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融合 > 第733章 希望那家伙识趣 二合一

第733章 希望那家伙识趣 二合一


  下南郡城。手机阅读小说,同步更新\!{'}

  东城区一片连绵的深宅大院正是郡城中的权贵区,条条宽阔大道相互垂直切割,圈起一片片宏伟建筑,不同于其他区域的热闹非凡,xiao半个东城区都是平静安宁,但这股平静的气氛却越衬托的一xiao片城区深邃莫测,让人一旦踏足就忍不住觉得有一丝压抑。

  而在东区偏西一带,其中一片建筑群更是一眼望去连绵无尽,仿佛城中城一样气派磅礴,只要是经常在下南郡城出入的仙人,几乎无一不知无一不晓,这正是下南郡两大巨头之一的卢氏mén庭。

  深宅内,一座宽阔的大厅中,三名男子正在谈笑议事,端坐大厅主位的是一名面容俊朗的老年男子,一对修长的丹凤眼微微开合,自带着一股不俗的气势。

  而在这男子下,则坐着一名毕恭毕敬的中年,中年容貌倒是和卢风有几分相似,只是神态上要远比卢风稳重成熟许多。

  若有外人在怕不是一眼认出这中年正是卢氏当代掌权人,也正是下南郡郡守卢广。不过更让人惊骇的是,此时的卢广对于端坐主位上的男子则像是仆役一样,顺从到了极点。

  而在卢广身后另一名中年,则是卢家另一位仙尊级强者卢风之弟卢明。

  “哈哈,算起来老夫也有数百年未曾到你卢家了,不知道我那外孙近来可好?”谈笑中,那名老者爽朗一笑,眉宇间也多出了一丝宠溺之sè。

  “多谢岳父大人关爱,风儿最近倒还是老样子修为进展不大,整天只知道惹祸闹事。”随着老者的话,卢广亦是笑着接话,言语间也自由一番欣喜。

  那老者正是卢广的岳父甘憧桓虽然对方修为只有仙尊初期,都还比不上卢广,可不管是从辈分还是身份上计算,卢广对甘憧桓也只能毕恭毕几下南卢氏的崛起正是因为卢广迎娶了帝国甘氏一旁支nv子,虽然那只是甘氏的旁支可也是堂堂甘相子嗣,只是不受宠而已,其行走在帝国内不管走到了哪里,都几乎是可以横着走的。

  对于整个甘氏直系子孙,亦或击整个甘氏而言,下南卢氏只是甘家一条狗,可有可无,但对于眼前的甘憧桠来说,卢氏还是很重要的。

  他只有那么一个nv儿下嫁到卢家,连带的对卢家亦是极为看重,每隔上一段时间要么是卢风母子会前往帝都看望甘憧桠,或者甘憧桓有时候来了兴致,也会前来下南一游。

  就在三人谈笑风生之间,自外部却蓦地泛起一道急急的遁逸声,跟着一名黑甲青年就直直冲进大殿,一脸慌张的道,“卢大人,大事不好……”

  随着鼎甲青年的汇报厅内三人都是一滞,甘憧桠更是微微眯起眼眉脸上现出一丝不悦,这卢氏下人也未免也太没大没xiao了吧?

  明显捕捉到了老丈人的不喜,卢广直接就大怒而起,冷声打断对方的话语,,混账东西,家族重地岂容你肆意1uan闯?还有没有一点礼数?!”

  这青年一袭甲衣明显是最外围的护府仙兵看起穿着也算是一个统领,不过那终归是外围将领,却直接闯进内堂大呼xiao叫,卢广真不是一般的气怒,卢家是豪mén厅堂,往日里自不会容忍下人如此随意,更别提这丢人的一幕还是生在甘憧桠面拼了。

  在卢广凶斥下,那黑甲青年明显一顿,跟着额前直接浮现一层湿汗,整个身子也微微颤抖起来,要是卢广就这样一个不喜直接把他诛杀,那才是天大冤枉。不过他心下却更是委屈的厉害,要不是大事要事,他哪敢如此胡来,更别提这还是关于卢风的事。

  见到那青年在自己训斥下诚惶诚恐的模样,卢广才微微眯起双眼,“讲。”

  “是,大人。”青年这才松了一口气,跟着就急急道,“大少爷被人抓走了!”

