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融合 > 第729章 随便玩玩 二合一

第729章 随便玩玩 二合一


  第729章随便玩玩二合一

  只不过在狠辣之余,卢风眼中亦闪过一丝疑惑。小^说^无广告的~~网

  他不可能不疑惑,先前看到京堂这个xiaoxiao的城君之子出现在蒙家的郡级斗场,这虽然凑巧,却也并非不可能。

  毕竟蒙家的斗场里除了前来参加斗赛的仙人之外,更多的还是观众,而蒙家斗场对于单纯的观众是不收费的,单纯的观众只要不下注压赌,就是天天过来逛一圈也不会有人理会。

  甚至在京唐身侧有一个蒙家斗场的人跟随也不值得奇怪,毕竟他多少也对这京堂有些了解,知道他很会做人,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就巴结上了一个蒙家斗场的xiao厮之类。

  而之前在双方第一次相遇时,出头替京堂说话的莫管事在卢风眼中就觉得可能是这类人,经常出入斗场,卢风一眼就认出了莫管事的袍服是蒙家斗场都低级的陆城级斗场袍服。

  陆城级斗场内的仙人,在这郡级斗场内无疑就是乡下人进城,引不起卢风半点兴趣,不过却不妨碍他推断这是京堂在西魔大陆的斗场结识的斗场xiao厮,然后对方回郡级斗场时带着京堂一起来长见识。

  对于这些,卢风自然不会意外。

  可现在他却骇然现京堂三人竟然也来了这勘察大殿?

  进斗场的人在斗场未公布斗赛之前,不是下注时间,一般的仙人是绝对不会轻易来这勘察大殿的。

  而现在又恰巧不是那种时机,谁敢没事跑来勘察大殿逛着玩?打扰人家典记仙人?

  除非他们是来报名,准备参加斗赛。

  就算他知道京堂身侧有一个斗场的最底层管事,可对方若不是要带人参加斗赛的话,也不能直接闯入如此高级的殿堂。

  这就好比一个乡镇办事员进了市区,贸贸然闯进市委的办公室,虽然这大殿只能算是外的秘书办公室,那也是极为不合常理的事。

  能合理解释这些的只有一个理由,那管事要带人参加斗赛。

  可是卢风却不敢相信京堂有这种实力,毕竟这是郡级斗场,来往厮混的大多是仙尊级强者,再不济也是极为出类拔萃战力堪比仙尊的jīng英级仙君。

  但他可以肯定京堂不是,哪怕卢风自己也只是金仙巅峰,却也能直接感应出京堂不过是金仙初期,他不是,那个管事也可以排除,剩下的目标就只有一个了。

  一时间,卢风直接就疑惑的看向许瑜,拿不准这家伙的实力,更拿不准他和京堂的关系。

  “钟界,那人是什么实力?”

  疑惑中,卢风更是直接传音问向身后的中年,他这次来蒙家斗场,也正是要带着这一个刚刚拉拢不久的仙尊中期强者打入斗场。

  对这个钟界的实力他更是颇为自信,对方虽然只是仙尊中期,可是哪怕和仙尊后期厮杀也能不落下风,他都觉得对方有可能冲击州级斗场,在州级斗场也拿到一定的成绩,他也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笼络住这样的高手呢。

  随着卢风的话,在他身后的钟界才认真看了许瑜一眼,而后传音道,“不清楚。”

  不过在随后钟界还是刻意解释道,“我并不擅长感应气息,也只能感应出修为比自己低得多的仙人境界,若是他的修为和我相若,或者比我低的不多,在他没有厮杀作战时我都很难察觉出来,不过公子若真要对付此人,就算他修为高于我,可谈到真正的战力也未必是我对手。”

  钟界虽然对卢风不是毕恭毕敬,可也清楚下南卢氏的权势,所以才会有这解释。

  而他的解释倒是让卢风眉头轻皱,不清楚?那岂不是说这许瑜的修为就算弱,也不会比钟界弱太多?

  一时间他倒是心情大坏,更是分外的郁闷以区区京堂之能,怎么可能会和这种高手牵扯到一起。

  不过也就在这时,自大殿内侧的偏厅处却一连走来两道身影。

  为一人形sè干枯,仿佛皮包骨头一样,一双眼珠深深凹陷在眼眶深处,仿佛只是一个骨架上批了一层薄薄的人皮,让人一眼望去就忍不住mao骨悚然。

  见到这一人卢风等才立刻神sè一震,齐齐向对方施礼,“见过蒙长老。”

  这一位虽然形sè吓人,但其地位权势却更吓人,正是这下南郡郡城的蒙家勘察长老,而要知道能担任勘察长老的,在一个斗场中绝对是排名前三的巨头。

  而且据说这一位还是真正的蒙家旁支,虽然他们也不知道这个旁支和如今的蒙家主干直系子弟拐了多少个弯,可算起来也是那位蒙家长生境老祖的子孙之一呢,指不定哪天就会一飞冲天。

  至于在蒙长老身后另一名面容较丑的青年男子,倒是自动被卢风几人忽略了过去,对方不过是一个典记弟子,倒不用在意。

  “恩。”

  随着几人的参拜,蒙长老也只是微微点头,跟着目光在卢风一行四人身上扫过,最终才落在了钟界身上,“是你要参加斗赛?”

