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686章 麻烦的空间镜像

第686章 麻烦的空间镜像


  “噗通!”

  黑sè烟圈扩散,能源葫落到手中。

  由于本源之剑与能源葫大战,搞得轩辕南星五内俱焚不说,连周遭空间都受到牵引,点点黑光从黑sè蘑菇云之中垂落,汇聚在一起,颇有声势。

  说也奇怪,经过本源之剑这么一吸,黑sè蘑菇云褪去墨sè,变为纯净的透明sè,倒是让扇区bō动稳定下来不少,空间崩溃速度大幅度减弱。

  用来镶嵌能源葫的玉盘已经粉碎,能源葫本身也受到冲击,表面变得灰门g门g,显得极为暗淡。

  轩辕南星无奈,把能源葫挂在腰间,以后使用起来肯定极为不便。然而,在源空间之中凝聚出本源之剑,这比什么都有用。

  “二位有本事就追来,我在前方大殿等你们。”轩辕南星回头冷笑,身形微微一震,瞬间挣脱空间束缚,几个闪动之间,没入远方残破大殿。

  “哼,装神弄鬼,我们走。”阿勒穆穆和库布阿奇对视一眼,只觉得轩辕南星不知道使用何种办法,似乎变得更加难缠。不过,他们是伯纳战神,磨练数百年之久,又岂会惧怕争斗?

  轩辕南星十分担心祁天平等人,战队与伯纳战神之间,实力相差悬殊。而且,大殿之中环境极为特殊,就算莫斯首领的残念,也不敢在殿中停留太久。

  这半座大殿得以保存至今,并非因为建筑材料有多么坚硬,而是大殿本身已经与某种异度空间结合。踏足其中,便是mí宫,甚至会出现大殿完好时的场景,让人如堕云中,分不清楚。

  “南星,重新掌控能源葫需要时间,我现在只能供应给你三滴宇宙能纯液。除此之外,想要从能源葫中调取物资,都难以实现。还好,反物质雷云弹已经告馨,要不然我们真要哭死。”

  “哦?只能供应三滴宇宙能纯液吗?”轩辕南星面sèyīn晴不定,他实在没有想到,本源之剑与能源葫较量会出现这种结果,失去能源葫的强大后勤能力,接下来的行动肯定束手束脚。

  “没有办法,就是这三滴宇宙能纯液,还是我手疾眼快,命令一只黑魅虫先行截留,否则你连这三滴宇宙能纯液都甭想得到。若说重新打开能源葫,没有半个月努力,很难成功。所以在皇都星,你不用指望我出来帮忙了。”赤道风对此很无奈,接着随口问道:“对了,南星你的状态如何?莫斯人首领呢?你不是要借他之手,控制空间领域,与伯纳战神周旋下去吗?”

  “莫斯首领?他是一个倒霉的家伙,被本源之剑控制,成为吸引空间力量的媒介。它的存在已经成为过去式,却成全了本源之剑。”轩辕南星伸出手去,黑魅虫飞到手指上,吐出三滴金黄sè液体,瞬间化为一缕缕光丝,从毛孔渗入体龘内。

  宇宙能可是好东西,不但能够恢复体能和疲劳,还能滋养源能力,就算黑暗能量也能通过侵染游离宇宙能的方式得到。

  仅仅三滴宇宙能纯液,这与平常如意操控能源葫之时,简直天攘之别。先前,轩辕南星想要动用储存在葫中的宇宙能纯液,动动念头就可达成。至于能够吸收多少,则看状态和体质。

  现在可好,就三滴,连多一滴的量都没有。

  “好了,全力以赴,找到老祁,赶快离开这该死的地方!”赤道风说完不再言语,他要全力破解能源葫的封龘锁,就算不能像先前那样使用,好不容易发展出来的储物功能,总不能放弃。

  轩辕南星皱起眉头,从一个大手大脚的富翁,一下子变为穷光蛋,确实让人难以接受。

  再看身上这件战袍,受到空间之力切割,划出来几条长口子,估计再也抵挡不住伯纳战神的攻击,也许拼杀几剑之后,就会出现难以修复的损伤。偏偏背后长发,进入大殿之后,奋力舞动起来,竟然产生一丝空间隔阂之感。

  看来这一头郁郁葱葱乱发,并不简单,隐隐感受到,发迹之中残存着莫斯首领对于空间领域的理解,似乎能够形成空间坐标。

  轩辕南星眯起双眼,从头上拽下来一根长长发丝。

  不曾想,仅仅揪下来一根头发,就痛得直呲牙。如果剪去这满头乱发,也是如此疼法,那可真是要命、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需要赶紧研究一下,是否能够借助发丝设置空间道标。

  蓦地,轩辕南星额头上张开一道缝隙,有微弱射线向外一闪,复又收了回去。

  “嘶,感应能力损失不轻,动用第三只眼观察,竟然如此之难。”轩辕南星面sè苍白,捏着发丝默默思考片刻,随后手指掐住发丝用力一dàng,传递过去阵阵回力,让发丝脱手飞出。

