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240章 来龙去脉,名甲赤道风

第240章 来龙去脉,名甲赤道风


  第240章来龙去脉,名甲赤道风

  就在雄屠战队针对蹑影战队和刺血佣兵团发动强烈攻势的时候,木兰燕已经与天缺战队那边取得联系,要不然这些天缺蛙人是不会让轩辕南星他们随随便便靠近的。

  “盖亚集团?那个老不死的黄天彪,还记得当年的恩情吗?hún蛋家伙,算他还有点良心。”

  战队频道中传来冷哼,看来人家对于盖亚集团的帮助并不领情,不过也没有把雄屠战队和惊风战队往外推,算是默认为友方战队。

  就在这时,蹑影战队和刺血佣兵团爆发了,密密麻麻机械蜘蛛向着天缺战队攻来,几道身影忽然出现在墓葬大mén前,十分麻利的安装轮盘。

  “不好,是蹑影的人,他们什么时候潜伏到大mén前的?”金能源战队有人惊呼。

  真是出乎意料,若非雄屠战队出现,潜伏到墓葬大mén前的这些人恐怕不会这么早现身,因为他们的防御措施只做到一半,地面上涌起几道光柱,阻挡炮光靠近。

  “哼,不愧蹑影,做事情总是偷偷mōmō的,至始至终都隐藏着十几位高手。”天缺战队这边骤然加大攻击力度,他们是世间最执着的一群人。

  “前辈,我们奉命守护沈判官遗体,盖亚集团倾力出动,不过其他战队显然不够层次,未能按时抵达此地。”木兰燕说的是实情,其实黄鹤楼的老爹,还真就是一心一意派人过来守护。

  “唉!这又是何苦呢?他已经退出,还来凑热闹干什么。”地面上蛙人翻身,lù出一张饱经风霜的老脸来,额头上爬满皱纹,两个眼窝中装有电子眼,看起来没有一百岁也有**十岁。

  轩辕南星飞身跃到近前,战场上形势变化极快,蹑影战队正在拼死防御,所有保留手段全都使了出来,看样子不打开大mén进入墓葬,誓不罢休。

  “老人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在下曾经见到过沈判官当年留下的一篇遗言,说是把自己埋葬在此地静待后来人,沈前辈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后人自相残杀。”轩辕南星提出心中疑问。

  这话问得很隐晦,没有泄lù叱咤风云牌相关信息。打来打去,都不知道相互阵营归属,真是很郁闷的一件事。如果雄屠战队只为攻入墓葬而战,他们爱谁谁,轩辕南星才懒得管他们是何来历。可是现在有一块叱咤风云牌等着解封,那情况就有些不同了,需要了解一个大概。

  “大人的遗言?你居然见到过大人的遗言?能不能叫我看一看?”老人家非常jī动,一把抓住轩辕南星,像是怕他跑掉一样。

  轩辕南星有所准备,抖手放出一面光屏,单纯的显示出沈判官的自诉,以及临终时的一些闲言碎语,仅此而已,没有太过重要记述。

  “原来大人临终前,已经预感到不妙。可是,又哪里有什么后人了,属下失职呀!”老人表情非常痛苦,如果他还有一双眼睛的话,肯定会泪流满面,用来宣泄那长达半个世纪的自责。

  渐渐的,轩辕南星从老人那里了解到,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沈判官死后,原本几个看似忠诚的属下,立刻跳出来瓜分其军团。沈判官的几个儿子看到老爹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基业,就这样落入外人之手,自然不能答应。

  原本,按照沈判官的设计,要后人隐姓埋名数十年,再出来缓慢发展,可是他的几个儿子没有老爹那份心机,纠结起一批死忠出来争权夺利,结果很惨,非常惨。

  愚蠢付出惨重代价,沈判官麾下血流成河,曾经的战友挥刀相向,许多人心寒了,就像黄鹤楼的老爹,自己退出战队,不愿意再参与进来。

  如此一来,沈判官一手建立起来的军事集团快速土崩瓦解,剔除出联邦军事序列。而沈判官的直系亲属,全都因此而丧命,只有一个xiǎo孙nv幸免于难。

  可惜,这个xiǎonv孩眼睁睁看着亲人倒在血泊中,救出来的时候已经吓得jīng神失常,这些年天缺战队的老人们想尽一切办法,都未能将其治愈。

  这个天缺战队,大部分战士是沈云天的伤残部下,那个年代医疗水平与今天相比,想要修复身体残缺更加困难,久而久之也就不在意了。

  他们曾经发誓,要完成大人的遗愿,要把遗物带出来jiāo给大人的孙nv,同时不让那些背叛者得逞。也许今天是他们这辈子最后一战,只要死后问心无愧,只要他们所做的事情,对得起栽培他们的沈云天,他们宁愿去死,带着敌人一起下地狱,一起到九泉之下去见他们的大人。

