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六十六节 博弈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六十六节 博弈

  欧阳锦华远远看到省政府驻京办的那辆黑色奥迪已经缓缓驶了过来,驻京办主任没等车停稳就跳下车来,忙不迭的替赵国栋打开车门,赵国栋也没有多说什么,和对方打了个招呼就径直上车。

  汽车先把欧阳锦华送到了和郭窈约好的地方,赵国栋这才坐车归家。

  这个很xiao的细节让驻京办主任对这位欧阳大秘的分量顿时重了不少,能够先送大秘后送老板,这份儿情况还真不多见,外人都说欧阳大秘是赵老板的绝对贴身人,看来此言不虚啊。

  能够外放一方到京城里当驻京办主任,自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jing明角色,虽然这位驻京办主任还是秦浩然时期进京担任驻京办主任的,但是能蹦跶到这个位置上,自然就是门门懂样样jing的角色,对于揣摩上意这一点更是不需要任何人点拨就能明白过来。

  “省长,听说欧阳秘书五一就要结婚了?”驻京办主任笑眯眯的道。

  “嗯,我来京里办事儿,顺便也就让他赶紧回去cao办两天自己婚事儿,这么久他一直跟着我,省里事情多,他也没有时间回来,这两天正好让他放放假。”赵国栋有些感慨的道。

  “省长,那欧阳秘书回来肯定挺忙,咱们驻京办这段时间也不忙,欧阳秘书回来也不方便,要不您看让驻京办去台车跟着欧阳秘书帮着跑一跑,也算是帮帮忙?”

  赵国栋有些惊讶的扬起眉mao,这家伙还挺会来事儿啊,不过也的确是,欧阳锦华回来时间不多,啥事儿都是郭窈在跑,这一次回来肯定免不了要买些东西或者联系一些事情,有台车能帮着跑,肯定要方便许多。

  “嗯,这样也好,你给欧阳联系一下,如果他需要司机,你就安排一个司机带台车帮他跑一跑,如果他不要司机,你就让人把车给他送过去,这几天我不用车,明天下午凌***要过来,让这台车保证凌***用车就行了,我就不用你管了。”赵国栋点点头,算是承了这一位的情。

  “那哪儿行呢?省长你这一点尽管放心,我老郭在京里也有两年了,long两台车还是不在话下的,这你就甭管了,保证把事情办好。”驻京办主任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

  ****************************************************************************************

  从梦中醒来的赵国栋感受到旁边女人的温热气息,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京里的家中。

  怀孕的女人变得有些贪睡,看来素来准点起居的刘若彤也没有摆脱这一点,已经是七点钟了,仍然睡得很香。

  保姆早已经起来了,皖中来的,挺勤快,就是语言觉得有些别扭,不过对于赵国栋来说只要符合刘若彤的胃口就好。

  替刘若彤拉好被子,赵国栋悄然起身,然后在阳台上活动了一番身体,一直到身体有些微微发热,这才收拾了架势,回到房中,这个时候刘若彤已经起床开始洗漱。

  八个月的女人体态显得格外臃肿,行走也就没有那么方便了,乍然一看,往日娇俏苗条的女孩子一下子就变成体态浑圆的孕妇,这中间的形象差异变化太大,让赵国栋也觉得变化实在太大了。

  “起来了?我看你睡得挺香的,就想让你多睡一会儿。”赵国栋洗漱完毕,陪着刘若彤洗漱。

  “嗯,比以前瞌睡要多一些,不过还算有规律,不至于啥时候都想睡。”刘若彤有些不好意思,有了孩子之后,她发现自己心态变了许多,似乎原来很多放在心里的事情也能抛开或者和盘托出,人似乎反而变得轻松许多。

  用完早饭,赵国栋陪着刘若彤出门走一圈,很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两人可以这样上街走一走,不打算走多远,但是这样的散步对孕妇很有好处。

  “你打算下午去见常德林?四姐说他可是一个油盐不进的四季豆,你很难说服他。”挽着赵国栋的胳膊,刘若彤一边感受着说不出的温情,一边漫步而行。

  “我没打算说服他,就想刘乔说的,他能干到现在这种位置上难道还不清楚事情的原委?难道还没有自己的观点?如果他有自己的观点,你能指望来个人在他面前表演一番就能让他改变看法?”赵国栋微笑着耸耸肩,“他或许可以改变态度,但是绝不会因为是谁说服了他,只能是权力干预,就这么简单。”

