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一百一十四节 棋局,步步如新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一百一十四节 棋局,步步如新


  探讨了哈市和黑河省的发展境况一番之后,钟跃军心里也慢慢有了底。

  赵国栋看问题很准,哈市存在问题一针见血,更重要的是赵国栋也提醒了自己施展执政方略时所需要注意的分寸,哈市要发展,就必须要依托城市开发建设,这是构建大哈市框架的基础,而巨大的融资需求也使得这个地方融资平台会承受相当大的压力,这就需要在融资尺度上有所把握,否则就有可能变成饮鸩止渴的结局。

  哈市财政状况不算很好,好在城市建设开发可以提供融资的足够依托,这是唯一可资利用的,但是这种方式很容易形成依赖xìng,不像宁陵这样的新兴城市基本上不靠土地财政,而是依靠工商业税收作为财政基础,所以钟跃军需要考虑的是一旦土地财政走向衰落,那么他就必须要提前考虑好怎样来实现这种转型,而且必须要提前迅速做好准备,如果可能的话,甚至要先行一步,避免受到太大影响。

  当然就目前形势和格局来看,即便是中央采取硬xìng政策,估计也至少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才能扭转这种趋势,所以钟跃军心里还稍稍有底一些,否则自己刚到哈市,就要面对这样不上不下的局面,可真就有些坐蜡了。

  “省长,凤鸣在卢化干得相当出sè,是不是也应该考虑让凤鸣动一动了?”放下了自己心头事儿,钟跃军显得轻松许多,仰靠在沙发里,捧着茶杯含笑问道:“我这突兀的一走,跃军怕是很有些失落吧?”

  “哼,你走他就能肯定接班?那也未必。让王烈从滇南过来也许就是中央的一个暗示,安原干部可以jiāo流出去那么外省干部也就能jiāo流进来,这才符合良xìng发展规律。”赵国栋摇摇头,“凤鸣他自己也应该看得到这一点,他一直在宁陵工作,中央未必喜欢这种格局何况老凌也一样不愿意看到此种局面。”

  “嗯,看来中央希望把这种jiāo流变成一个常态xìng的东西,所以谭立峰就到矜南去了?”钟跃军点点头。

  谭立峰年前辞去安都市市长职务,中央任命其为黔南省委常委、黔阳市委书记,这也算是一个不xiǎo的进步,虽然黔南经济远不及安原,但是作为矜南省会城市,同时又进入了省委常委对于谭立峰来说也可以接受,尤其是挟安都取得的成就而来,谭立峰可以迅速在黔南站稳脚跟,施展自己的胸中抱负。

  “中央应该是在力图把这种变化形成定制,但是也需要根据各地的事情情况而定。

  不宜搞一刀切。”赵国栋一边想一边道,“安都这两年发展起来了,谭立峰功不可没,而黔阳作为西南现代化生态之都,怎样既要做到绿sè和谐环保同样又要考虑贫困地区迅速走上发展致富之路,这也是一个相当考验人本事的综合题,谭立峰若是能在这一道题上作出好文章来,前程可观,跃军,你面临的局面其央也一样啊。”

  “呵呵,省长我可没想那么多,我就一mén心思怎么能让哈市老百姓的生活满意度,在我当市委书记这几年里能够有一个明显改观就心满意足了,其他我不敢奢望。”钟跃军朗声大笑。

  “若为官者人人都有跃军这番心思,我想那也是百姓之福了。”赵国栋颇为感慨的叹息了一句。钟跃军脸sè一正似乎是听出了赵国栋心中所忧,略略一想之后才道:“省长,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眼下的确有不少人寅吃卯粮,只图自己眼前政绩罔顾日后面临困境,但中央也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开始要求离任审计和征集问责延后制度,我想不敢说能够彻底遏制那种荒唐的政绩冲动,但是至少也可以起到已定的阻遏作用,随着决策民主制的不断制度话,我相信那种一言而决的现象会得到遏制,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赵国栋心中也是颇感欣慰,钟跃军已经成长起来了,不像往日在自己面前那样听得多,说得少,尤其是能说出属于他自己观点的时候更少,现在随着地位升迁,他的自信力也在不断增强,这是好事。

  “嗯,但这会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中我们还会犯错,还会付出代价。”赵国栋点点头,目光悠远,“所以我们也要有思想准备。”

