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融合 > 第737章 白将军出马

第737章 白将军出马


  蒙家斗场之外,依旧是一片繁华街道,斗场对面,一座专mén负责提供仙酿奇珍的酒楼包房中,一道简单的防护内。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

  甘憧桓、卢广以及白将军依次而坐,在三人之间则摆着满满一大桌美酒佳肴,花式奇特的奇果珍rou。

  “白将军,请!”

  三人谈笑风生,甘憧桓、卢广一次次举起酒杯,邀请对面的白将军,仙界中人早已摒弃五谷,但并不是不能进食,对于追求口腹享受的仙人而言,也往往有的是让他们解馋的地方。

  情知许瑜早晚会来蒙家斗场,甘憧桓两人在白将军点头答应相助后,直接就准备在这酒楼内入住下来,只要日夜守着斗场大mén,总有看到许瑜的一天。

  而几人也知道许瑜修为比他们要高,生怕自己的监视被对方察觉,所以才在包房外时刻布施着一层防护。

  当然这层防护的作用不大,关键还是要他们xiao心行事。

  “哈哈,好说,好说!”

  在两人敬酒时,白将军端起酒杯大笑着一饮而尽,这酒肆能开在蒙家部级斗场对面,里面所供吃食佳酿也绝对是仙界数得着的美味,一顿饭下来往往都要以九星石计价,哪怕仙人用仙力护体一样可能喝的酩酊大醉,而在品味中,更能为诸人带来极为畅快的美感。

  一饮而尽,白将军脸上也浮起一丝红晕,给那张威严大气的脸上增添了一丝修饰,跟着白将军更是拍着胸口豪爽的道,“甘兄放心,那许瑜不出现就罢,只要他一出现,白某立刻就把他下了部城大狱,好解甘兄心头之恨。”

  “有白将军这句话,老朽就安心了,请!”甘憧桓再次大喜,继续举杯相邀。

  而卢广更是笑着道,“就算白将军把那许瑜下狱,说不定也是帮了他一个大忙,免得他横死在斗场之上,到最后那厮估计还会感谢将军呢,哈哈。”

  随着卢广的话,另外两人蓦地一怔,跟着就也哈哈大笑起来,似乎抓下许瑜是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手到擒来,不会有丝毫波折。

  不过事实上几人也都明白,他们想要抓捕许瑜,只能在对方进入斗场之前,或者离开斗场时,否则一旦许瑜在蒙家斗场内闭mén不出,别说是眼前这位白将军不敢深入斗场抓人了,就算是他上司的上司何洪涛来了,一样是只能守在mén外而已。

  也就在几人逐渐喝出气氛时,一直都在饮品中还时刻留意外面动静的卢广却突然收回扫向街外的目光,跟着就蓦地低头道,“来了,是许瑜!”

  而原本正在举杯畅饮的白将军和甘憧桓亦是身子一颤,全都飞快扫了街外一眼,跟着也齐齐收回了视线。

  更全都在脸上露出一丝惊喜,真的来了,是许瑜。

  许瑜修为很高,三人的视线绝不敢在对方身上多停留,只能像是普通路人观看周边普遍路人一样,一眼就收回视线。

  但哪怕只是这普通的一眼,也足以让他们认清之前刚刚从斗场内走出的人影,正是许瑜无疑。

  “真的是他,哈哈,没想到那许瑜已经进入了斗场,若他一直呆在里面不出来,白某想要解决这件事恐怕还要空等不少时日,不过现在他竟然自己走了出来,那我这就去抓了这厮,然后再回来陪甘兄喝个痛快!”

  带着一丝喜sè从原地站起,白将军当即豪爽的道。

  “如此甚好!”

