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八十三节 芳草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八十三节 芳草


  第二十卷风展红旗如画第八十三节芳草

  从饭局上脱身出来,赵国栋漫步走在酒店临湖的匝道上,享受着平静的湖风。

  躁动的心思来源于多方面,酒只是最简单最直接的因素之一,苏晓很有些明媚眩huò的风姿毫无疑问也有些刺jī着赵国栋视觉感官和内心飘忽不定的情yù。

  每个时代似乎自己都在经受着某种特定的yòuhuò,也许是家庭原因,赵国栋对于物质的刺jī近乎于免疫,而年轻时候有些放dàng的xìng格也让他在感情生活上显得有些混luàn,赵国栋想了很久才勉强用这个词语来形容自己的那个时代的感情生活。

  或许是唐瑾的背叛给了自己太大的刺jī,让自己在很多时候就变得对情感生活的不信任,但这似乎是自己给自己寻找的借口,或许本来自己天xìng中就有些狂放不羁,后天却又未能有足够的道德信条来约束,所以就会变成这样。

  每个男人骨子里似乎都与生俱来的隐藏着喜新厌旧的天xìng,尤其是未能在灵hún深处触及的感情中就显得更为明显,赵国栋一度以为自己不属于这一类无良男xìng,但是现在发现自己正在渐渐步入此列,以前那不过是表象。

  徐氏姐妹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正在渐渐的淡出自己的生活,赵国栋颇为愧疚,但是却又无能为力,上一次去的时候两姊妹已经在酝酿移民澳洲的事情,自己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虽然两nv没有说啥,但是他感觉得到对方心中那种落寞。

  赵国栋不想欺骗什么人,走到这一步惯xìng已经让他无法随意的挣脱束缚了,他不但要对自己负责,同样也要对自己周围这样一个并不算xiǎo的群体负责,而在感情上,这更是无法欺瞒人。

  那种感觉一旦逝去,那就不会再回来,相信徐氏姐妹也能感觉得到。

  情到浓处方转薄,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说得这句话,刻画得太深刻了。

  罗冰和乔珊那里也一样,赵国栋觉得自己的生活和她们在渐行渐远,反倒是像一直特立独行的xiǎo鸥和距离产生美的程若琳反而一直保持着那种浓淡总相宜的感觉。

  有时候赵国栋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方面的心xìng不算好,对于感情也能这样用一种龌龊卑微的心态来分析,但是赵国栋不愿意否认现实,而现实却是如此。

  人就是在这样不断变化的时代中变化着,不是世界改变了自己,而是自己在不断适应时代,赵国栋不无嘲讽的为自己解脱。

  “赵省长,您今天好像有心事?”一袭淡雅宜人的宝姿套装让苏晓的职业nvxìng特征也变得收敛了不少,多了几分优雅雍容。

  “哦,没事儿,这段时间太忙了一点,有点乏了。”赵国栋讶然,他没想到这个nv人居然会一路跟到自己来到这里。

  今天是安都国际新城国际大都会剧场暨文化核心综合体规划签约仪式,安都市委市府邀请了赵国栋和杨少鹏参加,赵国栋推辞不掉,加之近期和安都市方面关系也处于一个相对融洽的密切期,鲁能更是专mén来赵国栋这里敦请,所以赵国栋也就来了这么一趟。

  这已经是翻年之后赵国栋和苏晓的第四次在一起吃饭了,苏晓这个nv子很厉害,总能寻找到这样那样的理由来邀请自己,当然这还有足够的人脉能够让赵国栋不好推辞,背后有相当闽浙资本做后盾的景程国际的人脉资源很丰富,至少陶宗星、丰越人这些个赵国栋还在花林工作时的老朋友出面就让赵国栋不好推辞。

  “那我陪赵省长您走一走?”苏晓嫣然一笑。

  赵国栋怔了一怔,也笑了起来,“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苏晓也微笑着紧挨着赵国栋漫步前行,一股子淡淡的幽香顿时萦绕在赵国栋鼻息间,是宝格丽mni香水,这款香水充满了东方情调,赵国栋印象中程若琳也很喜欢这个香水,看来时尚圈子里对于这款来自lbermrill调制的香水很青睐。

