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六十七节 政治制高点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六十七节 政治制高点

  第二十卷风展红旗如画第六十七节政治制高点

  凌正跃和赵国栋jiao换了一下震惊和担心的眼sè,如果连彭进国都这样认定的话,那么安都产权jiao易所的命运就真的堪忧了,但是从彭进国的语气里似乎又还有些不一样的味道流lù出来,让凌正跃和赵国栋细细回味。

  这是略带善意警告式的提醒,但是并没有把大门关死,彭进国他需要自己一方给出足够的理由来说服他不至于采取最不愿意见到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副总理,我们是这样考虑的,鉴于目前国内外经济形势都出现了一系列不确定情况,而我们中西部地区中xiao企业发展更是受到了融资难这一痼疾的困扰,怎样来解决融资难这个问题我们安原省委也曾经采取了许多措施,但是可能您也知道现在中xiao企业融资难问题是一个普遍xìng问题,由于信用体系建设滞后,金融机构担心风险程度问题,所以效果不彰。”

  赵国栋整理着思绪,开始自己的说服表演。

  “但是我们中西部地区要发展,要追赶沿海发达地区,而中xiao企业恰恰是一个地区经济活跃程度的代表,我们中西部地区有自然资源,有充裕的劳动力,我们党委政府也在竭力改善我们的投资和发展环境,中xiao企业的发展是解决我们自然资源和富余劳动力有机结合的唯一去向,而融资问题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最大难题,所以我们省委省府也下了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这个产权jiao易所搞起来,让我们处于起步阶段的中xiao企业能够得到困在老百姓手中的民间资金的支持,这就是我们的初衷!”

  “良好的初衷并不代表行为可以超越法律哦。”彭进国笑了起来,言语虽然是批评提醒,但是语气却很友善温和。

  “当然,副总理,我们省委省府在这一点上还是有分寸的,但是我们觉得现在改革开放已经步入深水区,如果一味在原有的领域徘徊不前,我们就会丧失很多机会,所以我们安原省委省府觉得可以大胆的走一步看一步。”凌正跃抓住时机cha话道。

  “走一步看一步?”彭进国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却没有再说下去。

  “安都产权jiao易所就是我们省委省府的一个举措,就是要打破目前中xiao企业融资难的重要一步,可能副总理您也知道,我们安原在征信体系建设上已经走到了前面,尤其是宁陵,这对于中xiao企业的发展大有裨益,但这还远远不够,如果征信体系建设和产权jiao易能够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它们将结出几倍于它们分离的硕果。”赵国栋不遗余力的描述着美好的前景,但这都是建立在安都产权jiao易所能够生存下去的前提之上。

  “现在中央对中西部地区的发展十分关注,像成渝综合实验区,关中——天水经济区,北部湾经济区这些综合规划战略都纷纷出台,中央也给了这些试验区经济区相当多的优惠政策,我们省委省府也希望获得中央的支持,处于战略节点位置的安原理应在国民经济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而我们省委省府也不但算等到天上掉馅饼,所以我们希望用我们自己的努力来实现,而希望的也只是中央能够给我们一个尝试的宽松环境。”

  ……

  “如果安都产权jiao易所存在问题,它是新生事物,我们是不是可以对它多一些包容之心,如果有关职能部门对于它的xìng质界定有分歧,那是不是也可以多花一些时间观察调研和分析,不要随意下结论,更不能轻易破坏这来之不易的尝试,……”

  从副总理那里一出来,凌正跃和赵国栋都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今天的汇报基本上达到了目的,但是并不能保证就一定能按照安原希望的目标前进,彭副总理当然不可能明确表态,这一次汇报只是让他感受到了安原省委省府渴盼发展的殷切心情,也表达了安原省委省府在安都产权jiao易所上的坦诚态度,无论怎么来界定监管都可以,但是请一定让安都产权jiao易所保留下来,这就是安原省委省府的意见。

  “国栋,你觉得情况会怎么样?”凌正跃目视前方,平静的问道。

  “只能说我们基本上把我们想要表达的意思阐述出来了,而彭副总理也基本上接受了我们的意见,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认同我们的意见,这一切还要看明天证监会的汇报情况,但是我坚信中央如果从大局着眼,不会这样冒然关闭jiao易所,毕竟这也是经过工信部和我们安原方面共同努力才建立起来的,怎么来处理,也不可能只听证监会的意见,也需要听听工信部的说法。”赵国栋不假思索的道。

