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249章 冥冥中的护佑

第249章 冥冥中的护佑

  第249章冥冥中的护佑

  伯纳nv伯爵用力挣扎,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死在一个xiǎoxiǎo的二级执法者手中。

  事实上,古尔娜娜曾经想过,死在那些成名已久的星际判官手中,或者创造家族纪录,越级击杀星际判官。可是现实与想象完全颠倒过来,她居然成为别人越级击杀的对象。

  这真是普天之下,最荒谬的事情,堂堂伯纳nv伯爵,在伯纳族属于天骄一类的人物,居然会成为别人的踏脚石,她的心中凝聚出一股怨气。

  “人类,同归于尽吧!”伯纳nv伯爵忽然抬起头来,从她的护腕中弹出几团黑芒,那是魔神裁决炸弹,轩辕南星瞪大眼睛。

  现在,轩辕南星已经没时间破口大骂,他动念把地狱犬阿布放了出来,挡在身前。

  战器阿布和红狼阿布都已经崩溃,机甲镇狱也已经成为残片,六棱光盾根本挡不住魔神裁决炸弹冲击,身上还有什么东西能够起到防御作用?轩辕南星突然间想到了名甲赤道风。

  是的,正是沈云天曾经使用过的机甲,外表看起来还算完好,不过赤道风说自己有伤,眼前也只能死马当活马骑了,哪里顾得了那么多?

  地狱犬横隔在轩辕南星身前,为主人抵挡了将近五秒钟,这是多么可贵的五秒钟,决定生死。

  机甲包裹被轩辕南星放了出来,不过这家伙没有镇狱那么自觉,似乎察觉外面情况不对,居然凝结得更加紧密,没有一点帮助新主人做防护的意思,轩辕南星也只能拿它当盾牌使用。

  狂猛冲击bō扫过,伯纳nv伯爵的身体瞬间枯萎下去,不过寒能仍然在她体内,所以成为一具梆硬僵尸,就好像yīn干数百年的样子,又黑又硬堵在飞船缺口上。

  伯纳nv伯爵的身体是把缺口堵住了,可是别的地方出现许多漏dòng,要不是飞船外面还有薄弱的能量防护,船体恐怕早已经断为两截。

  地狱犬阿布身体崩溃的瞬间,轩辕南星取出名甲赤道风后,就已经晕厥过去,所以对这后面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咔,咔,咔,咔,咔,咔!”

  很轻微的响声,不细心根本听不出来。

  这时,船舱内一片húnluàn,很多物品向船体裂口飞shè。大型机组纷纷移位,好像下一刻这飞船就要散架子。

  轩辕南星身上楔形甲片正在锁死,他竟然在昏mí状态中一骨碌身,坐了起来。

  “哈,刚刚睡了一觉,怎么个情况?”机甲居然自己在说话,拍了拍xiōng口大叫:“啊!怎么伤势这么严重,搞没有搞错,不知道我赤道风最不喜欢收拾烂摊子吗?咦,那具尸体是……”

  “啪嗒,啪嗒,啪嗒!”

  轩辕南星搭拉着脑袋,跑到古尔娜娜尸体前,释放出扫描shè线,一惊一乍的笑道:“xiǎo家伙很不错呀!居然干掉一名伯纳nv伯爵,这个战绩很喜人。嘎嘎嘎,喜人,我喜欢越级击杀。”

  就在这时,外太空寒冷已经侵入船舱,魔神裁决炸弹的威力顺着船体裂痕扩散出去,不知道古尔娜娜是怎样设定的,这飞船一直在太空中行进,摩云星早就没影,星光向后方挪移。

  赤道风转过身去,在船舱中“啪嗒,啪嗒”跑动。

  时间不大,赤道风把名剑血飘零找了回来,正好别在腰间。又冲入传送大厅废墟,释放出扫描shè线,不一会把能源葫,黄金十字架,叱咤风云牌,以及机甲镇狱部分残片归拢到一起。

  “呀哈!这xiǎo家伙装备不错,可惜机甲无法复原了。等一等,这是什么?”

  赤道风在机甲镇狱某块大号残片上mō了mō,不多一会mō出一团紫红sè机械昆虫来,它不由得放声大笑道:“嘿嘿,竟然有这种好东西,力王的武器碎片,虽然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但是也足够使用了。嗯,伯纳nv伯爵。不好,她的尾巴去哪里了?这些xiǎo虫子胃口可是很刁的。”

  飞船正在紧急关闭一些舱室,而且重力系统逐渐恢复正常,与刚才相比要好转不少。

  赤道风重新冲入传送大厅废墟之中,快速寻找起来,好不容易在一大块钢筋下面,把压扁的尾巴找出来。

  就这样,赤道风成为这艘飞船的唯一乘客,轩辕南星昏mí不醒,气息弱到一定程度,生命徽章释放出微光,证明这个人还没有死,不过心脏跳动非常缓慢,始终处于生命垂危状态。

  第一天,赤道风给飞船打了不少补丁,手艺实在不怎么样,只能保证船舱还有温度,不至于像外面那样寒冷。

  第二天,赤道风把机甲镇狱的碎片尽量找回来,还在古尔娜娜尸体上mō索半天,把半残的焦黑护腕掰下来,研究了好半天。

  第三天,赤道风展开一面光屏,快速检索轩辕南星的身体数据,然后盘tuǐ坐了很久,最后唉声叹气,喜欢自言自语的它默然无语。

  第四天,赤道风敲打生命徽章大叫:“喂,喂,喂,里面的xiǎo东西,给我出来,你还要恢复到什么时候,你的主人都快挂了。”

