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后记3

  “唐谨?”看着前面那个有些熟悉的身影,正准备上车的韩冬犹豫了几下,这才试探xìng的喊道。

  一身合体警服的唐谨有些讶异的转过头来,看着站在一辆奥迪车mén前正准备上车的nv子,新任安都市公安局局长靳磊正陪着那个nv子准备上车。

  靳磊有些惊讶看着眼前这位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韩冬是原来省委组织部老部长韩度的侄nv,这层关系靳磊也是知道的,而且他也隐约知道韩部长和省委赵书记关系相当不一般,但是他没有想到韩部长居然认识市局出入境管理处这位一直独身的美nv处长,嗯,想想这位美nv部长也是一直独身,这倒是颇有意思。

  “韩部长,你认识我们市局唐处长?”靳磊含笑和走过来的唐谨点点头。

  “嗯,算是认识吧,这要看怎么说,要说认识,二十多年前就认识了,要说不认识,现在也没有正式见过面。”韩冬笑了笑。

  靳磊有些糊涂了,他不太明白这位韩部长怎么会给自己来上这样一段有些像绕口令的话。

  “靳局长,韩部长,你好。”走过来的唐谨不卑不亢的道,目光沉静如水。

  “嗯,唐谨,还好吧?”韩冬看着唐谨,又看了一眼靳磊,靳磊立即心领神会,“韩部长,你们聊,那我先过去。”

  “就这样,你不也这样?”唐谨淡淡的道。

  “嗯,都这样。”韩冬笑笑,拂nòng了一下自己的卷发,“人生不都这样,再怎么也得过下去,不是么?”

  “你想说什么?”唐谨脸sè微微冷了一些。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在想如果当年……”说到这儿,韩冬又摇摇头,“算了,当我没说,也许是今天有些感慨吧,嗯,你还不知道吧,国栋马上就走了。”

  “走了?走哪儿?”唐谨脸sè微微一变,下意识的追问道。

  “沪江。”韩冬吁了一口气,“他也该走了,在安原他都呆了八年了。”

  “那他还会回来么?”唐谨下意识的问道。

  “回来?你这个回来是什么意思?回来休息当然没啥,可是再回来工作当然不可能了。”韩冬哑然失笑。

  唐谨有些惘然若失的低下头,似乎是在调整着自己的心绪,“他是去当市委书记?”

  “嗯,难道你以为他去当市长?”韩冬笑了起来,“好了,我也该走了,唐谨,没事儿到我那里来坐坐吧,我真的很希望我们能在一起聊一聊。”

  “聊一聊?有什么好聊的?”唐谨有些警惕的盯着对方。

  “别太紧张,你不觉得我们可以做朋友么?”韩冬笑了笑,“我们的生活都曾经在某个时间段,在某一处有过jiāo织。”

  唐谨有些茫然的抬起目光,似乎有些恍惚,看到韩冬亲切而有充满关心的笑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绪,淡淡的道:“对不起,我想没有必要,我们的生活从来就不会有jiāo织。”

  韩冬脸sè没有变化,似乎早就会料到对方这样说,点点头:“嗯,也好,我们都有自己的世界,好了,我先走了,再见。”

  奥迪迅速消失在市公安局大mén外,唐谨孤独的身影在夕阳下显得那样修长而骄傲。

  把身上的囚服一脱,男子有些疲倦的躺在床上,这种日子还得有好几年,男子呆坐在床上,想着事情。

  “老陈,走出去看电视了,整天呆在屋里干啥?”外边有人在喊。

  “好嘞。”男子应道,想了想,站起身来,把囚服搭在肩上,走了出去。

  坝子里管教干部已经开始点名,舍友们都自觉的按照点名顺序做好,男子也很规矩的加入其中。

  新闻联播结束之后就开始地方新闻联播,电视里出现一个熟悉无比的身影,“**中央政治局委员、沪江市委书记赵国栋今天率团抵达安原,参加安原——沪江经济合作会议,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宋茂林、省长陈英禄在锦江国际大酒店设宴欢迎沪江客人一行,……”

  赵国栋

  陈大力觉得自己呼吸顿时紧了起来,双手也下意识的握紧,目光死死的盯着电视画面,不错,正是他,几年过去了,依然没有多少变化,油黑的头发剪成那种很中庸的头式,不长不短,身材还是那样没有走样,四十好几的人了,这家伙看样子没少锻炼。

