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七十一节 土地问题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七十一节 土地问题


  苏晓清冽冷峻的眼神和清丽脱俗的面孔再加上修长挺拔的身材,站在山丘上被清晨的阳光拖得更长,犹如天鹅般的粉颈yu靥,凝神皱眉,淡淡的蜜se唇彩,jing致得无以伦比,眉目间那份优雅中略带思索的表情,足以mi惑任何一个男人,即便是如洪发富这种阅nv无数,在nv人上早已经心如止水的角se,一样有一瞬间的眩惑。

  苏晓并没有被洪发富的言语所蛊惑,她只是淡淡的皱着眉头,思索着,偶尔抬起目光看看四周,清晨七点过,还略带一些凉意,只穿了一件长袖体恤的苏晓有着一股纯天然的清泠,油黑笔直的长发垂下来披在肩头,不像平日里还要挽成一个发髻,就这样显得格外淡雅悠然。

  “洪叔,虽然我也有自信景程国际不会比其他人弱,但是我们不得不考虑周全一些,据我所知中央几个部委正在酝酿联合对高尔夫违规占地的问题进行一次彻底的清理,我有些担心如果这一次……”苏晓修长的秀眉微蹙,眼眸中一汪深不可测的神采,“如果是那样,对我们景程国际来说,那损失太大了。”

  “嗨,苏总,2004年国家就有政策出台暂停高尔夫球场项目审批,而且对违规开建的进行清理,这都是第几次清理了?四五次了吧?哪一次不是走过场?安都现在已经建成了五家高尔夫球场,还有两家在建,全都是标准球场,除了两家是获批的外,其他几家最早一家就是在2005年建设的,说顶风作案不为过吧?罗定湖畔那家去年开建的,今年就要建成,也没见谁出来吱声过?”洪发富觉得苏晓有些杞人忧天。

  “关键在于这些高尔夫球场都是地方上鼓励支持下建设起来的,中央再有政策,但是执行层不落实不兑现,那也就是一阵风,而且中央文件规定也是暂停,而高尔夫要发展,现在已经建成了的,那就只能按照既成事实来处理,顶多也就是在费用上多花一些了吧?如果我们不搞别人搞了,真正当尘埃落定之时,那就是人家捡便宜我们吃亏的时候了。”

  苏晓也知道洪发富所说的没错,现在高尔夫遍地开花,也不是安原一省,周邻省份哪个不是四处圈地开建,高尔夫已经成了高端地产开发的先兆。

  一个高尔夫球场虽然投资巨大,但是对周边土地价格的拉动效应却更可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高尔夫球场的建设更多的是跟随着政丵府的指挥bang在前进,高尔夫球场在哪里开建,也就意味着政丵府将会有意识的引导开发建设向这个方面推进,这事实上也就算是半个政丵府工程,只不过投资者变成了开发商而已。

  苏晓轻轻叹了一口气,在这个问题上她有些犹豫,和她接触的市区政丵府干部态度相当热情,但是在高尔夫球场的建设上也给了很多承诺,关键是这些承诺都无法用白纸黑字确定下来,这些家伙比谁都jian猾,口头上的东西随便怎么说,在手续上也可以给你办成什么休闲俱乐部,体育俱乐部等等这些名目繁多的项目,甚至也很露骨的表示高尔夫球场都是各级政丵府心照不宣的事实,但是却绝不会给你一个真正让你放心的文字上契约,这就是隐患。

  很多人觉得只要和地方党委政丵府关系到位,到了真正有问题的时候,自然寻找得到变通方法来解决,没有越不过的坎儿,但是苏晓一样知道,有一句话谁都清楚,但是谁都不愿提及,那就是怕就怕共丵产党的认真二字,如果共丵产党认起真来,那么一切所谓关系人情都会被这些领导干部毫不犹豫的抛之脑后,那个时候他们只会考虑如何保住自己的乌纱帽。

  所以苏晓觉得如果真的要做,那也要有一个绝对确切的消息之后她才会下这个决心。

  “洪叔,我看这样,其他先规划起来,但是这个项目呢,也可以先规划,不过不要列入最前期准备,我要有一个绝对肯定的答复才来决定。”苏晓语气清淡,但是却很坚定。

  “绝对肯定的答复?”洪发富觉得很可笑,谁会给你一个明确说法?都是冠冕堂皇云遮雾罩的给你来一大堆废话,让你根本摸不清其中话语的真实含义。

  “对,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完全把以往的经验拿到现在来套用,我需要有更准确的答复才能作出决定。”苏晓抿着嘴一字一句的道。