  “是。”钟界再次恭敬的回答。

  而蒙长老亦再次微微点头,顿了两三个呼吸,他才对着身后的弟子道,“安排12号流云上场。”

  看得出来这蒙长老的安排算是中规中矩,钟界也算是第一次出现在下南郡斗场,而根据他仙尊中期的修为气息,倒还不至于让镇场高手出赛,蒙长老估计也就是先派遣一个普通的仙尊中期试水。

  不过这毕竟只是郡级斗场,哪怕此地出入的仙尊并不在少数,可大多也都只是仙尊初期,能进中期的即便不是镇场高手也极为接近了。

  随着蒙长老的话,钟界等人顿时大喜,卢风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傲sè,试水都快要接近镇场高手了,那钟界挥全部战力时,还真有希望冲击州级斗场。

  也是在卢风等人笑着过蒙长老后,原本一直在侧迎候的莫管事才xiao心的施了一礼,更是快步上前,拿出一张yù简递向蒙长老。

  中间他又如何传音向蒙长老解释就不为外人得知了。

  而在看了yù简以及听闻解释之后,蒙长老才蓦地看向许瑜,“你是许瑜?出自西魔大陆斗场?”

  “恩。”许瑜淡淡点头。

  点头中,蒙长老的眼神却是微不可查的一缩,在问话时他已经开始遍查许瑜的气息,却骇然现自己根本什么也感应不出来。

  这,这就真的让蒙长老坐蜡了。

  毕竟他能感应到什么境界他自己是最清楚的,以仙尊中期的修为坐镇此斗场,蒙长老都可以放言,仙王以下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仙人都逃不过他的感应,但面对许瑜时,硬是被他碰到了那百分之零点零零一的概率。

  若只是这个也就算了,毕竟他也会怀疑对方真的是修炼了特殊的隐匿功法,这概率虽然xiao,可也比让他接受对方是仙王容易的多,只是在之前那莫管事介绍许瑜时却重点提过对方第一次出现在西魔大陆斗场时也是如此。

  结果负责勘察的邰长老才出了大丑,硬是让一个镇场高手上去,原本想震震许瑜的,结果被人家一巴掌拍的找不到东南西北,尤其是那一巴掌更是随手拍出,都没怎么出力,时候才得知人家仙尊级强者,这反而是邰长老丢脸丢大了。

  蒙长老是无论如何也不想犯这种错误,毕竟要是出动镇场高手后还是那样,这和出动普通高手试水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镇场是什么意思?那是要镇场子,不是被人当苍蝇拍的。

  就算这是因为对方修为太高的缘故,可也未必不是说明你勘察长老没能力,要是早能猜到对方修为极高,派谁上去都一样,何必还要拿镇场的人上去丢那泼天大丑?

  明知道必输,而且是输得很难看,那派一个jīng英郑重其事的上去,丢人程度远比派一个龙套多的多。

  也只是微微顿了两三个呼吸,蒙长老才轻轻道,“安排31号疾风上场。”

  说完这句话,蒙长老更是心下一叹,这许瑜面对他时也就这么平淡,虽然客气,在表面上和之前的钟界差不多,可那细看下却绝不是恭敬,只能说是尊重,这两者差别真的很大,或许对方真的是仙王也说不定啊,那还是随便拍个仙尊初期的家伙上去试试吧,就算是输了也不丢镇场高手的人啊。

  却不曾想随着这句话,原本还对许瑜实力有些摸不准的卢风顿时眼前一亮。

  怎么在蒙长老眼里,对付许瑜只需要31号疾风,而钟界却有资格面对排名12的流云?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在蒙长老眼里,许瑜和钟界的修为还是很有差距的啊,虽然这只是最基本的修为差距,并不一定代表战力。

  但若是轮战力的话,钟界更是有着在很大一部分仙尊后期强者面前都平分秋sè的底气啊。

  要是真论到战力,那许瑜岂不是要差的更多?

