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六十四节 山雨欲来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六十四节 山雨欲来

  坐在椭圆形会议桌另一端的矮胖老者低垂着眼睑,只是默默的翻阅着手中的资料,几位副主席分列两旁,剩下几人都坐在了靠门这一端,每个人神色都不是太愉快,正在做着汇报的人语气也有些急促,脸上微微渗出的汗意让人意识到他也处于一种相对紧张状态。

  “这就是你们的调查和安原证监局拿出的意见?既没有明确说法,对政策定性也是模糊不清,就凭这个东西,凭什么下定论?”坐在矮胖老者一旁的中年男子皱起眉头将手中的材料在案桌上敲了敲,有些不满的道:“安都产权交易所至少是去年就开始进行准备了,之前我们证监部门做了什么?不错,安原方面是在积极和我们协调,安都产权交易所的一些情况报给了我们,但是这样就够了么?我们就凭他们报给我们的东西就能下结论么?工作是这样做的?我们自己又做了什么工作?有没有真正进入这个交易所做过调查研究?我看没有,那这个时候要我们来作决定,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

  “老金,你的意思是暂时放一放?”坐在他对面的瘦削男子有些不满的看了这个很有演戏天分的家伙,阴阴的问道。

  “我没有这样说,但是我们要注意到这是工信部牵头搞出来的事儿,工信部刚刚成立,那一帮人一心想要作几件事情来打响他们工信部的名头,安都产权交易所不过是他们的第一张牌,既然是第一张牌,他们肯定也很重视,薛毅不是参加了揭牌仪式么?我们要想动安都产权交易所,那就得要有足够的东西。”中年男子冷冷的道。

  “老金,我觉得现在我们手上的东西已经足够了,或许还不完善,但是至少可以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以产权交易之名,行证券交易之实,这严重违反了政策,必须要予以坚决纠正。”瘦削男子毫不客气的反驳道:“他们刚刚开业几天,你想要从中获得更多东西,哪有那么容易?可我们如果这样等下去,可以预料,一旦影响越来越大,到最后就更难以收拾!这是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

  “老方,这个交易所至少目前还是打着产权交易所的牌子,我们证监会要去关闭这样一家产权交易所,那必须要经过国务院,你想要说服领导光凭我们一面之词行么?就凭我们手上这点东西,行么?”被叫做老金的中年男子显得很泰然,“我也知道这事情越拖越麻烦,但是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收集足够的证据,直接送上领导案头,阐明我们的理由,再由领导来决定。”

  “老金,我怎么感觉你是在为这个交易所行缓兵之计啊?如果这样拖下去,一个星期后,安都产权交易所又会有十二家企业上柜交易,而且这十二家企业中有八家都是来自安原以外的省份,其影响力就不是这第一批都是他们本省企业那么简单了,真正走到那一步,我们就是想要关闭,恐怕领导也要考虑其他影响,这会干扰上级的决断。”瘦削男子半点不退让,“我觉得这件事情要处理必须尽早,必须要抢在下个星期一之前把这个事情确定下来!”

  两个人争执不下,其他人却把目光望向了一直坐在上端的矮胖老者,作为证监会的掌门人,他的态度才是关键,而在安都产权交易所的问题上,这位掌门人却已是罕有的一直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要求非上市公司监管部要加强对安都的这个产权交易所进行调查,确定其究竟是不是接产权交易之名行证券交易之实。

  但是这个问题本来就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边缘问题,你要落实下来,就得看领导的态度,在掌门人态度不明朗之前,非上市公司监管部也觉得很烫手,只能就调查的事实进行汇报,但是这种单纯的事实汇报在这种场合下恰恰又是最无意义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

  “老韦,你怎么看?刚才你也介绍了调查基本情况,和安原证监局反映出来的基本一致,我现在就想要听一听,你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矮胖老人终于抬起了目光,声音很轻,但是却无人能够轻视他。

  非上市公司监管部主任韦光禄有些迟疑的看了看两位态度迥然各异的副主席,吞了一口唾沫,在矮胖老者锐利的目光下,他意识到在这个问题上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擦边球可打,现在他只能就事论事,反应自己的看法,至于说态度,他绝不会去表明,那是领导的事情,他可不想掺和到里边去。