  “可是……”洪发富还yu再说,苏晓已经挥手制止了对方,“我知道时间紧迫xing,我会在最短时间内拿出决定。”

  苏晓的担心不是没有理由,中央出台的暂停高尔夫球场项目审批并没有作废,而且这几年也屡次三番要求清理这些违规建成和在建的高尔夫球场项目,力度也越来越大,中央的声调也越来越高,就像一柄高悬在投上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给人以威胁,但是却始终没有看到那柄剑落下来。

  洪发富所说也并非没有道理,高尔夫球场项目基本上都是获得了地方政丵府许可,最起码也是默许的,其中不少还是政丵府招商引资项目,一切手续办理,打擦边球,这都是开发商和政丵府早已经沟通好了的,一个高尔夫球场对周边土地价格的拉抬效应难以想象,政丵府同样可以从中牟取高额利益,所以在应对上那就变成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要地方政丵府态度暧昧,只要地方政丵府有利益牵缠其中,中央的清理也不过就是一阵风而已,顶多也就是处罚几家走走过场。

  赵国栋看着手中的情况汇报,杜力担任国土资源厅厅长一个月之内就拿出了这份汇报情况,实际上这个反应已经有相当长时间了,周宏伟把这个情况给压了下来,一拖就是半年,省政丵府也接到了来自国土资源部的来函,毫无疑问周宏伟在这个问题上还有猫腻,或者说受到了一些来自其他方面的压力而故意拖延了这项工作的开展。

  当然这不仅仅是安原一省的问题,周宏伟也应该是在打听了解了其他省市的情况之后才会作出这个决定的,否则仅仅是这一个问题就足以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情况很严重,现在各地都在跃跃yu试,除了安都两家,云螺湖国际高尔夫俱乐部和麓山国际高尔夫俱乐部之外,还有就是宁陵一家——妙湖观澜国际高尔夫俱乐部,全省仅有这三家是真正获得了国家发改委批准的,其他建成的和在建的均为违规建设,其中未获审批而已经建成的高尔夫球场多达十一家,正在建设的还有五家,另外还有三家已经有此意向,如果不立即采取行动,将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不说,而且也会给统筹规划和环境带来巨大影响。”

  杜力瞅了一眼这位满脸沉思表情的省长,心中禁不住唏嘘了一声。

  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是在安都的一个饭局上吧,多少年前?应该是93年吧,十五年了,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派丵出所的所长吧,自己还是安都市纪委的一个监察室主任,弹指一挥间,自己成长成为一个正厅级干部,而昔日那个不入流的派丵出所长,却已经变成了一省之长,人生际遇之奇,莫过于此吧。

  “杜力,你去国土资源厅也有这么久了,周宏伟为什么把中央三令五申的规定置之脑后我们现在不去谈了,他已经受到了法律制裁,但是现在我们需要考虑怎么来收拾这个摊子。”

  赵国栋细细的摩挲着手中这份厚实的资料,杜力不愧是纪委出来的干部,很短时间内就把这么多家违规建设的高尔夫球场项目摸了一个清清楚楚,实际上这也不是什么瞒得了人的事情,但是能把一个项目始末来历long得这样细致准确,也的确要花些心思,尤其是要把一个项目从开始到后续的前后背景和个中内幕都要搞清楚,纪委出身也帮了他大忙。

  “你是从纪委系统出来的,法律法规政策懂得很透彻,我希望你既不要再以一个纪检干部的角度来看问题,但是也不能单纯从国土资源厅这个政丵府职能部men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而是既要一分为二又要结合实际的来考虑怎么处理好这些问题。”

  杜力被赵国栋这番话给考住了,他努力的琢磨着赵国栋话语中的真实含义,一连串的关联词让赵国栋的话语含义变得混沌复杂,既不能,又不能,既要,又要,自己纪委出身和现在国土资源厅这个政丵府职能部men这两个角se怎么来协调好,还要符合主要领导意图,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