  “什么?”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风儿被人抓走?卢广,这是怎么回事?”

  也只是一句话,原本还是老神在在,摆着上位者威严的三名男子全都是一滞,哪怕是甘憧桠也是勃然sè变,直直从原地站起。

  他可只有这么一个外孙,怎么就突然被人抓了。

  而卢广、卢明两人更是在脸上闪过一丝羞怒,下南郡可是他们的老巢,大本营,而他们也知道卢风并没有离开郡城,竟然还有人在郡城内抓走卢风?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卢广更是断然喝问,“樊宏呢?他没在风儿身侧?我记得风儿还拉拢了一个叫钟界的仙尊,他们就眼睁睁看着风儿被抓?”

  见到三位大人物一下子就从淡然变成惊怒,再也顾不上在他这样的xiao人物面前保持什么仪态,黑家青年心下才不屑的嘀咕一声,但随后他还是立刻又变得一脸骇然道:“事情就生在城西,大少爷刚从蒙家斗场走出,就从斗场内冲出一人,一掌毙杀钟界大人,又一掌毙杀樊宏大人,随后抓了少爷飘然进入了斗场。”

  这股骇然是实实在在的,这黑甲青年不过是仙君,对于任何一个仙尊都是只能仰望,可现在却现有人击杀仙尊级强者就像是屠jī宰狗一样,这带给他的冲击力绝对是很难磨灭的。

  “蒙家斗场?那人是蒂家中人还是去参加斗赛,查清楚没?”

  ,,一掌毙杀钟界,一掌毙杀樊宏?嘶……”

  青年的解释,当场让三个暴怒的大人物全都一懵,那人竟是从蒙家斗场出入的,那他到底是蒙家的人,还只是在斗场参赛?这一点绝对是至关重要的。

  如果他本就是蒙家的人,那乐子绝对大了,就算对方当着他们的面宰了卢风,三人也不敢谈什么报复,就算是甘憧桠也没那个胆子,就算他是甘氏子弟,可也只是甘氏旁支而已。

  对方能一掌拍死一个仙尊中期,恐怕就算是在蒙家内也有着一定的地位,至少也得是州级斗场的一方主脑。

  这就更别提卢氏了,若对方真的是蒙家中人,他们连替对方提鞋都不配。

  随着三人紧张的问询,那者年才道,“是一名参加斗赛的仙人,不是蒙家人。”

  这句话顿时让三人原本的紧张瞬间落地,不过随后三人才又纷纷暴怒起来,不是蒙家的人也敢这么嚣张?也敢这么糟践他们卢氏?

  虽然对方的确有嚣张的实力,能一巴掌拍死一个仙尊,哪怕那两个仙尊里最强的钟界也不过只是仙尊中期,但能直接拍死仙尊中期的,恐怕他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仙王了,要么是大仙尊那种一只脚已经跨进仙王mén槛的强者,要么他本身就是仙王。

  但即便如此,对方直接在卢氏家mén口屠杀卢氏两名仙尊级强者,更抓走卢风,这对卢氏的羞辱也太大了。

  “是大仙尊?还是仙王?如果他是仙王,这件事恐怕就会有些麻烦,不过帝国仙王总共才只有76名仙王,都是有头有脸的强者,谁会前来这下南郡斗场跟风儿过不去,这可能xìng太低了。难道他只是大仙尊。”强行按耐着惊怒之意,卢广皱着眉开口,满眼都是思索之sè。

  对方实力绝对可怕,要么是大仙尊要么是仙王,可说起来那些仙王哪一个不是成名已久的至强者,背后都有着庞然大物的支持,势力盘根jiao错,谁会突然跑到下南郡这样的xiao地方和卢风计较?

