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八十四节 破冰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八十四节 破冰


  第二十卷风展红旗如画第八十四节破冰

  日子总在不经意间一步一步向后挪动,日轮转动的速度从来没有绝对和相对,顶多存在于人的感知中,赵国栋充分感受到了自己就任这个省长之后时间的不够用,几乎是一转眼间,2008年就过去了一半,奥运圣火也已经在安原境内传递完毕,万众瞩目的奥运就要在京城召开,这也吸引了中国万千人的目光。

  不过对于赵国栋来说,奥运盛会对于他来说吸引力却不如手中一件接一件的事情,干好手中的事儿,把事情落实下去,做得最好,在赵国栋看来,这才是最紧要的,奥运盛会也好,光耀国威也好,那都是转瞬即过,对于中央政fǔ,对于京城来说,的确有不同寻常的意义,但是对于远离京城数千里的安原来说,却远不及一项一项实实在在的民生工程来得更实惠。

  但是摆在赵国栋手中的这份也许能给许多民众带来实实在在的实惠计划,却让赵国栋陷入了艰难的沉思。

  摆在案桌上这本厚厚的方案封皮上没有任何文字,但是翻开第一页却有一个相当震撼人心的xiǎo题目,《关于在宁陵市西江区实行全民医疗试点改革计划实施意见暨方案》,在这个题目旁边有一个xiǎo标注,秘密两个字,霍然其上。

  初一看,这个题目也没啥引人注目的,但是能够这样慎重其事的摆在赵国栋案头,而且还郑重其事的标准上秘密两个字,不能不让人感觉到其中诡异气息。

  毫无疑问,这个所谓全民医疗试点改革计划已经有了对现有的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有了颠覆xìng的变革,这样巨大的变化对于城镇居民和职工,对于公务员和事业人员的冲击影响,都难以预料,但是赵国栋认可一点,那就是至少出发点是好的。

  不管这个方案是否可以获得认可并付诸实施,不管主政者的主观目的和意图是什么,只要它能实实在在给广大普通老百姓带来好处,这就值得肯定,哪怕真的是有着作秀捞政绩的个人sī心在其中,赵国栋一样觉得应该支持,这样的捞政绩比起那些建办公大楼,修大广场,或者把大街翻来覆去的折腾修建,要好得多。

  这是一个难题,真正的难题。

  “老田,你怎么看?”赵国栋看了一眼坐在对面沙发里一言不发的田雄,实际上这个方案两个人都已经看过几遍了,不能说这个方案是宁陵市西江区的领导们一时心血来cháo的冲动产物,应该说至少应该是两到三年的准备构思了,那应该还是刘如怀担任西江区委的时候,只不过这个时候轮到巫丹来摘这个果实或者来接这个烫手山芋了。

  一举成名天下知几乎是可以确定的,但是这个成名对于主政者来说究竟是好事儿还是坏事情现在可真还很难说,就连赵国栋一样也对这个问题难以把握,心中一样也没有底。

  “省长,怎么说呢?”田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真有点不好说,这段时间我做梦都在琢磨这件事情,其他工作我都摆在了第二位,嘿嘿,不瞒您说,我觉得也许这会成为我担任这个副省长之后最值得作的一件事情,不管是否决这个方案还是支持这个方案,也不管我会背上什么样的责任,我想我都会成为一代名人。”

  在探讨这个方案之前,赵国栋和田雄约好暂时不jiāo流,各自花一定时间来分析利弊,然后自己寻找利弊因素从正反两个方面来考量这个方案,时间以两个星期为断,而田雄显然也对这个方案很花了一些心思,省卫生厅专ménchōu调了两名jīng于业务和法律条规的专家来协助田雄进行分析研究,而赵国栋则从安原医科大学和卫生部借来了两名专家作为自己的智囊,来帮助自己对这个方案进行分析评判。

  “呵呵,老田,别把事情说得给天要垮下来似的,至于么?”赵国栋忍俊不禁,这个田雄,年龄不算xiǎo,表面上也很有些忠厚木讷的书卷气,但是真正熟悉了你就会感觉到这个家伙幽默,当然这个家伙xìng格也有些倔强,绝不轻易附和什么人的看法,也就是说他有他自己的判断力,不会为外力所改变。

