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550章 战血月首座

第550章 战血月首座

  “这么强?血月老鬼居然还保留着这么强实力?”轩辕南星深吸一口气,他终于知道老家伙为什么那么自信,挑战宇宙巨兽了。是因为拥有绝对力量,可以在解决巨兽之后,犹有余力解决一个战力有些逆天的低级星判。不用怀疑,血月座能够做到。

  “是啊!强得令人指,看来这些老家伙,能够活到今天,肯定有其独到之处,而且很擅长算计。如果不是宇宙巨兽生命顽强,情况相当危险。”赤道风语气凝重,收起所有轻慢之心。

  “你有没有感觉到,这宇宙巨兽在守护着什么东西。嗯,应该是一头待产母兽,难怪长期在此地沉睡,敢情是要产龘子。”轩辕南星感应灵敏,自从几bo能量碰撞之后,山脉中再无干扰。

  “呵呵,我哪有感觉?只能进行扫描,可是没有你的感应见效。如果是一头母兽,也许血月老鬼会胜出,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放心吧!”轩辕南星拿出一把摩根大剑,再拿出一面琉璃塔盾。喝掉白sè药剂后,感觉臂膀充满力量,好像随便一挥就能劈开山峰。虽然这药剂有副作用,但是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赤道风不再言语,悄悄做着准备。如果到最后关头,黑魅虫和银辅虫同样是对敌手段,就看巨兽它老人家,能够把血月座的实力削弱到何种程度。

  “轰!”

  血光飞溅,宇宙巨兽已经皮开肉绽,却仍然鼓动毒光,向当空身影刷去。

  再看血月座,左臂腐蚀殆尽,只在肩膀部位留下一点点骨头,他一边动进攻,一边大口往外咳血,完全没有刚才那种从容淡定,眼角眉梢涌起一丝戾气。

  “好,轩辕南星,本座所受痛苦,等会要你千百倍偿还。”老家伙还在叫嚣,不过人家确实有叫嚣的本钱,只见他从腰带中抽出好多八边形金属片,面孔狰狞。

  打到这种程度,血月座非常清楚,还有一个轩辕南星在旁边虎视眈眈,随时都准备过来捡便宜,所以他必须施展雷霆手段,哪将用掉最强杀手铜,也不能再损耗体能了,否则情形会完全逆转过来,那就不是他处心积虑设计小贼,而是让小贼再次得逞,在他身上捞足好处。

  轩辕南星恨不得宇宙巨兽变得再神勇些,可惜对于一位“孕fù”来说,这个要求有些苛刻。

  “弥天爆裂击!”

  瞬间,血月座已经打出手中金属片。

  这些金属片带起滚滚雷音,在空中化作一团又一团直径三米金光,拖着长长光尾,撞到巨兽庞大身躯上,登时天翻地覆,毒光偃旗息鼓。

  轩辕南星瞪大眼睛,血月座突然亮出来的手段,太具有震慑力了。比那些摩根制式权杖自爆还要强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如此逆天。

  不过话又说回来,能够提前逼老家伙动用如此杀手铜,总归是好事。

  “小心,这老家伙手段层出不穷,难缠得要命。”赤道风注意到可怕震bo,又一次提醒。

  “嗯,这次作战九死一生,我会小心应对的。”轩辕南星慎重的点了点头。

  能不慎重吗?老家伙邪乎得要命。宇宙巨兽大神威,将山脉之中的毒素全部吸来,凝聚成恐怖毒光,动攻势。如此威能,也仅仅侵蚀掉老家伙一条臂膀,就算毒性已经进入老家伙体龘内,实力最多从五级降低到四级,同样难以对付。再者说,不知道老家伙身上还有没有刚才那种金属片了,竟然比魔神裁决炸弹强那么多,把宇宙巨兽的庞大身躯硬是分解成血水。

  是的,巨兽身体快崩溃,已经面目全非,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突然间,从巨兽的身体中,冲出一道身影,向着空中撞去。血月座早有准备,用力抡出碧绿光sè,把身影罩在当中。

  “砰,砰,啊……”

  光罩圈住一条大头鱼,头部非常夸张,身子相对狭小,比例极不协调。

  这便是宇宙巨兽的孩子,当它感受到母亲气息越来越微弱,强行钻出母亲身体,向敌人动进攻,奈何底子太薄,实力太弱,与它的老娘相比,差得不是一星半点,根本无法形成威胁。

  “哈哈哈,小东西,为了你,本座吃尽苦头。你身上凝聚许久的空间铀,可以令我突破现在的瓶颈,再加上幻星砂,想不晋升都难。”血月座有些得意忘形,因为他很清楚,五级星判与六级星判存在多么大差别,那正如轩辕南星与他的差别一样,正常交手,没有还手之力。

  “叽咕,叽咕……”

  幼兽泪眼朦胧,在为母亲悲哀,在为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悲哀。

  就在这时,轩辕南星终千出手了……面布满裂痕的琉璃塔盾,被他用巨力掷过来,只有一道淡淡光影,稍纵即逝。

  “轰!”

