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六十五节 公关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六十五节 公关


  搁下电话之后的凌正跃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阴沉,他向赵国栋点点头,示意赵国栋获得的消息属实,证监会的确准备要采取行动,不过对方似乎给安原这边留了一些时间,星期五到下个星期一,还有三天时间,这三天也就意味着将会决定安都产权交易所的命运。

  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太自大了,证监会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低眉顺眼,这帮家伙是属狗的,阴着不吭声,一上来就要下狠口。

  “国栋,情况基本属实,证监会非上市公司监管部已经拿出了一份意见,认为安都产权交易所名为产权交易,实为非法证券交易,要求关闭安都产权交易所,这个意见在证监会里已经得到统一,可能下个星期他们就会上报国务院要求处理,看来证监会这帮家伙把安都产权交易所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了。”

  凌正跃吸了一口,觉得嘴里有些苦涩,好容易看到一点希望,却又是黑沉沉的乌云压下来,做点事情怎么就这么难?

  “凌***,您说他们证监会已经形成了一致意见?”赵国栋沉吟着问道。

  “嗯,否则他们不会以证监会的名义向国务院报啊。”凌正跃略略一怔,随即道:“你觉得这里边有古怪?”

  “唔,凌***,我觉得这里边还有值得商榷的地方,省证监局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我们恐怕不是他们想要和我们安原省委搞好关系这么简单吧?证监局是直管单位,如果说其他事情也许他们可以打打擦边球,这种事情他们怎么可能获知消息?即便是获知了,他们敢随意透露给我们知道么?”赵国栋反问道:“所以我觉得这里边恐怕还是有点问题。”

  “你是说他们内部还是有争议?”凌正跃目光一动,抿着嘴皱起了眉头。

  “应该是有争议,而且我估计常主席的态度也未必就像现在看起来那样坚决。”赵国栋斟酌着言辞道。

  “哦?你觉得常德林态度还有缓和余地?”凌正跃心中一松,但是又有些意似不信。

  “凌***,您想想,如果常主席态度真的很鲜明,还能等到下个星期一,恐怕早就告上国务院去了,另外如果证监会真要对付我们,也很简单,一个禁止证券机构为安都产权交易所提供保荐业务,那也得让我们急得跳脚,但是他们并没有下这种狠手,何况年前我也在一个场合下和常主席谈到过产权交易所的问题,他没有明确表态,但是他也说了凡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新生事物都应当给予支持,要抱着包容的态度来看待,我觉得这话里含义很深。”

  赵国栋在春节前和常德林会面也是刘家撮合的,刘乔也在其中起到了牵线搭桥的作用,但是常德林这种老滑头当然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明确表态,但是流露出来的意思还是让赵国栋比较放心。

  “如果是这样那就最好不过了,不过咱们也不敢掉以轻心啊,证监会现在表现出来的态度很强硬,我有些担心彭副总理被说动,真的同意采取措施,我们就被动了。”凌正跃想了一想,“国栋,看来我们恐怕这个周末是休息不了啦,还得跑京里一趟,我马上给彭副总理秘书联系,看看能不能安排到星期六或者星期天先汇报,这样避免被证监会那帮家伙先入为主,另外如果可以的话,我打算下个星期一二抽时间直接向苏总理专题汇报这件事情。”

  “嗯,我赞同,不管证监会是真心还是假意,总之他们给我们留了时间和机会,那么我们就要争取,安都产权交易所我们花了如此多的心血才搞起来,下个星期又有十二家企业要上柜交易,截止昨天为止,开户人数达到了二十五万,估计这个月下来就可以突破六十万,每天交易额稳步上升,这还是由于很多人对于交易软件不太熟悉,很多交易未成功的缘故,估计到月底,每天交易额可以达到五亿元以上。”赵国栋也是信心百倍,“安都产权交易所绝对不能关闭,这是我们安原发展的一个重大契机,尤其是现在已经吸引到周边省份的中小企业来这里上柜交易,可以说也同样吸引到省外资金来向我们安都聚集,这样大范围的资金流动带来的效益是难以想象的,对于活跃我省经济将会是恒久而巨大的。”

  “是啊,这是一场只能赢不能输的仗,可以说这也是本届省委省府为安原省留下的一笔最大财富!”凌正跃站起身来,似乎在压抑自己内心澎湃的心绪,“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要把交易所保留下来,只要能保留下来,其他一切条件我们都可以作出让步!”