  “如果是这样,那你为什么好要让四姐去帮你联系他?”刘若彤不解的问道。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还不属于那种死硬的反对安都产权jiao易所存在的,但是他肯定也对安都产权jiao易所游离于证监会监管范围之外不满,只不过他清楚像安都产权jiao易所既然已经诞生,要想关闭它肯定也会带来很大的反弹,所以他给我们留下了一道缝隙,给我们了一线机会,看看我们能否找到一条路。”赵国栋显得很平静。

  “找到一条路?”刘若彤有些不解。

  “虽然他不是坚决反对安都产权jiao易所存在的,但是我判断证监会内部反对的意见肯定很强大,常德林既想要脱干系,但是又不得不估计内部压力,所以才会来这么一出。”赵国栋点点头,目光却在街道上浏览着,很久没有回京,回京了也没有多少心思逛街,难得今天有如此悠闲的时间和心态,“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轻巧的一推,责任和机会都推到我们身上了,可我们又不得不接着,而且还还得承他一个情。”

  “那你今天打算和他谈些什么?”刘若彤想了一想才道。

  “谈的范围很宽,不过我会了解他的真实意图,以及他现在的想法。我一直不认为像我们安都产权jiao易所这样大规模的jiao易活动可以绕开证监会,至于说产权jiao易还是证券jiao易,这不重要,关键是安都产权jiao易所为中xiao企业的融资和充裕的民间资本提供了一个对接平台,而且这个平台现在干得很不错,现在有问题我们就得解决问题,而不是为了关闭而关闭,这不符合解决问题的原则。”赵国栋啜着嘴吸了一口气,“但愿常德林也是这样的看法,那样我们就可以找到共同语言了。”

  刘若彤默然不语,这个时候的赵国栋已经不是昔日的赵国栋了,他有自己的思想和观点,同样也有自己的行事方式,刘乔也顶多就是为他牵线搭桥而已,真正沟通能否取得效果,那也得取决于他和常德林两人,外人在这些问题上是根本cha不上话的。

  ****************************************************************************************

  星期六星期天这两天对于安都产权jiao易所来说无疑是最为关键的两天,如果不能在证监会向国务院提jiao报告之前现行说服彭副总理,那么一旦彭副总理哪怕只是一定程度接受证监会的观点,那么也极有可能让产权jiao易所暂时停止营业来接受调查整顿,而这恰恰是安原方面最不愿意见到的,所以安原方面必须要抢在证监会正式提jiao报告之前让彭副总理接受安原的意见,至少要确保安都产权jiao易所哪怕是接受调查整顿的时候不关闭,继续营业。

  季的京城天气大多时候都是不太那么让人愉悦的,除了忽来忽去的风沙,还有那太过于干燥的空气,对于习惯了湿润气候的南方人来说,这皮肤保湿就是一个问题,当然对于赵国栋和凌正跃这种已经习惯于经成气候的人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xiao花园内,凌正跃和赵国栋一左一右陪着一位两鬓略有些染白的夹克老人前行。

  “副总理,我们自认为安都产权jiao易所如果说没有一点问题,那也不现实,毕竟是一个新生事物,很多地方还有做得不太规范的地方,工信部那边也只是更多的从宏观政策层面上给予我们指导,具体还是我们省金融办在一手指导cao办,我们也很希望证监会能够给予我们必要的指导,这样一来工信部从宏观政策上予以指导,证监会在日常工作上进行监管,我相信安都产权jiao易所可以办得更好。”

  彭进国一边侧头倾听着赵国栋的汇报,一边微微笑着摇头,“国栋,你的出发点首先就是站在你们安都产权jiao易所的一切业务都是合法的前提之上,但是你们安都产权jiao易所的业务jiao易真的只是单纯的产权jiao易么?有没有变质为证券jiao易?如果有,在中央没有计划搞第三个证券jiao易所的时候,你们安都这样搞起来是不是就是在试探中央底线呢?”

  啥也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