  血月座正想掐死幼兽,夺取他需要的东西,不曾想遭到破坏。不过这在他的预料中,如果轩辕南星还不动手,那才叫奇怪。

  琉璃塔盾分崩离析,碎片带起一道道锐利冷风,从血月座身边划过。

  “咦,怎么回事?”血月座心中吃惊,这时候他才注意到,随着琉璃盾牌碎裂,几瓶黑sè液体溅射到附近,然后生了一件非常离谱的事情。

  本来,在与宇宙巨兽作战期间,体龘内能量消耗极为剧烈,源能力几乎见底,正想吸收宇宙能粒子,等几瓶黑sè液体溅出来之后,居然无法顺畅吸收到宇宙能,恢复度一下子降低大半。

  呼啸声响起,轩辕南星度很快,摩根大剑劈砍而下,力道重若千钧。

  血月座战斗经验何其丰富,再离谱的事情他都遇到过,不会因为难以吸收宇宙能,而放弃抵抗。他的手中多出来一把jī光剑,剑光之中自带震dang力场,竟然与大剑拼了个旗鼓相当。

  “轩辕南星,你不是以为,单凭力量就可以战胜本座吧?”血月座眼中带着轻蔑,事实也是如此,实力达到他这种程度,对于作战已经有种信手拈来的本能,加上悠久岁月慢慢打熬身体,强化体质,五级星判的力量绝对不差。

  轩辕南星没有应答,这种层次的战斗,不容他有半点分心,哪怕一个非常细小的错误,一旦被老家伙死死抓住,就会陷入万劫不复境地。

  高手过招,电光火石,也许几秒钟就能分出胜负来。

  只有实力比较接近的对手,战斗之时才会陷入僵局。轩辕南星与对方相差那么多,因此他要在最短时间内全力以赴,哪怕仅仅几秒钟,也要维持自身最高端输出,胜负往往在一念之间。

  “轰”的一声,然后耳朵里全是忙音。

  血月座大为动容,因为轩辕南星不计代价,把体龘内所有黑暗能量轰了出来。更加有些出预料的是,黑暗能量竟然借助摩根大剑进行增幅,之后快传导过来。

  “嗡!”

  血月座手中剑光出一声哀鸣,黑暗能量大占上风,竟然把剑光中附带的震dang力场破去。

  这还不算,侵蚀力量强的黑暗能量,以一种独特韧性攀附而上,要钻入血月座的身体。

  “给我爆。”血月座大喊一声,身体冒出强盛绿光。

  为什么如此害怕?为什么如此急迫?血月座身上有伤,他知道黑暗能量的可怕性,尤其是这种经过特殊锻造的黑暗能量,不用太多,只需一半,就能产生负面效应,封住他的源能力。

  开玩笑,封住源能力,还打个屁了?虽然吸收宇宙能的度减慢很多,但是他在源能力上面浸yín两百年,可不是作假的,只需滋生出一丝力量,就可以施展种种手段。试想,要是把源能力完全封锁住,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因此哪怕决然一些,也要把危险掐灭在萌芽状态。

  “轰隆隆!”

  青光和绿光叠加,空间一下子弯曲成凹面,随后向外弹去,把大半黑暗能量炸开,只有一丝黑暗能量钻入血月座身体,让他觉得有些不适。

  轩辕南星哪敢怠慢?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老家伙应该已经用尽源能力,在十几秒内处于旧力枯竭,新力不生状态,这便是他的机会。

  “劫!”

  简简单单一声断喝,轩辕南星手中冒出剑光。那把摩根大剑,在传导黑暗能力之后,就已经废掉,扭曲变形不说,还变得极为斑驳脆弱,想要杀敌,还得靠血飘零。

  剑光弹射而出,带着一抹惊天动地的杀意,带着一种势不可挡的威严,轰击而上。

  在过去的七天里,轩辕南星不断参悟大无量审判剑,不过只找到一点头绪。虽然没能合成出新招数,但是他每天都会向能源葫中储存剑光,同样的劫字剑,只不过威势稍稍降低一些。

  “轰,轰,轰,轰”

  没有留手,费尽心机争取到十几秒钟,怎能轻易铸过?

  能源葫已经悬浮到头顶上,一道又一道威势凛然剑光,轰击在血月座身上。每天大概可以储存三十道剑光,七天便是二百道,轩辕南星为了此战非常用心,总算在此刻挥作用。

  那可是二百道劫字剑,突然难,把血月座打懵了,彻彻底底打懵了~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