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七十四节 各有所谋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七十四节 各有所谋

  “其实我建议你们可以把总体规划进行分解成为区块,这样按照功能区进行分类,分头推进建设,这样也可以加快进度,今年国内外经济都面临许多不确定因素,这既是危机,同时也是机遇,绵州前几年落下不少,要想重振辉煌,就要抓住时机,加快发展速度。”龙应华面sè沉静,“我看过绵州城市规划,很宏大,也很有远见,要建成百万人口大城市,我觉得在建设进度上不妨多考虑引进一些大型房地产开发企业,在土地增值上做文章,用城市开发建设助推工业经济,用工业经济腾飞来带动城市开发建设,相得益彰。”

  周竟生还是没有能够完全long明白龙应华的意思,对方似乎话语里隐藏着一些东西,但是很含蓄微妙,一时间倒也无法理会到,不过周竟生也是官场上打拼多年的老手了,对于领导意图虽然一时不能领会,他也知道对方肯定会在适当的时候透lù出来,所以也不着急。

  “应华省长说得很有道理,铁林***和我也在考虑这一点,绵州落后太多,我们怎么抓住机会抓紧时间把失去了弥补回来,这需要多策并举,像您说的引进大型知名开发商我们也在认真考察,我们也希望引进诸如保利、万科这样大知名企业来我们绵州进行综合开发,帮助我们绵州城市尽快发展起来,尤其是在我们绵州工业板块已经出现腾飞曙光时,我们的城市建设就更需要与之配套了。”周竟生试探xìng的道。

  龙应华心中微动,周竟生这家伙果然是老jiān巨猾,不动声sè间就能领会到自己大略的意思,而且还能把话题重新抛回来,顺便也把梯子给自己架好了,无怪乎能够在几方势力中都如鱼得水,连赵国栋都对他青眼有加。

  “老周,不要把目光只盯到那几家所谓龙头企业,实际上在国内还有不少开发商拥有很强实力和开发经验,这些企业在沿海地区取得的成功经验都可以在绵州今后的开发中得以借鉴,眼界放宽一些,政策给足一些,我想……”

  ****************************************************************************************

  就在龙应华和周竟生进行着很隐晦的探讨时,走在前面的两人也谈得很投契。

  “老贝,中南分院的落户也算是让我心里也放下了一块大石头,琵琶溪科技长廊四环相扣,最后一环也算是接上了,中机十二院、中航机电院、中核中南分院,这还不算几个规模稍xiao的研究所,现在再加上这个整合扩并之后的兵器科学研究院中南分院,四大科研机构,再加上在绵州的几大省属院校,你这里可是科研力量和科技人力资源仅次于安都的老二了啊,在某些方面甚至好超过了安都,这样优越的条件,绵州如果都还不能振作起来,你恐怕愧对省委省府,更愧对绵州五百万老百姓吧?”

  赵国栋笑yinyin的瞅着贝铁林,打趣道。

  “省长,别这么说,我老贝现在压力已经够大了,别真的哪天bi得我jing神崩溃,悬梁跳楼,只怕省委省府也无颜见我家属吧?”贝铁林笑嘻嘻的道。

  在赵国栋面前他显得很放松,不过也是,原本已经确定了他从绵州市委***位置上下来,没想到骨节眼儿上却变了卦,传得沸沸扬扬的卢卫红要到绵州担任市委***也没了影儿,贝铁林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赵国栋和白一鸣都通过不同方式表达了绵州班子应该保持稳定的态度,这让凌正跃最终改变了决定,最终绵州班子未动,除了因为宣传部长和一位副市长年龄到了去了***,宁陵调来一位nv县委***担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之外,其他都没有大的变化。

  正是这种心态让贝铁林心态极好,失而复得,让他看穿了很多,也想明白了许多,这使得他在工作中显得更加自信和放松。

  虽然不知道省委还会让自己在市委***位置上还能呆多久,但是贝铁林也知道既然这一次不动,那么也就意味着自己至少可能还得在这个位置上呆上两年时间了。

  两年时间足够了,他贝铁林不是恋栈不去的人,但是绵州的腾飞计划刚刚起步,他贝铁林真有些舍不得,周竟生和他虽然也有这样那样一些矛盾,但是总的来说两人搭档还算平稳,大的事情和原则问题上两人分歧都不大,这也是绵州发展的政治基础。

