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番外2

  VIp卷番外2

  钟跃军是直接从贵宾通道进入哈市太平国际机场的,上飞机前他打了电话,飞机准时的降落在虹桥机场,黑河省驻京办的一干子大大xiaoxiao的头脑们都是迎候在机场候机室,接到钟跃军后的就迅离开。

  钟跃军本不想惊扰驻沪办的这帮人,但是想到这是五一期间,朋友三四来接也不方便,联系赵国栋的秘书也不合适,算了,还是就叨扰这帮家伙一回。这么些年来钟跃军和赵国栋搭档也学到了赵国栋的一些作风,那就是不讲形式不讲排场,做实际的事情,这几年里他在哈市,在黑河,都是如此坚持自己的作风,尤其是在哈市四年,可以说一门心思的扎实工作,为他在哈市群众心目中赢得了极佳的口碑。

  担任黑河省长之后,钟跃军的视野更为开阔,思路也更为深远,对黑河的社会经济展进行了全面重新定位,提出了要将黑河打造成为东北亚经济腹心纵深区,利用黑河优良的资源优势和工业基础,力求产业升级,规模升格,并着力规划了几个重点展方向,全力推进,一个崭新的黑河正在崛起于东北。

  当然担任黑河省长之后钟跃军也更忙碌了,和赵国栋见面时间也少之又少,只能偶尔通过电话来联系jiao流,日新月异的时代变化也让钟跃军身上压力倍增,怎样来进一步做好工作,有时候钟跃军同样感到不确定,他也很希望自己能够有一些机会能够和老领导老同僚们jiao流沟通,探讨展经验,相互借鉴好的做法,所以他才会主动提出五一要到沪江拜访老领导。

  相较于赵国栋在安原的大刀阔斧,赵国栋在沪江的表现却是显得有些低调,用润物无声这个词语更适合,钟跃军一直在观察赵国栋的表现,尤其是赵国栋出席会议的一些重要讲话,他都认真研究过,试图理会赵国栋的做法和意图。

  应该说很多领导的观点意图都是隐藏在连篇累牍的废话套话中,只有聪明人和有所为的人才会中领导的套话废话中捕捉到真实奥义,好在赵国栋这方面要直白许多,至少比绝大部分人都做得好。

  赵国栋在沪江的表现更多的是提出了沪江城市展科学化和人xìng化这两个观点,将沪江国际定位与国内定位相结合,不一味追求国际化,而要依托国内大市场凸显沪江的中国特色,同时科学人xìng的长远规划沪江展,提出沪江展模式,那就是不追求纯粹gdp增,而是目标瞄准一二三产业的比重,不追求gdp总量,而注重提高人均生活水平和满意度,尤其是要让更多的新沪江人彻底融入沪江,荣辱与共,休戚相关,构建大沪江设想。

  他的这个观点据说也引起了中央的一些争论,沪江建设成为国际化大都市一直是中央确定的目标,几乎所有重心都是围绕这一目标来制定,赵国栋虽然也同意要建设国际化大都市,他但是他提出了建设国际化领先型大都市,提出了要从宜居宜业这一点来着重考虑,既要面向世界,更要考虑目前沪江这一千多万本土人群的社会需求和现实生活需要,怎样来提升他们的生活质量,消除隔阂和对立情绪,真正让沪江成为和谐大都市,这才是领先型国际化大都市的真实含义。

  这个观点在中央有些争议,但是赵国栋却坚定不移的在沪江推进这个战略,尤其是对提升沪江老百姓生活质量上着手,提出了好几项具有针对xìng的战略构想,并且也在扎实推进,赢得了沪江市民尤其是新沪江人的一致拥护。

  钟跃军就一直在揣摩赵国栋的意图和想法,他也就想借这个机会来和赵国栋探讨探讨各自在执政观念上的构想,在黑河工作几年,钟跃军在一些方面已经有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但是他并不认为赵国栋的观点就有偏差,各地由各地的实际情况,作为一地主政者要因地制宜的制定出适合本地展的战略,自然就各有侧重,尤其像沪江这样已经遥遥领先于国内各地的大都市,更是需要在很多方面作出率先垂范的作用,压力更大,需要考虑的问题就更多。

  而赵国栋的一举一动就更引人关注,钟跃军也更想与其在各方面jiao流一番。

  出了机场钟跃军就接到电话,看了看电话号码,钟跃军有些惊讶,“莲香部长?”

