我担心他们想要从根本上否定交易所啊。”

  “根本上否定?”张宏伟眉毛一挑,“您是说他们会把这个定性为证券交易?”

  “我有这种预感,要么他们就会强行介入管理,甚至可能把工信部都挤到一边上去,要么他们就会把这个产权交易所彻底推翻,只有这两种可能性,我知道证监会这帮人的胃口。”赵国栋脸上露出深思的表情,“当然,我们这个产权交易所本来也就有些擦边球的味道,产权交易和证券交易之间界限很模糊,某些政策边缘就看你怎么来理解,但从今天证监会的表现来看,情况不太妙,我担心这桩事儿会很快爆发,如果这个交易所能够熬过一个月而证监会没有采取措施,那么存活下来的可能性很大,而我担心也许等不到这个星期结束,证监会就会发难。”

  推荐一本书,《红场枭雄》,自己觉得不错,也不认识作者,写苏联时代的,很符合胃口,纯属自我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