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后记5

  VIp卷后记5

  还是秘书的敲门声把赵国栋从沉思中惊醒过来,“赵书记,张部长过来了。”

  “噢,请他进来吧。”赵国栋收敛起浮动的心思,点点头。

  张宏伟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来,仔细观察了一下赵国栋脸上表情,关心的问道:“赵书记,看你脸色好像有心事?”

  “没事儿,刚才想了些事情,有些感触。”赵国栋含笑摇摇头,张宏伟比他先来沪江一年不到,但是进入状态很快,迅适应了沪江的工作,在组织部长这个位置上也干得有声有色,当然这也和当初赵国栋给韩度提前联系有关,毕竟韩度也是在沪江工作多年的老部长了,加之还有元静的母亲担任副部长,不过现在元静的母亲也到政协那边去了。

  “安原那边的事情?”张宏伟看了一眼电视里是安原卫视的频道,若有所思的问道。

  “嗯,虽然已经离开安原了,但是还是有些不舍之情啊。”赵国栋没有否认,淡淡笑道:“我在安原那八年,感情很深,感触也很深,我想你也应该是吧?”

  张宏伟点点头,脸上浮起回忆的表情,“安原那几年是我成长最重要的几年,只有在安原工作,我才真正意识到地方上工作和部委里边的截然不同,才能真正实打实的接触到我们需要随时随地掌握的东西,可以说没有安原那几年,也许我还是一个整天沉浸在数据和理论中指手画脚的专家型官员吧?”

  听得张宏伟这般自我解嘲,赵国栋不禁笑了起来,“宏伟,这样说可不好,难道说部委工作就成了玩hua架子,nong笔杆子?地方上工作有地方上工作的优势,部委里也有部委里的长处,如果能够有机结合那是最好不过。”

  “呵呵,赵书记,我可没有这么说,那是您牵强附会了。”在赵国栋面前,张宏伟历来都很随便,沪江市委市府上上下下都知道也只有张部长在赵书记面前能这样随意大方,即便是姚市长和赵书记一样是老jiao情,也没有这般随便。

  姚文智是今年才从南粤省委副书记兼深圳市委书记任上调任沪江市任沪江市委副书记、代市长职务的,随着十九大召开时间日益临近,中央也在有意识的进行新的一轮人事调整变化,而沪江市委也在有针对xìng的进行调整部署,以便为沪江全市上下的下一届班子做准备。

  “宏伟,坐吧,可能你也知道我找你有什么事情了。”赵国栋安详的摆摆手,示意张宏伟坐到自己身边的沙上来。

  张宏伟略略有些紧张,看样子赵书记是要和自己谈重要的事情,昨天中组部部长戈静来沪江作了短暂停留,只和赵书记进行了面谈,当晚就离开了沪江返回了京城,戈部长是从海外考察归来在沪江作短暂停留的,甚至连自己和市里其他领导都没有见,这也引起了很多其他猜疑。

  “昨天戈部长和我谈了谈,主要是谈你的问题。”赵国栋声音虽轻,但是听在张宏伟耳中却是异乎寻常的巨响,甚至一瞬间张宏伟觉得自己耳膜似乎都变得门g了起来,像是听不清楚对方的话语。

  “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赵国栋似乎看出了张宏伟的jī动,似笑非笑的打趣道:“就这点本事城府,怎么来挑重任啊?”

  张宏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挠挠脑袋,这种动作也只有在赵国栋面前才会有,平时和蔼可亲的张部长在沪江市委里也是极有威信的,虽然言笑不禁,但却无人敢在其面前放肆。

  “赵书记,您知道我这人,这不是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么?”张宏伟不好意思的道。

  “嗯,中央考虑你的工作经验,认为你在沪江市的工作很出色,为沪江社会经济展提供了坚实的组织保障,中央认为你更适合做一些更全面的工作,承担更重要的胆子,怎么,有没有这个勇气和信心?”赵国栋斜睨了略显局促的张宏伟一眼。

  “赵书记,您就别绕圈子了,直接和我说吧,中央想要让我上哪儿,您再这样兜下去,我可真的有些吃不住劲儿了。”张宏伟告饶道。

  赵国栋哑然失笑,这个张宏伟很能把握谈话的分寸氛围,不动声色化解对自己不利的气氛,难怪中组部对他的印象也相当好,说丝毫看不出他是搞经济出身的干部,倒像是一直从事这条战线的角色。

  “嗯,宏伟,戈部长和我jiao换了意见,中央有意让你出任渝州市委副书记,呃,现在也不是征求你的意见,应该算是明确告知吧,如果不出意外,可能五一节之后你就要走马上任了。”赵国栋很平静的谈道:“中央认为你在渝州这个西部最重要的中心城市,也是内6唯一的直辖市更能挥你的强项,如何做到让西部内6地区经济和社会事业同步快展,你有更丰富的经验和足够的智慧,所以中央才会做出这个决定。”