  “景程国际看来手笔很大啊,一涉足安原就敢砸下这么大的投资,我听立峰说景程国际打算把安都作为你们集团在内陆地区的核心根据地?”赵国栋一边走,一边随口问道。

  “家父就是安原人,赚了钱不敢说回报家乡父老,但是的确希望可以为家乡做点事情,嗯,怎么说呢,有点人死留名豹死留皮的意思在其中吧,他希望自己作为从安原走出去的人,日后在安原建设发展史上也留下属于自己的一笔,这样也不枉这一生的拼搏奋斗。”苏晓半真半假的道。

  留名是次要的,但是要在安原这块土地上站稳脚跟打开局面是真的,这不仅仅是苏泰的想法,同样更是急yù获得成功和认可的苏晓的想法。

  景程国际不比那些本土人脉深厚的本土房地产开发商,虽然洪发富也算是个人物,但是和那些本土巨头相比分量还远远不够,同样,景程国际更无法和那些诸如保利、和黄这样有着央企和外资背景的业界巨子相提并论,那么要在这夹缝中杀出一条血路,景程国际就就不得不以更为谦虚的姿态和更为踏实的作风来赢得地方政fǔ的信任。

  但是仅仅这样做还不足以赢得地方政fǔ的信任,毕竟这些都需要长时间的合作和积累才能积淀下来,罗马从来都不是一天建成的,景程国际要想打开局面,就不得不发动一切资源,动员一切力量,而赵国栋无疑就是苏晓所看重的最能为景程国际所用的一份资源,哪怕现在看起来这份资源似乎还有点异想天开的味道,但是苏晓历来认为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没有做不到,就怕你想不到。

  当然让苏晓对赵国栋如此感兴趣的也不单单是赵国栋的身份,虽然赵国栋的省长身份的确很不一般,但是有些人即便是身份很重要,但是你一样无法靠近,而赵国栋恰恰有了那份一丝半缕的渊源,那么就显得很不一般了。

  “有这样的意愿是好事,我想在国际新城这个综合规划中,应该有景程国际实现夙愿的机会。”赵国栋淡淡的道:“只是苏晓,我要提醒你,景程国际需要有足够的资金实力来开发,不要太过于寄希望安都会在短时间内就把资金凑齐,垫资建设是一个常态化的过程,希望景程国际要有这个思想准备。”

  “赵省长,资金不是问题,关键是在开发过程上需要一个比较明确而又高效率的流程,安都应该以更开放的姿态和更周到的服务来解决开发商的需要,不知道省长注意到没有,几乎所有的开发商都对这一点很担心,如果这个问题可以得以解决,那么我相信国际新城的进度会大大加快。”苏晓开始把话题往自己想要表达的意图上引。

  “苏晓,你好像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我理解有没有误?”赵国栋停住脚步,似笑非笑的看了对方一眼,“我觉得很多事情大家还是开诚布公,不要绕圈子打哑谜。”

  苏晓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家伙的反应,自己只是有一点言语流lù,对方立马就感觉到了一些什么,只是有些问题却不适合和盘托出,需要用更隐晦的策略来表述。

  “赵省长,我谈谈我对国际新城的一些看法,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还请赵省长批评雅正。”苏晓脸sè一正,表情也变得郑重其事许多。

  一直到回到车上,赵国栋都还在回味苏晓的建议,这个nv人真的不简单,如果说之前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一个平面模特转型而来且比较努力刻苦学习适应新生活的伪富二代时,那么先前的一些探讨让赵国栋对苏晓印象加深了很多,更为丰满而圆润。

  这个nv人很善于寻找到切入的话题,且把每一个话题都能很成功的jī发起大家的兴趣和共鸣,就这份本事很多人一辈子都做不到,而一个nv人能做到,就更不简单。

  她提出的一些想法,比如把文化艺术中心和金融商业巧妙的融合在一起,让一座城市的中心体不至于那样太过商业化功利化,文化艺术氛围的融入不仅能有效提升一座城市的格调,而且一样能对城市中心体本身彩声烘托作用,而在这一点上内陆很多城市还没有意识到,而在国外早就这样运用于城市规划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