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融合 > 第185章 稀里糊涂的妖兽

第185章 稀里糊涂的妖兽


  也就在那妖兽傻笑中,拿着三级阵法总纲的许瑜,脸上的惊喜之色突地就凝滞了下来。

  因为他突然想起,恐怕就算真的以最快的度掌握这三级阵法总纲,也无法在天星山外布施大阵。

  一座大阵或者禁制,最重要的除了阵图之外,所需要的布阵之物,比如阵基、阵眼等灵物,更是必不可缺!

  毕竟大阵是可以时时刻刻一直存在的事物,就算没有修士操控一样能挥威力,要做到这样的程度,就必须有相应的灵物去支撑大阵的运转。这种灵物,就是阵基、阵眼!

  比如一座迷幻阵,是水行阵法的一种,就必须要有相应的水行灵物一直调动天地间的水行灵力才能运转。而毋庸置疑的就是,大阵的级别越高,所需要的阵基、阵眼等灵物就要越强。这就是问题。

  虽然现在的许瑜储物戒指中藏量颇丰,背后更有南溟派支撑,可他的所得,还有南溟派的储藏都是来自外界,在外界时三派阵法的集合,也只是一级阵法而已,又去哪里寻找能支撑三级大阵运转的阵基、阵眼灵物?一想到这里,许瑜才彻底苦笑起来。

  感情他刚才是空欢喜了一场,只有阵法总纲,没有阵基阵眼灵物,一样什么都不是啊。

  甚至很多时候,一座高级阵法或者禁制,阵图或者纲要知识反而较为容易获得,降基阵眼才是让人苦恼的东西,毕竟这些纲要知识和阵图,只要拿一张空白玉简就能拓印,再简单不过,但阵基、阵眼灵物,越高级的就越珍贵,绝对是用一件少一件,若想继续寻找,都不知道要等待多少年才能孕育出来。

  也就在许瑜由惊喜转为苦笑时,那妖兽却也蓦地一滞,随后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跟着才又恍然大悟般的,蓦地又从口中吐出了另一张圆牌。

  自这圆牌出,一股。玄异的气息立刻就向四周散,那气息的诡异程度直接就吸引的许瑜抬头看去,跟看见到一个掌心大小,通体晶莹的黑色玉牌,正遥遥向他飞来。“咦?”

  口中轻咦一声,许瑜诧异的扫了那妖兽一眼才接过了玉牌,也几乎是同时,一股股意念就从那玉牌中蓦地出,向着许瑜脑海涌去。

  那些意念全是一**庞大的信息,等许瑜渐渐理清部分信息后,整个人也瞬间怔在了那里,一张脸上的表情,更变得极为有趣起来。高?甚至他都有些惊疑不定的看了那妖兽一眼,这家伙灵智真有这么他才刚刚想起阵基、阵眼至宝的困扰,它就送来了这块玉牌?

  虽然这玉牌并不是阵基灵物,但里面蕴含的信息,却实在让许瑜有些惊喜莫名,更有种震撼!因为这竟是和一个隐秘的级洞府相关的信息。千水河-!

  北灵府所在位置,于昆仑山系和青蕺高原一代,其中青海一带位置更是祖国大地之中,长江、黄河、涠沧江的源地,称之为九州大地的万水之源也不为过。而千水河,就是三大水系的真正源头。

  那诸多河流在经过锁灵大阵的封锁后,外界世俗人自是探查不出真正源头,但千水河在北灵府内亦是流域庞大,几乎覆盖了半个中东部地区。玉牌中所述的级洞府,就在千水河域中游一片开阔河道之下。

  这级洞府并不是无主之物,而是一名前古修士的遵府,那前古修士最擅长的就是阵法!

  而那遵府内最宝贵的,就是各级阵法总纲,还有一种种阵基至宝,乃至阵眼等重宝。

  据玉牌信息所述,洞府内整整蕴含了一到八级的大量阵法总纲,还有与之对应的各种阵基至宝。

  “八级禁制?!外加所需的各种阵基、阵眼灵物?”接受到这信息后,许■瑜直接倒抽_口冷气,那可是八级禁制,能自成空间的强阵法啊。

  若这里面只有阵法总纲也就算了,关键还是那大量的阵基等灵物,后者才是对目前的他诱惑最大的。

  别的不说,就算他只是要布施三级大阵,就必须要有相应的灵物才行,不然什么都是空谈。看来这千水洞府,是要走一趟了。

  甚至他还蓦地想到了更多的地方,那就是高级禁制。

  如果真能从里面获得八级禁制总纲,许瑜都突然觉得,是不是能直按破开六凌岛百草涯那洞府的禁制,百草涯那里至少也应该是六级禁制。若能破开,以后也不用等到每十年才能进去一次了。可以说这个千水洞府对他的诱惑简直太大了。

  再次狂喜中,许瑜才蓦地一愣,直直看向那妖兽“这三级阵法总纲,你是从千水洞府得到的?”