  还真别说,这头发不白气长达两米的黑sè发丝,在原地首尾相交族转起来。渐渐的,发丝中央,生成一丝淡淡的空间bō动。尽管那只是一种模糊的感觉,但是确实存在,在残破大殿之中行走,多少能起到作用。

  “老祁,你跑到哪去了?真该死,这座大殿之中的情况,竟然如此复杂。”轩辕南星向前方继续mō索,每当走出去百米,就揪下一根头发建立空间道标,如果间隔太远,会失去方向的。

  走的很慢,不过没有mí失。

  始终在yīn暗的甬道中前进,足足过去五分钟,前方出现亮光。轩辕南星却不敢大意,整了整鬼泣战袍,小心翼冀走了过去。

  在此地,轩辕南星倒是不怕伯纳战神,由于本源之剑形成,心里多少有些底气。真正让他挠头的是空间镜像,就好像把不同时期的大殿拷贝下来,闯入其中,也许这辈子都别想回来。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即使第三只眼完好无损,也未必能看出几分端倪来。也许从外面看到的残破大殿情景,都未必是真的,也是某一历史时期的“拷贝”。

  环境如此复杂,是坏事,也是好事。

  轩辕南星觉得祁天平他们,在这种诡秘环境当中,躲避伯纳战神追杀的把握性更大些,至少还没有听到战斗声,心中稍安。

  越来越接近前方亮光,满头长发忽然疯狂舞动。

  “这是?”轩辕南星微微一愣,差点失去对空间道标的感应。

  仿佛有空间乓在快速拉伸,亮光源头是一处类似大厅的场景,不过并没有残破之相,墙壁上刻满金sè纹路,金碧辉煌谈不上,却显得格外庄重,几道人影走了进来几名弱小伯纳男爵,战战兢兢添加灯油。

  脚步声响起,有伯纳公爵走近,看也不看伯纳男爵一眼,向对面一座黄金浇筑大门走去。

  轩辕南星并未急于出手,虽然这一切看起来十分真实,但是并非真实的时空交替,说到底还是一段逝去岁月镜像,与进入菌道时碰到的不同程度册暗有共通之处。

  只不过,眼前镜像回溯时间较长,那时候扇区还未受到攻击。据此算来,也许是五万多年前的场景,不知道祁天平他们是否打这里经过。

  大殿完全陷入众多空间镜像之中,外来者旁观可以,也可以打破镜像,却无法找到真实大殿所在,想要找到传送平台,那就更加困难了。

  光sè忽然暗淡下去,空间仿佛正在收缩,轩辕南星转过头看去,只见祁天平带领战队成员快速走来,很焦急的说:“快,走这边。再找不到传送平台,怕是要用幻星砂来做空间标记了。”

  轩辕南星并未移动,而是看着祁天平他们走远。

  这同样是镜像,并非实体存在。看来把幻星砂交给祁天平,这一步算是走对了,以祁天平的感应能力,确实可以把幻星砂当做空间道标来使用。这样做绝对奢侈,要知道幻星砂可是让高级星判都要趋之若鹜的宝物,却用来“投石问路”,当真可惜。

  当然,在生死之间,猝么样的财物都可以舍弃,还是性命最重要。只要保住性命,未来就有种种可能。如果保不住性命,要宝物又有何用?到头来还是让敌人搜罗去,成为人家的好处。

  祁天平刚刚过去,一道身影快速划过。

  那是伯纳战神,同样是空间镜像。周围空间更显暗淡,变得残破不堪起来。

  轩辕南星揪下一根头发,留在原地,脚下滑动,快速向前方空洞大门冲去。伯纳战神也许就尾随在战队后方不远处,祁天平他们很危险。

  也不知道拽了多少根头发,痛得连眼泪都流下来。这并非轩辕南星意志力不强,实在是因为触动某根神经,带来的连锁反应。

  “轰,轰,轰,如……”

  前方传来轰鸣,听声音十分近。

  轩辕南星手中一震,扬起一柄紫黑sè光剑,对准一面残破墙壁劈砍进去。

  亮光透射而出,剑光强行破入一处大厅,祁天平I带着战队轰击伯纳战神。只不过,那伯纳战神是镜像,虚惊一场。

  光影一晃,原来该场景中的祁天平等人同样是镜像。

  就在轩辕南星转身之际,看到一道身影靠近。这身影正是那名追杀祁天平等人,身材有些魁梧的战神。

  二人微微一愣,同时反应过来,对方绝对不是镜像。

  “小子,你竟然进来了。也好,既然遇到,就别想逃出老子的手掌心。”伯纳战神晃动身形向前,不曾想周遭空间突然一颤,他的瞳孔骤然放大,眼见灿烂剑光什作璀璨星河快速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