  生命徽章发出微光,阿布以极其微弱的声音说:“你找我们做什么?主人身体损伤严重,我们正在帮他维持,促进血液循环,尽量保持心脏正常跳动。另外,你不要动来动去,主人会受到影响的。还有,谢谢你能够附体,帮助主人挡住冲击,恒定体温。”

  “xiǎo东西,你们主人出mén不带yào物的吗?那机甲损伤严重,我没有找到yà道风指着镇狱的碎片说,机甲的腰带部分早已经毁灭。

  “有yào物,不过都不合用。”阿布悠悠叹道:“主人是透支生命力作战,使用一元涅槃,骤然汲取细胞活xìng,在大战中快速修复身体损伤,副作用很大。如果能把那名伯纳nv伯爵的生命能量吸收过来,自然可以弥补部分损失,可是对方很决绝,居然使用魔神裁决炸弹同归于尽。”

  “哼,真是一个笨蛋!透支生命力是大忌。不过他很强,二级执法者把伯纳nv伯爵干掉,据我所知,很多星际判官在这个阶段都没有如此彪悍战绩。”赤道风探看轩辕南星身体,只是浅层次扫描,自然没有生命徽章了解的情况详细,可是它附体的这个年轻人,已经接近死亡。

  姑且不说全身许多地方骨头碎裂,就是细胞活xìng降低这一项,换做普通执法者早死了。轩辕南星毕竟使用过青鳐汁和金蚌粉,而且从月光石矿脉之中得到一团活化血团,又曾经吸收过伯纳伯爵的生命能量,所以气息悠长,体质特殊。总而言之,属于生命力比较顽强的那类人。

  “唉!风流倜傥的赤道风怎么就那么倒霉,刚刚从那个鬼地方出来,就遇到这种事。要不要救这个xiǎo家伙呢?他的这种潜质可是相当不错,比沈老鬼还要强。”赤道风唧唧歪歪,最后猛拍大tuǐ,把已经锁死的甲片打开一点点,从tuǐ部缝隙中mō出一粒胶囊来。

  接下来,赤道风伸出手去,看起来就像是轩辕南星把自己的嘴巴掰开,然后把胶囊送入口中。

  “嘎嘎嘎,便宜你xiǎo子了。沈老鬼当年受伤,找遍天下名医,huā大力气配制yào剂,希望治好身体。结果làng费大量人力物力,只搞出来延缓生命yào剂。我这里也仅剩下一颗,本来是留给沈家后人危机关头使用的,谁叫沈家都是笨蛋呢!不知道还有多少yào效,应该能让你苏醒。”

  第五天,轩辕南星依然昏mí,不过气息有了一些好转。

  第六天,轩辕南星仍未苏醒,还好脸上多了一丝红润。

  第七天,轩辕南星眼睫máo一动,从无尽mí茫中恢复意识,可是醒过来未必是好事,要知道在大战之中,失去防御之后,全身多处骨头碎裂,那不是一处两处碎裂,整个人其实就是碎的。

  “啊,啊,啊,啊!”

  轩辕南星嘴里发出一连串痛苦呜咽声,实在是太痛了,他瞬间昏mí过去,几秒钟之后又痛得醒过来,反复数次,这才在不弱的jīng神力量支撑下得以适应。

  “坚强些,我喂给你一颗胶囊,增强生命力,短时间内你还死不掉。大男人,不要像个娘们似的哭号。”

  赤道风语速很快的说道:“我们现在还在飞船上,这飞船正在飞行,不知道前往何方,主控室摧毁得不成样子,所以只能按照预定航线前进。我只能帮你到这步,你现在醒过来,赶快想想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自己恢复。你现在除了手指能够勉强动弹,全身基本瘫痪,所以由我来帮你做动作。”

  “好,谢谢你。”轩辕南星从牙缝挤出几个字,就痛得说不下去了,深深呼吸好久,又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左手,动脉,切开,血口。”

  “喔吼吼,xiǎo家伙,你看不开,想要自杀?”赤道风惊叫起来,不过轩辕南星已经再次昏mí。

  好不容易,轩辕南星又睁开眼睛,咬着牙挤出一个字:“切!”

  赤道风拿起镇狱机甲残片,有锐利边角那种,解开左手上的防护,猛然向腕子划去,血水当即涌出来,顺着手腕向下滴落。

  不等血液滴落,能源葫忽然飞shè而至,把血液吸入葫中温养,葫芦嘴吐出一道红光,照shè到伤口上,不停的吸血,活化血液,再输血。

  生命徽章一下子有了光亮,轩辕南星咬紧牙关,动念召唤出三只大号水母来,开始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