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融合 > 第068章 掘地三尺,也要把他刮出来!

第068章 掘地三尺,也要把他刮出来!


  “呼~”

  一连数道遁风,从漆黑的临州上空,快驶过,随后就像是一片片落叶般,悄无声息的降落在许瑜住所对面的楼顶上。

  降下之后,为的清瘦中年,才蓦地撤销附加在冯穆哲身上的光罩,随后微微有些讶然的看向左右。

  “咦?季师弟呢?”

  不止清瘦中年有些讶然,他身侧一名刚刚站稳的男子,亦是有些奇怪的扫了一眼左右,更直接散出了庞大的神念。

  但一遍清扫,却没有任何收获,男子眼中的疑惑,也越来越大。

  “对面的窗户。”

  也就在这时,清瘦中年才蓦地神色一动,指向对面,甚至于,哪怕夜色昏暗,中年犀利的眼神也在随后短短瞬息内,就锁定在了对面那栋失去了窗户的房间内,原本干净的墙壁上。

  “不好,有血腥的味道!”

  “难道季师弟出事了?”

  “那人果然不在林家,可能真的只是暂时外出,恰好回来,被守在这里的季师弟现。”

  ……

  随着中年目光闪动,其他几人,亦很快现了对面的不妥,哪怕到了此时,那里依旧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

  刹那间,本就因为在林家暗中搜索一圈而一无所获,显得颇有些抑郁的诸人,全都有些微急。

  那清瘦中年脚下,亦再次腾起一抹亮光,唰的就飞向了对面,见到这里,其他几人也再不犹豫,全都嗖嗖飞遁了过去。

  等透过那没了玻璃的空窗,进入房间后,五名修士,才全都沉默下来。

  墙壁上的血痕,厨房地面地面一抹烧焦的灰迹,这不管怎么看,都说明这里,在不久前,生过一场打斗。

  但结果呢?

  如果说争斗的结果,是季悠溟胜利,五人都百分百相信,只要看看附近依旧存在的稀薄灵气,就可以推断出,那人根本是连天玄级武技都没有施展,又怎么可能获胜?

  毕竟施展天玄级武技后,一旦抽空消耗干净了左右灵气,至少要几个小时才能恢复,但他们这一来一回,最多半个小时而已。

  但问题是,季悠溟人呢,现在在哪里?

  季悠溟不在,难道是那许瑜胜了?可这也太不应该了,对方只是修身中期而已!

  默然中,一名站在墙边的修士,却忽然伸手,抹了一下墙壁上的血痕,放在鼻前闻了一下,跟着就勃然色变,“是季师弟的血!!”

  一句话,其他人也都脸色直变,不过却没人怀疑对方的判断,因为季悠溟是筑基初期,而目标许瑜,只是修身中期,两者修为相差极大,血液中因为修炼程度不同而蕴含的精气,一样有极大的差距。

  但紧跟着,另一名修士却低头看向地面的灰迹道,“这是火系术法,或者是真火灼烧,才能留下的痕迹,那许瑜是修身期武者,根本不能掌控这样的火焰,就是不知道被烧得是什么。”

  当地还有血腥味,是因为墙壁上本还有血迹,但空气中那股原本的尸臭,却早已被风吹散了干净,就算是几名修士,也无法判断地上的灰迹来源了。

  “他们两个,应该是两败俱伤,或许是季师弟大意,中了暗算,否则对方应该攻不破他的防护罩。”随着那修士的话,另一人也接着开口。

  “对,那许瑜应该没死,不然季师弟不会不在。”

  “难道他被伤的很重?只能快逃离?那许瑜,或许一样警觉过来,但他无法飞行,不可能去追季师弟,所以剩下的,要么是逃离这里,要么是在附近隐藏了起来。不过以他的度,应该逃不远!”

  ……

  刹那间,当地除了清瘦中年之外的四名修士,都纷纷接口低语,一步步推测在离去这段时间,究竟生了什么事。

  几人的猜测,虽然和事实有不小出入,但随着低语,那清瘦中年,眼中的寒意,却越来越盛,更逐渐肯定了类似的想法。

  只因为,除了这样的想法,他们也是在想不出其他原因了,毕竟一个修身中期的武者,连天玄级武技都没施展,又怎么能击败筑基期强者?那还真是连防御罩都无法破除。

  墙壁上季悠溟的血,只可能是对方一时大意,中了暗算,但那伤,绝不足以致命。不然地上就不会出现这一团真火灼烧的痕迹,这痕迹足以说明季悠溟在受伤之后,还有余力反击。

  只要有反击的时间,就足够让他撑起防护罩,逃离这里了!

  一旦修士要走,就是御剑飞行,普通修身期武者,不可能追踪,但却足以让对方警觉过来,逃走或者隐藏起来。

  当然,几人也想过另一个可能,那就是季悠溟在有余力反击之后,彻底抹杀了那许瑜,但那似乎也不可能,不然季悠溟应该在这里疗伤,等他们回来。

  除非他是要携带对方的至宝叛出溧阳门。

  可问题是,季悠溟没理由那么做,就算有了那至宝,可以聚拢灵气,但在世俗内聚拢,绝没有在溧阳门内效果好,而且,山门内,还有季悠溟的后代子嗣,他更不会叛逃?

  “许瑜应该是逃掉了,或者就躲在附近,分头搜索!!至于季师弟,在不知道他逃向那个方向时,暂时先放一放,他既然能走,靠着他身上的丹药,就算有伤也应该能恢复。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许瑜刮出来!!”眼神闪烁中,清瘦中年脸色一片阴郁,直接就低声开口。

  一句话,正在讨论的四名修士,全都身子一凛,连连点头。

  而后,五道身影,就仿若五道飞鸟一般,嗖嗖几声,齐齐射出楼层,没入了无尽高空,五人更是每人一个方位,释放出庞大的神念,地毯式的,就向左右搜去。

  而在搜索之中,五道身影之上,更散着一股股强烈的杀机,开什么玩笑,他们六个筑基期强者,来猎杀一个修身中期的武者而已,竟然还一不小心,先被伤了一个?搞得如今季悠溟都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就算事情不会传出去,可几名修士脸上,也都是一片火辣辣的惭色。

  更是狠恼了许瑜,只要找到那厮,几人一定会要他生死不知。

  而在这一片弥漫四散的杀机下,却没人知道,西南方数百米外,阴暗的死巷墙角处,一道原本像是墙柱一样的物体,蓦地就轻微动了一下。

  来了!

  感应着远方缓步飞来的一股气息,许瑜精神一下子就紧绷起来,但等他察觉出其他几股庞大的气息,是在朝着其他方向远离时,才又彻底放松了下来。

  (ps:家里有事,方向明天要回老家一趟了,呵呵,老家哪里,是地道的农村,没网线,汗,咱也没办法,所以后面几天的更新,会有些不定时,恩,是不定时!咱可以保证每天最低两更不会断,不会少,就是更新时间不能固定,因为要去镇上找网吧上传才行,希望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