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304章 雄屠受难,背叛者

第304章 雄屠受难,背叛者


  第304章雄屠受难,背叛者

  今天,基地三大巨头齐聚,王黑虎,朱luàn天,还有一个后勤部的易光。

  后勤部这位老兄是有名的和事老,有事没事喜欢和稀泥。与那位参谋部的黄丙仁交好,平常捞点外快,占点小便宜,觉得小日子挺美好。

  太大的便宜他不敢占,联邦情报局无孔不入,尤其在军事基地这种地方,暗中不知道有多少眼线存在。所以他做事情向来很小心,表面上是管事人,实则从来不管事。

  其实,秘堡星前哨基地,已经好几年没有接到过像样的任务。除去日常巡视,就要数训练预备役舰队了,参谋部更是闲得很,王黑虎从来不做战术推演。

  此时此刻,三大巨头翘首以待。

  来人可是联邦总参部上校,即便军衔与他们相同,却绝对不一样。要知道,联邦总参部设置在人类母星地球上。尽管停泊平台上这艘伯纳人飞船,很有可能在来到秘堡星之前就已经发出特别讯号。可是从地球到这里太远了,能够如此快到来,说明总参部早有准备,事关重大。

  船队缓缓下降,三十六名女子从船舱内快速飞出,她们端着镭shè枪面向外面。

  紧接着从舱门yīn影中,探出半具庞大身躯来,竟然是一头巨牛外形基因兽。

  只见这头巨牛足有三米高,全身上下仿佛绿松石打磨而成,脖子上挂着一只黄金铃铛,走起路来发出悦耳的“铛铛”声。

  “恭迎大人。”朱luàn天和易光急忙上前,把姿态做足。王黑虎见到牛背上的人咧开嘴,哈哈大笑道:“南楚寒,原来是楚寒,你小子怎么来啦?呦,呦,呦,哪里搞来的基因兽?晃晃悠悠的,而且还带着好多女保镖。行啊!几年不见,本事不知道怎么样,摆起架子倒是一流。”

  牛背上盘坐一人,黑sè长发,留着山羊胡,看年纪大概在三十五岁左右,没有穿着联邦正统军服,只在衣领上镶嵌着几颗金星,身上披着红sè血袍,目光扫视过来,让人感觉异常犀利。

  “黑老二,我要是不来,你就废了。”

  这位南楚寒说着从牛背上滑下来,看向朱luàn天冷哼道:“艾比克的孙子到你手下镀金,不加以管教,让他跟着一帮尉官喝酒闹事。黑老二做得没有错,这艘伯纳飞船确实很重要。可是据我所知,艾比克性格暴躁,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接到消息,不出两天,艾比克就会赶到秘堡星,你们要有所准备。”

  “楚寒,艾比克那老小子,不会把老子我给咔嚓掉吧?”王黑虎摸了摸脖子,如果艾比克不顾身份,亲自出手来对付他,以他五级执法者的层次,根本没有还手余地。

  “你说呢?你那些手下一个比一个狠,哪怕是打到身体残缺,勉强维持性命也好呀!出手就要命,把大脑都给打烂了,想救都没个救。”山羊胡抖了抖,南楚寒说话没好气。

  “大人,您看,发生这种事情,我们也不想啊!还望大人帮着兄弟担待一二。”朱luàn天赶忙塞过去一张无记名信用卡,也顾不得会不会被举报上去,这是救命稻草呀!必须抓住。

  “你这人啊!小心思特别多,想往上爬是好的,却总是窥不到门路。到头来,还不如黑老二这种一根筋。”南楚寒像是什么事情都知道,把卡收好,点头道:“卡我收下,安你的心。”

  “谢谢大人,在下为大人准备了歇脚的地方,还望移步。”朱luàn天暗自松了一口气,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样轻易便把信用卡送出去,而且对方收了,没有拿捏什么,这就代表此事有转机。

  “我痛快收礼,是因为时间有限,不会在此地停留太久的。好了,不要瞎猜,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艾比克的事情,你们就不要cào心了。赶快把停泊平台外围这些精兵和舰队给我撤掉。”

  “撤,都撤,停止戒严,快。”朱luàn天叫了起来。

  绿松石巨牛三步一摇,来到伯纳人运输飞船近前。南楚寒忽然间抬起头来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空中出现一道人影,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荣耀猎王,轩辕南星阁下。您不是与伯纳女伯爵古尔娜娜一起消失了吗?为什么会在此地出现?而且与我们的人员混在一起?”南楚寒真是不简单,一语道破南星的荣耀猎王身份。

  “很快你就会知道原因,既然你事先做过功课,可知道我消失这段时间,家里面怎么样?”

