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141章 兰新蕊的秘密

第141章 兰新蕊的秘密

  第141章兰新蕊的秘密

  “咳,咳,咳”轩辕南星身体剧烈痉挛,咳出几口鲜血之后睁开双眼。

  伯纳子爵就躺在身边,那双眼睛好似要瞪出眼眶。周围虽然冰寒刺骨,但是还好,已经没有先前那种极速冷冻能量了,大部分队员昏mí不醒,只有威廉挣扎着向前爬来。

  “南星,你,你还好吗?”威廉嘴chún发青,浑身直哆嗦,不过最关心的仍然是好兄弟的情况。

  “没事,一切都过去了,我们胜利了”轩辕南星突然感觉手臂和怀中一阵剧痛,这才发现自己还在死死抱着伯纳子爵的蝎尾。

  当时情况太过危险,大家全都冲了上来,南星只好舍弃处于冰冻状态的镇狱,抱住伯纳子爵的尾巴,不让其有机会躲闪,这样剑光才能毫无阻碍的命中。否则光是这条蝎尾,就足以挡住大半剑光攻击,想杀死伯纳子爵谈何容易?

  伯纳子爵,再怎么说也是执法者阶层,而红绫战队包括轩辕南星,都是jīng兵阶层。无论在相互间的层次上,还是在战斗经验方面,都没有可比xìng。靠得也只是取巧,先设置陷阱,再趁机偷袭,一步一步削减对方实力,然而计划得再周密,也很容易出现变故,眼前就是如此。

  事实上,这位伯纳子爵在砸碎冰球之前,就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状态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如此决然,动用最后手段。轩辕南星趁着húnluàn把他击伤,这本没有什么,最麻烦的还是失血。

  无论人类,还是伯纳人,气血都是根本,水分占据身体的百分之七十重量,纵然伯纳人在身体结构上强于人类,可是失去大量血液,也无法维系战斗力的。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伯纳子爵死了,红绫战队队员们活了下来,可是情况说不上好,甚至还很糟糕。

  “嘶,啊”轩辕南星痛得面sè苍白,险些再度晕厥过去,他一点点把蝎尾拿开,蝎尾上的金属倒钩撕扯下来一片片血ròu。

  也就是六级jīng兵的身体素质,普通jīng兵根本承受不住这种撕心裂肺痛楚。轩辕南星急忙取出强效营养液,在脖颈上注shè一剂,又吞吃了几片止痛yào,起身把队员们抱到温暖的地方。

  威廉双tuǐ没有一点知觉,与六级jīng兵比起来,他终究还是差着一层。其他人更加不济,晕厥过去只是xiǎo事情,有很多人受到严重冻伤,处理起来会非常麻烦。

  没有轩辕南星及时把队员们带到冰冻区域外面,他们多半会死。韩菲儿,兰新蕊,左锋,还有最先遭受冰冻的萨宝和吉米,并排摆到一起,下面开始施救。

  注shè营养液,为他们卸甲,给他们推拿,威廉也爬过来帮忙。

  别的人慢慢见好,唯独萨宝和吉米,他们二人面孔上依然挂满寒霜,气息弱得可以忽略不计。

  “唉吉米,萨宝。”轩辕南星摇了摇头。

  听到叹息声,威廉大叫:“不会吧?他们真的不行了吗?南星,救救他们,我们这些人都来自珈蓝星,是同学,更是战友,一起mō爬滚打,不能让他们死啊”

  “想什么呢?他们没事。”轩辕南星从储物空间取出两套简易维生装置,给吉米和萨宝套在头上,再把他们两个掰nòng到一起,就好像二人亲密拥抱一样。

  “这是?他们这样,还没事?”威廉瞪大眼睛看着。

  “我说没事就没事,不过要让他们离队一段时间了。”轩辕南星说着,取出在风神星黑市拍卖会上买到的高效冻结试剂,打开瓶盖将液体洒在吉米和萨宝身上。

  “嘶嘶,嘶嘶,嘶嘶”

  液体化为一丝丝蓝sè气体,将萨宝和吉米包裹进去。不多一会二人身体僵硬,体表出现大量淡蓝sè冰晶,就好像把二人化为冰块。

  “呵呵,还好,有高级冻结试剂。”威廉咧嘴笑了笑,不过犯起嘀咕来:“不对啊韩菲儿手中的高级冻结试剂用掉了,这种试剂在韩家很难搞到,怎么还有一瓶?”

