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565章 企业号上的偷渡客

第565章 企业号上的偷渡客

  企业号飞船停泊中心最快的客货两用飞船,现在正制订航向道标,直指天琴行省珈蓝星。

  停泊大厅中有些人坐不住了,几名戴墨镜冷酷男子齐齐向牛车离开方向看去,其中一人使用频音bo说道:“划才那辆车上的气息是轩辕南星,绝对不会错的。我永远忘不掉,是他挥舞夕光把我的手臂斩掉,紫昭大人到现在还没有回乘,也许已经……““孟轲,不要再说了,给组织信号,我们潜入这艘飞船盯住轩辕南星了……”为一名面容异常冷峻中年大汉拿掉墨镜,他的目光让人冷到脊髓里,很多精兵自动让开道路。

  除了几名墨镜男子,大厅角落中有一只细小机械甲虫,震翅向外面飞去,快没入漫天雨帘。

  总之,企业号还没有起飞,就被许多双眼睛盯住。不过,这正是轩辕南星想要的结果。

  轩辕敬岚和肖志云已经带领各自战队前往玉盘秘境,经过最近一年半展,雄屠战队的规模数次扩充,借助轩辕南星搭建起来的骨架,已经展到相当高度,二人麾下都是五百人战队。

  此外,轩辕南星还特意通知家里,要求老爸竭尽全力,在那些达到精兵大满贯的人员中挑选信得过的家族成员,让他们跟着雄屠战队一起过来。

  老实说,路上花费了不少时间,近三千人的吃喝拉撒睡都由肖志云来解决,让这位曾经的黑道军师,说话做事变得越来越简洁了轩辕敬岚心系轩辕天逸,要不是家里实在没有多余人手支派,她可不想到玉盘秘境乘。所以甭指望她在路上挑起重担。

  为此,轩辕南星痛批轩辕敬岚。

  这丫头怎么说也有二十来岁了,身为一支战队的领导者,如果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会耽误多少条生命?轩辕天逸的命是命,难道麾下队员的命就不是命?不能胜任职责,立戴罢免。

  好家伙,众人从乘没有见过轩辕南星那么大火气,搞得轩辕敬岚无地自容,恍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轩辕敬岚总体还算不错,没有耍小性子,要不然轩辕南晏绝对不会让她继续担任战队队长。

  想一想,近三千人的队伍,进入玉盘秘境能瞒得住吗?而且,即便运用主控大殿,明晰摩根禁制所在地,把如此多精兵散播出去,接受一定时间内的试炼,仍然是一项浩大工程。

  轩辕南星下令,要求雄屠战队所有人去十八玉盘秘境磨练意志……最好有机会抵达十八玉盘秘境最后一方世界,那里血祭兽较多,拥有丰沸宇宙能,埠于已经达到执法者的队员也有好处了正是对这三千人冉望值很高,轩辕南星才甘愿暴1ù行踪,尽量吸引敌人部分注意力,好给轩辕敬岚和肖志云争取时间。另外,韩菲儿和菱并未离开,需要她们二人暗中坐镇。

  韩家和米勒家族近期会派人过来,接手轩辕南星分给他们的矿脉,让家族势力迅攀登高峰:别看轩辕家族送过乘三千人,其中有一干人是雄屠战队,并非人人达到精兵大满贯,所以有机会成长到执法者阶层的人数,将将达到两千五百人:这些人当中,如果晋升几率能达到五分之一,轩辕南星就会笑得髅狂:毕竟很多人受到资质限定,即便得到家族晋升手札,也没有把握提升上去:不过经过家族专业人士精选,凡是派乘的精兵,年龄和毅力肯定过关了偶有几名大年纪精兵,也是对家族做出过杰出贡献的人,破格让他们进行尝试,而且日后需要他们分管月琴星相关事务。

  现在,轩辕南星所要做的便是争取时间,他不但要吸引各方敌人注意力,还要尽可能快的赶回珈蓝星,与联邦军方展开谈判,最大限度拖延家族成员和莫邪星相关人员介入战局的时间。

  在轩辕南星的宏伟蓝图中,要借助玉盘秘境,尽可能多的为家族培养执法者。也许轩辕家在星判层面,实力远远不及那些级家族,可是能够在执法者数量上远对方,也算一和成就。

  原本,轩辕家执法者的数量只有区区百人,经过最近几年快展,数量已经逼近三百人。

  三百人,不算少了,这还不算盖亚集团的执法者,以及依靠联姻从亚历山大家族之中挖过乘的执法者。可是在轩辕南星看乘,这个数字远远不够。

  想要长久统治珈蓝星星域,并且抗击伯纳三族强敌,短期之内要达到千名执法者。这样一来无论日后登上战场,还是面对联邦,都能形成一份势力,不至于被人暗中操控,去做那炮灰。