  在这妖兽第一次告诉他它拥有阵法总纲时,他还以为对方是击杀了某个修士所得的遗物,但现在看来事情似乎并不是那样。

  因为他突然想起这家伙本就是水陆两栖的妖兽,或许是因为它的老染可能就在水底,才偶然闯进了这千水洞府,得到了这些东西。

  随着他的问询,那妖兽才立刻又唰唰唰的点起了头,不过与此同时,妖兽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惊恐和惨不忍睹的神色,似乎曾经在车水洞府内遭遇过不可想象的事。许瑜再次沉就了下去,更是闭上了眼睛,继续整理那玉牌内的信息,短短片刻后,他原本的狂喜立刻就变得万分古怪起来。千水洞府……

  根据玉牌意念的提醒,这千水洞府竟然极为诡异,那修士在千水洞府外布下的,正是八级禁制,共分内外两府。

  其中外府摆放的,是一到五级阵法总纲、阵基、阵眼灵物,想要获得这些东西,说容易也容易,说困难倒也是万分的困难。

  必须要经过足够的实力考验,才能获得。

  因为那是八级禁制的自成空间,所以范围极大极大,而那些宝物却散落在各地,一般修士想要得到无异于大海捞针,只能碰运气。

  只有手持这黑色玉牌,才能清晰知道哪里有宝物,哪里没有,而且就连哪个宝物较为贵重也能感应。

  可以说这黑色玉牌才是整个洞府的关键,拿到了它,整个外府的一切就算不是一目了然,也基本是清晰可见,而它更走进入内府的关键。

  只有持有玉牌者才能进入内府,内府中摆放的,更是六级以上禁制以及阵眼、阵基灵物。

  不过想要进入内府,也不是那么容易,那必须要持有者在外府收集齐一套一至五级大阵,包括阵法总纲,以及阵眼、阵基灵物!

  虽说这玉牌有醒目的作用,会自动榷示哪里有阵基阵眼灵物,还有阵法总纲。

  但该死的是其他所有进入外府者,脑海中都会有种莫名感应,那就是这玉牌的大致方向,以及其独特的玄异气息。

  这种玄异气息在外界也就罢了,只是玄妙而已,更只覆盖十几米范围,若收入储物戒指,更不会有丝毫气息泄露,但在千水洞府内,那就能让所有人感应到这玉牌才是得到整个洞府的关键!!

  也就是说,所有进入千水洞府的人或者妖兽,都能知道只有得到这玉牌才是得到整个洞府的关键,可玉牌却只有一个。那结果绝对可想而知。

  谁持有玉牌,就持会成为其他所有人的日标,到时候别说继承洞府了,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这就是洞府原主人对继承者做出的实力考验!!

  当然,若要以一人之力,做到那些似乎有些不可能,所以持有玉牌者也会得到一些眷顾。

  比如度,谁持有玉牌,在禁止空间内通过玉牌散的气息,其度会增加两到三倍,还有就是,持有者玉牌者实力若是凝元期,那么其他进入洞府者,就决不会过凝无期,除非他能破开八级菩剿。

  这也算是对持有者的一种保护了,否则一般人也不可能完成这样的考验。

  再有就是迷幻,想要在洞府内靠着玉牌收集一至五级阵法,并不是一定要一次完成,可以随时出入,毕竟这玉牌的独特气息在外界可以轻易遮掩。

  而为了保证玉牌持有者在外界的安全,持有玉牌者在禁制内,可以借助玉牌之力,幻化出任意一种外貌用来迷惑他人,除非他人能窥破八级禁制的防护,否则只要持有玉牌者逃离出洞府,就不可能被人靠着面貌在洞府外追杀。这样的玉牌和这样的千水洞府,也的确是诡异万分了。

  不过哪怕觉得诡异,许瑜随后却又好笑起来,看来一定是这家伙误闯了进去,然后被这玉牌的气息吸引,赶过去拿到了手中。

  不过他也有些疑惑,千水洞府应该隐藏的较深才是,又会有多少人知道其所在,然后进去夺宝的?难不成,这里面还有其他古怪?他也的确不知,那真的有喜怪!

  只要玉牌持有者踏入千水洞府,整个千水洞府就会绽放出惊人的霞光,向左右昭示其所在,那种霞光的祥瑞程度,就算是傻子也能知道有宝贝出世,绝对会吸引大量修士和妖兽。

  许瑜更不知道的是,千水洞府在北灵府内本就享有赫赫威名,里面蕴含的大量阵基、阵眼灵物,还有一至五级阵法,哪怕是凌霄门、归一宗、朝圣山一样都万分觊觎。

  因为洞府现世时的霞光祥瑞程度,是大量七八级灵物呈现出来的,几乎每一件都是稀世珍宝,就算三大巨头一样是心神摇曳,不能自己!

  上一次自这妖兽误打误撞闯入千水洞府,然后获得玉牌让千水洞府第一次现世后,偌大一个北灵府就全都惊动了。

  所有人都齐齐朝着当地赶去,虽然其他人没有玉牌,但也有运气极佳者,直接落在了一些异宝附近,轻而易举获得了之前梦寐以求的重宝。

  紧跟着又感受到玉牌的气息,自是变得狂热无比,就算是其他的没有得到宝贝的修士或者妖兽,也是因为冲着那八级灵物的祥瑞而去的,等感应到玉牌才是关键,自是不会错过。

  结果这妖兽突然就现自己一只普通的下品妖兽,要与整个北灵府作对,直接就吓得屁滚尿流,仗着玉牌提升了几倍的度,才最快逃出了千水洞府。

  而只要玉牌持有者离开洞府,千水洞府就会再次关闭,其他进入春也会被八级禁制自动传出,所以当时的北灵府又是一阵哑然,有部分人更是在循着气息追踪时,偶尔现一些宝物,眼看就要拿到了,却突然又被扔了出来,然后整个洞府彻底消失不见,那种感觉实在太糟糍了,只能一直徘徊在千水河中游念念不忘,试图找到那洞府,却根本没人知道,开启洞府的钥匙,竟然在一只过的稀里糊涂的妖兽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