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际判官 > 第696章 英雄与不公

第696章 英雄与不公

  蛮荒星域处处透着一股萧瑟…很少遇到生机盎然行星,倒是时常观测到黑洞,以母舰那巨大船身,在黑洞yīn暗区边缘游走,基本上可以保证不受吸食。

  有的时候,必须开放全部动力,才能从yīn影中挣脱出奔。

  别看柯察金年岁不大,其实他从小就在舰船上mō爬滚打,在控船方面很有天赋,往往光脑还没有计算出来的危险,在他的强大直觉引导下,便成功躲避过去,一路上可以说非常顺利。

  “快看,是据点,是我们联邦的据点。”有人发出惊呼,光屏上显现出一片建筑物,柯察金连忙命令停船,毕竟他们驾驶一艘敌方母舰回归,若是没有特殊认证程序,很难向前一步。

  “发送信号,进行通关认证。”柯察金轻出一口气,又禁不住有些头疼,军方体系丰存在很多派系,他率领舰队进入伯纳人领地,主要任务是接应祁天平,顺便发泄心中怒火,为变成废墟的家乡报仇雪恨,没想到后来发生这么多事情。

  现在,柯察金决定跟着轩辕南星混,进入轩辕家这个新兴体系谋求发展。可是这样做,势必引发老东家不满,尤其那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讨厌家伙,希望他们已经被上面调走,不要再出现在面前。

  正想着心事,bō频中传来一阵冷笑:“嘿嘿嘿,柯察金啊!你这个家伙居然还能回来,从哪搞到的白犀人母舰?我们可不敢让你进入据点,万一你已经叛变联邦,咱们可是敌对关系。”

  “你放屁,达尔斯,老子辛辛苦苦在外面作战,干掉那么多伯纳人,你这条癞皮狗,狗嘴里吐出象牙,想抹杀老子的功绩吗?先要问过老子的光炮答不答应。”柯察金火冒三丈,心情跌入谷底,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偏偏出现在此地。按说联邦方面不可能对轩辕南星和祁天平做的事一无所知,可是眼前没有热烈的欢迎仪式,却只有冷冰冰的质疑,这种情况很不正常。

  “该死,那些联邦大佬倒是好算计,想娶把我们做的事情压住吗?

  想想也是,能够把皇都星搞得天翻地覆,不可能全身而退,此刻正是抹杀旷世战绩的好时候。如果让我们这些人回到联邦,不说轩辕家的发展潜力,只要两位大人振臂一呼,军方就会有许多人归附。”柯察金深吸一口气,凭他的聪明才智,一下子便切中重点,脑子快速转动,把事情想个**不离十。

  “喂,柯察金,我们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你知道我这个人喜欢秉公办事,一切都要按照规章制度来办。这艘白犀人母舰可能存在危险,我要把它扣押下来,向上面请示。”bō频中的声音透出得意,趾高气扬的说:“啊哈,老朋友,也许上面会派出专家前来处理。放心,不会让你在此地等多久,个把月就完事。还有,我担心你们中间有闪灵人细作,要把你们隔离。”

  “混蛋达尔斯,你放肆。”柯察金气得不轻,他们是联邦英雄,是凯旋而归的战士,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从来没有皱过半下眉头。身边多少伙伴牺牲,贡献出年轻生命,难道他们为的就是让这种人渣在面前趾高气扬?为的就是回来遭受冷遇?

  “啧啧,还是这么冲动?我说柯察金,不敢接受检查吗?或者你们真的有问题。”bō频中再度响起那欠扁的声音,据点竟然有战舰缓缓飞出,做出一副敌对姿态,让柯察金心中发寒。

  很明显,对方故意挑事,甚至巴不得柯察金出手。只要一出手,后面指不定还有多少招数正等着对付他们呢!也许还有伯纳三族的力量掺杂其中,想要利用某些人类之手达到狙杀目的。

  情况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就算这狗娘养的达尔斯出自联邦大佬授意。以他们打压新势力的惯例猜想,等到出现无法挽回局面,便把一切事情推到天眼组织身上,根本不会有任何损失。

  柯察金想来想去,愕然的发现,这是无解之局,他该怎么办才好?

