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543章 新甲构思,陷入重围

第543章 新甲构思,陷入重围

  “喂,不是吧!我刚离开一会,你就弄成这副惨样?”赤道风的声音再次出现,让轩辕南星紧张的心情稍稍放松。

  “是啊!很惨,那血月警世钟的老家伙,也不知道动用了何种手段,居然悄无声息找到我的准确位置。这还不算,那么高的级别,偏偏出手偷袭。到现在,五脏六腑还在翻腾,没有个把月静修,短时间内恐怕无法恢复。”轩辕南星趴在草丛中,脸上带着苦笑,与赤道风说话。

  “啧啧,我的天,你不是说要把那个老家伙引入山脉关起来吗?还说有办法引出宇宙巨兽把他消灭掉,怎么反而把自己给关进来啦?等等,我没有看错吧?附近尽是毒物,在这个地方行动,星判层面也会受到影响,不能随意妄为。”赤道风看清轩辕南星的处境后,大为吃惊。

  “没错,我把自己给搭进来了。而且从逃生通道出来,除了跨越地xué进入实验室主体,寻找封印核心控制枢纽,据我所知没有其他办法离开此地。当然,如果宇宙巨兽肯疯攻击极光屏障,也许能撕开一条裂痕,不过这大家伙最近几百年安生的很,一直在沉睡。”轩辕南星耸了耸肩,但凡有一点可能,他都不想进入这个鬼地方,现在把自己陷住了,想离开很麻烦。

  “好吧!好吧!忘记那些倒霉事吧!我这里给你提供一个好消息。知道吗?那血月老怪物的狗屁鬼泣神甲,被我拆开了。”赤道风压抑着兴奋,好像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什么?拆掉了?你不是说要夺得控制权吗?拆掉了回收零件吗?”轩辕南星好悬没有被赤道风的话呛住,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恶搞了?那可是神甲,多少星判梦寐以求的极品装备。

  “别急,听我把话说完。谁说神甲就拆不得啦?经过力王天魁虫的入侵,我总算知道,这件神甲鬼泣并非血月老怪物所有,而是出自车年前一名高级星判之手。也不知道这血月老怪物动用什么办法,或者是星判围攻,居然把那位穿着鬼泣的高级星判干掉,这才得到这副神甲。

  不过呢?想要收服神甲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容易,因为神甲中留有原主人的源能力,而且拥有不弱智能,不会轻易就范的。想要收服它,除非十分精通此道之人,要不然就只能使用自身源能力一点点浸yín,通常需要花费大把时间。

  高级星判更加注重自我修为提升,所以很珍惜时间。如果不是种族大战爆,他们交手的机会并不多,所以老家伙破解鬼泣的度并不快。

  不过百年岁月,就算每个月抽出一点时间来破解,也足以压制鬼泣原来的智微了,并让它按照自己的心意搭建新的智能系统。

  妙就妙在,这件机甲已经磨砺得差不多,对于老怪物只有最后一丝抵抗,却落到我们手中。

  我敢肯定,这件机甲是有意把所有能量转化为雷霆宣泄出去,造成能量缺失状态,从而羌法回到老怪物那里。

  人工智能通常都很忠诚,它一定很怀念与原主人并肩作战的日子,就像当初的我一样。因此宁可落入旁人之手,也不愿意便宜杀伤原主人的凶手。

  很可惜,在南星你擒获这件机甲的那一瞬间,鬼泣就已经成为一件死物,它只保留着部分本源实质,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快突破进去。

  问题来了,重新更换人工智能并且培育起来,需要时间。而且这件神甲损伤很重,老怪物只懂得驱使它对敌,根本不注意保养和增幅能量,有些损伤甚至已经无法修复,情况非常棘手。

  所以,我想出一个点子来,把生命徽章完全清空!只留下那颗在宁园星地下城搞到的大容量能量球和摩根祭祀袍,我会分出力王天魁虫和五万只银辅虫,构成一套系统,用来支持鬼泣日后的维修和提升,你看怎么样?”

  “原来你是打着这种主意,用摩根祭祀袍来填补鬼泣的漏洞吗?可是人工智能怎么办?难道你想用阿布来完成?”

  “哈哈哈,不愧我赤道风的好搭档,猜对了,确实要把阿布的一部分人工智能融合进去。”.