  “嘿嘿,当然天塌下来有个儿高的顶着,有省长在前面顶住,我这个分管领导也能歇歇肩。”田雄笑呵呵的道。

  “怎么,不太看好这个方案?”赵国栋步入正题。

  “一言难尽。”田雄也收拾了先前的笑容,“可以说这本来是困扰咱们中国社会民生事业发展的一个痼疾和难题,谁能把这事儿圆满完美的一举给解决了,称之为一代圣人也不为过,当然这不现实,这是系统工程,而且由于我们国家各地发展极不平衡,这也决定了无论在哪个地方取得成功的经验放到另一个地方也许就会成为一场灾难,淮南为橘,淮北为枳,这种范例太多了。”

  “嗯,你的意思是这个方案即便是在宁陵成功了,也无法在其他地方推广?”赵国栋淡淡的问道。

  “还远说不到在宁陵成功这上边来,在我看来,能够在西江区一个区搞试点我估计都会遭遇我们这个时候坐在这里想象不到的太多问题,有些东西现在想象得很美好,看起来十分完善,但是一旦付诸实施,就会发现之前的考虑实在太简单太幼稚了。”田雄吧嗒着嘴巴道:“我不看好这个构想,但是我欣赏和支持西江他们的动作。”

  “不看好,但是欣赏并支持?”赵国栋也笑了起来,“我可以理解为你觉得他们会悲壮而凄美的失败么?”

  “呵呵,省长怎么也学着有这种语气了?”田雄大笑了起来,“这种口wěn不应该出自您的嘴里才对。”

  田雄在来安原之前就对赵国栋印象颇深,但是这个印象颇深并非完全是正面的。

  赵国栋在国家发改委的不少举动实际上田雄并不赞同,在他看来,某些行为有点过于cào切,只会yù速则不达,对于赵国栋是抱着一腔热血如此,还是有意哗众取宠牟取政治利益,他无从得知,但是他觉得后者可能xìng更大,所以他在来了安原之后更喜欢悄无声息的观察赵国栋的行事风格。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之后,田雄发现自己原来的一些观感在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更为模糊而不确定的一个印象,你要说个四十岁不到就能爬到这个位置的角sè没有点心计手腕,任谁也不相信。

  可是赵国栋给人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如风行水上水到渠成一般的自然,没有太多的矫情和拿捏,也没有那种故作深沉云遮雾罩的老练,但是你如果要因此xiǎo瞧于他,那吃亏的绝对是你自己。

  从凌正跃这样在中组部浸yín这么多年的老手对赵国栋这样青nèn的máo头xiǎo子的态度就可以略见一斑,尤其是在这一轮人事上看得外人眼花缭luàn,谁也不知道这一轮人事究竟是怎样产生,外人看热闹似乎是白一鸣和陈英禄在其中扮演了很光鲜的神sè,但是只有像田雄这种深处其中的人才能真正看清楚这其中博弈与妥协的奥妙所在。

  仅凭这一点,赵国栋就可以稳坐这个位置而无人敢于质疑其是否坐得下来,这还不算他在外界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擅长经济工作大名,可赵国栋就能利用这个名声而把他政治上厚重隐忍jīng于算计的一面给隐藏起来了。

  “老田,说说实在的东西吧,你觉得这个构想怎么样?”赵国栋回到正题。

  “嗯,应该说西江这边还是做了不少工作的,甚至可以说不少工作做得很扎实,至少比我最初想象的扎实许多,但是这并不代表构想可行,毕竟在具体cào作层面上可能还会有很多问题冒出来,比如医疗资源的làng费问题上,怎样来保障医疗资源能够物尽其用的用在需要的病人身上,引入民营医疗机构竞争只是一方面,提高医护人员素质,加强监督,这些举措也能起到一些作用,但是我很怀疑能否达到预期目的。”田雄也不客气,开始挑明话题。

  “诸如此类的问题不少,西江方面在这些问题上有一些应对之策,但是我觉得不够周全细致,当然这与他们也是第一次mō索尝试有很大关系,在这方面我觉得省里可以针对xìng进行一些调研和探讨,看看是否能够找出更为实用的措施。“

  “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尝试机会,正如西江区委区府在方案中所说,西江区的财政已经具备了反哺西江区老百姓,尤其是农民的坚实基础,在尝试中会遇到很多困难问题,但是这不是退缩不前等待观望的理由,我觉得这话说得很好,我们不尝试,不mō索,你怎么能够发现问题,怎么能够找出解决对策?中央有中央的考量,但是我以为在我们安原搞出一个试点,一样对中央今后的医疗新政有所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