  “知道,阁下家里有些变化。你消失的这段时间,拓跋家对轩辕家进行打压,要不是你的战队护持,你的家人多半会受到极大牵连。”

  “拓跋家?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我。”轩辕南星身形一晃,来到南楚寒身边,一股惊天杀气居然化为有型气场,在停泊平台上扩散出去,dàng起一道道尘烟。

  “好强!”南楚寒心中惊呼,情不自禁的向后退出去一步。他甚至生出一种直觉,对方有能力在顷刻间灭杀他,可是这又怎么可能?

  资料中说这位荣耀猎王是二级执法者,看生命徽章却是三级,不排除最近半年提升的可能性。

  尽管如此,堂堂联邦总参部的参谋,已经成为五级执法者多年的上校军官,会怕一个军方体系外的三级执法者吗?毕竟在运用源能力方面,三级和四级之间存在分水岭。而且身为联邦高级军官,无论调阅资料,还是享用资源,远非外界所能比拟,他害怕什么?难道是错觉?

  “谢谢,请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我。”轩辕南星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半年时间呀!要发生的事情早已经发生了,现在就算他再怎样着急,也无济于事。而且以联邦的作风,是不会让他太早离开的。

  联邦至少要在一定范围内控制局面,追求稳定。而轩辕南星就是信息源,如果把伯纳人即将展开全面进攻,以及伯纳三族结成终极联盟的消息传播出去,势必引起大luàn,所以很难放人。

  “好的,记忆卡在这里,相信荣耀猎王阁下,会配合在下工作的。”南楚寒很精明,无论对方给自己的感受是否真实,能够成为荣耀猎王之人,都要给予尊敬。

  更何况,看轩辕南星的生命徽章,让他想起一些传闻。还有那密密麻麻的血痕,简直不可以想象,这得杀多少有品级的伯纳人。

  接过记忆卡,轩辕南星唤出巴掌大的光屏,快速阅览起来。很显然,对方在来之前,已经拦截他发出去的那些信息,并且做了一些处理。然后对珈蓝星,对轩辕家族,对莫邪星展开深入调查,几乎把所有能够收集到的资料,全部汇聚到一起。

  联邦情报系统一旦高效运转起来,可以产生无法估量的力量。这半年内,与轩辕南星有关的事情,全都写在这张记忆卡中,连轩辕家族高层对父亲轩辕子都的一些意见,都记录在上面。

  事情并不复杂,雄屠战队在摩云星苦苦等待三个月时间,最后惊风战队传来消息,盖亚集团获知,拓跋家要对轩辕家不利。雄屠战队这才在周云鹏带领下回转珈蓝星,守护南星的家人。

  轩辕南星心中稍安,暗道:“好,黄鹤楼总算做了一件好事,回去之后一定还他这个人情。”

  继续看下去,越看越生气。

  前面三个月还算平静,可是当雄屠战队回到珈蓝星,家主竟然看上他这支战队,想方设法想要吞掉战队。而且还把黑手伸向莫邪星,传播轩辕南星的死讯。

  雄屠战队战力不弱,然而九十几个人,并非人人一条心。在糖衣炮弹攻击下,在连续的造谣生事下,有些人终究抵不住yòu惑。

  原莫二手下,还有肖志云的部分手下,以及老杨带过来的一些老兄弟,带着装备突然间离队。

  背叛,彻彻底底的背叛,令人心寒,令人愤怒。

  精兵走了三十九个,轩辕南星为他们花费多大心血?付出多少月光石能量?又传授六棱光盾等合成招数,煞费苦心去栽培这些人,甚至还想着有机会让大家挑战执法者阶层,结果换来的却是无情无义。

  非但精兵离队,老杨的那位副手刁无极,竟然想尽办法盗取战队资金,差点把管账的聂巧琳给打死,其行径令人发指。

  好在兰震岳发现得比较及时,与刁无极拼死搏杀,拼着重伤将其击退。

  雄屠战队成立不久,就遭受如此沉重打击,要不是周云鹏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想尽办法坚定大家的信念,战队恐怕就散了。

  所以说,这世上最难以防范的便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老杨心理负担很大,大吼这辈子瞎眼了,气得狂喷鲜血。要不是救护及时,老爷子这条命肯定交代进去。

  命是救回来了,可是老杨奄奄一息,一直躺在病床上,情况非常糟糕,不知道要减寿多少年。

  半年时间,已经物是人非。雄屠战队内部出现问题,还有许多外部问题存在。拓跋家向轩辕家施压,家主又向旁系一脉的五爷轩辕乞鸣施压,轩辕子都被架空,一切的一切都在恶化。

  就在这时,出乎所有人预料,一支神秘战队出现,帮助轩辕南星扭转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