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535章 兵分五路,金娜遗物

第535章 兵分五路,金娜遗物


  “怎么可能?”金盾统领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这是他成为黄金级闪灵人以后,心中第一次生出恐惧。青色大手显然血月星判,对方居然有办在这种情况下突破限制进行拦截。

  闪灵人怕了,没办不怕,因为这种黑色巨碗叫做地狱牢笼,堪称全方位禁锢手段,即便在伯纳三族之中也不多见,激条件极其苛刻。他们本来是想抓住轩辕南星,然后分出一名黄金级闪灵人占据这位联邦少将的身体,以便日后展开一系列歹毒的计划,最大程度毒害联邦。

  很可惜,很差劲,很无奈。他们反而受到轩辕南星算计,与三名血月老怪物碰在一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能释放地狱牢笼略作牵制,希望逃出生天,然而还是被青光大手拦了下来。

  事实上,这只青光大手是一种空间源能力,能够在关键时刻隔空呈现。

  五名黄金级闪灵人拿着幻星砂,如果仅仅几颗也便罢了,那可是好几百颗,满满一袋口三名血月老怪物卡在瓶颈上已经很多年,好不容易遇到今天这个机会,又岂会轻易放弄?

  说到底,还是宇宙间能够帮助高级星判提升的事物太少了,见到一种便会没命争夺.区区地狱牢笼就想完全屏蔽掉血月警世钟三名高级星判的力量,无异于痴心妄想.

  “轰!”

  青光大手不停闪烁,在前面展开数百层空间薄膜,拦住五名黄金级闪灵人去路.

  “糟糕一旦陷入此地,我们会死的。”金盾统领向身后看去,黑色巨碗来回晃动三名老怪物显然正在牢笼中动猛攻,冲出来只是早晚的事情。

  “统领,把阿克巴巴拿留在此地吧!也许我们还能活命。”旁边一名紫眼闪灵人突然间说道。

  “紫眳,你这是什么意思?就算我把阿克巴巴拿送给对方,不要忘记我们灭杀了血月警世钟多少执者,能够成为星判的人类,都很狡诈,而且还很恶毒,即便我们低头,也没有用的.”

  “是啊!既然已经展到眼下这种局而我觉得金盾统领何不拿出一点诚意来?要知道我们并非没有机会逃跑,您完全可以把这袋阿克巴巴拿分成五份,咱们每人分得一份.试想,只要冲出大殿,分头行动,总有两人可以活下来的,您觉得呢?”名叫紫眳的黄金级闪灵人忽然上前一步,目光极为深沉.如此紧张时刻,他竟然打着这种鬼主意,还真走出人意料.

  金盾统领看向另外三名黄金级闪灵人从他们的神态和气息来看,显然都很赞同紫眳这个家伙的提议,有心不答应吧!可是身后响声越来越剧烈,由不得他迟疑。

  “好吧!分成五份,各安天命.”金盾统领并不愚蠢他很快衡量利弊,觉得紫眳的捉议并非不可接受,与其丧命得不到好处,到不如分开逃离,活命的机会比较大。

  话音未落金盾统领一抖,把鹅绒袋中的幻星砂分成五份,每人拿上一份。

  接下来,这些黄金级闪灵人就要竭尽全力逃命了,而挡在前方的层层空间薄膜,并不能真正拦住他们五人之所以没有当即冲破,是因为心不齐事态也没有展到迫在眉睫地步。

  “磁鸟出.”金盾统领甩动衣袖,放出去一只休型娇小鸟类.

  这只小鸟浑身上下瓦蓝,出现之后迅凝结出一道光圈环绕在身休周围口随后它一头便扎向空间薄膜,引出一团槐丽的蓝色闪电.

  “嘭、嘭、嘭……。”

  随着火爆的“嘭嘭”声响起,蓝色闪电竟然连续破掉大半空间薄膜.

  片刻后,瓦蓝色小鸟弹射而回,一副元气大伤的样子,扑腾着翅膀趴在主人手中,刚才它施展的蓝色闪电颇为不凡,是小型磁暴.

  “我来.”紫眳柞手打出一把磁刀.

  这把磁刀同样是瓦蓝色,同样是引小型磁暴,硬生生把空间薄膜击碎小半,另外三名黄金级闪灵人也全力出手,让黑色巨碗中传来焦急怒吼,三名血月老怪物加度突破地狱牢笼。

  “走!”金盾统领度极快,身形化为一抹流光,向着外面的大厅飞去.

  大殿之中,很多陷阱已经被血月军团玻去,五名黄金级闪灵人想走,绝对拦不住.

  眼见五道身影远去,气得血月座哇哇大叫,他的空间源能力受到“地狱牢笼”压制,威力覆盖范围大为缩水,出一定距离,就拿敌人没有办.