  “舰长,跟这种小人废什么话?我们还有一些导弹,能量目前还很充足。“哼,不就是一个据点吗?我们连伯的人战舰群都不怕,还怕他们这些混蛋?”黑脸执法者在旁边杀气腾腾说道。

  拓跋惠兰看了柯察金和青老c眼,摇头说:“对方很显然针对我们?如果息事宁人,叫下面的兄弟怎么看我们?又怎样看待大人?所以,明知道是陷阱也要往里面跳。出了事大可以推到天眼组织身上,关键是我们要提交一份在伯纳人领地上拼杀的资料如果他们不理,那就打他个满天彩,谁冲过来就让他死。

  这话说得很平静,却带着一种压抑到极点的愤怒。

  能够把拓跋惠兰气到这种程度,可见对面那位达尔斯真是长了一张狗嘴,他就不想想母舰上这些精兵和执法者是怎样一群人,从伯纳人领地回来,那杀心有多么旺盛,他是否承受得起。

  青老也被气笑了,目光中带着点点冰寒,咬着牙说:“真卑鄙无耻,惠兰说的对,明知道是陷阱也要往里面跳。我想就算大人出关,也会同意我们的做法。联邦某些人的行为,实在让我感到齿冷,不教训他们一下,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哼!”

  柯察金看向身边这几位执法者,他们代表下面所有人的意思,也确实应该给对方一点教训。

  “达尔斯,你不是喜欢按规矩办事吗?好,我告诉你,船上有两位联邦将领,一位是轩辕南星少将,现在已经是四级星判,回去立刻可以得到中将职衔。还有一位是祁天平中将,受过地球总参部秘密嘉奖,属于双S级重要人物。我现在提交一份资料,如果你还敢放肆,按照星判行事条例与总参部下放职权,我有资格判定你是敌人细作,正帮助敌人狙击我方回归。”

  “什么资料?不会是祸乱光脑的病毒吧?想传送?还是免了!如果两位大人方便的话,可以让他们与我见面。”达尔斯似乎胜券在握,并不接受柯察金发送的资料。

  “走,我们强行突破。”柯察金挥了挥手,下面的人立刻响应,母舰爆发出亮光,数百道炮光轰然而奔,封锁住据点附近战列舰。

  “妈的,柯察金,你真敢动手。我现在以通敌罪逮捕你,如果你一意孤行,以我的权限足以向外界发出通缉令,让你和你船上这些人,全都去死。”达尔斯叫嚣不已,让人感到恶心。

  炮光没有停止,双面死神号把剩下的导弹统统打出去,陨落在据点附近。不管怎么说,这是向自己人出手,柯察金和他的手下留着情面,并没有往死里打。

  就在这时,bō频中突然爆发出一道恐怖颤音,有人冷哼:“大胆,你们这些狂徒,居然敢在老夫面前撤野,区区几个执法者,见到星判不会行礼吗?又或者,你们不想做人类,要去做伯纳人的走狗?今天如果你等不接受审查,便是对联邦不忠。哼,管你什么少将中将,叫他们立刻过来见我。还有你们,身为执法者知法犯法,该当受罚。还不停止攻击,更待何时?”

  据点之中居然有星判坐镇,这大大出乎柯察金的预料。然而,对方同样咄咄逼人,难道真的停下来?任人鱼肉?可以想象得到,一旦离开母舰,接受所谓的审查,他们都没有好果子吃。

  星判有着很高权限,执法者若是抗命不尊,杀了也是白杀。

  就在柯察金等人心神不宁的时候,从主控室外面飘进来一只红sè小葫芦,当着bō频中那位的面大叫道:“他奶奶个熊,这什么人这么讨厌?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怕个球?有事我帮你们顶着,如果南星在这里,早就提剑杀过去了。不就是一个星判吗?嘎嘎嘎,南星杀的星判还算少吗?也不差这一个蠢驴。

  凡是敢和咱们叫嚣的,杀掉,杀掉,全他***杀掉。”

  赤道风一进来,柯察金等人顿时升起无边胆气。

  如果说谁能代表轩辕南星,那么非赤道风莫属。这么一位个性鲜明的人工智能,不但是轩辕南星的战斗伙伴,还是轩辕南星的头号家臣,说出来的话自然具有权威性。有他出面,拓跋惠兰也好,青老也罢,全都奇迹般安下心来,再不理会星判隔空施压,而是全力辅助柯察金。

  星判在精神力量上要比执法者强横许多,即便此人不在母舰上,却可以通过bō频和一些手段影响舰船上执法者。然而,青老等人级别不低,很多人已经踏入高级执法者的门槛,甚至距离星判也只是一线之隔,大家稍稍凝神抗拒,就从yín威之下挣脱出来,把对方视作无物。

  “好,你们好,不听星判号令,也就怪不得老夫出手了。”bō频中信誓旦旦,似乎要下死手。

  果不其然,对面据点腾起好多战列舰,向着母舰火速飞来,一旦战斗进入白热化阶段,想停都停不下来,柯察金面sè冰冷,再次按动黑sè按扭。!。