  轩辕南星还了解到,蹑影战队前身竟然只是沈云天麾下的jīng锐斥候xiǎo队,而金能源战队是纯粹的反叛者,他们找来沈云天的远亲,自称沈判官的后人,出来挖坟掘墓,实在是欺世盗名。

  “闹了半天,沈前辈的后人早已经不在!可叹,可怜,可悲,这些后人辜负了沈前辈的一番良苦用心呀!从古至今又有几个人能逃脱名利二字?”轩辕南星发出感慨,腰间微微一颤。

  叱咤风云牌有反应,就在轩辕南星想要好好感应一番的时候,前方传来轰然巨响,那扇通往真正墓葬的神秘大mén缓缓打开,蹑影的人居然成功了。

  “不好,全力冲锋。”老蛙人大叫一声,率领战队扑了上去。

  金能源战队那边也已经不顾一切,牦牛战队奔腾向前,开始展开大规模hún战,只要不是自己战队的人,一个字,杀。

  局面说变就变,让人有些反应不过来。轩辕南星在腰间mō了mō,拽出那块xiǎo牌子来,上面以缓慢韵律滋生出淡淡光芒,四个字当中的“叱”字点燃,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排斥力场。

  叱咤风云牌,四个字各有功用,电~脑访整理“叱”字代表排斥力场,“咤”字代表重力碾压,“风”字代表增幅速度,“云”字代表隐遁形迹。如果把这四个字叠加起来,一同施展出来,惊天动地。

  沈云天在介绍这个四个字叠加上,卖了一个关子,只说惊天动地,似乎还很自得,却没有说具体代表什么,这是最让轩辕南星抓狂的地方。

  蹑影战队,金能源战队,天缺战队,所有人同一时间向着大mén内涌去,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大空间,竟然走得一个不剩,所有人全都塞了进去。

  轩辕南星挥了挥手,带队快速接近大mén,竟然感应不到大mén之内的情况,从外面只能看到黑漆漆空间,似乎很深远。

  刚刚走入大mén,叱咤风云牌上又亮起一个字,雄屠战队前面出现一条道路,不见另外几支战队在这里,真是有些奇怪。

  雄屠战队与惊风战队踏上这条通道后,身后两扇大mén轰然关闭,不给他们退出的机会。不过轩辕南星对此毫不在意,lù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向前走去。

  “哒、哒、哒……”

  脚下发出响声,向前没有多久便是大理石地面,通道两边亮起壁灯,五百米后眼前豁然开阔。

  战队来到一间墓室之中,这间墓室非常简洁,没有多少奢华布置,除了明亮的壁灯,仅仅在最中央位置停放着一座黑sè棺椁,棺椁上面很随意的坐着一道身影。

  “这是!”队员们非常吃惊,轩辕南星深吸一口气,向前紧走几步。

  只听棺椁上传来铿锵话音:“好多年过去了,墓室终于开启,只是没有想到曾经显赫一时的沈判官,连后人也未能保住。正如xiǎo伙子你刚才感叹的那样,可叹,可怜,可悲。他们身为后人愧对前人,大好的机缘白白错过,连几十年时间都不愿意等,死了好,死了倒干脆。”

  “你是沈前辈的机甲?”轩辕南星不敢确认的问道,尽管进入大mén之后又能感应了,而且感应到沈云天的墓室所在,似乎其他人已经被引走,所以有些莞尔,不过可没有感应到这东西。

  “呵呵,不错,正是机甲一件,拥有很高明的智能程序。”棺椁上的身影挪动一下,证明它还能动弹,然后有些自嘲的说道:“不过也只是一件废甲,无法再进行防御了。我是沈云天的战斗伙伴,名甲赤道风。记忆中最后那一战非常凶险,伯纳人派出好多高手参战,我没能防住对方进攻,现在的我只相当于一台光脑,其实那个叱咤风云牌上所说的解锁程序,指得就是我,只要我让你进来,自然就会解锁。如果看你不顺眼,叱咤风云牌也只是废物一件。”

  话音未落,轩辕南星手中一阵抖动,叱咤风云牌上四个字全部燃亮。只听名甲赤道风又开始絮叨起来:“沈云天,我的主人,生前最大财富不在此地,就连他的遗体,也不会真的存放在此地。呵呵呵,很好笑,既然那牌子上提到过这里是一个局,又岂会付出所有?你们不要傻得太可爱好不好?嗯,要说这个地方还有什么东西比较像样的话,唯我赤道风,嘎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