  “钟省长,刚出机场?”电话里尤莲香的声音相当明快,丝毫不减当年的豪气。

  “噫?你怎么知道,哦,是不是你也刚下飞机?”钟跃军立即反应过来,笑了起来,看了看身后,但是车后边车流量很大,看不清楚尤莲香在那辆车上。

  “唔,比你先到一步,结果看到你们驻沪办的效率比我们这边的高,结果是你们人早到了,我还没有来得及和你打招呼呢。”尤莲香在电话里笑着道:“不过也好,我慢一步,又在机场捡了一个熟人。”

  “哦?捡了一个熟人?谁?”钟跃军也有些好奇,想不出尤莲香能“捡到”什么人。

  “云达啊,云达刚从黔阳飞过来,tǐng时尚的,一人一包,悠哉游哉,我差点都没有认出来呢,如果不是他主动给我打招呼,我愣是认不出了,当副省长了还这么潇洒,看来咱们的心态还真的不及他啊,我们是不是老了?”尤莲香在电话里笑得很轻快,间或夹杂着一个男声,很熟悉,的确是霍云达的,钟跃军也是一阵感慨:“让我给云达这xiao子说说。”

  霍云达今年初才正式当选桂省副省长,可谓是典型的少壮派。

  如今中央在选拔任用干部上更注重异地调任,霍云达在yù河市委书记任上干得相当出色,yù河市经济结构彻底转型,生物产业高展,尤其是生物制yao和基因产业呈现出爆式增长,这与前期yù河以政fǔ财政大力投入,扶持多家龙头企业组建国家级的联合实验室有很大关系,而且yù河也成功的争取到了国家重点研究资金的扶持,又大力展与印度海德拉巴的jiao流互补,尤其是以良好的工作生活环境和收入水平吸引了大量来自印度甚至英国的生物科学研究人员来yù河工作,在这一点上曾经引起印度方面的强烈戒心,但是这阻挡不了纷纷来yù河落户的生物科技企业。

  “跃军省长,您到了北边是乐不思蜀了啊,现在也懒得南下来看看我们这些您的老部下了啊,人家凤鸣省长去年都还来我们滇南作过客,您可是贵足难踏啊。”霍云达的声音比以往要低沉了一些,但是依然保持着宁陵那边的特有口音,即便是普通话也夹杂着宁陵味儿。

  “云达,你说话可得实事求是,老焦来过你们滇南,那我去年还去了桂省呢,只不过你还没到桂省罢了,今年我打算去滇南商谈合作旅游资源开的事宜,可惜你又到桂省去了,这怎么说?”钟跃军在电话里调侃着霍云达,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无拘无束的说话了,这让钟跃军感觉到一种份外的亲切。

  “啊?老领导,你这不是冤我么?”霍云达也笑了起来,“那好,这一次我就多敬您两杯酒,莲香部长作证,怎么样?”

  “呵呵,云达,看来你到桂省那边是不是酒量见长了,这一次要碰杯喝酒的人可不少,你可别饭没吃完,自己把自己给丢翻了啊?”钟跃军大笑起来,“对了,你们滇南原来的叶庆川叶部长也马上就调沪江接任组织部长你知道吧?我听宏伟说,老叶昨天就到了,你们都是从滇南出来的,也少不得要多喝几杯吧?”

  “嘿嘿,跃军省长,我可是从宁陵出来的,当初赵书记把我给配滇南,本以为他去一趟滇南离开时也能把我给搭上,没想到就把我给撂到滇南不闻不问了,我也是没办法啊。”霍云达在电话里乐呵呵的道。

  “你xiao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你若是回安原未必就有现在这样。”钟跃军笑骂了一句。

  “好了,你们俩有啥话等到见面再谈不行?拿着我电话磨嘴皮子,就当我不存在啊。”尤莲香在电话里嚷了起来,你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津门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嘴里冒出来的话,这种随意亲切,也只有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曾经一起战斗过的人才能感受到。

  “行行行,莲香部长,你这样的态度,不怕你是巾帼英雄,xiao心你是来得去不得啊。”钟跃军心里也是流过一抹暖意,心情也是异常的畅快,也只有在与这些曾经患难与共并肩战斗一步一步看到自己手中的家园变化的同志们才能有这样的感觉,这能给长期处于紧张疲惫的精神状态带来一个无比的放松机会,自打离开安原之后就很难有这样的sī人时间和机会给自己放松减压,就凭这一点来这一趟沪江也值得。

  “哼,跃军省长,难道我尤莲香还怕了不成?原来不怕,现在一样不怕”尤莲香在电话里大马金刀的接上话。

  不废话了,推荐俺的《魔师》,支持老瑞的兄弟去收藏,养着也行,等你觉得值得一看的时候再看,顺手给《魔师》砸几张推荐票,老瑞更感j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