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后记2
  “罗总,这是公司第二季度报表,程总请您先看一下。”秘书恭敬的把手中一叠报表递到坐在案桌后的丽人面前,轻声道。

  “唔,我知道了,放这里吧,我待会儿看。”抬起头来向秘书点点头,罗冰脸上很平静,示意对方可以离开了,这才有些疲倦的挪动了一下有些臃肿身体,看见秘书把mén关上,这才xiǎo心的掀起特意定制的宽松套装,松开腰带,略略鼓凸的xiǎo腹依然温润光滑,罗冰探手抚mō了一阵,这才穿好衣。

  想了一想之后,打出一个电话,“若琳,我想下个星期开始休息了,嗯,我打算去香港,那里最方便,你知道我英语不算好,去澳洲不太方便,好,就这么说定了,公司这边的事情你早点安排人来接手。”

  呆了一会儿之后,罗冰又拨打出一个电话,“嗯,罗锐,是我,我下周到香港,嗯,可能要一年半以后才会回来,嗯,你帮我给爸妈说一说,没事儿,我就是想出去休息一下,香港是不远,方便是方便,但是我可能还会到美国那边去住一段时间,再说吧,反正通讯方便,不用了,不用送,我就从这边直接飞香港,好,多联系吧。你可以到香港来,不过,嗯,没事儿了。”

  罗冰搁下电话,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

  古xiǎo鸥环抱双臂站在窗台上,目光冷冽的看着坐在chuáng边的nv子,“珊珊,别做梦了,你知道这一切不可能,该醒醒了,有必要么?”

  坐在chuáng头上的nv子温润的目光抬起,“xiǎo鸥,你当然可以这样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前年一年你到哪里去了?莫斯科?还是多伦多,méng特利尔?你躲到加拿大去干什么?是躲我,还是躲其他人的眼睛?”

  古xiǎo鸥脸上浮起一抹罕见的惊讶,“珊珊,你觉得我有必要躲你么?”

  “那你为什么不敢向我说实话?”乔珊毫不示弱的道。

  “你能像我一样放得开么?”古xiǎo鸥笑了起来,“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不错,我是替国栋哥生了一个孩子,那又怎样,我不会在国内呆着,这个孩子虽然流的是赵家的血脉,但是他不会姓赵,也不会回来。”

  “哼,你这是在骗谁?”乔珊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不知道赵国栋的几个弟弟是干什么的不成?沧làng集团董事局主席,沧海投资的创始人,难道他们会听凭你带个他们赵家孩子在海外游dàng,难道说他们会没有派人跟着你?”

  古xiǎo鸥也没有想到乔珊了解得如此清楚,微微怔了一怔,“珊珊,那是他们赵家的事情,我无权干涉他们这样做不是?”

  “那就够了,你就少在我面前说这些!”乔珊有些泼辣的挑衅道,目光中更是半点不惧,嘴角更有一丝冷笑,“他们赵家怕什么?我又怕什么?我不过就是希望和你一样罢了,你跟他的时候从没有过男人,难道我乔珊跟他的身子就不干净么,他很清楚!他可以给你一个孩子,为什么就不可以给我一个希望?”

  古xiǎo鸥低垂下头,似乎觉得这个问题无法回答。

  “还有那个蓝黛,别以为我不知道!前几年就成天呆在他父母身边,shì候得好啊,xiǎo鸥,你敢说她没有和他上过chuáng?去年我在京城碰见蓝黛,她至少有六个月身孕了,还和赵家父母在一起,难道说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别家的?”乔珊越说越jī动,“我只求一个公道!”

  古xiǎo鸥张口结舌,最后轻轻叹了一口气,“珊珊,问题是你也知道他现在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就算他现在再忙,我就不信他连陪我一晚的时间都没有么?”乔珊脸sè微微有些发红,几乎是咬着嘴chún道:“我就那么让他不屑一顾了么?还是我真的对他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了?”

  古xiǎo鸥望着乔珊半晌,最后才苦笑起来,“算了,我不管你们的事儿了,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xiǎo郁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哼,你们会害死人的!”

