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538章 各逞心机,脱离

第538章 各逞心机,脱离


  时机刚刚好,轩辕南星鱼出的剑哦,仍憋停留在臼月晕判哦顾。

  “你,是你,我早该料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血月星判一边说话一边吐血,他的身上冒出大量光焰,仿佛火龘药桶一般,下一刻就要爆开。

  “抱歉,我不想坐以待毙,所以只能把你干掉。”轩辕南星的感应能力何其精准?剑光刚好把侵入血月星判体内的闪灵人本体击成重伤,却没有当场死亡。

  眼下就耸血月星判想自爆,却要经过闪灵人那一关。这种相互间的牵制十分微妙,剑光缓缓后撤,轩辕南星目光中带着冷酷。

  “哼,你走不掉的。”

  血月星判突然间难,他竟然抽回伸入胸口的怪手,黑色指甲全力张开,向着轩辕南星抓来。

  眼见轩辕南星就要被对方抓到,冷不防二人之间竖起一面琉璃圆盾。剑光还在后撤,令血月星判痛苦不堪。

  血光四溅,能源葫高高悬挂,全力吸收战场上残留的“养料”。

  这个时候,黑色指甲全力一抓,竟然抓入琉璃圆盾,让轩辕南星为之侧目。与此同时,血月星判的侍卫兽,向着近前冲了过来,非常惊险。

  轩辕南星敢于冲出来,就说明他已经设计好退路。高级星判死亡时,可是相当成猛的,陷入战场很危险,就耸不死也会重伤,实在犯不上。

  有闪灵人给血月晏判陪葬,这就够了。

  其实,刚才那一剑,并非冲着血月星判而去。轩辕南星是想重创黄金级闪灵人,要不然等到它寄生成,会是一件麻烦事。至于剑光笔直穿透血月星判身体,会不会造成损伤,则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关键时刻,又一面琉璃圆盾出现,笔直飞向侍卫兽,阻挡了半秒钟。

  要说这些琉璃盾牌,硬度实在不错,屡屡帮助轩辕南星脱险,堪称万金油,今天这次危机同样不例外,两面盾牌甩出去,赢得至关重要的半秒钟,得以抽身而退。

  看到轩辕南星身影越来越远,血月星判怒火冲天,他现在身体僵硬,已经无动弹,调动源能力越来越困难,难道真让闪灵人占据自己的身体?

  “不,轩辕南星!组织会为我报仇雪恨的。闪灵人,一起下地狱吧!”血月星判拿轩辕南星没有办,只能将怒火倾泻向闪灵人,从毛孔之中冒出一缕缕温热红光,随后引一场自爆。

  刺眼光芒涌起,很快变淡。这名闪灵人控制能力强,竟然强行遏制住自爆,让爆破性能量只挥出极小一部分成能来,情形古怪异常。

  “老赤,这闪灵人究竟怎么回事?命匣,等等,罗红前辈曾经在手札中提起过。”轩辕南星拍了拍额头,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命匣呀!耸是闪灵人皇族为了确保子孙后代安全,研究出来的一种强防护措施。

  根据传闻,这命匣不知道是用何种物质打造而成,闪灵人躲在里面,只要不主动出来,短时间内性命还是很有保障的。而且命匣具有独特攻击手段,度非常之快,简直就是闪灵皇族的万能战斗机和逃生舱,难怪当命匣出现时,血月星判大惊失色。

  烟消云散,轩辕南星飞回战场。

  无论血月星判,还是黄金级闪灵人,折腾到这种程度,已经没有多少危险。黑魅虫刚刚传来图像,除了正在与黄金级闪灵人战斗的诡异铠甲,竟然跟丢了另外几人,所以要以最度打扫战场,赶紧离开此地方为上策。