  一想到这里,卢风心思立刻活络起来,对于京堂身边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仙尊期高手,他其实是很在意的,毕竟他也知道他和京堂有着什么样的嫌隙,以前他不把对方放在眼里是因为对方的实力根本和他没得比,但现在有了一个仙尊介入,绝对让此事变得麻烦了一些。

  不过若是他能在这个仙尊力前就彻底铲除对方,那岂不又会变得无比轻松起来?

  那许瑜想来也就是这阵子京堂找来的靠山吧,对方以为有了这样的靠山就能出现在他面前了,可他却要京堂明白,他找来的靠山不过是过眼云烟,对他根本不是障碍。

  毕竟他可是十分信任蒙长老的勘察能力的。

  是的,根本不知道许瑜在西魔大陆斗场生的事,也考虑不到此刻蒙长老的心绪,卢风对于斗场勘察长老的信心还是很充足的。

  至少现在的他,对蒙长老的信心比蒙长老自己对自己的信心都充足的多。

  毕竟他也听说过蒙长老的勘查实力,仙王以下几乎不可能看漏。

  那许瑜是仙王么?他不可能是仙王,毕竟整个帝国才多少仙王。

  京堂能在西魔大陆碰到一个仙尊已经让他极度不可思议了,更别提碰到仙王了,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下一刻,卢风才突然笑道,“蒙长老,在下有一个提议,既然我们和这位许兄同时来这勘察大殿报名,不如这一次,就由我们两家对决如何?”

  既然在蒙长老眼里,许瑜的实力只是和31号斗仙旗鼓相当,那要是让他对上钟界岂不是必死?在这一刻卢风真的是心思飞转。

  虽然他出去也有机会斩杀许瑜、京堂,但如果许瑜一mén心思逃跑,那他们也未必不能逃脱啊,反不如找机会在斗场内将对方彻底斩杀。

  而蒙家斗场虽然大部分情况下都是由其他仙人来报名,然后由斗场提供被挑战的仙人出赛,但也不表示绝对如此,参加斗赛的双方都不是斗场的人也是可以的,只要双方都同意就行。

  说完这句话,卢风生怕许瑜不答应,更是一把就把身侧的娇柔nv子搂紧了怀中,很是傲然的扫了京堂和许瑜一眼。

  在这一刻他都不需要向两人多说什么言语,只这一个动作就足够了。

  对方若是在乎京堂,愿意当他的靠山,能容忍自己要保的子被别人明大明抱在怀中当面羞辱?这只要是个有点血xìng的人恐怕都不会隐忍。

  而若是对方不在乎京堂,那他更不需要多想什么了,出mén之后杀了京堂就是,反正对方又不会替他出头。

  也是随着卢风的动作,京堂脸sè直接唰的又涨红起来,只是深深看了卢风一眼,才又蓦地别过了头,而许瑜则是在眼中暴起一阵jīng光,毫不避讳的直直看向卢风。

  而蒙长老却是微带愕然的转头看向卢风,他想要那钟界和许瑜一起参赛?

  不过虽然觉得有些愕然,看样子许瑜也没有回避的意思,略微思索一下,蒙长老还是看向许瑜,“许瑜,对于卢风的要求,你同不同意?”

  “同意。”

  许瑜依旧没有回避,只是淡然的开口。

  也是随着这句话,原本在他身侧已经避开视线的京堂直接身子一震,充满激动的道,“大人。”

  许瑜这一同意就代表着他正式站在了京堂身侧,要帮他抗下卢氏这个压迫了,这又要他如何不感动?毕竟他和许瑜之间可没有什么身后的关系啊。

  不过蒙长老却没有在意京堂的感受,只是在许瑜说了同意后,才蓦地开口,“那好,下次就安排钟界对许瑜,钟界赔率1比1.5,许瑜赔率一比3。”

  怎么开设赔率依旧是由勘察长老做主,不过这一刻蒙长老明显有些犯难,他之前对许瑜的实力颇为惊疑不定,加上对方的态度也着实让他不好低看许瑜,不过那些终归只是一种可能和猜测。

  严格说来还是钟界那仙尊中期,直追镇场高手的实力更能让人从理智上信服,所以在不稳定的因素下,他还是选择了让钟界的赔率低于许瑜。

  讲完这句话,蒙长老才飘然离去,而在他身侧的典记则是急忙开始登记。

  也是在蒙长老离去之后,卢风才蓦地长笑一声,更是伸手拍了拍后方的钟界肩头,“钟界,下一场就看你的了。”

  “公子放心,拿下他对我来说没有丝毫压力,到时候公子想怎么样都可以。”钟界则是深深看了许瑜一眼,眼中尽是一片戏谑。

  不管是从之前蒙长老筛选出的斗赛对手看,还是刚才开出的赔率看,他在修为上都要比许瑜高啊,更别提他本人的战力比修为更盛的多。

  要吃死这样的一个仙尊,他钟界还是有着十足的把握的。

  或许是和钟界怀了一样的心思,卢风才再次大笑一声,充满高傲的看了许瑜一眼,才又道,“我等你的好消息。”

  跟着卢风才又转头看向那典记仙人,“我下注1oo九星石,买钟界!”

