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001章 轩辕南星

第001章 轩辕南星

  清晨,霞光如轻纱般笼罩在郁郁葱葱树林上方,分外迷人。

  这里是铁蹄星赤道方位一座广阔的、蕴藏着无限生机的原始森林,可是一道滚滚浓烟正大煞风景冲天而起。

  从空中俯瞰就会发现,树林中被巨力拖曳出一条数公里长壕沟。

  “噼里啪啦”轻响,电火花溅射开来,附近几处小水洼涌起丝丝电弧,泥泞中一道身影受到电流刺激,微微动了动。

  “呃!头好痛,我这是在哪里?”轩辕南星撑起身体,吃痛地看向周围。

  只见到处都是烧焦痕迹,不远处几棵大树拦腰折断,各种各样金属残片洒落在地,甚至还有半具尸体,让人不寒而栗。

  这时候才断断续续回想起来,飞船冲入大气层时出事了,剧烈轰鸣声响起,舱室中所有东西甩向一边,然后意识逐渐被冰冷所取代,直到彻彻底底失去知觉为止。

  “看来侥幸逃过一劫,该死的战争学院,非要到铁蹄星进行毕业考核。”轩辕南星一边检视自己有没有受伤,一边试着呼叫教官,然而他的动作戛然而止。

  脑子里多出一些杂七杂八东西,繁复记忆纷至沓来,那感觉越来越清晰。自己时而陷入战火硝烟,时而在光色低沉酒吧中买醉,时而挥舞着激光剑劈砍,最后死在伯纳人手中。

  这是一份极其苍白的人生,父亲在家族中失势,受尽敌对势力刁难,自己毕业成绩又不是很好,随着更大规模战争爆发,家里担子一天重过一天,只能受雇于联邦转战各个星球,没有温馨,没有爱情,有今天没有明天,甚至死的时候还很高兴,认为是一种极大解脱,而记忆显示那正是自己,十五年后的自己,二十九岁便走完人生全部。

  “不,不,那绝对不是我。”轩辕南星抱住脑袋,痛哭流涕起来,然而脑海之中,那份多余记忆死死纠缠,似乎越来越深刻。

  “快来,这里还有一个幸存的。妈的,还没有考核就死掉这么多,老子年终奖没了。”粗豪声音在耳边响起,感觉身体被人抬起来,随后晃晃悠悠向前,直到再次失去知觉。

  当嘈杂声重新唤回意识,轩辕南星脸色苍白,身上打着几条绷带,主考官威尔逊正站在不远处的船体残骸上吼叫:“没有见过世面的小鬼们,正如你们眼前所看到的情景,学院运兵飞船已经挂掉,不过考核仍然继续。他妈的,懒鬼,都起来,奔袭二十公里,去淬剑河找考题。”

  “啊!有没有人性,还要进行考核?”旁边金发少年带着哭腔,听起来声音有些熟悉,轩辕南星转过脸去,眼前一亮。

  “吉米,万幸,你还活着。”

  “呵呵,南星,好兄弟,我要是死了,谁帮你打架。”

  二人互相搀扶着站起身来,主考官威尔逊向来严厉,他说奔袭二十公里去找考题,那么就要立刻行动起来,若是有半点迟疑,等着吃鞭子吧!

  联邦战争学院不养孬种,无论你家庭出身怎么样,教官都会狠狠的操练。

  人类正在与三大种族开战,打了几十年也没有分出胜负来,而且不知道还要打多久。凡是联邦公民,七岁以后都要服兵役,除非极少数贵族有特权。

  轩辕家族势力不小,不过轩辕南星并非嫡系,免兵役那种事情与他无关,七岁时进入战争学院直到现在已经整整七年。

  “跑起来,注意呼吸,跑起来。”教官对着学生大叫,南星和吉米接过行军背包,看了一眼定位腕表,确认淬剑河方位,二人一前一后随着人流出发。

  通常来讲,运兵飞船最大承载量是两千三百人,然而那是针对成人而言,学生们只有十四岁。

  经过改造,学院运兵飞船能够承载三千二百名少年。飞船失事,看样子有许多学生尚未接受考核就已经遇难,不知道有没有人为死难者默哀。

  星际时代人命不值钱,在联邦的生育政策下,即便连年与三大种族开战,人口基数仍然保持逐年增长势态。轩辕南星只是珈蓝星战争学院无数十四岁少年中的一位,眼下他正迈着沉重步伐,紧紧跟在吉米身后,尽量使自己不掉队。

  为什么要用马蹄星来给学生考核,因为这里重力环境明显强于其他行星,刚开始的时候还不觉得怎样,一旦连续运动半个小时以上,疲惫就会突显出来。

  “呼哧,呼哧,呼哧。”吉米身体强健,不过跑了半个小时也有些吃不消,感到行军背包越来越沉重,回头看向南星,没想到这小子还能跟上,而且好像仍有余力的样子。

  “南,南星,好小子,有长进。”