  就算对方看不顺眼严风,随便派个下人就能灭杀,何必亲自出手,还是抓走而不是抹杀。

  这种事几乎不可能生。

  就好像地球上一个省委书记突然跑到乡下去找副县级官二代的麻烦一样,就算对方看他不顺眼,也不会亲自出手啊。

  这概率低的简直不足千分之一。

  而除了这之外,大仙尊也是能做到一巴掌拍死仙王中期的,毕竟那已经是一只脚跨入仙王境的人物,实力绝对很可怕。

  但如果对方只是大仙尊这件事就好办多了。

  甘家虽然只有六名仙王,但在帝国也是举足轻重的大家族,当代甘相更是仙王巅峰的强者,其下属势力内的大仙尊更足有三四十人之多。

  碰上一个野路子出身的大仙尊随便都能捏死。

  哪怕甘憧桓只是甘家旁支,修为也只有仙尊初期,但一般的野路子大仙尊谁又能招惹的起他?

  随着卢风的话,后方甘憧桓才也微微皱眉,不过随后还是冷然道,,,他是仙王还是大仙尊,去看看就知道了,那砧位仙王老夫虽然并不是都认识,可也都记得其形貌,若他是其中之一,这次我们也只能认栽,但如果不是,那他就是大仙尊了,一个大仙尊,却在郡级斗场参赛,九成是野路子出身,这样的家伙,倒也根本无需顾忌。”

  九成确认对方是大仙尊,此刻的甘憧桠却已没了之前的惧意,反而只剩下满腔的怒火,甘家的旁支也是甘家人,自己不远亿万里跑来见nv儿,见外孙,却连外孙的面前没见到就被告知外孙被人抓了,这又要他如何不震怒?

  随着甘憧桓的震怒,一侧的卢广和卢明却是狂喜,这件事还真是赶巧了,要是甘憧桓不在此地,就算他们也知道抓走卢风只是大仙尊,短时间也根本找不到解决办法,只能派人去帝都向甘憧桓求助,但现在却碰巧敢在甘憧桓前来下南时,整个帝国又有多少人敢不卖甘家面子的。

  希望那家伙识趣,直接放了卢风,那样子就算对方杀了钟界和樊宏,他们也不打算和他计较太多,若是对方不识趣那就是另外一说了。

  哪怕是甘家的旁支力量,也足以有能力让一个野路子出身的大仙尊上天无路下地无mén。

  同一时间。

  城西蒙家斗场。

  一座大气典雅的阁楼内,随着阁楼外泛起一声脆脆的敲mén声,那两扇房mén直接就被屋内涌出的一股神念打开。

  ,,许道友,你可是害苦了老朽。”房mén外……眼看到正坐在房中的许瑜,以及站在许瑜身侧的京堂两人,缓步而来的蒙长老直接带着一丝苦笑踏进了房舍。

  此时的蒙长老一脸苦涩也真是不需要伪装,看向许瑜的神sè会都是无奈和哭笑不得。

  斗场就在城西,许瑜击杀钟界、樊宏二人也就在斗场之外不远处,斗场自然也得到了消息,当初听到许瑜一只掌就拍死了钟界时,这位斗场的勘察长老当场就差点晕过去。

  这当然不是他关心钟界,而是许瑜在和钟界的斗赛中,足足下了3ooo九星石的注码,虽然两人的斗赛要三天后才开始,但钟界死都死了,不管他是死在谁手里,三天后都无法参赛了,那许瑜自然也直接获胜了。

  许瑜一获胜,斗场可就要赔出去三万九星石了啊,那可是实打实的三万九星石!

  哪怕此地为蒙家的郡级斗场,来往仙人已经开始使用八星石、九星石下注,可三万九星石,这斗场就算持续百年也未必能收敛这么多财宗白赔了三万九星石,蒙长老此刻简直yù哭无泪。