  “别想了,从黑市买到的。”轩辕南星施展力场控物,机甲镇狱一片片飞了回来,瞬间附着到他的身体上。经过一段时间化冻,机甲已经能够正常使用。

  如果换做普通机甲解体,很难恢复正常,可是镇狱出自安东尼大师之手,回到身上严丝合缝。

  轩辕南星看了看前xiōng,一道道划痕略微收缩,要不是黑昙金保护,恐怕已经被蝎尾上的金属倒钩撕扯得不成样子。

  “威廉,看好大家,我去把吉米和萨宝藏起来,把他们冰冻一个月,等到试炼结束,再带回去解冻和医治,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让他们活下去。古代战场这段路可不好走,一去一回大概要huā费xiǎo半天时间,我给你留下一些龙牙弹,守护大家直到有人醒过来,辛苦了,兄弟。”

  “不辛苦,你也受伤了,还要安置吉米和萨宝,辛苦的人是你。”威廉捶了捶xiōng口,用这种方式来发誓,一定守护好大家。

  轩辕南星点了点头,留下一些必要物品后,抱起吉米和萨宝贴着地面飞行,向着曾经宿营的船体残骸奔去。

  吉米和萨宝很危险,必须将他们及时送入棺椁进行冷藏,否则他们永远都无法苏醒,极有可能变成植物人。

  “南星,加油,全靠你了。”威廉捏紧拳头,等待大家醒来……

  天空下起xiǎo雨,起初是一丝丝细雨,然后淅淅沥沥,再然后演变为瓢泼大雨,冲刷着战场上所有痕迹,冲刷着血迹。

  忽然,雨帘之中鼓起一个巨大泡沫,接着扩展成为圆盘气场,兰新蕊的蜂巢塔盾从远处飞回到主人身边,发出嗡鸣。

  威廉全神戒备,兰新蕊的身体正一点点站起来,不过并不是她醒过最}}好A}来,所有动作都让人觉得极不自然,就好像提线木偶一般,一个关节,一个关节摆正,最后木然站立。

  “怎么回事?”威廉惊讶的看向对方,只觉得脖颈处传来一丝刺痛,接着他便昏mí过去。

  此情此景透着诡异,蜂巢塔盾悬浮在高处,兰新蕊搭拉着脑袋,雨水顺着衣衫滑落,她的肩膀突然间出现一个大手印,一个伯纳人的大手印。

  “菲儿菲儿菲儿”兰新蕊张开嘴巴,机械般的呼唤道。

  这声音不大,可是韩菲儿明显皱了皱眉头,要知道她正处于昏mí状态,还如此表情,说明在潜意识当中不希望听到这个声音。

  雨水渐渐停歇,韩菲儿睁开双眼,当看到兰新蕊的状态后,神sè变得异常复杂。

  “新蕊,你,你真的准备好了吗?准备以这种面目呈现在大家面前。”韩菲儿跪倒在地痛哭起来,并且苦苦哀求道:“不,我不让你变成这个样子,我要我的新蕊。都是我不好,要不是你帮我挡住那一击,你会像其他nv孩一样,有心仪的爱人,有家庭,有孩子,拥有一切。”

  “傻菲儿,就像我在病chuáng上弥留之际说的那样,这大概就是我的命运。而且我承诺过,要守护假xiǎo子韩菲儿,从未忘记。”兰新蕊的声音听起来虽然没有变,但是给人的感觉异常冰冷。

  只听她继续说道:“转眼间已经过去十年,我一直尝试着去做正常人,去做一个nv人。有时候我甚至伪装生病,伪装受伤,可是心脏跳动频率从未变化过。感谢你,能够陪我进入珈蓝星战争学院,能够默默关怀我,照顾我。而我也只是在依照一段事先安排好的程序生活,冷眼旁观这种经历。既然我从来不曾感受到少nv情怀,那么便战斗吧?成为半人半机械战士。”

  寒风刮过,韩菲儿心中渐渐发凉,她喃喃自语道:“对不起,新蕊,对不起,我一直希望你好转,希望你复苏。不,你肯定能够复苏,只是没有找对正确的办法。韩家,也许由我来执掌韩家,有办法让你复苏。该死,当年就是家族中各方势力为了夺权,才会让你受累。既然那是罪恶,就由我来结束这一切,结束它世间如果没有纷争,没有倾轧,那该有多好。”

  韩菲儿瑟瑟发抖,上前抱紧兰新蕊,两个nv孩在寒风中相互依偎。

  蓦地,一股强大气场以蜂巢塔盾为中心向着周围扩散,强烈金光中,一片片心形金属从盾牌上脱落而下,附着到两个nv孩身上……

  轩辕南星担心战队出事,所以安置好萨宝和吉米,急匆匆往回赶,当回到战场他不由得一愣。

  队员们包括威廉,全都躺在睡袋中呼呼大睡,他们身上的伤口和冻疮已经受到治疗,而且处理手法相当专业。

  除了这十四名队员,稍远处堆积着大量尸体,战场显然已经被清理过,有用的物资和武器弹yào全都堆积在一边。

  “韩菲儿,兰新蕊?”轩辕南星猛然回头,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两道身影,以他的警觉程度竟然被欺身到近前。

  “是我们。”韩菲儿略显踌躇的说道。

  “你是谁?气息完全不对,与兰新蕊不同。不,是与以前的那个兰新蕊不同。”轩辕南星微微挪动脚步,手中jī光剑随时准备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