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七十八节 走势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七十八节 走势

  第二十卷风展红旗如画第七十八节走势

  不过对于凌正跃的态度赵国栋倒是不太介意,无论凌正跃采取什么态度,他都会坚定不移的推进自己的策略,保障房建设是自己社会保障战略的第一步,不容有失,丢弃了这一观点,以宁陵模式为自己政治观点的格局就会坍塌,在这一点上他必须要毫不动摇的表现出自己的坚决态度。

  至于凌正跃支持也好,反对也好,赵国栋是真的不在意,支持固然好,可以把这项工作落到实处,反对也没啥,可以让自己的观点和他形成坚定对比,中央不是看不到,或明或暗,中央都会明察秋毫。

  当然明面上的反对不可能,毕竟这是中央提出的解决热点问题的一项措施,就像清理高尔夫球场项目一样,没有人会明面上反对,只能是通过迂回的曲折的委婉的方式来掣肘或者抵制,

  在这个层面上的较量除了通俗所说的人事上的掰腕子外,更多的是执政观点上的较量,并不是说你的观点符合中央某些政策你就一定会取得优势,中央一样给予了地方上部分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调整的权力,所以坚持自己的观点除了拉开双方观点距离之外,并不意味着你就胜券在握了,尤其是在某些政策上你还难以一眼看出其实施起来会取得什么样效果的时候。

  党政主要领导观点如果完全契合一致,固然可以群策群力推动工作顺利进行,但是这也很容易弱化作为行政首长的独立xìng,所以这也是一柄双刃剑,作为省长如何既要有力推进工作,又要有自己独立的观点,也是一件很考校人的事情,当然,你不需要为了显示自己不同而刻意去做什么,事实上本来现实中两个人的观点就不可能完全一致,你只需要坚持属于自己的且你认为正确的东西就行了。

  “东哥,我知道我的一些观点可能不合某些人的胃口,不过无所谓,我当官不是为了什么人而当,不会因为某些人的态度而改变我自己的原则,我有我自己的观点看法,只要中央没有免我,没有明确指出我的做法不对,那我就要做下去,至于说做事难免会影响人的利益,尤其是在我这种位置上,关键是要看你做事影响或者维护了哪个群体的利益,如果是广大群体利益获得了维护,我想这就不是问题了。”赵国栋淡淡一笑,“我有思想准备。”

  “有思想准备就好,如果自己觉得是是正确的,那就坚持做下去。”雷向东点点头,“我想也许你的一些做法可能先行了一步,有风险,但是却能引起中央关注,中央更希望在某些尝试方面的动作能够取得成功,就想保障房建设,好像全国保障房建设工作现场会要在你们宁陵召开吧,窥一斑而知全豹,这就是很好的说明,祝你成功。”

  赵德山把刘若彤送回了家,倒不是说几个大老爷们儿想要做些什么,刘若彤身体不方便,jing神也很容易疲乏,所以早早回家休息,而赵氏兄弟和房子全很难得利用这样一个机会和兄长聚一聚,而雷向东更是特邀嘉宾。

  雷向东很早就知道了沧lang集团和赵国栋的观点,惊讶之余也觉得合理,以赵国栋绝才惊yan的本事,在九十年代那个浮华遍地的时代,要想掘金不是难事儿,虽然沧lang集团能够在短短十多年间发展到现在这样让人唏嘘不已,但是húnluan时代往往就是英雄时代,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sè。

  赵德山的那些个“风流荒唐”事儿,即便是雷向东也有所耳闻。

  娱乐圈子里太有名langdàng二哥,本来不是从事这一行,却喜欢在娱乐圈时尚界厮hún,也许这家伙天生就是享受的命,不过娱乐圈里除了对他的感情生活有所诟病外,其他却是一致赞许,无论是慈善捐助,还是公益活动,这位二哥从不后人,而且还是一个文艺圈子里最为热心的“天使”,拍片缺点投资,派对缺点赞助,只要你找上men去,多半都能有个好的结果,当然,前提是你对他的眼儿。

  “我们这算是一个xiao型研讨会么?”雷向东看着坐在沙发里的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一个金融学者,一个政fu高级官员,两名sī营企业家,嗯,一个经营着国内最大的水业公司,嗯,全国前三的yao业集团,唔,还从事着商业地产投资,另一个,跨国能源和矿业巨头?不,这个说法稍嫌夸张了一些,不过国全能源好像膨胀的太快了一些吧,不过还算聪明,总算是把国内这些钢企拉着一块儿,赚的钱数得手chou筋了吧?”