  “主席,实际上我们早在半年前安原方面一提出来这个构想时就在关注了,安都产权交易所不是新生事物,实际上像类似于京城、沪江、郑州、重庆都有这样的产权交易所,但是这些牌子挂的是产权交易所,但从九八年国务院一纸禁令取缔技术产权交易市场之后,这些产权交易市场都处于名存实亡的状况,一直到2002年以后各地产权交易市场才开始复苏,尤其是在一些省份政府为了促进企业融资和技术交易,所以也主动介入参股,并迅速实现了国有控股,有了政府做后盾,这些交易市场也就迅速发展起来,但是这些时候呢,更多的还是一种零星的自发的或者说是个案式的交易,交易市场也就像一个跑单帮的掮客,发挥的作用并不大。”

  “随着国家扶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民营经济中的中小企业发展很快,但是我们的金融市场却没有能够跟上这些中小企业发展的步伐,根据国外的一些数据证实,一个国家经济发展活跃程度往往是通过中小企业的发展环境来体现的,而我们国内的金融市场无论是银行机构还是证券市场都对中小企业有着相当苛刻的要求,这也直接导致了中小企业融资难现象,而安都产权交易所大概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应运而生的。”

  “另外一个与之对立的情况就是民间资本的充裕却有找不到投资渠道,由于我们国内金融市场体系的不健全,投资理财渠道匮乏,老百姓投资无门,而中小企业却有融资无路,以至于像在沿海相当风行屡禁不止的高利贷现象越发猖獗,事实上我们大家都清楚,像沿海地区尤其是江浙地区的高利贷、非法集资和地下钱庄形式已经达到了相当可怖的境地了,虽然各级职能部门也采取了各种措施来打击和规范这些非法活动,但是这都是治标不治本,关键还是需要找到一个可供民间资本投资的出路,在这一点上,我个人倒是觉得安都产权交易所是走到了前头,也算是一个破冰之旅吧。”

  瘦削男子脸色略略一变之后反而变得更泰然,而矮胖老者表情却变得越来越感兴趣一般,但是谁都知道这不过是表象,这位主席大人的心思没有人能够猜测得到,能够在这个位置上坐上这么多年,什么东西没见过,你那点欲抑先扬或者欲擒故纵的手段在他面前都是小儿科。

  “这些就是安都产权交易所产生的背景,应该说在前期安原方面也有些这方面的意识,但是并没有落到实处,但是自从去年开始安都方面明显加大了这方面的工作力度,尤其是他们拉上了正在组建的工信部,而工信部也亟欲在组建之后拿出一些成绩来,所以双方一拍即合,于是乎这个产权交易所的雏形也就出来了,当然安原方面也多次和我们这边联系请求业务指导,但是现在对于他们这个产权交易形式的界定我们并没有作出答复,所以我们更多时候只能是观察,直到现在。”

  “根据他们目前的交易形式和手段来看,他们实际上已经具备了证券交易的雏形,一些表面上东西的掩盖不能说明他们没有从事非法证券交易,在这一点上我想在座的都是专家,不需要我多解释,从他们的手法以及成交形式另外包括诸多程序都完全是效仿a股市场交易,也许唯一区别就是他们进行的非上市公司的股权交易而已,情况也大概就是这样。”

  “说了半天,老韦,你似乎也没有给大家一个意向性的态度啊?本质上已经具备了证券交易雏形,但是形式上也还有些不同,不能掩盖,这些含含糊糊的言语你来糊弄谁呢?”矮胖老者脸色略略有些阴下来,声音也提高了几度,“这就是你们监管部给我的答案?结果还是一个,含糊其辞,擦边球,政策不明朗,边缘化新生事物?”

  听得矮胖老者这般一说,椭圆形会议桌旁的一干人等都下意识的垂下目光,会议室里变得一片寂静。

  “哼,韦光禄,你这份调查材料我很不满意,没有拿出态度,如果真的是非法证券交易,那我们理所当然就要予以查禁!谁也不能违反原则,不论他出于什么目的!”矮胖老者淡淡的道:“我给你半天时间,把调查报告重新写好,拿出明确态度,星期一,老方、老金,我们三人一起先向彭副总理汇报之后再说。”

  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