  甘憧桓亦大喜着起身,他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等到许瑜,不过这件事自然是越快越好,毕竟只要一想起之前许瑜对他们的羞辱,甘憧桓简直都有些寝食难安的味道。

  而现在只要白将军出马,就能立刻把对方落下牢狱之中,狠狠出口恶气,这简直都让他兴奋想手舞足蹈一番。

  卢广亦在一侧豁的起身,充满激动的看向白将军。

  “甘兄,卢xiao友务慌,白某这就去抓了那许瑜,然后再回来陪两位喝个痛快!”再次大笑一声,白将军直接就跨步向mén外行去。

  而在出了酒楼之后,他亦没有直接顺着之前许瑜的行踪追上去,而是快出感应,调来了自己麾下一队兵马。

  说起来他在南城的巡游区域也并不在斗场之外,不过之前因为要“办事”,所以特地和驻守在这一代的巡游将军调换了守区,所以其麾下兵马不过十几个呼吸就在斗场之外集结了起来。

  看着身前百名衣甲鲜明,军容整肃的仙人,白将军直接一把把持在腰间兵刃上,转为一脸凌厉,挥军就向前进。

  轰~

  一队巡游将兵彷如一道钢铁洪流,沿着宽阔的街道就向前飞驰,沿途所过之处,但凡路过仙人无一不是快避让。

  短短片刻后,在最前方驾云而行的白将军立刻就看到心中的目标正沿着街道而行。

  “就是他了!”

  眼中闪过一丝狠sè,白将军唰的就加快遁,直直冲着许瑜而去,在遁逸的过程中更是开口爆和,“前方贼人,给我停下!”

  一句话仿佛炸雷一样在周边响起,无数仙人都是纷纷骇然的侧目,连前方正在行走的许瑜亦突地一愣,旋即转身停步。

  几乎是同时,白将军一行杀气腾腾的将军就豁的抵达许瑜身侧,快把他合围起来。

  “本将乃是戍城将军麾下巡游大将白博,给我拿下!敢有违抗就地格杀!”

  “诺!”

  ……

  随着白将军的怒喝,在他身侧一队jīng兵立刻爆和一声,唰的祭起百柄长矛,道道凌厉杀机对准就许瑜合围而出。

  巡城将军抓人需要理由么?完全不需要!

  在这部城内,任何一队巡游将士都代表了整个南城的戍城军,代表了戍城军背后的部君大人,他们要抓谁那就是抓谁。

  没关系的只能认倒霉,有关系的就赶紧托关系吧,或许还能早点出来。

  至于反抗,有这种雄心的仙人还真不多。

  自白将军一声令后,周边原本无数仙人顿时纷纷哗然,看向许瑜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怜悯,这个倒霉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位巡游大将,看起来怕不是有罪受了。

  而在众仙兵中央的许瑜,此时却也微微sè变,巡城军?

  这一群兵丁怎么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只是思索了瞬间许瑜就有些恍然,这八成是甘憧桓和卢氏托的关系,毕竟在整个第九域和他有怨的人并不多。

  恍然之后,许瑜心下更是升起一丝感慨,早就听京堂说过其实整个帝国各处黑暗的厉害,今日他才算是见到了一些,这些原本守卫部城,围护部城平静的兵丁在城池内简直是肆无忌惮,想抓谁就抓谁,果然是够嚣张。

  但不论如何,他也不会让自己被抓。

  见到许瑜在众仙兵的围杀下,竟没有丝毫怯意,白将军却是哈哈一笑,“你还想反抗?本将知道眼下这批兵甲拦不下你,但你若反抗,就是与我整个南城三万城军,三百军将为敌,与戍城将军为敌,与部君大人为敌,我倒要看看你吃什么天才地宝,竟然有如此胆sè!”

  反抗,他当然知道许瑜要反抗绝对能离去,可他还真不怕对方反抗,一旦他反抗,就算之前他没罪,此后罪名也会无限做大,与南城三百仙尊军将为敌?就算是仙王也得掂量掂量有没有那个胆子。

  在白将军的怒喝下,周边大量围观仙人则也是纷纷sè变,看向许瑜的目光都不只是怜悯,更带着一丝“敬佩”了,这孩子不止是倒霉可怜,连脑瓜子也不正常啊,竟然不乖乖的束手就擒,还想着去反抗?