  “嗯,还行,你是不是伤到了,看起来有失水准。”

  “臭小子,说你胖就开始喘,小爷会有失水准?没看到周围那些笨蛋都在硬撑吗?快,先到的人能够挑选任务,说话非常累,用手势交流。”吉米紧了紧背包,尽量加快速度向前冲去。

  轩辕南星微微一怔,注意观察身边同学的状态,确实如吉米所说,他们正在硬撑。

  心中突然间生出一股惶恐,难道那噩梦般记忆是真的?虽然身体素质并未提升,但是自己控制呼吸方式变得极为怪异,三短一长。

  这种呼吸方式似乎是几年之后,自己从一名老雇佣兵那里学到的小窍门,主要是利用三次普通呼吸积蓄肺腑力量,以求达到一次悠长吐息。起初照做很不适应,还好坚持下来,十年时间终于使之化为本能,经过印证确实能够在行军当中节省大量体力。

  “记忆难道是真的?那份记忆同样是飞船失事,然后找到考题要求在规定时间内猎杀五只音波蜥蜴。很悲催的猎杀任务,完成度仅仅达到百分之三十四,干掉一只,重伤一只,另外三只还没来得及寻找,毕业考核就已经结束,总之成绩糟糕得一塌糊涂。”

  “不甘心!难道真的像记忆中那样,浑浑噩噩,破罐子破摔?毕业后有一次重要选择,如果父亲没有失势,肯定能够为自己指条明路,这也确实是当初想法。突然间遭逢变故,所以便心灰意冷吗?原来自己那么不争气,怪不得别人。”南星向前奔跑同时,尤有余力进行思考。

  二十公里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学生们都接受过身体强化,即使林间布满障碍物,即使铁蹄星重力超标,一个小时下来也差不多能够赶到了目的地了。

  事实上,吉米和南星比旁人稍快一些到达,河面上稀稀疏疏飘浮着玻璃瓶,每只玻璃瓶中存放着这次考核的试题,想要得到试题必须游到河中去取。

  淬剑河冰寒刺骨,离得很远就能感受到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这在近乎热带雨林般的环境中可谓古怪至极,大概是因为河底盛产一种多元重水。

  学生们累得够呛,不过时间紧迫,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吉米用力捶打胸膛学着大猩猩叫了几声,然后深深呼吸鼓足勇气,狂奔几步“噗通”一声跃入淬剑河,

  只要你有那个能力,想捞几只瓶子就捞几只,捞取后再从中挑选较轻松考题,前提是耐得住河水寒冷,并且抵挡得住河里面的氮水怪鱼。此外,每个学生只有一次下水机会。

  “啊,冷,冷,冷。”吉米牙齿直打颤,脖子渐渐挂上冰霜,动作变得僵硬。

  轩辕南星怔住了,这条淬剑河可谓印象深刻,十四岁的他当然没有经历过此河,二十九岁的他却念念不忘,二十公里越野最后到达,好不容易抓住一只玻璃瓶,回到岸边时已伤痕累累。

  “难道命运有所转变?竟然提前这么多抵达淬剑河,也就是说获得十五年以后的记忆并非什么坏事,实是上天最大恩赐,让我有机会重新开始。”南星不由得捏紧拳头,心中有些激动。

  要知道十五年后好歹混到五级精兵,而现在却连杂兵都算不上,那可是大量战斗经验,也许能够让自己从此告别菜鸟生涯,成为一名真正战士。

  “噗通”一声,南星跃入河中,双手用力划动。河水确实很冷,而且冷到骨头里,还好尚在忍受范围内,至少比冷凝星北极冰窟好上许多。

  记忆中,去冷凝星执行任务差点活活冻死。如果真的冻死,那么就不是二十九岁挂掉,时间会提前四到五年。

  “呵,看来不管多么糟糕的人生都是一笔财富,十五年时间无论在哪,总要比现在强。少年时期最需要磨练的便是毅力与忍耐,连冷凝冰窟都能咬牙挺过来,没理由畏惧区区淬剑河。”

  “哗啦,哗啦,哗啦……”

  游动速度非常之快,在身后形成一溜水线,很轻松的便抓住一只玻璃瓶,不过想要取另一只玻璃瓶时,大片水花涌来,耳边还听到古怪的“咔嚓,咔嚓”声。

  “真倒霉,是氮水怪鱼,附近一定有它们的巢穴。”轩辕南星甩过头去向岸边狂游,被如此多怪鱼缠上,不死也会扒层皮,所以还是少惹为妙。

  浑身湿漉漉的走上河岸,把瓶盖去掉拿出考题,看过以后南星禁不住摇头苦笑。命运总是有着相似处,与记忆中的考题一模一样,仍然是猎杀五只音波蜥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