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040章 越级击杀

第040章 越级击杀


  “不该!你本不该死得这样快,与人搏命却心存轻视,那虚虚实实剑光偏向我的手臂,是想把我的手臂齐肩斩下来,然后玩猫虐老鼠游戏是不是?呵呵,真是幼稚至极的人,幼稚至极的想法,本身就失去机甲防护,还想做这么多余的事情,所以你,该死。”南星说完,身形飘出去四五米远,跃上岩石看向威廉与梅尔,前往战场助战。

  快剑的眼神写满惊恐,眉心处流出一滴鲜血,他张嘴刚想求救,结果脑袋猛然间爆开,脑浆喷洒出去很远,剑光竟然停留在头颅中数秒钟时间,直到他有异动才发作。

  干掉一个四级精兵,看起来似乎很轻松,其实对心力,体力,精力要求极高,整个过程不能出现哪怕一丝一毫错误,否则很难在这样短时间内取得胜利。

  还好快剑有些年轻,只比李东风大几岁的样子,想必也是沾了金蚌粉和青鳐汁的光,身体素质快速提升,每年出外执行联邦任务侥幸攒够战功,这才提升到四级,对战经验还很稚嫩。

  南星骨子里可是老油条,把一个快剑算计得死死的,不过面对梅尔就没有如此轻松了,他刚刚插入威廉与梅尔的战局,就迎来狂轰滥炸。

  “轰,轰,轰!”

  旋转利刃在空中穿梭,对准南星发动猛攻,真没想到这个梅尔身上有那么多存货,除了一身机甲功能受损,几乎保持着完好战斗力。

  “回答我,快剑是不是死了?”梅尔眼神中充满警惕,看到南星凭借小圆盾,几个纵跃避过猛烈攻击,神情变得更加凝重。

  “嗯!死了,年纪轻,见识短,相信你和老沙就绝对不会轻敌。时间有限,我们还要做好多事情,所以战吧!”南星飘飘然落地,语气出奇的平淡,这让梅尔不由自主后退一步。

  有时候平淡也是一种武器,会引起敌人心理恐慌。试想感受不到对手情感波动,也就意味着你找不到对手的破绽,而眼下这种情况尤为古怪,梅尔心中竟然对一名十四岁少年产生惧意。

  在梅尔眼中,南星变得莫测高深起来,心里禁不住嘀咕:“奇怪,快剑那小子作战能力不算差啊!为什么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丧命在一个一级精兵手中?肯定有些超乎想象的原因。而且老沙也许早就知道姓轩辕的能力强,把我赶过来送死。妈的,黑吃黑,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南星动了,左手轻轻一甩,又弹出一道黑紫色剑光,手持双剑飞速跑动起来,身体高高跃到空中,暴喝道:“搅裂。”

  掌心送出暗劲,剑身微微震颤,很快两把激光剑彼此间引发剧烈反应,就好像南星手中正握着两把大号音叉,剑身一边大幅度震荡,一边发出“突、突、突”怪声。

  “这是?”梅尔大吃一惊,他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用剑方式,让两把激光剑产生共鸣,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事情发生?难道快剑就是死在这古怪双剑之下?

  电光火石之间,来不及想太多,梅尔抚向生命徽章,身外燃起火焰龙卷,他竟然使用生命徽章合成招数抵御南星这一击,可以说给予相当重视。

  两道剑光绞入火焰龙卷,南星左臂上的小圆盾播洒出一片光幕,二人没有任何留手,全都拿出极限力量,互碰一记。

  “轰!”南星倒卷而回,身体在空中连续翻动用来抵消强大冲力,战列舰护符之中储备的能量已经见底,一丝丝热力顺着双臂蔓延,小半边衣袖化为飞灰。

  再看梅尔,那身很拉风的流线型护身机甲碎裂,身外火焰龙卷快速熄灭。这也难怪,他先前抵御鲶鱼人投石机攻击,用掉生命徽章中大部分能量,现在再想使用核子龙卷有些后力不济。

  不要忘记,南星可不是一个人,还有威廉时刻准备着。就在火焰龙卷消失的一刹那,离子炮在高等粒子加速炮机座的增幅下,轰然爆发出一道光芒。

  “轰隆隆……”

  炮光轰击在梅尔身上,这个梅尔很不简单,身上还有防御类装备,一丝丝紫光乍现,瞬间包裹住他的身体,双脚在地面犁出两道深沟。

  南星做好攻击准备,狂猛炮光肆虐了足足半分钟,这才停歇。

  四级精兵,那可是四级精兵,被两个一级精兵打得灰头土脸,梅尔全身上下破破烂烂,只听他大吼道:“两个小兔崽子,你们找死!”