  当然,千名执法者绝对不悬轩辕南星的终极目标,这次回去他便与老爸轩辕子都商量,派出家族战斗人员前往战场,让他们积累作战经验和战绩,争取快达到精兵大满贯,然后再想办法让他们回乘休养生息,达到要求的便派往月琴星磨练,达不到要求的给予奖励,让他们增加保命手段。至于家族中那三百命执法者,竭尽全力让他们成为高级执法者。

  伴随着震耳yù聋轰鸣声,企业号飞船缓缓升空。

  牛车就停在船尾头号货舱中,青牛宛如一件艺术品,静静的站在货舱正中央,巨大的车厢散出一bo又一bo强横气息。

  蓦地,企业号飞船冲出月琴星大气层,五分钟内进入航道,向着天琴行省方向冲去。只见船尾喷吐出明亮光焰,一下子便把度提升到极致。

  这艘企业号飞船有船长,有大毫,也有船员。

  由于停泊中心主管关照,所以企业号飞船没有搭载乘客。不过,不请而来的乘客洌是一大堆工“统领,要不要控制这艘飞船?或者在偏僻航道,直接把飞船炸掉,让轩辕南星在太空中漂流几个月,组织肯定会派人过来,把他干掉:““真是蠢货啊!不要以为你在轩辕南星手中曾经逃过一条命,把飞船炸掉以后,就可以好运的逃过第二次。我们不是行动人员,短期内只拥有监视职权。想办法把信息送出去,让组织方面派出高手,这才是正题。说起来,我比你还要心急,希望为紫昭报仇,可是对方实力深不可测,随随便便出手,只会导致满盘皆输。所以,给我警醒些,也规矩些,不要妄动。”

  “是,是,还是统领大人想得周到。”刊才还在一赢咬牙切齿的黑脸大汉,忙不迭弯腰献媚。

  除了这几名墨镜大汉,飞船上还有四伙人。靠近船晏休息区的船舱中,蹲着两名少年,他们正愁眉苦脸嘀咕着。

  “哥,你说这飞船从外面看有棱有角的,谁想里面这么复杂。走着走着居然mí路了,咱俩向前面走好呢?还是向后面走?这也没个图标什么的,还要小心回廊中的监视器真麻烦了……”

  “乖弟弟,我听到前方有人的声音。你想啊!这样大的飞船上,肯定有船员,只要我们能找到船员,打咕一车,不就成了?”

  “呃!哥,你又冒傻气了,我们是偷渡上乘的,没有交船票钱呢!被人家逮住,还不像上次那样,提起来暴打一顿?”

  “唉!出乘讨生活真不容易,可惜了你我这和天纵之才。”哥哥故作老成说道,看上去竟然比弟弟的年龄小上许萋,皮肤白里透红,声音脆脆生生,偏偏mo了mo下巴,装出一毫大人样。

  “嘿嘿,没关系,咱们赌上一局,就赌这船上的船员是双数还是单数:如果你赢,我仍然管你叫哥,如果你输,恢复过来了小王八羔子,居然爬到老子头顶上,作威作福。”大眼少年凶相毕1ù,不过对于矮个子少年没有半点杀伤力了“好啊你要单还是要双了……”

  “妾这回要双!”

  “呸,上次你就要双。

  让你一次,这次我要单。”脆生生少年眯起双眼,摆出老jian巨狷……脸谱。

  这两名少年憋着一口气,非要搞清楚船员是单数还是双数,渐渐忘记上船干什么来啦!距离货舱越来越远,消失在很多人的视线中。

  无论少年,还是墨镜男子,全都在其他三方势力监视下。

  几名红袍执法者手持利夕,正全神贯注看向对面一名身形tǐng拔银袍人,气氛非常紧张。

  “呵呵呵,血月警世钟在月琴星吃了不少苦头哦!怎么?还没有吸取教祖,在这位联邦少将阁下的船上,想做些偷鸡mo狗的事情吗?”

  “神圣佳音,你们不要得意。座大人如今是生是死不知道,天尊大人已经过问此事,会让那个轩辕南星好看的:““哼,我不管你们的冤仇:总之,先知有令,不允许有人危及到公主安全。你们血月难道就没有一点身为高等和族的骄傲吗?你我两家同源同脉,如果联手,颠覆联邦统治易如反掌。”

  “颠覆联邦?先知真想得出来。理念不合,还是少接触为妙。”红袍执法者身形崩溃,竟然以匪夷所思手段脱离霉张局面。

  “走掉也好?省得厌烦。只是,另外那十人是什么来历?居然有如此修为?”银袍人若有所思看向长廊尽头那片yīn影。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