  钟跃军还想述说什么,但是最终却没有说出来,赵国栋所言他也很认同,在国内的政治体制下,政绩观的变化需要由上而下的变化,但是在变化过程中却总会受到这样那样因素影响,这在经济欠发这地区更为突出,而这也直接导致了各种各样的政fǔ豪华办公楼、大而无当的广场建筑、毫无内涵和盲目的文化艺术投入,这些现象比比皆是,虽然屡遭曝光,但是真正处理到人头上的却是寥寥无几,而即便是有那也是轻描淡写的走过场,甚至风声一过便重新启用”这已经成为国内官场心照不宣的隐秘。

  “省长,龙应华要走了?”钟跃军岔开话题。

  “唔,有这个传言,但是还不确定,老凌对他有些失望,实事求是的说,他在这一块上的表现不太令人满意。”赵国栋也没有遮掩什么,“我和老凌开诚布公的jiāo换过意见,老凌虽然没有表态,但是我感觉得到,他也不太满意,所以我估计老凌会有一些打算。”

  “让他到中央部委里边去?”钟跃军饶有兴致的问道,对于这个龙应华,他和赵国栋都是很看不起,但是却能博得凌正跃的欢心,但几年下来,恐怕凌正跃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了,烂泥扶不上墙,有时候的确如此。

  “嗯”这种可能xìng比较大,老凌的意思是让卢卫红上来,曹宁则进常委,由张宏伟分管工业这一块。”赵国栋没有遮掩他和凌正跃达成的妥协,原本他是希望焦凤鸣来担任副省长,但是凌正跃在这一点上不松。于是乎就走出了这样一个有些古怪的妥协棋局。

  钟跃军默默点头,凌正跃的连横合纵之术还是玩得挺顺溜的,把曹宁拉了过去,调保了常委位置,又让卢卫红担任副省长,可以说基本意图实现了,至于说让张宏伟分管工业这一块,只能说是一个正常分工调整,钟跃军不相信赵国栋会轻易介绍这样的结果。

  “那宾州市委书记由谁来接任?”钟跃军脑瓜子也转得很快。

  赵国栋笑了起来,多年的合作默契,让对方对自己心xìng也十分了解,“邓若贤。”

  “唔,一个很合适的人选。”邓若贤在荣山的表现可圈可点,和荣山市委书记配合也很默契,荣山这几年发展稳中有升,没有大起大落,但是却一直保持着相当可观的成长潜力,jīng细化工和节能建材已经成为荣山两大亮点产业,尤其是jīng细化工产业在全国都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邓若贤xìng格平和,凌正跃对其印象也不错,所以当卢卫红可能要走的时候,邓若贤就成为凌赵二人都能够接受的宾州市委书记人选。

  ……

  汗流浃背的从场上下来,赵国栋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依然跳得十分厉害,一个多xiǎo时的网球运动,这在十年前根本不值一提,但是现在运动下来也觉得算是一场剧烈运动了,究竟是年龄大了,还是缺乏锻炼造成的,抑妾是二者皆有?

  不过白一鸣显然比自己更糟糕,汗出如浆,面sècháo红,几乎要让人感觉似乎有点心脏病发作的模样,一个人蹲在那里,双手支撑在膝盖处,气喘如牛,好半会儿都没有能平复下来。

  “阮姐,瞧瞧一鸣这德行,典型金yù其外败絮其中啊,平常在我们面前装得一副肌ròu男的模样,露馅了吧?,赵国栋乐不可支,他已经把气息调整过来,渐渐恢复了正常,而白一鸣估摸着今儿个一下午都未必能恢复到正常状态。

  “老白原来身体素质挺不错的啊,怎么现在变得这样了?”阮岱青一身网球健将的打扮让年龄一下子xiǎo了好几岁,一条发带勒在额际,凹凸有致的身材还真看不出是四十好几的nv人了,“国栋,是不是在你们安原cào劳过度,把身体给nòng垮了?”

  “呵呵,这你得问老白自己。”赵国栋与阮岱青漫步并行,“一鸣,还有没有jīng神绕湖走一圈?若是没有,那这陪美nv散步的好差事儿可就被我独享了啊。”

  白一鸣一屁股坐在沙滩椅上摆摆手,显然是没有这份jīng力了,连话都不想多说。

  “听说老凌要走了?”阮岱青目光在妙湖清澈如一汪翡翠的湖面上徘徊,却很突兀的问起这样一句。

  “哦?谁说的?怎么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呢?”赵国栋微微侧身,漫不经心的道。

  燃文小说小说阅读网wWW.PFWX.CoM

  www.16k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