  趁你病要你命,南星身形滴溜溜旋转,双剑化为两道光带,二话不说切割过去。

  既然眼下局面已经形成优势,千万不要叫敌人喘过气来,因为一些老资格四级精兵深知战场凶险,他们留有同归于尽杀招,所以不想死就全力以赴,而且不能留出任何攻击间隙。

  “嗡,嗡,嗡……”

  剑身轻鸣,梅尔拿出激光剑抵挡,他的右肩忽然展开金属甲叶,肩膀处竟然移植了一种十分罕见的构装机械肩甲,从肩甲内传来“咔咔”响声,这绝非什么好现象。

  南星反应速度超快,看到敌人肩部异变,左手用尽全力一抖,真是到了血拼时刻,不惜废掉一把激光剑,强行催生出一轮璀璨光团,悍不畏死扑了上去,右手激光剑封挡住对方的剑光。

  “轰!”

  很短促的轰鸣,威廉两眼变红,叫道:“混蛋,敢伤我兄弟,送你下地狱。”

  离子炮发出低沉怒吼,一道道流光奔向梅尔。在威廉心中,对方已经打上必死标签,刚才短短几个呼吸,好兄弟南星轰飞出去,身体嵌入百米外岩石,现在生死不知,管他妈的是几级精兵,惹到自家兄弟,都得死。

  威廉一边开炮,一边向前撞去。

  他那身太空救生机甲虽然不是什么好货色,但是极为厚重,而且经过南星改装,掺入战列舰护符,基础防御能力勉强过得去,外表给人的感觉很像人形坦克。

  梅尔有些惊慌,本来是想拿出暗藏多年的杀手锏,给两个小鬼好看,不曾想那个姓轩辕的小鬼反应速度一流,构装肩甲刚刚亮相,就开始跟他拼命,这份直觉或者说认知强大得惊人。

  “噼里啪啦!”

  肩膀上闪出电光,梅尔心中疾呼:“不好。”

  恰在这个时候,威廉撞击过来,手中离子炮不停轰击,打得梅尔一点脾气没有,犹如暴风骤雨中一片树叶,惨受欺凌。

  “叫你打我兄弟,叫你打我兄弟,叫你打我兄弟……”

  威廉魔障一般,用头狠狠去撞,用拳头狠狠锤击,同时宣泄离子炮能量,梅尔身上起先还能汲取出一丝丝紫光护持,渐渐的这份防御也不好使了。

  “咳,咳!”鲜血顺着嘴角流淌,梅尔知道自己受伤了,他一直在挥剑反击,可是正在把他往死里折腾的大块头身上荡起红色波纹,把剑光威力削弱到机甲可承受范围,情况很不妙。

  胜者有生的权利,失败者的下场通常只有死亡。

  不知道过去多久,梅尔双眼失神,瞳孔开始放大,胸部以下化为肉泥,威廉还在折腾这具四级精兵死尸,直到南星的声音传来:“妈的,快把我从石头里挖出去,看你鞭尸好半天了。”

  “啊,南星,南星你还好吗?”威廉连滚带爬跑过去,小心翼翼把南星挖出来。

  “有些划不来呀!还没有与老沙对上,就搞得这样狼狈,教官卖给我的机甲彻底报废,左边肩膀有些疼痛,骨头大概裂开了,需要静养几天,帮我绑好绷带。问问东风和小雨,城里面现在怎么样,老沙有没有得手。”南星絮絮叨叨说着,这样做是为了分散注意力。

  威廉把南星身上碎裂的蜘蛛半身甲清理干净,看到兄弟肩膀上已经血肉模糊,连骨头全都裸露在外,根本不是有些疼痛那样简单。敌人将超强射电枪隐藏到构装肩甲中,真够阴险的。

  “忍着点,给你敷药。”

  与此同时,石城方向出现变故,数十道水柱冲天而起。

  这水灌注到城中好似海水,不过此地距离海边应该还有很远,而且水的颜色不是淡绿,有的地方深绿,有的地方碧绿,看上去好像浮起一层油脂。

  莫邪星海水有毒,鲶鱼人长期生存在海中,自然不怕海水中的毒素。可是石城中爆发的水柱明显比海水毒性炽烈百倍,城门附近那些鲶鱼人沾染到碧绿色浑身冒烟,不一会化为白骨。

  “南星,城里面好热闹,老沙把鲶鱼人杀得崩溃,看情况鲶鱼人动用了最后手段,毒水正在城里面冲刷一切事物,老沙和另一个家伙抱着两只大箱子向城外撤退,还好我和小雨所处地势较高,附着在城外岩壁上,没有受到毒水波及。”李东风小声报告道。

  “继续观察,随时汇报敌人动向。”南星深深吸气,从地面上坐起来吩咐道:“威廉,带上我们干掉的那两个家伙,赶紧撤退到偏东五十度几处丘陵阴影地带,战斗还没有结束,适当留些痕迹引导他们找到我们,就这样,快行动。”

  石城方向飘来一阵阵腥臭,老沙和老花顶着两只木箱,在一丝金光游走护持下,登上城门附近碎石堆,他们双脚双腿已经腐蚀得不成样子,血水混合着脓水滴淌下来,当呼叫梅尔与快剑的时候,二人愣住了,没有回音,这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