  如果许瑜在斗赛对再杀死钟界,虽然他们一样要赔,也估计也能收回来一些成本,毕竟钟界的赔率要低的多,到时候未必没有人下大注买钟界赢。

  这可是仙尊级较量,就算在都级斗场也不是天天有的,这里最多的还是jīng英级仙君的较量,一场仙尊斗赛足以吸引无数人来关注了。

  可现在却是什么都没了。

  更让蒙长老崩溃的就是,许瑜原本或许没打算下多少注,却是他主动提出让对方刻意尽情下注,这简直把他恶心了个半死,甚至对许瑜都怨恨不起来,只能自认倒霉。

  苦笑着走进房mén,深深看了许瑜一眼,蒙长老才蓦地拿出一枚储物戒指……“既然钟界已经被许道友毙杀,三日后的斗赛自是没了举行的必要,这是道友应得的三万九星石。”

  把储物戒指直接送给许瑜,蒙长老微微一顿,随后才道,,,道友既然有一击必杀钟界的实力,想来就算不是仙王,至少也得是大仙尊,我蒙家郡级斗场已无力接待,所以随后老朽会派人将道友送至西荒部斗场。”

  “那就有劳蒙长老了。”许瑜淡然一笑,接过储物戒指后直接就收进了仙府。

  “恩。”蒙长老再次点头,看了眼京堂两人,眼光又蓦地扫到房内一脚,像是一只死猪一样被扔在角落的卢风,他的眼中才又闪过一丝异sè,“这卢风,他的老子倒没什么,不过他的外祖父甘憧桠,多少也算是甘家子嗣,道友多少斟酌下就行。”

  讲完这句话,蒙长老也不等许瑜答话,直接就笑着退出了房间。

  “啪!啪!啪!”

  就在蒙长老退却时,自阁楼外再次泛起一串沉重的脚步声,跟着一连数道身影就出现在了mén外。

  为一人是一名青年,修为只有仙君境界,青年见了蒙长老后倒只是微微点头,而在他后方三人,则正是甘憧桓、卢广、卢明三位仙尊。

  一见到这几人,蒙长老神sè再动,原本想要离去的身子也停在了mén外。

  ,,许道友,在下蒙毅,添为下南郡蒙家斗场刑罚长老,这位是来自帝都甘相家族的甘憧桠道友,这位是卢广道友,这一位是卢明道友,先前惊闻道友和卢家起了冲突,不知是否是有什么误会,若道友愿意和解的话,还希望道友卖蒙毅一个面子。”蒙毅虽然修为不高,但在诸人面前却没有一丝怯弱或是谦卑,完全是一副平等的姿态,上来介绍一番后就笑着看向许瑜。

  也是随着蒙毅的话,在他后方的甘憧桠、卢广几人也都看清了屋内的形势,当几人见到许瑜的模样时,明显都轻微舒了一口气。

  而等凡人看到被扔在房间一角昏mí不醒的卢风时,则全都在眼中闪过一丝愤怒。

  ,,不是仙王。”

  “看来就是个大仙尊,而且是野路子,就这样的实力星然在一般郡城的确可以横着走,但如此欺辱我风儿,未免太过可恶。”

  ,,简直该死!”

  快用神念jiao流一番,甘憧桠才踏步上前对着身侧的蒙毅施了一礼,,,多谢蒙道友。”

  行过礼后,甘憧桠才直直看向许瑜,“这位道友,若xiao孙与你有什么误会,甘某这就向你赔个不是,还希望道友莫与一个xiao辈计较,以免丢了身份。”

  虽然甘憧桓的话猛一听起来,是和颜悦sè在和许瑜商量,但事实上那句话里却带着一股不容反驳的意味,说是商量还不如说那是命令,不容违抗。

  在甘憧桠后方的卢广和卢风更是颇为悻悻的看了许瑜一眼,如果不是知道打不过许瑜,他们说不定会直接出手斩杀对方。

  而后两人更是踏步进入房间就向蜷缩在角落的卢风行去,只是一个野路子大仙尊,甘憧桓能向对方说一声,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而他们甘家更是损失了两大仙尊,早就憋着一股气,自是不会再多看许瑜的脸sè。

  他们带走卢风,这件事也就这么算了,谅那许瑜在惊闻甘憧桓乃帝国甘相子嗣后,也不敢耍什么花样,这估计也就是个误会,之前那许瑜并不清楚卢风有这样一个外祖父,只以为他们卢家背后没人才敢这么胡来。

  若他早知道,恐怕也未必有那个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