  “唔,我也这么看,明天我们再去拜会一下薛毅,jiao换一下看法,哪怕是当作一个试点,只要让我们搞下去,就算是成功,至于谁来指导,谁来监管,这都无关紧要,我们安原需要的只是一个发展的空间。”凌正跃字正腔圆却有相当坚决的道:“谁也不能阻挡安原发展的步伐。”

  “不过凌,毕竟这件事情牵扯面太宽,我估计证监会和国务院那边肯定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咱们这个jiao易所其实除了不是上市公司股票jiao易外,其他都接近沪jiao所和深jiao所了,所以来自沪深以及原来也有希望和我们竞争的重庆、郑州这些方面肯定也都不满,难免就会通过各种渠道来施加压力,而就目前局面来看,中央即便是同意了咱们安都产权jiao易所试点,也不可能再在其他地方同意试点了,所以抱着要没有大家都没有的心态,估计咱们周边这些竞争对手也都是希望咱们也最好搞不成,毕竟这可能会吸引周邻省份的资金进入安都产权jiao易所,而短期内最大得益者肯定是我们安原的企业,这种事情谁愿意见到?”赵国栋仔细的分析着。

  “嗯,你的意思是还是要专题向苏总理汇报?”凌正跃点点头。

  “对,这一步早走比晚走好,我估计如果后续压力越来越大,最终还是要提jiao到国务院办公会议上来研究决定,不仅是苏总理那里,宁副总理那里如果可以的话,恐怕也得去走一走,汇报汇报。”赵国栋想得很周全。

  凌正跃感受到一丝压力,赵国栋表现得越来越沉稳,他一直认为赵国栋应该是猛冲猛打的实干型角sè,但是现在看来原来的一些看法观点并不完全准确,赵国栋的实干jing神体现得十分明显,但是所谓猛冲猛打的气势却并不鲜明,相反倒是那种步步为营的稳健格外引人注目。

  稳健和jī情并非完全对立,但是稳健往往给人一个政治成熟的表现,对于像赵国栋这样的年轻干部来说,如果能够给各方面留下一个稳健而不乏锐意的形象,可以说那就算是相当成功了,而赵国栋恰恰做到了这一点,从琵琶溪科技长廊的全力推进到通城石化项目的反对意见,这个家伙都在不动声sè的展lù着他自己的个xìng和观点,现在在这个安都产权jiao易所的问题上他又很是赢得了一些分,至少关京山和谭立峰都对赵国栋的观点态度相当看重,要做到这一点不简单。

  虽然凌正跃也知道自己这种有些说不出的嫉妒心态显得有些太狭隘了,作为一个省委他没有必要和自己的一个副手来计较这些,但是也许是赵国栋这个家伙表现得实在太出sè太完美了一些,让自己下意识总有那么一丝不太自在的感觉,这让凌正跃自己都不得不xiao心的克制这种情绪。

  “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只要我们能够成功的制止了他们强行关闭jiao易所这一决策而让jiao易所一直这样营业下去,我想我们就算是成功了吧。”凌正跃吐出xiōng中的一口浊气,意味深长的道:“我相信证监会应该清醒的认识到这个jiao易所可能给我们内陆地区给整个中西部经济发展带来的作用,这是一个政治命题,而如果要解决政治命题,经济手段或者法律手段都会欠缺足够力量,更不用说政策手段了,只能是政治手段来解决,而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已经站在了政治风向的制高点上了。”

  凌正跃这番话说得很经典,赵国栋也有些感慨,凌正跃相当擅长将这种事情提高到一定政治高度,在和彭进国谈话时他就牢牢抓住这一点,安都产权jiao易所对破解安原乃至整个内陆地区中xiao企业融资具有举足轻重作用,对于推动内陆地区民营经济赶上沿海地区也有着意想不到的作用,在这一点上凌正跃和赵国栋轮番上阵,竟也让彭进国基本认可了这一点。

  啥也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