  ****************************************************************************************

  飞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时,赵国栋似乎有些恍惚。

  人代会之后赵国栋没有能在京里多呆,毕竟作为省长,就算是刘若彤已经身怀六甲,但是你也得掂量自己肩膀上的分量,所以他虽然很想留下来陪刘若彤几天,但是还是一咬牙飞回了安都,省里边有太多的工作摆在面前,你得马上回去落实推进,虽然凌正跃也告诉他可以在京里多呆两天,但是他也没有接受。

  不过像今天这种凌正跃提出临时要到京里汇报工作,赵国栋当然可以提前回京,凌正跃和彭进国副总理越好是星期天上午汇报工作,届时赵国栋和凌正跃都要参加汇报,所以赵国栋也给凌正跃打了招呼先回京一步,凌正跃当然没有意见。

  赵国栋和欧阳锦华一道抵京的,欧阳锦华的婚期定在了五一节,也就是说只有二十天时间也就要结婚了,但是省里边这边事情太多,欧阳锦华实际上根本抽不出时间去筹备婚事,这也让女方很是不满,好在郭窈还是一个相当通情达理的女子,也知道现在自己男友还是事业打基础的时候,尤其是跟着赵国栋,日后前途更是不可限量,所以也把婚事的筹办一手揽了过去,这也让欧阳锦华很是感动,而赵国栋也颇是过意不去,有这样能回京的机会,赵国栋当然就把欧阳锦华带上。

  “省长,刘姐快要生了吧?”欧阳锦华提着提包紧随在赵国栋身后下了飞机,进入通道。

  “还得要一个多月吧,预产期应该是六月,唉,这几个月恰恰又是最忙的时候,有时候真感觉有些对不起她。”赵国栋现在和欧阳锦华几乎已经无话不谈,欧阳锦华很善于找到话题破解僵局,也很善于调节谈话气氛,这让赵国栋很满意,尤其是自己情绪不太好的时候,欧阳锦华总能够找到一些双方关注也能谈得拢的话题来,毕竟两人在年龄上相差也不是很大,在很多话题上也都有共同语言,当然这也和欧阳锦华的口才技巧有很大关系。

  “省长你也别想那么多,我看刘姐挺自立的,而且现在又住在娘家,又有保姆照顾,没啥问题,刘姐应该理解你,郭窈这段时间也经常去刘姐那里,说刘姐反应不算大,而且心情也相当不错,能吃能睡。”

  “那可要替我多谢一下你们小郭了,你刘姐这个人性子冷,也没啥朋友,幸好你们小郭还能和她合得来,要不在京里她一个人,我还真有些不放心。”赵国栋也有些感动,像郭窈这样去陪刘若彤已经不单纯是讨好这种关系了,郭窈的确和刘若彤挺合得来,这也让他很高兴,两女经常一起逛街购物,有时候还要去喝喝咖啡,看看电影,刘若彤也经常在电话里提及郭窈,谈到郭窈的好。

  “嗨,省长,你也别把刘姐想得那么孤僻,刘姐性子有些冷是真的,但是和她合得来的那就是铁关系,我听郭窈说,总参里边也有几个和刘姐关系很密切,只不过他们各自的工作都很忙,而且刘姐现在身体不方便,所以才来往少了。”欧阳锦华笑着宽赵国栋的心。

  “嗯,像你刘姐这种人,心里边是放不下自己工作的,总觉得自己的工作才是最重要的,我让她考虑一下调到安都来,她说安都没有适合她的工作,她的专长只能在总参里发挥,她不想放弃自己的专长,不过好像在怀孕之后这种想法略略有些改变了。”赵国栋摇摇头,“对了,欧阳,你的婚事准备得差不多了吧?这段时间也没有给你放假,等这段时间忙过了,已定给你们补上,嗯,就五月吧,就着婚假一块儿了,就这么定了!”

  欧阳锦华心中一阵暖流流淌而过,赵国栋已经几度给他说这话了,对耽搁了他筹办婚事相当歉疚,作为一省之长能够这样细致入微的体贴关心下边人,能有几个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