  拿出1oo九星石后,卢风更是淡漠的看了许瑜一眼,就算你这厮是仙尊又如何,少爷我轻易就能用钱砸死你,1oo九星石啊,这可是一般的仙尊后期都难以拥有的财富。

  而跟在卢风身后的老者倒是习以为常般的不动声sè,钟界倒在是眼中暴起一层异sè,不过随后也是笑道,“我为自己下注4o九星石。”

  这就是差距了,虽然他是仙尊中期而且战力不俗,可是在财力上还是完全无法和卢风这样的纨绔相比,毕竟下南卢氏可是了不得的世家,至少在下南郡是如此,而他只是一个人。

  不过在下过注后,钟界也是颇为傲然的看向许瑜,这种下注机会可是不多,虽然他无法和卢风这样的纨绔相比,但想来要吃死许瑜这个xiao虾米是足够了。

  对方来这斗场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钱了?逮着这样的机会还不拼命掏老本?不过他却要对方明白,就算是掏老本,他的老本也出对方无数。

  对于这种下注,许瑜倒是无所谓,不过还不等他开口,原本带着他过来的莫管事却突然传音道,“许仙长,蒙长老知道你在西魔大陆时卖过我蒙家斗场一个人情,所以在刚才说过,这一次许仙长可以随意下注,蒙家依旧记得你这份情。”

  第一次许瑜没有怎么下注,先是因为自己现在已经不怎么在乎金钱了,其次则是自己堂堂仙王巅峰,在一个最高只有仙君坐镇的斗场玩,要真是往海里下注,那摆明了是坑人啊,手段未免有些下作。

  就算当时蒙家不说,日后也未必会让对方心里起疙瘩,虽然他不怕,可想得到的宝物终究在蒙家手里,所以许瑜才免了那念头,不过这次既然对方这么说了,而且蒙家就算再傻也能肯定自己是仙尊以上,那他还真是随便下注也是赢得光明正大了。

  一想到这里,许瑜才也蓦地笑了,蒙长老开口让他随意下注?

  对方要真想给他送钱花,他还真不会刻意拒绝了。

  “随意下注?”淡淡的笑了一声,许瑜一时间还真没有注意到自己仙府内究竟有多少财富,这才蓦地出一道神念去探查。

  不过他这种探查,落入对面一行眼中却无疑变成在刮底。

  “这厮不是要把自己身上所有现金都一个不拉的全部刮出来吧?不过说的也是,像这样的普通仙尊,参加一场斗赛都是拿命去博,搏赢了可就是十倍利润,有这样的机会,他不把自己的老巢翻个底朝天才怪。”

  对面的卢风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双眼中的不屑更是越浓烈。

  就算对方搜来搜去又如何,他又能拿出多少财富,估计顶天了也就十几个九星石罢了。

  就算是钟界和卢风背后的老者脸上也都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讥笑,按照他们的推断许瑜的修为也就是仙尊初期巅峰或者初入中期左右,又是野路子出身,连京堂那样的人都会结jiao,又能高贵到哪去,哪怕是像这样的卖命钱,估计他也拿不出几个。

  也就在几人异样的注视下,许瑜终于重新抬起了头,而后才再次笑道,“那我就随便玩玩,下3ooo九星石买我自己。”

  说实话,许瑜还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自己须弥仙府内的星石还真是多的厉害,足有近十万左右。

  这也要得益于以前三重岛百年崛起过程中,对外出售过一根不灭骸骨。

  不灭骸骨很珍贵,不过对于许瑜、董合等人来说却是根本用不上,没有丝毫用处,而裴孤鸣也只需要一根就够了,但他手里却有两个,虽然这玩意只有在先天道胎手里才能玩的如鱼得水,但那对于一般仙王来说依旧极有you惑力的。

  而当年的三重岛也需要钱,不说宗mén的扩充展,就是长期收购逆转神丹也需要极大数目的财富。

  加上三重岛除了不灭骸骨之外,其他道宝等亦少,多那一块骸骨也没人用,所以那一块骸骨,硬是被卖出了数十万九星石的财富。

  虽然许瑜戴在身上的不多,可也有个一两成,他这开口说3ooo九星石还真是随意玩玩。随意的不能再随意了,但这句话却瞬间让大殿内所有人都傻眼了,别说是卢风和钟界,就算是那典籍弟子也彻底傻眼了。

  日,这祸说话也太扯了?3ooo九星石,还是随便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