  陈大力努力让自己放松,脸sè也平静下来,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了,还有两年自己刑期就要满了,当然这一切都是拜电视上这个家伙所赐。如果不是这个家伙的死盯不放,想必公安也不会如此执着的抓捕自己,自己也不至于会从越南被带回来。

  不过这一切都是过去式了,现在这个家伙倒是越走越顺,越走越高,陈大力有些黯然,先前的种种都没有多大意义了,自己彻底败了,成了阶下囚,在对方心目中自己只怕早就成了历史,不屑一顾的垃圾,想到这儿,陈大力自我解嘲般的笑了笑,目光随即变得有些茫然。

  房子全看了看表,一辆纯黑的迈巴赫缓缓的驶了过来,旁边的年轻人替他拉开车mén,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另外一名年轻人早已经站在了车的斜对角,观察着四周,房子全漫不经心的上了车,汽车很快启动,迅速驶出辅道,在前面一辆黑sè奔驰的引导下,汇入车流。

  半个xiǎo时后,一辆标有黑sè的圆月弯刀标识的湾流V-SP型公务机从虹桥机场起飞,迅速飞入外海,向东飞去。

  黑sè圆月弯刀是总部设在香港的跨国能源矿业集团国全集团的标识,也不知道这家公司为什么会以一个莫名其妙的黑sè圆月弯刀作为公司标志,不过这是人家的自由,而集团董事局主席房子全在对媒体回答这个答案的时候也一直是保持八个字,公司机密,无可奉告。

  但是私下里房子全也曾经多次问及赵国栋,为什么会用这样一个标识来作为国全集团的标志,但是赵国栋的回答险些气歪了他的鼻子,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在他们共同承包的那家砖厂里看到过一把破旧的镰刀,有些像圆月弯刀,于是国全集团的伟大标志从此产生了。

  湾流飞进东海,房子全力图从舷窗那里向下看,试图看到国全能源和中海油在钓鱼岛海域附近的海上钻进平台,但是天气原因,视线不太好,无法看到,国全集团和中海油以及壳牌三家合资公司在这里多个海上钻进平台。

  为这个项目,中日双方曾经出动了军舰对峙,中国第三艘航母——四川号,也是最后一艘常规动力航母为此在正式下水之后,就部署到了东海舰队,这引起了岛国的强烈抗议,但是当中国宣布第四艘航母,也是第一艘核动力航母西藏号——将于2018年下水试航时,岛国沉默了。

  通过卫星电话和钻进平台上的管理人员通了电话之后,湾流开始转向向南。

  湾流在昆州长水国际机场做短暂停留和加油之后,继续向南,进入缅甸境内,然后在内比都国际机场稍作停留,两名缅甸政fǔ官员上机之后,湾流继续向南沿着安达曼海东岸飞行。

  “登丁先生,我们国全集团与贵方在安达曼海东部的前期勘探和试开采已经圆满结束,现在可以进入正式开采阶段了,中缅油气管线的东南支线也已经即将竣工,我相信随着安达曼海油气资源的进一步开发,这必将为我们两国的经济发展和友谊带来更美好的明天,来我们干一杯”

  香槟酒的泡沫沿着杯壁下流,几位客人都相当高兴,显然他们对国全集团和中海油以及缅甸国家石油公司的合作相当满意。

  “房先生,听媒体这段时间在热议说贵国后年就要下水的西藏号核动力航母属于南海舰队,将要部署在南海?”一名缅甸官员显然对这个消息很感兴趣。缅甸高级官员不少人都曾经在军队任职,退役后再到政fǔ部mén工作,这一位显然是来自缅甸海军的退役军官。

  “嗯,应该如此,南海关系我国核心利益,这不容质疑。”房子全笑了笑。

  “目前印度洋上海盗猖獗,贵国是否有意要用航母参加在印度洋上的护航任务呢?”缅甸官员又提出另外一个问题。

  “这需要看情况而定,我想安达曼海上一些人不太安分,如果威胁到我们两国的共同利益,海军不会坐视不管。”房子全若有深意的道。

  “那最好不过,我们衷心希望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在任何需要你们发挥作用的地方出现。”缅甸官员显然很满意,含笑举起了香槟,“来”

  继续后记,其实不是后记,算是外传,对一些配角故事作个jiāo待吧。

  十二点了,还是恳请兄弟们多支持俺的新书《魔师》,好看不好看,十万字就能看出来,收藏一下,点击一下,然后把推荐票支持几张,让老瑞高兴几天行不行,十万字不好看,大家扔了就是,如何

  燃文小说小说阅读网wWW.PF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