  “快,把血月星判的残尸给我吞掉。”轩辕南星挥手间放出大片虫云,卷起战场上残留的所有东西,回转能源葫。

  赤道风十分精明,先是派遣黑魅虫钻入血月星判尸身,看到黄金级闪灵人奄奄一息,把这个鬼东西扯出来,这才处理相应扫尾工作。

  黄金级闪灵人刚刚入手,轩辕南星便把它的尾巴用黑暗能量包裹住。能够捕捉到一名活着的黄金级闪灵人,只要控制得,对于削弱天眼组织实力,会有很大帮助。

  虫云把大部分东西扫入能源葫,唯独两样东西产生空间排斥力,无收纳。一件是血月星判的鬼手,一件是闪灵人的命匣。

  想不到,这只可以任意伸缩黑色指甲的鬼手,还是一伴不错的空间装备。

  至于那只命匣,经过一番威应,轩辕南星现是碎片拼接起来的残次品,根本不具备真正命匣的能,要不然血月星判必死无疑,也不会给轩辕南星可乘之机。

  想一想就不觉得奇怪了,如果真是闪灵人皇族,又岂会派到月琴星来?辛苦不说,还要承担身份暴窟后,随之而来的各种各样危险,无论伯纳皇族,还是闪灵人皇族,他冉都很金贵。

  尽管是一件残破不全的修复装备,这只命匣却把空间储2圯x哦a7x助颤哦哦能很好的保存下来,难怪没有看到幻星砂,原来都放在命径迪中。

  虫云倒卷而回,轩辕南星刚要离去,冷不防背后探出一只手臂来。

  “小龘子,原来你在这,很好,很好,给本座留在这里吧!”声音后先至,好像一根刺一样钻入脑海,让人头痛欲裂。

  “什么人?”轩辕南星身上释放白色光晕,明晃晃一轮光明驾临,他把对方手臂挡回去,难以描述的回力渗入黑暗裁决领域,在虚空中连续退出去五步,这才堪堪站稳。

  “不错啊!居然挡得住本座一击。”黑暗中很诡异的挤出一道身影,赫然是血月警世钟派来的两名四级星判之中的另一位,红色衣袍轻轻飘荡,被他盯住,突然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老家伙,你说说你,周围那么黑,冷不丁跑出来吓人,没有半点公德心。”轩辕南星雳出笑容,好像聊着家常,身体却向后慢慢退去。

  “哼,小龘子,你的身体状态很差劲,还是老老实实留在此地,任由本座打杀吧!”血月星判挑了挑眉头,一副吃定对方的表情,可以看到他全身始终紧绷,时刻准备出手。

  “你们血月高端战力太多,欺负我这个新晋星判。所以,咱们还是后会有期。”轩辕南星话音未落,身形向大气层猛降,血飘零散出磁力波动,带动身体飞行。

  “想跑?没那么容易。”血月星判在虚空之中跺脚,身影在原地慢慢淡去,再出现时已经进入大气层,距离轩辕南星非常近。

  “老怪物,好离谱的度。”轩辕南星心中再惊,血飘零剑光化作一道匹练,度增幅不少。

  前面跑,后面追,前面跑得急,后面也就追得急,两道身影距离地面越来越近。轩辕南星艺高人胆大,他忽然回身打出一团光芒,让血月星判来不及躲闪。

  “毒!”

  由于转身太过突然,轩辕南星刹不住身影,整个人都撞入沙丘之中。方圆百里,仍然是黄沙世界,没有哪怕一棵植物,一处水洼。

  轩辕南星的冲力都如此之强,后面的血月星判不差分毫。不过这老家伙强横,遇到攻击急忙撑起红色护罩,把所有力量用干防御,身形硬生生定在空中。

  血月星判在追击之时,就加着小心,除了源能力设防,身上还有几件防御装备,遇到危险的时候,会被动开启。

  紫色光芒一闪即逝,让血月星判浑身一僵,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胸口。红色光罩竟然出现指头粗细漏洞,身上的几伴装备也在独特力量压制下,未能及时挥作用。

  “这是?这是金娜的力量。再来如此,早听说那个小婊子在凝聚源能力,竟然槁出这样一支粗坯光剑来,倒是有些本领。”血月星判深吸一口气,在背后凝聚出一轮弯月来,葬始从体内强行抽取紫色剑光,抚平伤势。

  同样是四级星判,金娜留下来的剑光,好歹威力不弱,攻入这名血月星判体内,怎么还能被他抽取出来?

  轩辕南星感应到这一幕,咋舌不已,赶忙从沙丘下面向前爬去,屏气凝神,依靠摩根祭祀袍把气息收敛到极致,准备风紧扯呼。

  金娜留下来的紫色光团,能量凝聚模式十分粗浅,轩辕南星只是看到一种展模式,涉及到具体操作和凝聚剑光,他还要从长计议,细细琢磨一番,所以把光剑射出去并不觉得可惜。

  出乎意料的是,心中认定的必杀一击,居然未能起到应有效果。

  “不对,这老家伙悬在空中,不敢落下来,而且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是在虚张声势。”轩辕南星多聪明的一个人,他在沙丘下爬出去不远,就反应过来这里面也许有猫腻。

  有心出去打过,却又停住身形,毕竟刚才动静不小,说不定已经惊动其他人,还是赶紧回转幸控大殿吧!那里才是自已的阵地,迟则生变,不要冒险做些没谱的事情了。想要击杀四级星判谈何容易?如果没有必杀力量,拖上二十分钟很轻松,到时候再想离开,恐怕就要残了。

  轩辕南星做事向来稳妥,闷头做他的小老鼠,对于上面的反应不闻不问,渐渐脱离这片区域。

  大约五分钟以后,血月星判飘飘然落到沙丘上,自言自语道:“好谨慎的小东西,居然不肯轻易出手。金娜在这把光剑中还真是煞费苦心,居然暗藏着九百九十九道回力,差点被它震瘫痰,要不是有些仰仗,还真就不敢滞留此地。”

  “毒!”

  远方爆出一道亮光,轩辕南星不知道什么时候,接近那副血月座的古怪铠甲,出手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