  “也没见你把他害死?你能出国去,难道我们就不能?你能去加拿大,我们难道不能去澳洲?”乔珊轻轻笑起来,“我们不求什么,一个寄托而已。”

  “别说得那么神圣高尚,在别人眼中,我们就是不折不扣的红颜祸水。”古xiǎo鸥撇撇嘴。

  “那是他们的事儿,我和xiǎo郁出去就没有打算再回来,不像你,还敢在国内来晃dàng,你就不怕替他招祸?”乔珊语气也和缓下来。

  “我怎么了?我一个人独来独往,难道回国都不行?我犯什么罪了?”古xiǎo鸥不屑的轻哼一声,“你自己管好你自己吧,你的想法未必能实现。”

  “哼,只要你不在其中作梗,那就最好。”乔珊目光直视对方。

  “哼,我没资格作梗,有资格作梗的人就在他身边,你也惹不起。”古xiǎo鸥拿起自己身旁的包,想了一想,“珊珊,你自己考虑清楚,不管怎样,我们朋友一场,我不希望在这个事情上让你和xiǎo郁,还有他受到伤害。”

  看着古xiǎo鸥依然修长健美的身材消失在走廊上,乔珊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才拿出电话,拨出:“xiǎo郁,xiǎo鸥走了,嗯,不知道会怎样,但是我想我们总要试一试才知道,这是我们的希望,我坚信他不会那样无情无义。”

  ****************************************************************************************

  瞿韵白看着电视上那个气度沉稳的男子一步一步走上主席台,开始讲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正想多看一会儿,却听得卧室里一个清脆悦耳的nv声,“妈妈,你在干什么?东西收拾完了么?”

  “完了,青涛,你收拾好了么?”瞿韵白下意识瞅了一眼卧室那边,摇摇头,然后最后一眼看了电视里那个言语间正慷慨jī昂发表着演说的男子,沪江卫视,再见。

  半个xiǎo时后,母nv俩迈着轻盈的步子进入浦东国际机场,飞往温哥华的航班已经开始检票,瞿韵白拿出手机,犹豫半晌,那个只用了一个z字母代替的号码在电话屏幕上滑动了几次,最终她还是没有按下发shè键。

  “走吧,青涛,该登机了。”瞿韵白拂nòng了一下少nv的发丝,笑了笑,挽起nv儿的胳膊最后一眼看了候机室方向,淡然走向检票口。

  ****************************************************************************************

  赵德山站在码头上,眼看着游艇缓缓出现在眼帘中,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旁边穿着比基尼的古xiǎo鸥,这个二转子,都三十好几了,这身材还是这样好,这加勒比海的阳光也晒不黑她,难怪大哥……

  对于大哥不敬的话,赵德山也只敢在心里边想一想,不过古xiǎo鸥这二转子对大哥倒是tǐng专一,虽然有些疯疯癫癫似的四处luàn跑,但是却没有听说她有啥,而且……,赵德山看了一眼那边个正在沙滩蹒跚着四处luàn跑的男孩,摇摇头。

  “赵德山,你怕啥?我都不怕,你怕啥?”戴着墨镜的古xiǎo鸥双手环抱,更把本来就bō涛汹涌的xiōng部挤压得更加huò人,让赵德山都不敢往这边看,细带的泳kù比起丁字kù好不了多少,大半个tún部都lù在了外边,修长的双tuǐ匀称健美,不愧是走t台出身。

  “嘿嘿,关我什么事儿,我怕啥?我是担心你们……”赵德山用手比了一下。

  “怎么,担心我们闹起来,你不好给你哥jiāo待?那你就不该让她来!”古xiǎo鸥轻哼了一声。

  “xiǎo鸥,我能阻挡得了?我爸我妈说让她过来休息一段时间,我敢拦着?”赵德山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似笑非笑的道:“再说这岛上有的是住的房子,根本不存在,大家都知道,我怎么说?总不能说你在岛上,就不让她来吧?嘿嘿,我爸我妈也想,这手心手背都是ròu不是?”

  被赵德山这番话一说,古xiǎo鸥也觉得不好多说什么,只是颇感不是滋味。

  游艇渐渐靠近了专用码头,上半身luǒlù着xiōng膛的赵德山只穿了意见短袖花衬衣,下半身一条短kù,站在码头边上:“蓝黛,来了?”

  “嗯,这边阳光和沙滩真是不错啊,xiǎo鸥也在?”蓝黛抱着一个孩子笑着看了看四周,“到这里就真的不想走了,xiǎo鸥,你的身材还是这样好啊,和二十年前没两样啊!”

  古xiǎo鸥一阵气闷,看了一眼对方,“你也不差啊,蓝黛,打算住多久?”

  “嗯,要不我们多住一段时间,怎么样,一起走?”蓝黛笑了起来,眼睛中满是调侃的神情,让古xiǎo鸥无话可说。

  看着两nvxiǎo时的身影,赵德山拿出卫星电话,一脸得sè的拨出号码。!。

  燃文小说小说阅读网wWW.PF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