  “二位,别藏着掖着了,先不说轩辕南星已经逃到何处,煮熟的鸭子不能叫他飞掉.”血月座看到麾下军团被灭时,都没有表现出如此忿恨,当他感觉到要失去幻星砂,已经不能用急切和咬牙切齿来形容,整个面孔都变得狰狞起来。

  幻星砂能够引起高级星判争斗,这绝非一句空话口以轩辕南星的程度,还不能真正理解此物的重要性。单凭赤道风讲解,没有见到实际精况,终究差着一层。现在好了,看到血月星判和黄金级闪灵人不惜性命抢夺幻星砂,他猛然间警醒,终于知道深浅。

  时间紧迫,血月座捻动手指,形成一根青色细针,一弹。

  募地,细傲亮光闪动,黑色巨碗出轰隆隆巨响,接着大片青光开始渲染,在黑色巨碗形成的凹面上猛窜。

  另外两名血月星判知道事态紧急,动作同样不慢。

  左边红袍老者拿出两只小锤子,向着前方一砸,风雷之声不绝于耳,两片金灿灿光膜轰击上去,把黑色巨碗轰出几处拳头大小漏洞来。

  古边红袍老者十分直接,隔空拍出去几掌。

  可不要小看这几掌,在空中形成光掌印,明晃晃,亮灿灿,印在黑色巨碗内部,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无论在凹面上猛窜的青光,还是锤子轰出来的漏洞,进一步扩大开来,这掌印似乎在极短时间内,能够强行压制住地狱牢笼威力,让其变得脆弱不堪。

  “咔嚓!”

  黑色巨碗成了碎片,开也无形成禁锢。

  “哼,他们逃不掉。”血月座身形一晃,已经来到殿门外,那度快得不可思议,当他感应到五名黄金级闪灵人逃离方向后,冷哼道:“你们二人去追最左边和最右边闪灵人,其余三人交给本座来处理。”

  这位血月座独霸三名黄金级闪灵人,只见他抖了抖红色袍服,令人惊骇的一幕出现了。

  “啪塔,啪塔!”

  两团身影从红色袍服中踉踉跄跄退了出来,好不容易站住脚步,挺起身板。只见其中高一些的身影竟然与血月座一般不二,要说唯一的区别,仅仅容貌稍显年轻.另外还有一道稍矮身影,却是一副半身皑甲。

  这副半身皑甲底部喷射出大量火星,构成双腿模样,皑甲前胸部位布满裂痕,从裂痕中冒出淡淡黑气,不时还能听到吼声,好像有东西关在皑甲中,里里外外透着一股妖异。

  “去吧!”血月座淡淡说道,与他一般不二的身影点了点头,闪电般飞了出去,那副皑甲迟疑片刻,似乎有些抵触命令,不过很快平静下来,同样以极度飞了出去,看样子是不想放过任何一名黄金级闪灵人。

  就在三位血月星判离开之后,大殿门前傲傲一晃,闪现出一道挺拔身影来。

  “哇哦哦,太他娘的刺激了,三个血月老家伙厉害得邪乎,天眼组织用来对付你的招数竟然说破就破,没能支撑到两分钟。”赤道风大笑过后,又变得惋惜起来:“啧啧,可惜呀!那帮伯纳三族的蠢货为什么不派出一些更出彩人物?两群疯狗互相咬,真是一场精彩大戏。”

  “是啊!很不错的一场大舟,现在他们全都分散开来,到是一个灭杀他们的好机会。”轩辕南星看向远方,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那还等什么?赶紧冲上去,能干掉一个是一个.只要不碰那名五级星判,等到其他两名血月星判与闪灵人拼到一定程度,大有可杀之机。”

  “老赤,你想得太简单了。”轩辕南星拇了拇头,叹道:“若是脱离主控大殿,以这些老家伙的精神力量,想屏蔽他们的感应非常难,估计在半公里内,隐藏得开巧妙,也会暴露行踪的。”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用黑魁虫如何?可劲的飞到高处,就像卫星那样进行监视,被现也无所谓,有摩根遗宝挡着,可以造出来好多黑魁虫来。”

  “也好,试一试,不行就退回来,远走地治星。”轩辕南星点了点头,他对于赤道风的能力颇为信服,虫巢自从挪到能源葫中,经过一系列展,黑魁虫的威力已径得到加强。

  轩辕南星舍得投资,赤道风也懂得回报,他们是最佳搭档,一路走来度过许多难关,今天遇到出应对极限的敌人,同样并肩作战,准备以巧破力.

  刚刚把黑魁虫撇出去,只感觉能源葫微微一颤,赤道风惊叫道:“咦?这个名叫金娜的血月星判不简单呀!她,她居然凝聚出这样一件事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