  那不是嫌命长是什么?他要是乖乖的进去之后再多花些钱财,说不定也就消了这一灾啊,可他要是反抗绝对会惹来戍城军震怒,然后群起而攻,把他当场诛杀。

  这不是傻了是什么?

  甚至有一部分仙人眼中更闪过一丝兴奋和雀跃,许瑜反抗吧,反抗才好呢,他们巴不得1uan子越闹越大,甚至有人都想着等下是不是要出手帮白将军一行一起镇压许瑜,这可是个和白将军拉关系的路子啊。

  看看白将军,再看看左右1oojīng锐仙兵,又现不少人眼中除了幸灾乐祸之外,更有着一丝蠢蠢yù动的痕迹,许瑜却是突然一笑,就在他正准备出手时。

  却只听的一道长长怒喝,蓦地就从后方街道处泛起。

  “慢!”

  这声怒喝直接牵动所有人视线直直看去,随后当街无数人就立刻现一连十数两名鲜驾大将正腾空而来,为一人脸sè刚毅,满脸都是蓬勃的怒气,一身金甲闪耀着灼人的光芒,在他身后则是一名红甲男子,一样是脸sè厉寒。

  而开口出声的,也正是那为的金甲大将。

  见到这两人在场不少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那些原本正在围困许瑜的jīng锐仙兵更是纷纷一怔,急忙对着两人行礼参拜。

  “标下见过何将军、古将军!”

  就连白将军一样神sè大动,急急参拜,此来两人,为者可不正是整个南城三万戍城军的老大何洪涛?而在何洪涛身后的红甲大将,也正是白将军的顶头上司,何洪涛十大心腹之一的古连碧?

  但此时的白将军还真是惊疑的厉害,这两位大人怎么会突然来了这里,更是如此震怒。

  在众人的参拜中,何洪涛一脸怒sè几乎是难以压制,时刻都处在爆的边缘,而在他身侧的古连碧一样在眼中闪过一丝焦急。

  两人有如此势态,无疑是因为他们看到了许瑜!

  这玩笑开大了,不久前古连碧才接到何洪涛的亲口叮嘱,说是要在南城寻找一人,对方乃是马部君都要奉为座上客的至强者,所以戍城军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找到目标,回报给马部君,谁能找到部君大人自会为其记一大功。

  当时接到这命令的只有何洪涛麾下十名偏将,而这十名偏将亦是人人神sè大震,连马部君都要奉为座上客的至强者,他们要找的人未免来头也太大了吧。

  而且只要找到,就能在部君大人那里记一大功。

  这对他们而言无疑是最好的立功良机,毕竟南城可是他们的地盘啊,要找一个人还不容易,尤其在何洪涛口中那人并没有可以隐藏踪迹,这简直送到他们嘴边的功劳啊。

  接下去十名偏将立刻召集麾下将领,准备在南城来一次大搜索。

  但滑稽的是众偏将在散开后连各自麾下3o名巡游大将都还没人召集齐呢,古连碧麾下赶过去的一名将领就愕然开口,说是之前不久见到目标人物进了蒙家斗场,因为当时他正在这一代巡游。

  这结果无疑让无数人愕然,古连碧更是大喜,狂喜,喜得简直不能自己,这也太爽了,上边刚下了命令自己这边就完成了任务,在何洪涛面前出了风头,随后还有大功可领,这怎么让他不惬意?