  “东哥,你别自谦,金融学者,你的书卷气早就没有了,眼下只有商人的嗅觉和眼光,当然,还有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和理解。”房子全笑着答话。

  看得出来,房子全和雷向东这几年联系颇多,虽然无论是雷向东还是房子全并没有提及这一点,但是赵国栋却知道,只不过他也不想去多问,作为像国全能源这样的大型能源矿业企业,这两年又集中力量在海外市场并购投资,涉及资本运作的事务很多,没有一个可靠而有经验的朋友提供咨询分析,风险会很大,而雷向东似乎为房子全提供了不少建议。

  “子全,说话水平见长啊,这么评价东哥,不怕东哥xiaoxiao的报复你一下?”赵国栋打趣着房子全。

  赵长川依然如以往一般的沉稳安静,长袖衬衣,长kù,黑sè皮鞋,目光明澈,脸上总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通体看不到任何奢华浮躁的气息,连赵国栋都看得忍不住欣赏自己这个弟弟。

  任何时候绝不出现在媒体面前,不接受任何媒体任何形式的采访,任何媒体也见不到他有关的任何新闻,出席一些企业必须要参加的活动和仪式,也是极少讲话,点到即止,屈直和米玲两位副总成为他最好的代言人,而如果不是有赵德山这个哥哥实在太过招风,只怕赵长川的名声还要低调一些。

  “嘿嘿,国栋,别把东哥的道德水准想得那样差?他是你的朋友,我是通过你才认识东哥的,难道你的朋友会有问题?那就是在侮辱你自己的智商了。”房子全嘻嘻笑道。

  “怎么,国全集团又遇到难题了?”赵国栋估mō着房子全是有些疑难问题要和雷向东与自己探讨,而且估计问题很重要,否则房子全知道自己现在连沧lang的事情都不怎么过问了,也就是间接表面不想介入这些事务了。

  “嗯,难题倒也说不上,只是一个选择,我们很纠结,当然纠结的原因主要还是对前景看不清,吃不准。”房子全点点头,“国全集团在东南亚和澳洲发展得很好,现在我们总部将会十月之前会从京里迁往香港,国内内méng、晋、黔三省虽然我们还有相当业务,但是根据可靠消息,似乎对资源型行业会有一些新政策出来,虽然国全能源是上市企业,但是我们还有部分资源没有纳入上市企业,估计政fu要求要整合,所以我们除了上市企业这一块之外,其他都要逐步退出。”

  雷向东和赵国栋相视一眼,尽皆默然。

  国内在资源xìng产业上的政策各省都不尽一致,晋省已经有一些舆论风声出来,要求对全省煤炭产业进行整合,内méng那边还未明确态度,估计也会效仿,国全能源在国内的煤炭资产主要在内méng,晋省也有一部分,晋省产业政策调整,必然会对国全能源造成冲击,不过国全能源已经上市,大部分资产都纳入了上市公司,晋省要对这一部分资产采取措施难度很大,而且国全能源生产安全状况一直处于全国前列,但是其他资产则有可能会被并购整合。

  对于国内各省政策变化,雷向东和赵国栋都不好置评,整合当然有其道理,但是如何做到有理有据,既要实现做大做强确保安全,又要保护投资者利益,这也是一个问题,但是很显然晋省方面已经下定决心要推进整合,在这一点上,估计也是得到了中央首肯。

  房子全在国内商圈沉浮了这么多年,这些风声自然造就听到了,而在此之前让国全能源上市无疑是相当明智的抉择,成为公众上市公司将会迫使对国全能源资产并购进入市场程序,而且在房子全早就在国全能源效益盛极一时的时候有计划开始对国全能源进行减持,而把所获资金投入到了东南亚和澳洲开发新的项目上,所以这些政策实际上对他影响不大。

  他现在担心的是他在东南亚和澳洲的投资计划会不会受到影响,尤其是欧美金融市场的剧烈震dàng,使得对国际上对欧美和中国经济发展前景也产生了很多不同的判断推测,而房子全在东南亚和澳洲的项目主要还是围绕着国内市场,所以他需要一个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