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融合 > 第051章 崩溃的李合松

第051章 崩溃的李合松


  “非灵动期不可强行参悟……难道无法再进入那图画世界,是因为我的修为太低?”弄明白了那些文字的意思,许瑜心中才有了一丝恍然,不过他对于这踏虚决,却越狐疑起来,这本秘籍,还真是有够奇特。

  而既然除了前两页之外,其他的都无法融合,许瑜倒也再次压下心思,翻回了第二页。

  目标只剩这一式,想来三份灵气,应该差不多了。

  再一次进入图画世界,他亦毫不犹豫的融合了一口灵气,随后,就看着那虚构的人影,再次施展那种行走于山谷间,仿佛缩地成寸般的神奇能力。

  而随着这一次,灵气的融合,他在完全接纳对方的能力时,心中亦再次有了一丝感悟,那仿佛就是,对方在与周边环境溶为一体后,整个山地,已经全部成为了他的躯体,而那人,却只像是成了躯体内的一缕思绪。

  一个人的思绪,在自身上,想到哪,就游走到哪,所以才会拥有如此恐怖的能力,随心所欲,缩地成寸……

  “咦?这一次,这份灵气,支撑的时间竟然又变长了?”莫名的感悟下,许瑜却突然又是一惊,这一次融合,灵气支撑早已过了三四秒,却依旧不见衰弱多少,这立刻让他一愣,随后就狂喜起来。

  他当然不知道,此时在他真正的身体上,依旧在做着类似的动作,可因为刚才那次,已经耗尽了方圆数千米的灵气,所以在逸出体外后,因为无法再勾动其他天地灵气,竟又诡异的收缩了回来。

  但即便不知,许瑜还是一片喜意翻涌,全心投入了融合之中。

  直到好片刻后,从图画世界里,被那虚影攻击的跌出了两次,许瑜才彻底掌握了第二式,而后,默默感慨一声,他才轻轻合上踏虚决,又去查看自己体内的精力值。

  这次查探,才是真的让他脸色猛变,“只剩下15精力?怪不得我总觉得疲累,原本精力早已不是2o……”

  愣了一下,却也不可能思索出那5精力究竟是怎么丢失的,许瑜到最后,还是无奈摇头低笑一声,就踏步向别墅外行去。

  很快,等走出房间后,不知何时已经赶到了别墅门外的林岩三父子,顿时全都眼前一亮,急忙迎了上来,更是一脸激动的望向许瑜,“许先生,你真的……真的修炼踏虚决有成?”

  “恩?”一听这话,许瑜顿时一滞,自己修炼有成,林岩怎么知道?

  “许先生,刚才我林家的地震,真是由你造成?”在许瑜的惊诧中,林中则却也蓦地开了口,脸上满是震惊和不可思议,眼前之人,实在给他造成了太大的震撼,他自身,就出自武道世界,哪怕不懂修炼,却也知道,现今社会,一个人的力量,不管怎么修炼都是有限的,比如他的父亲,他的弟弟。

  却没想到,眼前此人,竟然能在修炼中,引地震,这样的家伙,若不细心照顾,万一哪天惹恼了他,在当今社会,岂不就成了一场天大的灾难?从省委副书记的身份考虑,林中则却突然现,似乎他必须要对许瑜,给予异常充分的重视了。

  “地震??”若许瑜在之前,还有些奇怪林岩的话,那么林中则这一句,却再次让他愕然。

  “呵呵,先生不知,也并不奇怪,在全心的修炼和参悟中,不大留意身外事物,亦是正常,刚才附近左右的天地灵气,被先生聚拢,然后就引了地震,而在我林家之外范围,却一切风平浪静,这除了踏虚决施展成功之外,根本无法解释,真是恭喜先生了。”见到许瑜的愕然,林岩这才轻轻一笑,又解释起来,不过,笑的虽然洒脱,可他心中,也真是太不平静了。

  这家伙,究竟怎么做到的?这么短的时间,竟然真的修炼成功,掌握到了踏虚步真髓?

  就算是一侧的林中致,虽然没有说话,可双眼中依旧一片难掩的震撼。

  寥寥几语,彻底让许瑜哑然,随后更直接恍悟。

  怪不得,他在融合踏虚步时,灵气消耗度突然诡异的增加,怪不得他迭出图画世界后,自身精力值也莫名多丢失了5点。

  原来,他竟然真的施展成功了!

  这踏虚步,他竟然真的可以在现代社会施展,那岂不是说,刚才被他掌握的第二式,一样可以施展?哪怕这每一步,都要消耗一份灵气,外加1精力,可其拥有的威能,却实在让人怦然心动。

  原本只是憧憬,现在却变成了现实,真的拥有了如此恐怖的能力,许瑜一时间,也激动起来,

  不过,就在这时,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蓦地就从许瑜身上响起,这倒是让本正在激动的诸人,全都清醒过来,更直直看向许瑜。

  “呵呵,抱歉,我接下电话。”听到铃声,许瑜先是拿出手机看了下,现打来的竟是一个陌生号码时,才略一皱眉,就对着林家父子道。

  很快,等电话接通后,那边立刻就传来一道略显紧张的声线,“请问是许先生么?我是李合松,昨天晚上,在张妍朋友生日宴会上见过先生。”

  “恩?是我。”一听这话,许瑜顿时愣了,李合松,那个在昨天故意找人,想让他丢脸的家伙,他怎么会突然打电话来?

  “是这样的,许先生,今天中午,我本想在鼎盛宴请张小姐,向先生赔罪,却没想到,遇到了一个醉汉,要非礼张小姐,看上去还似乎有些能量……”随着许瑜的话,电话对面,李合松的声音,顿时就苦了起来,更忙不迭的解释起来,不过可以听得出,在解释这些时,对面整个人都有些颤。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身在鼎盛的李合松,此时还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昨天在见过许瑜真正的能量,连他平时都要巴结的大人物,都对他颇为忌惮和顾忌时,他就知道自己惨了,以对方的能量,想要整的他在临州无法立足,还真是不费吹灰之力,而他,竟然惹了这么横的家伙,想想都觉得后怕。

  所以在昨天回去以后,李合松几乎是整夜都没睡好,更一直在思索,该如何补救,直接宴请许瑜,向对方赔罪?他倒是想,就怕许瑜根本不甩他。

  所以想到最后,他还是决定,从张妍身上入手,而这种事,当然是越快越好,就近中午时,放下身份,邀请张妍和何玲几个,还是在昨天的包房,向对方道歉。

  当然,他宴请对方的理由,没有明说,毕竟他怕张妍也拒绝,所以先前只是以工作原因为借口请了几人前去,而后才想在席间摆开一切,以希望通过张妍的口,化解和许瑜的这点恩怨。

  却没想到,他也算是祸不单行了,竟会在吃饭中,突然闯进来一个喝醉酒走错门的家伙,一眼见到张妍,就**熏心的想要上前动手动脚,这当场就把李合松吓得毛了胆子,急忙和莫彪几个出手制止,可对方竟又叫来了一群人,而且鼎盛内部竟也无人敢惹。

  李合松此时,简直都快哭了,如果这时候,让张妍吃了大亏,那他用屁股想都知道自己会有什么后果,所以才急急抽时间,向许瑜打来了求救电话。

  随着简短的诉说,本正在聆听的许瑜,一张脸彻底就阴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