  随后古连碧直接就赶去向何洪涛汇报,至于他麾下那些还没有被通知到的将领,自然也就没了继续通知的必要。

  而等何洪涛接到汇报后亦立刻行动起来,言称既然那位大人物进了蒙家斗场,他们还是先过去看看,看对方有没有时间和心情后,再禀报马部君,让马部君亲自过来拜访。

  何洪涛这么做无疑是极为谨慎的,他知道那许瑜关系着马部君是否能在元刚老祖那里获得更好的印象,哪怕马部君还对许瑜有些不服,可此刻在面对许瑜时,必然是要费心示好的,可这示好,也不能太折了马部君的面子,如果让直接汇报给马培,让马培亲自前来,万一那许瑜根本不甩人,让马培吃个闭mén羹,那马部君的面子就丢大了。

  所以他才想先过来探探路,看看许瑜态度如何。

  可他这番行为和话语,无疑让古连碧更加震动,那许瑜在他心中的也能像也立刻从只是马部君的座上客,快上升到了马部君都要尽心讨好的级大人物。

  连他上司的上司,帝国镇守一部的部君大人,堂堂仙王,更是帝国七十六名仙王中最有希望成为长生境的马部君都要如此费心讨好巴结的人,他简直不敢想象对方来头究竟有多大。

  随后,两人更是一路疾驰,就朝着蒙家斗场而来。

  可谁想到这还在半路,就让他们突然现自己手下一队将兵围住了那位级大人物?意图围攻?

  只是第一眼,不管是何洪涛还是古连碧都是身子一颤,跟着全就被冷汗沓湿了后背。

  在这一刻何洪涛不用说了,就是古连碧也都很不得冲上去宰了白某人出气啊。

  但古连碧却没有动,只能焦急的看着何洪涛,等他号施令。

  何洪涛也终于在古连碧万分的焦急中动了,勉强压下心中无止境的勃怒,何洪涛直接一步跨来,唰的一声就跪倒在地,对着许瑜颤声道,“许大人,让您受惊了,何某管教下人无方,还请大人见谅。”

  哗~

  只是一跪,无数人都是眼珠子一瞪,差点就蹦出眼眶来,不是吧,何洪涛竟然对着那原本被巡城jīng兵围杀的许瑜跪了下去?

  这……这简直太骇人听闻了,何洪涛是谁啊,那可是部君马培的心腹啊,连见了西荒部部守也不需要行这如此谦卑的礼节。

  可他竟然跪了下去?!

  尤其是那些原本正在围困许瑜的jīng兵,他们都还在许瑜身前呢,何洪涛这一跪,他们又在何洪涛前面,岂不是等于这位何大将是在跪拜他们?

  有几个胆子不大的jīng兵,直接就普通一声软了下去,直直瘫在了地上,就算是胆子大的也是腾腾腾就软着身子向左右疾退,满脸一片惨白。

  至于那位白将军一样是身子一软,眼前一黑,脑海中全是一片空白,这,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众人的震惊和惶恐,却又立刻被打1uan。

  何洪涛在一语之后,手中蓦地就多出了一柄寒光森然的匕,“许大人,请见谅!”

  “噗~”

  伴随着此话,何洪涛直接抓起匕就朝自己胸口之处,正对心脏,一刀就把自身刺了个对穿。

  “咕咚~”

  这一次,就连那些胆子大的jīng兵也哭了,全都留着豆大的眼泪瘫软在地,死死看着何洪涛,天啊,何洪涛不止下跪求罪,竟是以凶器诛杀己心以求饶恕?

  哪怕是再迟钝的人,此刻也都明白过来这许瑜有多么恐怖了。

  似乎是还嫌这些jīng兵受到的惊吓不够,后方跟着何洪涛一起前来的古连碧一样是二话不说,直接就噗的一声跪在何洪涛之后,取出一把利剑,噗嗤一声就刺入了自己心脏处,跟着张口喷出一口jīng血,神sè也萎靡了下去。

  仙人,这样负荆请罪自然不会死亡,哪怕是把心脏刺穿也只是受到不xiao的创伤而已,毕竟哪怕是失去了整个rou身的仙人,也只是虚弱的厉害,只要灵魂还在就能复原,不过刺穿自身心脏,无疑也是极为严重的伤势了。

  当看到古连碧一样如此干脆时,同样yù哭无泪的白将军,只感到眼前再次一黑,当场就活活吓得晕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