  “得,老贝,你要去自杀,我估mō着就没有人敢来当这个市委***了。”赵国栋没好气的道:“绵州面临这样好的发展机遇,你们绵州新城区和琵琶溪科技长廊纳入统一建设规划,工作量固然大,但是已经走上了正规,要说最艰难的时候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正是大力推进结硕果的时候了,怎么,只能同患难,不能共富贵?”赵国栋若有所指点了一句,斜睨了贝铁林一眼。

  “没那事儿,省长你可别luan联想,我就开一玩笑。”贝铁林赶紧解释,这赵省长联想未免也太丰富了,一下子就能想到其他方面,压低声音道:“我和老周处得不错,就算是有不同看法,那也很正常,能够通过正常渠道沟通解决,这一点绝对没问题。”

  “嗯,那就好,省委对你们俩搭档一直是满意放心的,绵州面临这个契机,不能有丝毫闪失,班子内部更要拧成一股绳,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省里对绵州的要求又提高了,三年内,希望看到绵州能够步入全省前三,老贝,怎么样?”赵国栋似笑非笑的瞅了一眼贝铁林,有些调侃味道。

  “嘿嘿,省长,照你们这个变化速度,没准儿明年你来就告诉我要三年内夺冠了,这是不是要求太高了一点?我和老周都有些觉得不可承受之重啊。”贝铁林摇摇头苦笑道:“我知道你又要说些什么绵州优势,这我们都知道,实际上我们这一年来也在积极挖掘我们绵州的优势产业,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绵州前几年贷帐太多,得一步一步来弥补,就像城市建设,规划够宏伟,但是这要有投资商开发商来进入啊,可人家投资都是要求回报的,互利共赢这话都喊得震天响,但落到实处,那都是得jing打细算,建工集团整天吆喝着说他们是来支援绵州开发建设,我呸,一说到钱,那就立马翻脸,要不就是张口就要这一块那一片土地来作抵,我都告诉杨少鹏,再这样下去,这建工集团的‘支援建设’我们不要也罢!”

  “哟呵,怨气tǐng大啊,怎么,省里支持还支持错了?”赵国栋笑着道:“当初是谁在我和少鹏面前求爹爹告nainai的请求省里支持的?又是谁感jī涕零的对省委表示建工集团对于绵州的重要xìng的?这会儿席还没做成的,怎么就不要烧火匠了?是不是觉得现在基础设施建设已经有点气象了,来这里打探有兴趣的人多了,就想把建工集团一脚踹开了?老贝,这过河拆桥的事儿做不得啊,当心伤人心啊。”

  贝铁林被赵国栋这番话一挤兑,只能翻了一个白眼,悻悻的道:“省长,您这话才真伤人呢,我们绵州不是那种人,但是建工集团的确有些过分,资金要求优先拨付,你也知道市里资金调拨肯定有困难,土地折抵也是定下来的原则,可他们对土地评估价格说三道四,一会儿说这是虚高,一会儿说是我们cao纵评估事务所,有这样的事儿么?堂堂绵州市委市府会去做这种事情?我和老周都受够了,爱干不干,实在不行,合作到此结束,咱们差他的一分不会少!”

  “老贝,就这态度我就知道你们绵州肯定要攀上啥高枝儿了,怎么邀约到那个大开发商或者房地产巨头来你们绵州发展了?”赵国栋哂笑道:“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能不明白?认识你这么多年了,我还能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不就是想用这种方式把人家建工集团给挤兑走,留给后来者么?”

  被赵国栋一番话说得脸皮也有些发热,贝铁林也知道眼前这位省长也是市委***出身,市里边的那些名堂瞒不过对方,不过建工集团和绵州的合作本来就有些磕磕绊绊,双方工程进度和质量上都有矛盾,当然最大矛盾还是资金调拨上,绵州对这个有些恃宠而骄的建工集团怨气很大,如果不是因为市里财政的确有困难,而建工集团是垫资建设,只怕双方早就扯破脸了。

  现在时移世易,绵州已经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候,基础设施建设完善了许多,加上琵琶溪科技长廊带来了巨大吸聚效应,去年底开始出现工业投资大幅度增加,也引起了国内一些大型开发商的关注,绵州去年也被国内一家财经媒体评为内陆最具投资前景的城市排行榜第三名,仅次于宁陵和邻省一座地级市,高于唐江和怀庆,所以绵州市委市府自然态度也就开始发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