  “等一等,说到融合人工智能,只能融合仍然维持水母形态的阿布,可是它要帮我吸收生命能量,最近我连续动用二元涅棠恢复,就算对于体龘内储存的生命能量总量来说不算什么?如果就此消耗下去,总要得到补充,我可不想吃老本。”轩辕南星皱了皱眉,他不想因为一件装备胡作非为,若是以后战胜伯纳强者,却无法快吸收生命能量,会影响到未来成长的。

  “南星,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只要把水母阿布融合进去,我有办法保存它的特性。从此以后阿布想吸收多少驳杂能量都可以,可以很轻松的得到星判级血祭兽的能力,同时还不影响转换生命能量。嗯,怎么说呢!改造之后,新甲有些像战器,不过是基于物质层面,并非能量层面。另外,不是用摩根祭祀袍去堵鬼泣的漏洞,而是用鬼泣来成全摩根祭祀袍,顺便再把琉璃珠防御阵列融合进去,那样就完美了。”赤道风越说越高兴,好像他已经完成一件杰作。

  轩辕南星眼前一亮,点了点头,颇为赞许的说:“原来如此,鬼泣本身就有攻击手段,你是想培育出一件有别于鬼泣的新型神甲来,它的攻击模式来自shì卫兽,确实是很不错的构思。”

  “没有办法,谁叫鬼泣损伤过重呢?你可以把新甲看待成生命徽章的外部插件。当然,由于鬼泣的本质很特殊,而摩根祭祀袍又有不错的融合特性,外观看起来仍是一件袍服。只是我觉得生命徽章储物空间容积有些不够用,最好能够拓宽一下,好存放更多琉璃珠,以便日后消耗之用。”赤道风显然要大展拳脚,南星的生命徽章储物空间已经不小,却还不够他折腾。

  “这样啊?没关系,这里不是刚刚得到一只闪灵人的命匣吗?此物同样拥有储物功能,你把它拆开融合进去,能拓宽多少空间就拓宽多少。另外,琉璃塔材质还剩下不少,赶紧让黑魅虫打造琉璃珠,越多越好。可惜一次性只能动用三十六颗,如果是七十二颗,防御力会更强。”

  “闪灵人的命匣?嘎嘎,这倒是一件不错的小玩意。只是把它毁掉有些可惜,以我的技术最多剥离出原储物空间的百分之三十左右,不过这样一来空间倒是尽够了。”

  “无妨,反正是白来的,日后能多一份保障,这比什么都重要。”拜辕南星当即就把紫昭的命匣交给赤道风处理,一点也不觉得可惜。

  就在轩辕南星和赤道风在这里说话的工夫,远方传来一声惊天动地怒吼,听声音正是那位血月座,精神层面夹杂着难以描述的金戈铁马味道,给人的感觉好似要不情代价大战一场。

  “咦,谁把老怪物刺jī成这样?不会是地xué中那只宇宙巨兽吧?”赤道风在一旁幸灾乐祸。

  “不是地xué方向,应该与宇宙巨兽无关。难道此地还有其他危机,能够动摇这个修为通天的老家伙?真是奇怪。”轩辕南星压低身子,快向战场方位爬去。他此刻还不知道,腰间佩戴的四四方方木块,无形当中为他减少许多麻烦,真正毒物在很远处就绕开行走,并不靠近。

  不大一会,只见前方火光冲天,小半座蘑菇林熊熊燃烧,血月座和他的分身正在空中与数百只奇形怪状生物jī战,时不时爆的冲击bo从轩辕南星头顶上经过,击打在附近几座岩石山上,造成大量巨石滚落。

  这条山脉之中的毒物非比寻常,其中有好多拥有执法者层面实力,而且一开毒素侵蚀力惊人。

  若是普通执法者层次,哪里是五级星判的对手?况且这名五级星判身边还有一位相当于三级星判的分身,两相配合,威力无穷。不过此地毒物生命异常强横,哪怕拦腰截断,仍然能动强攻击,而且它们的最大优势是数量,很快凑齐近千只,气势汹汹将血月座围在中央。

  “打得好,打得太好了,省得我费心费力坑他。”

  轩辕南星心中暗喜。

  要说血月座也是倒霉,他觉得这里毒物太多,所以飞到空中查探地形,偶然觉察到极光屏障的存在,出手试着攻击一次,悲催的事情就此展开。

  那极光屏障是山脉之中亮光来源,此地大部分毒兽拥有简单智慧,它们把极光屏障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谁要是敢于攻击极光屏障,便是公敌。

  其实,以这些毒兽的实力,离开山脉之后,大可以在这颗星球上寻找更好地方居住,只是它们世世代代生存在这里,坐井观天,整个山脉便是它们的世界,从来不知道外界那般宽广。

  好嘛!血月座只是尝试着捅了捅极光屏障,就遭到毒兽群攻。这山脉绵延千里,期间生存的执法者层次毒兽没有两千也有一千七八,而且耳朵很灵,当感受到bo动立刻赶来加入战局。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