  张宏伟也没有想到幸福会来得如此突然,渝州是内6唯一直辖市,幅员面积广大,包揽了原来成立直辖市之前四川的万涪黔三个地区,也是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直辖市,加之地处长江上游,堪称长江经济带的龙头,中央让他入渝,听赵国栋的意思就不仅仅是担任市委副书记那么简单,言外之意竟有更大的展空间。

  “你也不要多想,到了渝州扎扎实实做好手中工作,渝州地处内6,可能在思想观念和展理念上还与我们沪江有一定差距,怎样迅融入其中,做好自己岗位工作,相当重要,这方面我不多说,你自己心里也有数。”赵国栋摆摆手,示意张宏伟不要多问。

  距离十九大也只有一年多时间,张宏伟的确存在展空间,戈静在话语中也流1ù出了中央的一些意图,但是也仅仅是一些意图,具体情况还要根据张宏伟在渝州工作情况,这一年多时间存在变数太多,所以赵国栋也无法给予张宏伟任何更肯定更准确的说法。

  张宏伟立时醒悟过来,“赵书记,我明白,如果我能到渝州,一定做好本职工作,务求维护大局。”

  嗯,赵国栋很满意张宏伟的灵xìng,中央安排张宏伟到渝州也是经过多方考虑的,既要求展,又要推进社会改革创新,如果做到这两者平衡,也对领导干部的能力水准是个很大考验。

  “唔,宏伟,你明白就好。”赵国栋吁了一口气,似乎又想起什么,“时间可能很急,马上就是五一节,你可能需要提前做一些准备,五一节一过,你可能就要赴任,中央可能会在这两天就要来人。”

  “这么急?”张宏伟吃了一惊。

  “嗯,所以你先准备一下,还有两天时间,这个消息也瞒不了人,我估计明天很多人就会知道,这年头这种消息是最保不了密的,当然事实上也没有啥密可保。”赵国栋摇摇头。

  “那好,我会马上安排,那,剩下的工作我……”张宏伟犹豫了一下。

  “嗨,jiao给下一任部长吧,你也应该认识才对,滇南省委组织部长,他jiao流过来接替你。”

  “哦?是老叶?那敢情好。”张宏伟有些惊讶。

  叶庆川他当然认识,最早在商务部工作时他就打过jiao道,他当时还在国家改委,后来叶庆川下到了地方,到滇南当了一年改委主任助理,后来出任昆州市副市长,再后来就到文城地区担任专员,那时候也应该是赵书记在滇南担任组织部长的时候才对,那他们也应该是素识才对。

  “嗯,我在滇南担任组织部长时,叶庆川还是文城地区专员,很踏实肯干的一个人,你们以后也可以多接触接触,把你的经验也要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他嘛。”赵国栋淡淡的道。

  张宏伟觉得赵书记话里似乎有话,叶庆川和赵国栋关系也不一般,至少还在安原工作期间他就碰到过叶庆川专程从昆州到安都来看望赵国栋,那时候叶庆川应该已经从文城地委书记升任滇南省的副省长了。

  “嗯,老叶我也早就认识,那还是2oo1年的时候吧,我在改委,他在商务部,打jiao道时间很多。”张宏伟笑了笑,“没问题,赵书记请放心,绝不藏sī。”

  “嗯,他可能后天就要过来,当然是sī人来看看我,对了,宏伟,这个五一有没有什么安排?”赵国栋随口道。

  “有安排也听领导先安排。”张宏伟颇为风趣的来了这么一句。

  “呵呵,那好,我就安排了,估计也是最后一次安排你了,跃军和凤鸣五一都要到沪江来,我想正好,咱们也有好多年没能在一块儿聚一聚了,不是缺这个,就是差那个,聚一聚也好,加上庆川也要过来,就安排一下,大家一起坐一坐,嗯,估计莲香部长也可能要来。”赵国栋似乎有些烦恼一般的摇摇头。

  “呵呵,赵书记这是好事儿啊,我来安排,我看nong不好还会有其他人要过来呢,好久没有热闹了,嘿嘿,连我都有些期待了。”目光有些深邃的张宏伟若有所思的笑了起来,“算一算,多少年了?是该聚一聚了。”

  嗯,是该对政局方面有个收尾jiao待了,免得说俺虎头蛇尾,net秋笔法也好,若隐若现也好,估计也就差不多,明儿个一个同志战友的聚会,差不离了,如何?

  呃,今儿个本周新书打榜的第一日,零点了,《魔师》很需要,老瑞也很需要兄弟们的支持,请各位兄弟把你们手中的推荐票砸给新书《魔师》可否?或许有些兄弟会说俺不喜欢,俺只喜欢官场,但是俺一直认为,无论书是什么题材,主要还是写人xìng,写个xìng,写社会,如果能附带构架出一个世界,那就是成功了,老瑞不敢说《魔师》能够达到那个境地,但是一直在向那个方向努力,相信老瑞的笔力可以写出一个不一样的东土世界,有血有rou有情有义的仙侠故事

  所以老瑞很认真的兄弟们收藏它,并把您宝贵的推荐票砸给它,相信它不会让您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